分享

帝王之學與儒者終異

 弯刀书斋 2022-08-09 发表于江苏

乾隆四十五年庚子

五月己卯朔
戊子(初十日)
策試天下貢士。汪如洋等一百五十五人於太和殿前。制曰:
朕誕膺寶運,今四十有五年。幸函夏乂安,廣輪茂豫,欽崇永保,慎憲省成,凜懷無逸之圖,式迓延洪之福,恒思讜論,以贊鴻猷。況今佑荷天申,春祺溥鬯,緬惟古義,壽考作人,棫樸薪槱,當必應期而作。兹因廷試,佇採嘉謨。
孟子述道統之傳,自堯舜以至於孔子,蓋謂心法、治法,同條共貫也,然帝王之學,與儒者終異,保大定功之要,其果在觀未發之氣象,推太極之動靜歟?永嘉學派,朱子譏爲事功,真德秀作《大學衍義》,其目自格致誠正,至於修齊而止,治平之經略不詳焉,抑又何歟?
天下之化,理存於民風,而民風淳漓,由乎吏治。賈誼稱,俗吏之所爲,在於刀筆筐篋,而不知大體,是則然矣,然蒲鞭示辱,謂之仁心,催科政拙,謂之循吏,其果可理繁治劇歟?一道德以同風俗,始臻上治,乃或以輕財結党爲義俠,豪健撓法爲氣節,以敗俗而負美名,爲長吏者,將何以辨别而誨導之歟?
積貯之法,不出常平、社倉,然常平豐歛而歉散,其制在於出陳易新,但逢榖貴而採買入倉,慮有強派之獘,谷賤而紅陳召糴,恐滋勒買之虞,何道而使倉庾常盈,閭閻不累歟?仰藉社倉者,必皆貧戶,倘所入之息,不敵所出之數,則義舉且漸廢,使必按冊而促之償補,則追呼滋擾,善政反成作法之涼,將何以斟酌而歸於實惠歟?
書稱刑期無刑,辟以止辟,蓋天地之道,溫肅並行,帝王之治,恩威交濟,固大異乎名法之家,而亦非徒博寬大之譽也。後世秉憲之吏,不知德禮刑政之同原,其於明罰勅法之道,未能權衡,要於至當,豈咸中之治,果難復見歟?將使惟明惟允,無縱無枉,以協於弼教之意,果操何道歟?
夫先資自獻,官之始也,敷奏以言,古之制也。多士學古入官,於經世之略,講之有素,又新自田間來,於民生利獘,知之必悉,其竭慮以對,毋泛毋隱。朕將親覽焉。
《清實錄·高宗純皇帝實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