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令人啼笑皆非的“海尔布隆幽灵”案

 读在现场 2022-08-11 发表于河南

运用Y-STR DNA技术侦办案件,第一步就是要科学地提取犯罪行为人留在作案现场的生物检材,通过实验室的检验,检出相应的Y-STR DNA数据;有了犯罪行为人的Y-STR DNA数据,刑事侦查人员才能通过实验室比中相关族群。而后,再通过实地走访、座谈的方式摸清该族群的迁出、迁入史,血缘关系情况,在划定的范围内采集Y-STR 数据,科学地建立Y-STR 数据家系图谱。
那么,有没有可能在提取犯罪行为人留在作案现场的生物检材就出现失误的问题呢?当然会有。但是,按照严谨的操作规程可以避免这种问题的发生。最早发生在德国的被后人称之为“海尔布隆幽灵”的案例,就是因为提取犯罪行为人生物检材时发生错误,导致一系列案件的侦查全部失败。
这起系列案件的第一个案子发生在在德国西南部的伊达尔奥伯施泰因。1993523日这天下午,一个邻居来到62岁的老太太家敲门,目的是长她聊聊天。敲了半天门也没有等来老太太的反应,邻居就推开了门走进老太太的家中,发现到老太太一动不动的倒在地板上。并且,她的脖子紧紧的缠着一根金属丝。在老太太倒地一旁,是一张咖啡桌,上面放着一束散开的鲜花,经过现场勘查,发现缠在老太太脖子上的金属丝,正是捆绑这些鲜花用的,如今被犯罪行为人当作了作案的工具。警方在作案现场的一只咖啡杯上,提取到一名其他人的DNA样本,除此之外,并没有获得更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强行闯入或者打斗的痕迹,经过DNA分析结果证实,凶手属于一名年轻女性。警方对犯罪行为人进行了刻画,认为犯罪为人和老太太较熟悉,并且还建立有相当的信任关系。不过,犯罪行为人还趁老太太不注意,用捆绑鲜花的金属丝勒死了老太太。
尽管提取到了犯罪行为人的生物检材,检出了她的DNA数据。但是,这名犯罪行为人竟然像沉入大海里的沙粒,消失得无影无踪,任是警方做出再大的努力,也没有找到她。8年后的2001321日,德国西南部城市弗莱堡的一位古董商人,在自家商店中遇害死亡。和伊达尔奥伯施泰因老太太被害案一样,警方提取到了犯罪行为人的生物检材,从中检验出了犯罪行为人的DNA数据,可以肯定,两起案子是同一个女性犯罪行为人所作。同年的10月,在德国西南部的一个小城市,一名小男孩捡到一枚注射器,上面有很多的血迹。通过警方 的实验室检验,不仅从注射器上发现了含有海洛因的痕迹,还意外的提取到一份DNA样本,比中了前两个案子的女性犯罪行为人。此后,警方还从2001年沃尔岑巴赫杀人案、2005年德国古城沃姆斯杀人案提取到了这个犯罪行为人留在作案现场的DNA样本。

20074月,当22岁的女警察吉塞韦特和男同事在德国西南部城市海尔布隆的一家停车场地下室享用简单的午餐时,两名犯罪行为人从后面包围上来,近距离向两名警察开枪,导致女警察吉塞韦特当场死亡,她的同事身负重伤陷入昏迷。警方在作案现场提取到DNA样本同样指向那个神秘的杀手。连续发生多起凶杀案,也提取到了犯罪行为的DNA样本,却无法将其缉拿归案。因此,当人们提到这个女性犯罪行为人时,称之为“海尔布隆幽灵”。
2009年,因为法国警方发现的一具被烧毁的男性尸体,才让这个海尔布隆幽灵露了“原形”:法国警方提取的DNA样本竟然指向德国的“海尔布隆幽灵”。大家一致认为不可能:因为死者是男性,而海尔布隆幽灵是名女性。于是,德法两国的警察联合对尸体进行了第二次取样检验,却发现DNA样本变成了男性尸体的,而最早提取的海尔布隆幽灵的DNA信息却不翼而飞了!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研究人员竟然发现,凡是出现“海尔布隆幽灵”的DNA样本的案件,使用的棉签来自同一个供应商:奥地利的greiner bio-one棉花棒工厂。所以,大家怀疑取样棉签在生产的过程中沾染上某个粗心女工的皮屑汗水等等,警方使用这批棉签在犯罪现场提取DNA样本时,意外把该名女工的DNA信息当成了犯罪嫌疑人的DNA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