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画家中的诗人,诗人中的画家,扬州八怪郑板桥

 蓝鹰书画 2022-08-13 发表于北京
说起“扬州八怪”,一般对国学不甚了解的人恐怕很少听说,但其中有一位却是家喻户晓的代表人物,这便是清代号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
启功曾评价道“坦白胸襟品最高,神寒骨重墨萧廖。朱文印小人干占,二百年前旧板桥。”郑板桥是诗人,而他最让人熟知的诗便是《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但同样的,郑板桥的书画最为著名的也正是竹石!作为后世公认的“画竹千古第一人”,郑板桥笔下的竹子,不仅仅只是山水间的景观,更是一种骨气的象征,是对自己人格的映照。郑板桥出身家道中落,历尽艰辛,又屡试不第,但也正是由于“千磨万击”的成长环境,造就了他刚正狂傲的个性。
再加上后来出仕两任知县,虽然勤勉政务,造福一方,史载“无留积,亦无冤民。”,而他清狂孤傲的性格,也注定与官场格格不入,最终挂印而去。
这种令人肃然的“傲骨”也在其作品中无处不在地体现。例如郑板桥的代表作之一,最能够体现他的艺术成就和个人风格的《墨竹图》。
这幅作品,粗看上去,极为简练,其中止有数根孤竹寥寥而立,却能给人一种面对整片竹林的观感。此画的精髓,便在于这种高低错落、浓淡枯荣的层次感,通过墨迹深浅的出奇掌握,使淡墨色竹子和浓墨色竹子远近排布、对比,而又精心描绘竹子局部,令竹叶与竹节间互相交互,而又不冲突。
从大局而观,便能体现出郁郁葱葱、清秀挺拔,傲视残雪飞霜的高尚意境。
再从细节而论,竹节细长而坚拔,孤立而疏散,枝节灵动,宽狭有度。而竹叶则轻灵飘逸,各有所指,尖尾斜垂,半浓半淡,过渡自然。所谓“残雪压枝尤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形容的便是这种直而不僵,飘而不柔的视觉感受。
这种画作技巧在郑板桥另一幅作品《竹石图》中也有生动体现。《竹石图》作于他七十三岁晚年之时,技艺纯熟,所以画中形神具现的傲气也更加明显。
画中只绘有四杆修竹和高耸湖石,修竹依石而立,各自独立生长,看似互不相干,但通过枝节、竹叶巧妙的浓淡安排,却反而显得顾盼有情。竹竿纤细直挺,却又利用精巧的稍稍倾斜而达到坚韧意境的体现,从而在大局上与竹后棱角分明、嶙峋秀拔的瘦石互相照应,所谓“密中见疏,乱中有正”正是如此。
后世对郑板桥的评价也正是如此,他的作品第一讲究“节”,其次讲究“品”。所以他的画作中,无论画竹、画石、画兰,都有着挺拔、孤直的形象特征,这便是他狂傲倔强的“节”的体现。
但若是仔细研究,其中大局虽然豪迈,却也不脱秀气,以草书中竖长撇法运用于竹、兰之中,表达郑板桥特殊的审美趣味,谓之“品”。
正如他自己的题诗“乌纱掷去不为官,囊橐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杆。”所谓“画如其人”,这四句题诗既是对他作品意境的高度概括,却也是对其个人品性的清晰写照。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