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万里归心对月明

 晨曦深处 2022-08-10 发表于河南

唐诗学习之六十五

万里归心对月明

文/张项学

      一提起卢纶,人们自然会想到他的《塞下曲》,那“将军夜引弓”的林暗风急,那“单于夜遁逃”的月黑雁高,这些边塞诗写得景阔情深,语雄意壮,深受人们青睐。其实他的律诗也写得情致深婉,《晚次鄂州》就是其中之一。

      这首诗作于唐代安史之乱前期,频繁战乱迫使其背井离乡,辽阔江水又使其萌生思乡之情。在大江上航行最怕云遮雾障,那就象一个闷葫芦,人什么也看不见,自然抑郁惆怅。此时如果云开雾散,人们的心情自然会豁然开朗。

      诗的首句“云开远见汉阳城”就体现了这种心情,能够看到途中一个目的地,就意味着暂时可以离开漂泊。但这种喜悦很快又被现实所击破,毕竟是远看,接着的“犹是孤帆一日程”,说明了还要一天才能赶到,又是一天的等待。战乱流落的窘迫,这一天对他来说是多么的漫长,他不会有李白“千里江陵一日还”那种勃勃兴致。

      这漫长的一天船上的人怎么度过呢?自然引出颔联,“估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白天风平浪静,商人们呼呼大睡,或许正做着他们的发财梦。晚上涨潮了,船也靠岸了,船夫们忙着招呼抛锚系缆,结束这一天的行程。明代闽中十才子之首的林鸿也写过一首《晚次鄂州》他描写的景象是,“峡口砧声江上度,武昌树色月中看”。

      羁旅在外,思乡就成了主旋律。卢纶的颈联笔锋一转,“三湘衰鬓逢秋色,万里归心对月明”。这是船到鄂州后的感想,在远离家乡的三湘地,苍老的衰鬓偏逢萧瑟的秋色,衰中有衰。月明是思乡的引子,李白不是就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句吗?在离家万里之外望月,怎不产生“故乡又是经年别,夜月空怜几度明”的思念,这就更增添他的愁中之愁。

      这种感叹集中体现在了尾联,“旧业已随征战尽更堪江上鼓鼙声”。远离家乡,他不仅有林鸿“流落水云千万里,不知何处是长安”那种流落他乡的个人悲叹,更有刘永之那种“踪迹年来逐转蓬,万事惊心旧业空”的对事业的惋惜和感叹。

      诗是心声的反映,卢纶一生屡试不第,仕途不顺,因诗名受到宰相元载推荐,补阌乡尉,后又经宰相王缙聘为集贤学士、监察御史,当这两位宰相获罪时,卢纶自然也因此受牵连而被拘禁。咸宁王浑瑊在朱泚之乱后出镇河中,召卢纶为元帅府判官。卢纶有机会接触军旅生活,写了不少粗犷雄放的边塞诗。德宗欣赏其才华,欲拜他为户部郎中,正当他事业有成,看到一线新的希望时,却命中无缘,撒手人间。有这种坎坷的经历,闻江上波涛滚滚如同战鼓,他怎么不慨叹“旧业已随征战尽”。

读卢纶《晚次鄂州》感

边关京邑几多城,快马轻帆入旅程。

塞下惯听弓劲响,江中愁望月新生。

虽交华盖难逢运,却赖诗心频得明。

大历幸留才子梦,直教后世仿前声。

附:卢纶《晚次鄂州》

云开远见汉阳城,犹是孤帆一日程。

估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

三湘衰鬓逢秋色,万里归心对月明。

旧业已随征战尽,更堪江上鼓鼙声。

悠雲作于虢州拾叶斋

2022/08/08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