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读破金瓶梅之六十五:西门庆踏雪寻梅的雅性为何成了踏雪寻“霉”的败兴

 文化佳园 2022-08-12 发表于江苏


   西门庆在常峙节家会茶出来,天上“纷纷扬扬飘下一天雪花来”,应伯爵便劝道:“哥,咱这时候就家去,家里也不收。我每许久不曾进里边看看桂姐,今日趁着落雪,只当孟浩然踏雪寻梅,望他望去。”另一个帮闲祝念实则劝西门庆“你每月风雨不阻,出二十银子包钱包着他,你不去,落的他自在”。
这二人劝说西门庆不回家的理由可谓一雅一俗。应伯爵冠冕堂皇,而且高雅:一是家里不希望他们早回家,回家早了反而给家里惹麻烦;二是学古代文人孟浩然踏雪寻梅看望桂姐,何其风流儒雅。祝念实粗俗不堪:花了钱不泡白不泡。雅俗有别的劝说,活脱脱画出了高级帮闲与低级帮闲的各自不同嘴脸,显现出二人截然不同的文化素养和随机应变口才。
正是有了这至雅至俗的两个理由,西门庆便兴冲冲“把马径往东街勾栏来了”。
但以会说话为其特长,并且极会见机行事以投西门庆所好的应伯爵,这一次却完全把话说反了,他所说的理由,全不成立。
其一,家人是希望西门庆早回家的,特别是正室娘子吴月娘,恰在当天夜里,在院子中设案为夫祝祷,盼夫归家之心,是何等迫切啊!此后西门庆恰巧又见到这一切,当即后悔自己经常外宿不归,自然也包括当晚的迟归,怎么会是应伯爵所说的“家里也不收”呢?
其二,“踏雪寻梅”成了“踏雪寻霉”——本是专为李桂姐而来,享受“踏雪寻梅”雅趣,但李桂姐却在背地里接了“南蛮客”,明知西门庆专门来会她,却躲在屋里与“南蛮客”饮酒寻欢,坚决不出来见西门庆,让西门庆触了个大霉头。西门庆一怒之下,砸了场子,愤而离去。如此“踏雪寻梅”,不仅附庸风雅不成,反而自讨其辱,成了踏雪寻“霉”。
一向善于说巧话做巧事的应伯爵,这次却弄巧成拙,彻底搞砸了。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