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袭人等丫鬟为啥想当姨娘?因为贾府有个规定:女人婚后可以领工资

 姜子说古书 2022-08-11 发表于上海

  题:袭人等丫鬟为啥想当姨娘?因为贾府有个规定:女人婚后可以领工资!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红楼梦》故事里,贾府有个好规矩,无论是正妻还是小妾,女人婚后,是有工资可以领的,贾府上下,自贾母起,每个月都有月例银子,也就是零花钱可以领。

  看官听说,袭人等丫鬟之所以想当姨娘,是因为贾府的丫鬟最多每个月可以领一两银子月例,而贾府的姨娘每个月有二两银子,还有两个服侍她们的丫鬟,小丫头每个月同样也有零花钱可以拿。

  王夫人问:“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凤姐道:“八个。如今只有七个,那一个是袭人。”王夫人道:“这就是了。你宝兄弟也并没有一两的丫头,袭人还算是老太太房里的人。”凤姐笑道:“就是晴雯麝月等七个大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一吊,佳蕙等八个小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五百。”

  看官听说,贾母和王夫人这两代贾府长辈屋里的大丫鬟,月例银子都是一两银子,而晚辈诸如贾宝玉、贾府三春屋里的大丫鬟,月例银子不过是一千文。

  《红楼梦》故事里,金钏儿跳井之后,王夫人就说把金钏儿这一两银子也给玉钏儿,让她吃个双分子,也就是说,玉钏儿拿的是每个月二两银子的月例,和姨娘一样。

  《红楼梦》故事里,服侍姨娘的小丫头,月例原是人各一吊,后来改成人各五百钱,所以,王夫人选中了袭人给贾宝玉当姨娘,不按长辈丫鬟的数目给她一两银子,而是按照姨娘的分量给她发零花钱。

  王夫人想了半日,向凤姐儿道:“明儿挑一个好丫头送去老太太使,补袭人,把袭人的一分裁了。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

  换句话说,平儿和袭人身为贾府的姨娘,虽然没有“开了脸”,而是照样办着丫鬟的差事,也没有特地安排两个小丫头服侍她们,但是,她们每个月领的却是二两银子一吊钱,连两个小丫头的月例银子也领了的。

  其实,不光是两代女主人的丫鬟待遇一致,便是史太君和王夫人,每个月的月例银子也都是同样的二十两。而且这些女人婚后领的月例银子都是零花钱,而非日常吃穿用度的钱,也就是说,这些钱是生活费之外的零花钱,且看王熙凤怎么说?

  凤姐儿笑道:“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

  看官听说,李纨并没有反驳王熙凤的话,可见,李纨每个月拿了二十两银子的零花钱,平日里吃穿的各种生活费自然不算在内,除此之外,还有收租的进项,又有年终年例,可知古代大户人家的女人婚后过得有多安逸,不像现在的新时代女性,完全不敢结婚,结了婚别说零花钱了,就是生活费还得自己挣,完了还得赚钱养老人和小孩。

  为啥某教授要跟农村来的保姆结婚,人家不答应呢?假如住家阿姨原本每个月有五千工资,三千菜钱,婚后男的不但不会再付这每个月五千的工资,而且会觉得给两千的菜钱,半年都花不完,等着女人变成钱来去垫付这个菜钱,去倒贴他们家。

  再者,住家阿姨到底是个外人,中国人对外人相对来说永远都还是比较客气的,若是成了所谓的自家人,那就是随便作践,都再不用担心会有人站出来给她撑腰了,因为自己媳妇、自己孩子在中国男人眼里,都是他的私有物,再不用有所顾忌的,灯下黑嘛!

  难怪《红楼梦》作者把富贵传家的商人薛家视为男人属性,把道德传家诗书传家的林家视为女儿属性,因为无数男人都跟商人一个思维,只会竭泽而渔,不会投桃报李,只要媳妇没被压榨剥削致死,就无止境往死里压榨剥削。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如果一个女人考虑结婚生子,一定要把这句话时时刻刻挂在嘴边,督促男人负起责任,当一个有担当的丈夫、父亲,因为只要一个女人敢不要彩礼,他们就敢理直气壮跟你要嫁妆,只要女人敢不花男人的钱,他们就敢蹬鼻子上脸,理直气壮让女人赚钱养家倒贴他们。

  大部分男人都雇不起五千一个月的住家保姆,但是,大部分男人都觉得女人在家里做饭、洗碗、洗衣服、做家务,吃口剩菜剩饭,就是享福,占了天大的便宜。男人们不但不觉得女人在家庭中的劳务付出一文不值,还指望女人贴上菜钱,二十四小时面带微笑跪着给他们家族服务。

  大多数男人都觉得女人结了婚不生孩子是死罪,却认定了孩子必须是他们的血脉,还得跟他们的姓,至于女人生娃、带娃、养娃那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总想着拿“爱情”的幌子道德绑架女人,侵占一切,却可以理直气壮地永远不用付出任何东西。其实,大部分男人都有比女人更强烈通过婚姻致富的愿望,只是他们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交换物罢了。

  他们的逻辑就像老板们在说:“都给你工作了,还要什么工资?公司股份没你的份!公司有困难你必须无条件第一个冲在前线牺牲去!”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