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苗怀明:重读唐德刚《曹雪芹底“文化冲突”》(重读红学经典之十七)

 古代小说网 2022-08-11 发表于江苏


这是一篇很值得一读的文章,话题看似很八卦——《红楼梦》中女性的大小脚问题,但其探讨过程及其结论则是非常学术化的 。

《史学与红学》

《红楼梦》中的女性人物到底是大脚还是小脚,自作品问世之后就一直受到读者的关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研究者还为此进行了一场颇为热烈的讨论,当然众说纷纭,最后也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

就参与讨论者的基本思路来看,不外是从作品中寻找对自己有利的例证,加以申说,而问题之所以得不到解决,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作品有关女性脚的描写大多说得比较含糊,隐隐约约,似有似无,极少明确写出大小脚的,因此作为证据不够有力,二是书中相关描写较为复杂,不管你持哪种立场,既能找到有利的证据,也总能找到反证。

这样就陷入到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僵局中。其实不光是大小脚的问题,《红楼梦》中还有不少问题比如大观园在南方还是北方、后四十回写得成功还是失败等,也是处在这种僵局状态。

唐德刚之所以要重新拈出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是因为其切入角度及思路与先前的同类文章迥然不同。

他首先结合作品,列出大量女性人物相貌装扮描写的例证,点出“曹雪芹笔下的三十六钗,个个都衣饰华丽,但个个都是半截美人”这一奇特现象。然后将其与男性人物特别是贾宝玉的脚的描写进行对比,说明曹雪芹是有意在回避女性人物脚的问题。

唐德刚先生

这实际上已经部分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大家之所以围绕《红楼梦》女性人物的大小脚问题争论不休,未能得出一致结论,是因为作者故意回避这一问题,有意说得含含糊糊,不希望读者知道,甚至都不希望读者关注这个话题。

相比之下,以往的小说作品,无论是《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还是众多的才子佳人小说、世情小说,对女性脚的问题都是高度重视的,也是写得非常明确,特别是《西游记》,连西天取经路上的狐狸精、蜘蛛精、蝎子精乃至梅树精都是裹着小脚的女妖,可见小脚的观念在作者那里已经成为一种潜意识。

这些作品往往将小脚作为女性魅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如作者所说的:“我国传统小说里和戏曲里对绣花鞋的描绘,真是无书无之、无台无之——'绣花鞋’是我国传统女性美的重点之一。”既然交代的很明确,自然也就不会引起争论。

问题在于,之前的小说作品已将小脚描写作为女性人物描写的重要内容,成为一种创作惯例或者说文学传统,《红楼梦》在此问题上突然采取回避态度,自然会引起关注。按照阅读其他小说的既有思维定势来研读《红楼梦》,发现其中的女性脚写得如何含糊,读者肯定会感到困惑。

唐德刚先生手迹

找到问题之所在,等于问题解决了一半,这实际上也就提出了第二个问题,那就是作者既然知道脚的描写对塑造女性人物的重要性,何以在《红楼梦》中要刻意回避女性人物的大小脚问题,这是一种新的艺术手法,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作者从文化冲突的视角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曹雪芹虽然是汉藉旗人,但他自小接受的是汉族文化。满族在入关后,在很多地方接受了汉族文化,但两个民族在女子是否裹脚这个问题上立场是截然对立的。

这样,曹雪芹在塑像女性人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难题,到底自己笔下的那些美丽善良的女孩子们是大脚还是小脚?这是个无法调和的矛盾,非此即彼,他左右为难,实在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于是只好采取回避的方式,“可怜的作者,无法消除他笔下和心头的矛盾,所以他只好模棱两可,避重就轻地回避这个敏感性极大的文化问题了”。曹雪芹大概未曾想到,正是自己的刻意回避,反而引起了后世读者的高度关注。

“《红楼梦》里美人的'脚’,是什么个型式,便永远是个谜;而这个谜不是作者在创作过程中的'疏忽’,而是作者有意回避和故弄玄虚”,这是“作者精神生活中的一种文化冲突的问题”。

《从晚清到民国》

应该说,这是到目前为止对《红楼梦》女性人物大小脚问题最为深入也是最为合理的解释了,它建立在对作品文本和作者家世生平深入了解的基础上,很有说服力。看似相当八卦的问题,最后归结为文化冲突,全文读起来颇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让人兴趣昂然。

阅读该文还可以获得更多的启发,比如《红楼梦》中的满族文化元素,除了女性是否裹脚问题反映的民族文化冲突,作品中人物的服饰装扮、风俗习惯等也带有满族的印迹,毕竟曹雪芹是满族人,尽管接受和喜爱的是汉族文化,但他在日常生活中仍要遵从满族的习俗,这些如何影响到他的创作,这无疑是值得探讨的。

另外作者还提出,“《红搂梦》是一部内容丰富的社会史料书。它所描绘的是清代盛世,上层阶级腐化的社会生活。书中主要的大情节,当然难免于虚构和夸张。但是全书中的细枝末节——言谈嬉笑,吃喝螵赌等等数不尽的小故事,倒是反映出当时社会生活的实况”。

《唐德刚作品集》

小说虽然是虚构作品,但同样具有多方面的史料价值,这些史料可信度如何?价值何在?与历史典籍的记载相比,有何不同?这些问题同样应当引起关注。当然,这并不是《红楼梦》一书独有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古代小说的问题。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