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奥斯曼归来?——土耳其的中东地缘棋局解析「1」

 明日大雪飘啊 2022-08-10 发表于上海

混乱而无序,是当下国际形势发展的主要特征,“阿拉伯之春”后的中东可谓全球无序的典型——动荡的中东呈现出大国竞争新常态,且正在孕育着新的地区格局。美国独步天下的局面正在逐步被打破,“后美国时代的中东”开启大幕,美国作用的缺失和弱化带来巨大的权力真空,群雄逐鹿中东,“美退俄进”、“西退东进”、“一降两升”三大特征明显。中东正由单级向多极化加速演进。在这个大背景下,作为中东的地区性强国,土耳其的地缘棋局自然值得细细揣摩。

“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地区大国博弈加剧,阿拉伯国家地位下降,伊朗、土耳其等国在中东地区事务中的地位更加凸显。不论是初期因积极推广“土耳其模式”而带来的光环效应,还是后期在大国之间闪转腾挪、积极大胆地介入中东地区事务,土耳其呈现出复杂多元的面貌,在巴以问题、叙利亚危机、卡塔尔断交危机等一系列地区热点事务中表现活跃,成为影响中东地区格局的重要角色之一。值得关注的是,土耳其的中东外交不仅表现为政策态度上的强硬作风,也日益倾向于使用硬实力强势而为,积极主动甚至带有冒险性地塑造对本国有利的地区地缘环境,提升大国地位和国际影响力,力争成为正在转型的地区格局中的重要一极甚或领导性角色。

文章图片1

中东地缘政治博弈的新态势

“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东地区陷入反复动荡与秩序混乱之中,原来占据主导地位的美国持续进行战略收缩,干预地区事务的意愿明显不足,致使中东地区出现权力真空,地区冲突和热点问题纷纷爆发并持续得不到解决或缓解。在外部霸权力量相对缺失、内部多强并立的地区格局下,中东地区格局的动荡不安引起地区大国的激烈争夺,无论是争夺安全优势还是解决安全焦虑,均反映出地区安全议题已高度凸显。在此背景下,中东地区大国前所未有地竞相介入地区冲突与热点问题,并将自身利益和相互间矛盾带入这些地区冲突与热点问题之中,夹杂了教派、民族等复杂因素的地缘政治博弈愈演愈烈。地区中的小国也不可避免地被动选边站队,卷入不同方向和层次的地缘政治博弈之中。中东地区格局的脆弱性、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明显上升,世界大国、地区大国和中小国家及国内派系之间的三层复杂博弈在很多国家持续上演,影响着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发展演变。70年来,中东地区从未像今天这样由于大国之间争夺地区控制权及其代理人冲突而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中东地缘政治博弈不断加剧的进程中,地区大国的主体性日益突出,并主要在中东三大次区域激烈展开。

文章图片2

从博弈主体来看,当前中东地区大国沙特与伊朗、土耳其等国之间的利益日益对立化、地缘政治争夺长期化。中东地区大国都拥有各自的大国梦想,纷纷借助局势变动而主动出击,但因利益冲突而相互碰撞,矛盾丛生。伊朗、沙特、土耳其三国表现尤其突出,成为近年来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博弈的主要参与者,以色列、埃及、阿联酋等国也不同程度地参与其中。沙特、伊朗、土耳其等地区大国的地缘政治博弈不断加剧,中东的地缘政治对抗正在什叶派势力伊朗、逊尼派激进势力沙特阿拉伯和逊尼派温和势力土耳其三大力量之间展开。地缘政治结构从阿拉伯国家主导转变为沙特、伊朗和土耳其三足鼎立,伊朗和土耳其日益深度卷入阿拉伯国家政治当中,且三国之间不仅存在权力之争,也具有浓厚的教派、意识形态竞争色彩。一方面,地区权力真空和力量失衡使得部分地区国家蠢蠢欲动,借机扩张自身势力,如伊朗、土耳其;另一方面也使部分地区国家的不安全感上升,如沙特。利益扩张和安全焦虑都促使这两类国家加大对地区事务的介入,甚至采取更具挑衅性、风险性的地区政策,以实现利益最大化,这必然加剧地区大国之间的对抗和博弈。沙特、伊朗、土耳其试图成为重塑中东地区格局的新角色,作为当今中东的“三驾马车”,其一举一动对地区发展与稳定有重大影响。当前地区内的大国博弈主要集中在土耳其、沙特和伊朗三国的博弈上,其中又以伊沙之间的战略竞争最为关键。近来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对抗也逐步从幕后走到台前,呈现出日益扩大化的趋势。土耳其基于谋求大国地位、争夺地区主导权、解决国内库尔德问题等多重目标四面出击,在巴以问题、叙利亚问题、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下文简称“穆兄会”)问题、库尔德问题、“伊斯兰国”问题上与多方存在矛盾和冲突,严重受挫,而国内政治与社会转型的危机也在不断加剧,但其积极冒进的政策风格并未发生根本变化。

文章图片3

从军事人员数量和武器现代化程度上看,土耳其是首屈一指的地区大国

从博弈区域来看,东地中海、海湾地区和红海-非洲之角地区成为三大主要的次区域。东地中海地区存在旧有的巴以问题,世界大国、地区大国和国内各派系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博弈强度有增无减。特别是地区大国将叙利亚作为相互博弈和对抗的前沿阵地,地区热点问题演变为地区大国之间的代理人冲突。海湾地区虽然大多数时候风平浪静,但由于沙特与伊朗这一对主要博弈对手的存在而暗潮汹涌,沙伊博弈更多地体现在叙利亚、也门等海湾地区之外。卡塔尔断交危机的爆发凸显了海湾次区域的地缘政治对抗和博弈,而危机陷入僵局持续得不到解决也反映了冲突长期化的趋势。本来处于中东边缘地带的红海-非洲之角地区近年来热度明显上升,也门冲突僵局仍未打破,地区大国的军事部署不断增强。红海-非洲之角不仅地理位置关键,而且地区国家间关系复杂,世界大国和地区大国争相介入,多重矛盾快速叠加,紧张局势不断上升。近年来,沙特、埃及、土耳其、伊朗通过借助也门冲突、地区国家间矛盾和设立军事基地等方式在该地区展开了日益激烈的争夺;而地区外大国美国、法国、英国、日本、印度、俄罗斯等纷纷在此设立军事基地和增强军事存在,多重矛盾叠加和交织在一起,使原本较为平静的红海地区成为中东地区的新热点。当前,围绕地区热点问题,中东地区逐步形成了三组地缘政治博弈复杂交织的局面:一是美俄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地缘政治博弈;二是沙特、以色列联合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地缘政治对抗;三是土耳其、卡塔尔等现代伊斯兰阵营与沙特、阿联酋等传统伊斯兰阵营之间的地缘政治竞争。

文章图片4

中东地缘三角战略——土耳其的大棋局

近年来土耳其持续“回归中东”,战略重心加速向中东与伊斯兰世界转移,积极塑造大国地位,并将自身安全与中东地区冲突和热点问题密切联系起来,实行更为积极、更具风险性的外交政策。当下的土耳其将中东视为战略资产而非负担,加速了外交向中东回归的步伐。“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土耳其的中东外交经历了从合作到冲突的转变,这也导致土耳其的中东地缘政治模式、话语与实践的“再安全化”。从实践来看,土耳其的中东地区外交高调而积极,借助介入地区热点问题、设立海外军事基地、扩大安全合作等形式提升在中东事务中的发言权和影响力,积极争夺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领导权。近年来,土耳其稳步扩大了在东地中海、海湾和红海-非洲之角这三个中东主要次区域的政治与军事存在,试图把海湾地区的卡塔尔、红海地区的索马里和苏丹等国打造成主要战略支点,将之前已经存在的与卡塔尔、哈马斯的非正式联盟“小三角”进一步拓展为涵盖东地中海、海湾和红海的“大三角”,正在形成本国特色的中东地缘三角战略。

文章图片5

当前土耳其基于谋求大国地位、争夺地区主导权、解决国内库尔德问题等多重目标四面出击

首先,土耳其通过介入叙利亚内战、支持哈马斯增强了在东地中海地区的军事存在,提升了在中东地区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影响力。一方面,在意识形态和“回归中东”战略等因素的影响下,土耳其积极支持巴勒斯坦,特别是位于加沙地带的哈马斯,不惜与曾经的地区盟友以色列多次交恶,不断展示对以色列强硬和巴勒斯坦代言人的形象,以此塑造在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的领导地位。土耳其领导人可能是当今世界上最为高调支持巴勒斯坦问题的政治人物,也是哈马斯最重要的外部支持者之一。

文章图片6

沙特、伊朗、土耳其等地区大国肆意地军事介入推动了地区热点问题的阵营化,明显提升了地区冲突的烈度

面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冲击,在埃尔多安的强烈呼吁下,2017年12月13日伊斯兰合作组织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特别峰会,发表了前所未有的强硬联合声明。埃尔多安宣布以色列是“恐怖主义占领国”,呼吁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都,努力塑造伊斯兰国家领袖的形象。另一方面,由于叙利亚问题已经成为中东地区的大国博弈焦点,加之涉及到本国切身利益的库尔德问题,土耳其一直保持对叙利亚问题的深度介入。土耳其既与西方、逊尼派国家合作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也与俄罗斯、伊朗形成务实合作联盟,同时也不惧单独开展军事行动,在保障本国安全这一核心利益的基础上,极力扩大在叙利亚这一事关中东地区格局走向问题上的话语权。2016年8月,土耳其发动“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控制了叙北部约2 000平方千米的地区,谋划建立“安全区”;2018年1月,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发起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以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为打击目标,两个月后成功控制了该地区。当前库尔德问题已成为土耳其对叙利亚政策的核心关切。阻止叙利亚库尔德势力的崛起和影响外溢成为土耳其的主要目标,而扩大在叙利亚及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也是重要动因。

202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