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京山聂诗赏析(上)

 杏坛归客 2022-08-11 发表于山东
抚情效志号,冤屈而自抑

1、《马山集》序诗

京山县绀弩诗社 冯启明

古有《牛山四十屁》②,此册迹近四十首。题咏投赠,于人于物,颇伤于马③。其有牛者,盖偶然者,故题曰马山,以马怀沙云。诗曰:
   

山外荒山楼外楼,吾诗非马亦非牛。

金人④自古三缄口,玉女而今几洗头⑤。

不问何之皆胆落,迄无知者乃心忧。 

怀沙哀郢吾何敢⑥,偶在牛山冠马猴⑦。
   

注释:

①题解,《马山集》是作者于'文革'前写在一本印谱空白纸页上的诗,约四十首,本诗为这个集子写的'序'。
②《牛山四十屁》为明朝南京牛首山的志明和尚所著,诗之为'屁',表明俚俗不堪,或表作者玩世不恭之心态。   
③颇伤于马:古人'牛'而'屁',今人'马'而'屁',这本诗集对这些'马'有伤。   
④金人:见《步酬怀沙以诗勖戒诗》之注。   
⑤玉女洗头:罗浮注:'洗头,或之即洗脑之意'。玉女洗头,乃女性作批判也。   
⑥怀沙哀郢,皆《楚辞·九章》之篇名,为屈原所作,其《怀沙》,为屈原的绝命词。   
⑦冠马猴:成语'沐猴而冠'之意,马猴,供人玩耍的小猴。
   
聂老的《马山集》如同其人一样,皆具传奇色彩,《马山集》约四十首,大多数为投赠与文学评论性的诗,原写在一本印谱的空白纸页上。破'四旧'时,被抄家,不知流落何方。后被一青岛中学生在北京十六中学的'四旧'纸堆里拾到,故重见天日。
   
马山之名,来源于明朝南京牛首山和尚志明的诗集《牛山四十屁》,此人自称'混帐行子'、'老实泼皮'。以'屁'称诗,足见惊世骇俗了,联想到他自取的'浑号',显然表明他是个'玩世不恭,游戏人间'之人。聂老由志明和尚的'牛山',而诗集取'马山',是囿于当时时代环境严苛,知音难觅,内心之忧愁苦痛可想而知了。于是在《牛山四十屁》里寻到了知音与藉慰,继而,诗也以'非牛非马'的打油面目出现。是有极其深刻寓意的。本诗的大意是:
   
如同山外的荒山,楼外的别楼,我的诗集《马山集》虽然是由古人《牛山四十屁》联想到的,但其实也非马非牛,不伦不类。
   
自古以来,铜人都是'三缄其口',而今天的'玉女'们已多次给我们洗头脑了。
   
现在我不问什么,都吓得胆落,虽对国家大事一无所知,但还是对世事心怀忧虑。
   
有人说,我的《马山集》里的诗,象屈原的《怀沙》、《哀郢》,我怎么敢呢?我只不过是偶然在牛山上给马猴梳洗打扮了再戴顶帽子,有个人形了,让它像个人,说点人话罢了。
   
本诗首联,是宋代林升《西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之改写,为什么要改?表明诗之'出格'与'另类',因为本诗是向志明和尚的'屁诗'学的。
   
颔联(第二联)是牢骚之言。哪个愿意像周庙里的金人(铜人)整天不说话?又有哪一个愿意被'玉女'们强行'洗头脑',接受她们的政治训诫?
   
颈联(第三联)是说被'洗脑'后心有余悸,但又痴心不改,作为一个终身投身中国革命事业的人,怎会对国家的前途、人民的福祉不忧心呢?
   
尾联虽是自谦词,但很沉重,令人压抑。要知道《哀郢》是国破之音,《怀沙》是绝命之词啊!聂老用在这里,除了沉痛之外,还有什么?'我'现在偶尔在牛山上耍耍猴儿,什么都不能做了。虽是愤激,但更多的是无奈何与惋叹。
   
读完这首诗,心中也充满了沉重与痛楚,使人想起了屈原的绝命词--《怀沙》'抚情效志号,冤屈而自抑'的诗句(我扪心自问,剖析自己行为,这满腹的冤屈,只有强自压抑)。古之屈原与今之聂绀弩是境相似,情相通啊!

2、及时行吟行我法

——聂诗《答钟书》赏读

京山县绀弩诗社  左其义
   

五十便死谁高适,七十行吟亦及时。

气质与诗竞粗犷,遭逢于我未离奇。

老怀一刻如能遣,生面六经匪所思。

我以我诗行我法,不为人弟不为师。


1958年9月,钱钟书选注的《宋诗选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胡乔木、周杨等一些人大加赞许。不久即遭遇'拔白旗'运动,批判文章纷纷出笼,批判钱钟书在选注中的资产阶级观点。正热闹时,日本汉学泰斗、宋诗专家吉川幸次郎对该书推崇备至,小川环树对此书也交口称誉,说'注释和简评特别出色。由于此书的出版,宋诗文学史很多部分恐须重写',之后,对钱钟书的批判旋即偃旗息鼓。
   
某日,聂绀弩在文怀沙家看到钱送文的诗中有一联:'非陌非阡非道路(用《南齐书o张融传》典),亦狂亦侠亦温文(用龚定庵句)'。第二天聂送来他的《题〈宋诗选注〉》一律。1961年11月聂给高旅的信中有此诗,题为《题〈宋诗选注〉并赠作者钱钟书》:'诗史诗笺岂易分,奇思妙喻玉缤纷。倒翻陆海潘江水,淹死一穷二白文。真陌真阡真道路,不衫不履不头巾。吾诗未选知何故,晚近千年非宋人。'该诗尾联谈到自己作诗的风格颇似宋人'不道故常,不落旧套'的路子。因为聂赠了他诗,钱钟书引王夫之句'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夸聂。聂于是写了这首诗答钱钟书。此诗应写在1959年至1961年之间。
   
这是一首聂绀弩关于自己写诗原则的自白,直截了当,痛快淋漓。
   
钱钟书和聂绀弩是同时代、同阅历、同呼吸、共命运的知识分子。他们互通书信、互诉衷肠。所以诗一开始,就直抒胸臆,倾诉自己写诗的积极性和自信心,其中也有自谦。他想到了唐代著名边塞诗人高适。据说在五十岁以前,诗名不高,五十岁以后,才有志于诗,终成大器。既然高适在五十岁后攻诗,能取得那样大的成就,聂绀弩在七十岁时开始写诗也是不算太晚的。在这里'行吟'和'及时'四个字,很形象地表明聂绀弩对写诗有种佯狂和自得的姿态。而用'七十行吟亦及时',也反映了聂绀弩老来写诗的自嘲和无奈的心情。首联这样开宗明义,颔联就紧接着谈到他写诗的风格问题,风格即是人。聂绀弩毫不讳言,自己写诗和做人一样,都是崇尚自由,他认为自己写诗主要是'遣怀','遣怀之作是意到笔随',豪放不羁,无拘无束的。这种个性特点和创作风格同时出现在自己身上,既不觉得稀奇,也不感到遗憾,这是与生俱来,没有办法的事情。颈联作者更郑重指出,且不说'诗言志'的那种高谈阔论,但不是无病呻吟,我写的诗只要能排遣我短暂一刻的心怀,能抒发万分之一的思绪,我也就谢天谢地了。至于我写的这些诗句是否别开生面,还是另辟蹊径;是否合乎'五经'或'六经'的儒家经典,是否规行矩步地符合写诗的条条框框,那不是我考虑的范畴;写出的诗,没有说透,说清楚,所以那是高深莫测的。'我以我诗行我法,不为人弟不为师。'这就是他做诗的原则和精神。'我以我师行我法',法是什么?我想,这既包括写诗形式上的法,也包括内容上的法,当然更包括千年来诗作格律上的法。聂绀弩要一反千年来诗作上的各种条条框框,以'不为人弟不为师'这种斩钉截铁的语言,为我们在诗坛上树立了一个特立独行者的形象,这样来回答钱钟书,也是回答成千上万读者和文坛内外人们心中的疑问。这也是产生'聂体'或'绀弩体'的个中原委。

3、臆造无法说写诗

——聂诗《赠秦似》赏读


京山县绀弩诗社  左其义
   

文艺君家最擅场,十年不见话连床。

我诗臆造原无法,笑煞邕漓父子王。
   

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之后,聂写过一首题为《秦似夜话》的七律,'友谊诗情卅载强,奇肥怪瘦话连床,昔人无字无来历,今子一言一慨慷。似望银河星欲滴,回思野草意方长,高谈未已鼾雷作,悄把天花扫入囊。'本首诗应该是此诗之后又作。上一首诗着重写友情,兼及诗情,这情谊是从1940年筹办文学月刊《野草》开始的。
   

这首七绝显然没有必要重复友情、诗情,究其主旨,可以看作是聂绀弩写诗原则的自白:一是'臆造',二是'无法',还有就是这首诗本身显示的浅显易懂的风格。
   

诗一开头就开门见山提起朋友的长处及和朋友亲密无间的关系。在语言风格上,有着聂绀弩最为突出的拙朴无华、明白如话的特点。'文艺君家最擅场'是肯定语气,不是简单的抬举对方,而是客观地说自己的感受,因为秦似原名王扬,是汉语言学家王力教授之子,老子著有《汉语诗律学》,儿子著有《现代诗韵》,聂句表达的是自己的真心,只不过是有一点幽默感而已。'文艺'这个词,就是指文学艺术,一般来讲,就是指说说唱唱的事,另一方面,它范围可是大得很的,用在这里,似乎有点不着边际,实则是说,你秦似三十多年前就是作文学月刊《野草》主编的,夏衍、孟超等只是任编辑,我说你擅长就最擅长。不过,这就是聂绀弩的诗法。且看下一句,'十年不见话连床',这样的好朋友,却有十年不见面了,这是怎样让人心情不爽啊!不是我不想和你见面叙谈,而是因为我被送进监狱近十年,这怎能不让我们有说不完的连床夜话呢。所以第三句就接着这样写:'我诗臆造原无法',这是自谦,又是自信,更确切地说表明了自己的写诗原则。聂绀弩在他出版诗集的序言里,谈到他不会写诗,也不懂诗这些问题。实际上,在他七八岁的时候,对对联的水平,已经令他的老师拍案叫绝了。他谈的'臆造'和'无法',多少让人感到他是在老朋友面前的过分谦虚。其实,聂所说的'臆造',实际就是他所说过'诗歌只是自家私',要写自己心里话,而不必跟别人鹦鹉学舌,而'无法',就是'我以我诗行我法',意到笔随,不必照别人划定的条条框框去做。这样,他就认为自己写的那些诗,会让广西的王氏父子笑掉牙的。秦似是著名语言学家王力的儿子,他们的老家是有着山水甲天下的邕江和漓江的,'笑煞邕漓父子王',是有着深深的诗情和画意的。
   

这首诗,明白晓畅,一气呵成,为我们树立一个平淡真切,不假修饰的榜样。
 

4、志高意远  器大声闳


——聂词《沁园春》赏析


京山县绀弩诗社  王家英
   

沁园春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

谬种龙阳,三十年来,人海浮飘。忆问题丘九,昭昭白日;闲话扬州,江水滔滔。惯驶倒车,常骑瞎马,论出风头手段高。君左矣,似无盐对镜,自憙妖娆。   时代不管人娇,抛糊涂蛋于半路腰。喜流风所被,人民竞起;望尘莫及,竖子牢骚。万姓生机,千秋大业,岂惧文工曲意雕!凝眸处,是谁家天下,宇内今朝?
   

注释:
   

龙阳:三国,吴,分汉寿县置龙阳县。1912年改为汉寿县。易君左,汉寿(龙阳)人。
   

丘九:旧社会指'兵'为'丘八',称知识分子为'丘九'。清o赵翼《陔余丛考o九儒十丐》记载,元制十等为: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民、九儒、十丐。
   

《闲话扬州》:易君左著,1934年中华书局印行。写扬州人的生活、扬州的风景(上下)三篇为该书的一半,另为附录四篇和景点照片七幅。此书对扬州一般社会之萎靡,市井繁华与妓女等,则多有批评。有一、二野心政治家怂恿和尚与妓女等,向镇江地方法院控告易君左与中华书局,指为污辱扬州人,双方出席法庭三次,终于和解了事。
   

无盐:古地名,故城在今山东东平县东。汉o刘向《烈女传o新序o杂事二》:'战国时,无盐邑有女钟离春,貌极丑,四十未嫁。自谒齐宣王,陈四殆之义。齐宣王纳为后。'后因作丑女的通称。
   

流风所被:如风之鼓物靡而成俗。《史记o司马相如列传》载司马相如《难蜀父老》:'风之所被,莫不披靡。'
   

竖子:鄙贱的称谓,犹小子。《史记o项羽本纪》:'亚父(范增)受玉斗,置之地,拔剑撞而破之,曰:'唉!竖子不足与谋!''
   

题解:
   

1945年秋,毛泽东在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柳亚子先生索句,毛泽东手书《沁园春o雪》以赠。
   

《沁园春o雪》1945年11月14日于重庆《新民报晚刊》首先刊布。按语云:'毛润之氏能诗词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o雪》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第二天《新华日报》予以转载。蒋介石授意一些御用文人连续在报刊上登出24首'和词',对毛泽东的词进行诬蔑攻击。12月4日国民党军委机关报《和平日报》刊出易君左词:
   

国命如丝,叶落花飞,梗断萍飘。痛纷纷万象,徒唤负负;茫茫百感,对此滔滔。杀吏黄巢,坑兵白起,几见降魔道愈高?明神胄,忍支离破碎,葬送妖娆。   黄金堆贮阿娇,任冶态娇容学细腰。看大漠孤烟,生擒颉利;美人香草,死剩'离骚'。一念参差,千秋功罪,青史无私细细雕。天才亮,又漫漫长夜,更待明朝。
   

聂绀弩1945年12月25日作《毛词解》:'一阕《沁园春》,不过百余字,就像一条鸿沟。对不起,把旧时代的骚人墨客都隔住了。兴之所至,倚声一章,写在下面,就正于易君左先生。'
   

1945年12月29日《客观》杂志第9期刊登聂《毛词解》。聂绀弩在文章中对董令狐和杨依琴对毛词的诋毁与曲解进行了反驳,并按照自己的理解阐述了毛词的思想内涵和主题,聂认为,毛词上半阕的头几句是'用雪,用白色,用寒冷来象征残暴的统治','而评论家反说作者欲与天公试比高,完全胡扯。'下半阕'翻成白话,不过说,强盗们、汉奸们、封建残余们,你们想用武力统一中国吗?你们自己认为可以成为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成吉思汗吗?你们错了!那不过是历史上的一些无知无识无思想的野蛮家伙。他们过去了,他们的时代过去了。今天,不是光靠武力、光靠蛮横可以得天下的。要在今天成为一个人物,必须理解得多一些,必须自己成为一个知识者,乃至思想家,必须能够代表人民的利益……试问这些与封建余孽或帝王思想有一丝一毫相同吗?不,刚刚相反,它是反封建的,反帝王的。'
   

聂词《沁园春》,就是对易君左及其'和词'进行正面的揭露和批判。
   

赏析:
   

这是一首步韵以'杂文为诗'的政治抒情词。它有三大特点:一是步韵;二是以'杂文为诗';三是政治抒情。
   

步韵,吴乔《答万季野诗问》:'步韵最困人,如相殴而自絷手足也。盖心思为韵所束,于命意布局,最难照顾。'这话只是对徒解作韵,不知作诗的人说的,像聂翁这样杰出的诗人,岂是韵脚所能束缚得了的?
   

聂翁是一位杂文家,他以杂文为诗,文笔犀利,如投枪匕首,对敌进攻,旨在致命。'有字皆从人着想,无时不与战为缘'。今从聂翁一生行为观之,颇符此意。
   

政治抒情,于此细分之,则更含'申斥讽喻',聂词有鲜明的政治倾向,有独到的个人见解,立足民族,着眼未来。诙谐幽默,抒其胸次。即揭露易君左等御用文人的立场,批判其不顾人民的生存需求与政治诉求的价值取向。就同一个问题,评毛词《沁园春o雪》,在易君左和聂翁笔下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结论。一个是寸光短视,怯懦自私,故凄凄惶恐,又要进入漫漫长夜,未知明日如何;一个是高瞻远瞩,英勇无畏,敢大胆发问:'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上片陈叙易之人品,以'谬种'开篇,意在揭露易站在反动统治者立场上'闲话',才引起风波。
   

起句以'谬种'(坏东西),定义易君左--没有人格。二、三句又紧承起句,'人海浮飘'进一步说易如浮萍--没有根基。'闲话扬州,江水滔滔'极言易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写了一本《闲话扬州》的书,指责小人物的生存之道,引起了扬州人士的反感,斥责之声,像滚滚长江之水,掀起轩然大波。而'惯驶倒车,常骑瞎马'则极写易氏之蠢,总是倒行逆施。此四句,进一步阐述了易君--'谬种'。'无盐对镜,自憙妖娆,'可爱的易先生,你上了邪道(左矣),好有一比,丑女人(无盐)面对镜子自己高兴--自以为娇艳美好。多么辛辣的讽刺。一个丧失人格的御用文人,反动势力的走狗的脸谱活灵活现地显露在读者面前。
   

下片驳斥易词谬论,以'时代'相应,意在批判易不懂人民大众要求什么,而肆意攻击诬蔑代表人民并为人民大众谋利益的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
   

'时代不管人娇',过片处一方面总束上片,一方面又领起下文,过渡得多么巧妙。下面紧跟一句,'抛糊涂蛋于半路腰',接得多么自然。前句说,社会的发展,无论你丑或美,无论你向反动势力撒不撒娇,全都不管了。后句云,不明事理的玩艺儿——糊涂蛋,其下场最终是被扔在前进道路的半道上,为世人所唾弃。如此行文,顺理成章,天衣无缝,所以说自然。上片写易君之人品,到此一转,斥易词极尽污蔑诽谤之能事,什么'杀吏黄巢,坑兵白起,几见降魔道愈高?'聂词用'喜流风'以下七句驳之,'流风所被,人民竞起,'值得高兴的是,毛泽东的影响所及,人民竞争奋起。以驳易之谬论。诗人又挥动如椽大笔以'万姓生机,千秋大业,岂惧文工曲意雕',言千百万人民群众,正处在生存与否的关键时刻,为千秋万代的大事业而战斗,怎么害怕你们这些耍笔杆子,巧于修饰文字的御用文人肆意歪曲。以此来痛击易词怪论:'一念参差,千秋功罪,青史无私细细雕。'上片写易君左人品,淡淡几笔,刻画得入木三分;下片斥易词谬论,寥寥数语,驳斥得体无完肤。词的结句:'凝眸处,是谁家天下,宇内今朝?'故意设问,语势流宕。其旨深而又气豪,更是把题外远致挥洒尽极。
   

通读全词,嬉笑怒骂,纵横挥斥。遣词造句,自然朴素,却又浓烈秀拔。清人许印芳《与李生论诗书跋》曰:'功候深时,精义内含,淡语亦浓;宝光外溢,朴语亦华。'这是诗歌创作的极致。'情在词外曰隐,状溢目前曰秀。'假如说聂词的主要特点是秀,而结语处则又是隐,可以称得上兼有隐秀之长了。
   

前面说过,这是一首政治抒情(政治讽喻)诗。政治抒情诗同其他诗歌一样,燃烧着真理的晶莹火焰。除了一般诗歌的共性外,还有其独特的个性。'周道始缺,怨刺之诗起。'(《汉书o礼乐志》)政治讽喻是《大雅》、《小雅》的特色。此类诗作言辞激烈,或不加掩饰直陈时弊,或直言无讳批判奸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历史的真实,开启了诗人干预政治,诗歌与政治密切联系的先声。从屈原到历代进步的诗人,都是这一优秀传统的继承者。在政治抒情诗中,创作以情感为灵魂,并通过具体意象来完成。诗人的思想与信念,诗人的思考与判断,当然是发自衷心并扎根在时代历史和社会现实的土壤里。对诗的艺术来说,主观因素即个人情感因素是主要的。如果没有这种主观因素或个人情致,便没有诗的艺术。因此,我们从诗篇中,总是能够看到诗人自己,即抒情主人公的形象。
   

聂绀弩《沁园春》词,以'杂文为诗',是政治抒情诗的一个范例。让我们反复加以涵咏品味,上面的论点便可得到有力的印证。
   

'文章徒工于外者,可以惊四筵,不可以适独座,以其中无我故也。'(朱庭珍《筱园诗话》)聂词中并没有'我'出现,但是我们却能够从中看到或听到诗人对腐朽没落的反动势力及其帮凶走狗的'嬉笑怒骂':'谬种龙阳'、'问题丘九'、'惯驶倒车','常骑瞎马'。这些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小丑,真似个'无盐对镜',还'自憙妖娆'。嬉笑、怒骂、冷讥、热嘲、幽默、讽刺,已经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词中没有'我'出现,但是我们却能够从中感受出诗人此时的神态心境,对新生力量的赞美:'喜流风所被,人民竞起';同时也从中体验到诗人是那么明睿深刻:'万姓生机,千秋大业,岂惧文工曲意雕'。对未来的世界又是那么高瞻远瞩:'凝眸处,是谁家天下,宇内今朝'?我有我之思想结构,我有我之精神寄托,我有我之文人气节,我有我之处事准绳,决不拾人牙慧,落寻常窠臼蹊径之中,这就是聂绀弩。诗人的慧眼透过纷纭的现象直入深刻的本质,在反动派的貌似强大中揭示出它的脆弱,在吧儿狗的张牙舞爪中指明了它的卑怯。因为'时代不管人娇,抛糊涂蛋于半路腰',社会发展的规律已经注定:一切反动派及其走狗,都会像'糊涂蛋'一样被时代,被人民所抛弃!如此等等,都是基于深刻的思考和判断。
   

我们再分析一下几首《沁园春》词的过片句,可以进一步佐证上述观点的正确性。毛泽东《沁园春o雪》过片句:'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这是一位人民领袖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美。'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这是一位国学泰斗(柳亚子)对毛泽东《沁园春o雪》词高度的赞扬与中肯的评价。而易君左的《沁园春》过片为:'黄金堆贮阿娇,任冶态娇容学细腰',这是对毛词的污辱;郭沫若《和主席韵》过片句则为'传声鹦鹉翻娇,又款摆扬州闲话腰',这应是对易词的讽笑。我们不妨再看聂词《沁园春》过片句:'时代不管人娇,抛糊涂蛋于半路腰。'可以说是对易词及其他23首'和词'投以蔑视的目光,给以憎恶的申斥。又同是《沁园春》的过片处,针对同一主题,为何有不同的写法,这就进一步印证了前面提出的论点:'对诗的艺术来说,主观因素即个人情感因素是主要的。'诗人的理想与信念,必须扎根在时代历史和社会现实的土壤里;诗人的思想感情,必须与人民大众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诗人的思考与判断,必须与时代与社会更大限度地保持一致。什么样的诗人,创造出什么样的意境,这是由其所处的时代环境,所处的社会条件,所站的立场的不同而不同。诗人的心胸气度,处事态度,审美观点,是由其人民性的政治态度及其深厚的文化素养所决定的。
   

聂词的根,是深深扎在当时惊天动地的革命斗争中--八年抗日,浴血奋战;深深扎在现实生活的土壤里--抗战胜利,国共谈判;深深地扎在对四亿五千万人民共同关心的问题的思考:抗战胜利后的中国向何处去?是回到封建社会或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还是建立崭新的新民主主义社会等大问题。他关心的是祖国和民族未来的命运。这才是'器大者声必闳,志高者意必远。'(范开《稼轩词序》),诗人高昂着超出时代藩篱的头颅,以哲人的双目瞩望着未来。这就是词中所显现的主人公的形象。反复吟诵,读者不知不觉之中,就开拓了心胸,扩大了眼界,从而对这位有血、有肉、有骨、有魂的文化人肃然起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