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国为世界亚洲象保护贡献智慧 | 锐参考

 颐源书屋 2022-08-13 发表于云南

亚洲象在中国主要分布在云南省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3个州市,是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近30年来,在全球亚洲象总量不断减少的形势下,云南野生亚洲象的种群数量逆势出现大幅增长。中国政府与民众携手护象的故事温暖全球,中国持续保护亚洲象的努力也被世界点赞。

野象“迷途”已知返

“北上南归的象群从去年12月9日回到原栖息地后,就一直稳定活动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勐养片区,时不时进入野象谷饮水、洗沙浴。”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所所长郭贤明说,据监测分析,保护区水源、食物充足,象群回“老家”后,状态良好,象宝宝也胖了一圈。

图片

2021年8月9日,北上象群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县境内行进。(胡超 摄)

郭贤明说,象群回到西双版纳之后在一段时间内分成两个象群,其中一个象群并入保护区另外一个大的家族,剩下一个象群也在周边觅食,可以看出象群之间的交流频繁。

由于非法猎杀、栖息地减少等原因,全球亚洲象数量呈现整体下降趋势。值得高兴的是,通过多年的保护,我国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由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150头左右翻了一番多。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陈飞认为,这次罕见的野生亚洲象远距离迁移活动,不仅表明近年来中国亚洲象的种群数量稳步增长,为中国亚洲象迁移扩散的管控提供有效指导,同时也为今后解决人象冲突积累更多成功经验。

亚洲象是亚洲现存最大和最具代表性的陆生脊椎动物,也是维持森林生态系统的“工程师”。这些庞然大物在雨林中穿行,为其他小型动物开辟出一条条“高速路”。象群踩踏、撞倒部分植物,使茂密的雨林打开一扇窗,为林下植物创造生存空间;一些植物的种子可以附着在大象的皮肤上或藏在其粪便中,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大象离不开森林,森林也离不开大象。”郭贤明说,大象被科学家称为雨林“伞护种”,通过保护它们可以同时对其他物种提供保护伞,确保雨林生态系统的和谐稳定。

破解人象冲突难题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员阿荷穆萨有句话广为传播:“对于亚洲象来说,没有比中国更安全的国家了。”这位长期关注亚洲象保护和热带雨林生态的西班牙籍科学家认为,中国制定了非常好的亚洲象保护政策,使亚洲象种群数量大幅增长,成效显著。

“在有亚洲象分布的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印度等国,人象冲突普遍存在。”阿荷穆萨说,有的地区在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射杀亚洲象。

在中国则是另一番图景。以西双版纳为例,人们一直认为能够见到野象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当地少数民族将它们当作吉祥的化身,长期守护和保卫它们。

在野象活动区域,尽管野象可能破坏庄稼,但村民仍对野象怀着善意和包容。43岁的王川住在普洱市江城县康平镇曼克老村,目前村子周围有两群12头野象活动。“村民看到野象来了,就远远待着,不去打扰它们,也没有驱赶野象的情况。”王川说,“如果野象破坏了粮食和农田,政府买的保险会理赔的。”

图片

2022年8月1日,大象监测员在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县观测亚洲象。(江文耀 摄)

云南省林草局动植物保护处副处长杨华介绍,云南省通过加强亚洲象栖息地保护和恢复,持续提升栖息地质量,同时强化监测预警、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体系建设,最大程度避免人象冲突。此外,云南省还成立了亚洲象保护专家委员会,统筹开展亚洲象及其栖息地调查监测、种群结构与遗传特性、人象冲突机制、环境地承载量、栖息地修复与食源地改造等系统研究。

“今年西双版纳和普洱两个州市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的投保金额超过了5000万元。”杨华说,在精确测算亚洲象分布区域群众种植农作物合理收益基础上,今年将亚洲象喜食、受害面积较大农作物的补偿标准提升至市场价格水平,逐步改变山区群众弃收撂荒、象进人退和坝区群众抢收驱象、加剧扩散的被动局面,保障群众利益,稳定亚洲象食源,将人象争取发展空间的矛盾尽可能降低。

“人象冲突是世界难题,目前来看中国解决得很不错。”阿荷穆萨说,如果中国最终能成功解决人象冲突,这样的中国经验足以引领世界。

“象爸爸”温情守护

一大早,在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陈继铭吃完早点,就牵着7岁的亚洲象“羊妞”到野外开展日常的野化训练。在高大的“女儿”面前,这名“象爸爸”略显瘦小,但眼里洋溢着暖暖的爱。

“自2015年以来,我看着它一点点长大,就跟我的孩子一样。”陈继铭说,“羊妞”很黏他,开心的时候会跟他一起做各种小游戏。

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是中国目前唯一以亚洲象收容、救助和繁育研究为核心的科研基地。在这里,有一群像陈继铭这样专门从事救助和照料亚洲象的工作人员,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亚洲象的研究、检测、救助等提供技术和力量支撑,人们亲切地称呼他们为“象爸爸”。

图片

2022年7月28日,云南西双版纳野象谷大象医生保明伟带着大象进行野化训练。(江文耀 摄)

今年40岁的熊朝永护理经验达17年,堪称一名资深“象爸爸”。很多大象都被他悉心照顾过,其中一头名叫“然然”的象和他感情最为深厚。

2005年7月,野象谷工作人员在附近河道内发现受伤小象“然然”,将其送往救助中心。随后,有着丰富护理经验的熊朝永担任这头小象的“象爸爸”。

由于有抵触情绪,“然然”曾把一名靠近它的兽医撞到墙上。“刚开始我也很害怕,但它需要我的帮助,硬着头皮也得上。”熊朝永说。为给“然然”补充营养,熊朝永从示范吃苹果开始,逐渐拉近距离,为后续药物治疗及护理打下基础。遇到电闪雷鸣时,“然然”经常发出哀号,熊朝永干脆将床搬到小象边上,彻夜守护。

胆小怯生的孤儿象“小强”、被同伴打伤的成年公象“昆六”、因脐带感染被象群遗弃的“羊妞”……每一头被救助的大象背后,都有一段暖心故事,它们的健康成长离不开“象爸爸”日复一日的悉心陪伴。

多年来,“象爸爸”通过不断探索和实践,在亚洲象繁育技术方面取得较大成效。截至2021年底,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已成功繁育出9头小象,填补了中国在亚洲象繁育技术领域的空白,并实现亚洲象保护管理领域标准化“零”的突破。

实现人象和谐共生

2021年6月2日,云南北移的15头亚洲象群进入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地界。家住晋宁区高粱地村的50岁农民唐正芳,担心大象吃不饱,主动联系乡政府捐出自家收获的几吨玉米,投喂这群几乎跨越了半个云南来到这里的野象“旅行团”。

大象南归后,唐正芳仍时不时关注“老朋友”的动态。“得知它们回家了,政府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加强保护,我就放心了,希望有机会去看看它们。”

在中国,像唐正芳这样被亚洲象牵动的人还有很多。陈飞说,亚洲象群北移南归,中国政府和民众携手护象的故事,已成为中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动范例,也为全球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展示了美丽而温暖的“中国样本”。

图片

2022年8月1日,象群在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县觅食。(江文耀 摄)

“帮助这群野象成功回家不是终点,亚洲象及其栖息地保护仍任重道远。”陈飞表示,亚洲象已被列入“十四五”期间抢救性保护的48种极度濒危物种。未来,随着生态环境趋好,亚洲象种群肯定会继续增长,破解人象冲突的世界性难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前,科学家们正在开展亚洲象栖息地适宜性分析、亚洲象遗传多样性保护等研究,以期增进对大象的了解,为科学保护亚洲象提供科研支撑。

中国以亚洲象为主要保护对象的国家公园建设也提上了日程。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与云南省人民政府将构建局省共建协作机制,通过整合优化现有栖息地范围,建立统一的保护管理体系,加快推进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工作。

“在保护亚洲象种群及其栖息地的基础上,系统保护我国珍贵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及其资源,对建立健全自然资源和生态保护长效机制,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意义重大。”陈飞说,最终要实现人与象各得其所,人象和谐共生。(文/赵珮然、王明玉、严勇)

监制 | 孙彦德

审核 | 孙鹏

编辑 | 郭庆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