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京小酒馆里的酒腻子,有点“可爱”

 颐源书屋 2022-08-13 发表于云南

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狼烟北平》,

剧中文三儿一角喜欢喝酒,

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酒腻子。

图片

其中有这么一段:

文三儿到月底兜里没钱买下酒小菜,

他把免费提供的醋和酱油倒进碗里。

图片

再拿出自带的鹅卵石蘸上酱油,

一边咂摸这咸味儿,一边喝酒。

图片

图片

看到这儿您是不是该说了,

这还不算酒腻子呢...

图片

文三儿是这样说的:

“就是好喝两口,又喝不了多少,

二两酒下肚闹酒炸。

闹酒炸,就是酒壮怂人胆,

瞅着谁都不顺眼,七个不服八个不忿,

逮着谁给谁撸胳膊挽袖子,耍胳膊根儿。

图片

文三儿还说:

他喝酒后不耍胳膊根儿,所以不是酒腻子。

图片

过去北京好多小饭馆、小酒铺儿,街上、胡同里都有,门脸儿不大.......

酒腻子是一种形象的说法,一天到晚没事儿坐小饭馆、小酒铺儿里穷喝的主儿,跟腻子似的贴在那不走。

一般来这些地方的都是常客,就这一片儿的老街旧邻,脸熟的进门后点个头打招呼,脸生的(也有别的街道、胡同的)就各喝各的,一回生二回熟,老来也就慢慢脸熟了。

“哦,老哥果子巷的?那不远,我南横街的”.......怎么着,给您添点儿?

这话就是这么一说,像老北京人见面常说的:吃了吗?家吃去?您要是真不客气舔着脸跟着吃去,那叫四六不懂。

图片

北京人好面儿,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都会说,“谢了,满着呐、满着呐!”

“您尝尝我这花生。”

“不用、不用,有,还多半盘呢。”

也有鸡贼的主儿,当然只能骗骗生人,了解他的近街坊骗不了。这种人专找人少的时间来, 下午四点来钟,先从凉菜的盆里捏三粒煮花生米,放在一个中号盘子里,一会再结账(掌柜的一看就知道是酒腻子,不爱搭理他.......)

图片

他再要个酒杯,走到水缸边,兜边打上小半杯凉水,坐那假么假事小口儿抿着,碰上其他胡同的半熟脸就和人点头搭话:“来了您?”

对方肯定顺口来一句:“来了,哟,喝着呢?给您添点儿?”

一听这话踏实了,赶紧接借坡下驴:“得嘞,我扰您了、扰您了!”

对方肯定说:“哎呀,见外了,都这片儿的!”

“得,我泯了这底儿。”说着,把剩下的小半杯凉水一仰脖,一饮而尽,举着杯子递过去,“扰您了、扰您了!”

咚咚咚,一杯倒满,一瞧桌上,“嗯?就这么点花生米了?”

他赶紧拦着,“别别,这就够不合适了。”

“哎呀,您可真逗,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来,掌柜的,给他添满,对,煮花生米,盛满!”

图片

最后要说的是,凡事都讲学问,接多少凉水摆在那是学问,接满满一杯摆在那没人理你,接少了就剩一个底儿了摆在那儿,对方也不傻,不用说就知道憋着蹭酒呢.......

给您添点儿这句话也有学问,没定数,添多少就得看关系的远近了。平时过得深的,就多添点儿;平时过得浅的,就少添点儿,意思意思就得;可能今儿我喝您点儿,明儿我再给您添上,礼尚往来,显得客客气气。这是朋友,不是蹭酒的。

图片

要是倒霉,赶上喝凉水这样蹭酒的,明知道是'肉包子打狗'但也得添,谁叫说话不留意顺口儿说出来了呢,心里再别扭也得扛着,要面儿。添着,心里还得骂着。

小时候在榄杆市亲眼见过酒腻子,路上过辆大车,赶大车的跳下车,马车继续前面走,赶大车的下来三步两步进小铺儿,钱往柜台上一拍,要二两白酒,一扬脖灌进去,转身出门儿就追马车.......这是我亲眼见到的!

图片

这酒腻子,有点儿钱的就要盘儿下酒的小菜儿,没钱的从家里带根儿生黄瓜、西红柿、还有啃生茄子的,只要是能吃的,什么都能当成下酒菜。

图片

老几位天南地北、家长里短儿的聊着,没主题,得什么聊什么。

熟人进去了就热情地打招呼,生人进去了就上下打量着,有时还没话儿打扫话儿,问是不是新搬来的?从前怎么没见过之类的。弄得大姑娘、小媳妇儿都不好意思往里进。也别小瞧了散落在各个小酒铺儿的这拨儿人,说不定哪个就是王爷的后代,贝勒的子孙,那聊起天儿来透着祖上的荣耀。

图片

这种酒腻子一般都是从小酒铺儿开板儿一直喝到上板儿,一般都是主攻白酒,很少有喝啤酒的,太贵;离开时恋恋不舍、满嘴酒气、醉眼惺忪、面红耳赤、骂骂咧咧、吵吵嚷嚷、晃晃荡荡。要是吐了,还得久久地望着地上的污秽之物大骂自己糟践东西,恨不得把吐出来的东西再用豆包儿布裹上,拧出水来再喝了。

图片

来小酒铺儿里喝酒的还有一种人,这种人可能是因为时间紧任务重,也许是不喜欢小酒铺儿里气氛,再有就是过路的或跟常来喝酒的哪位平时不对付,来后往往是要上一二两白酒,一扬脖、灌进去,要觉得口淡再花一分钱要一块儿水果糖放嘴里,转身就走。

过去有好多板儿爷,无论春夏秋冬,活儿拉完了先不回单位,急不慌慌的跑进小酒铺儿,对着掌柜子:今儿跑了趟东郊火车站,给哥们儿累滋了。

图片

掌柜子也很默契,说笑着倒上一杯酒,来人早已准备好的零钱,不用找,放在了柜台上,端起酒一饮而尽,打着哈哈转身就走。    

现在大餐厅小饭馆儿遍地都是,只要有钱,想在哪腻着都没人管你。而这种小酒铺儿在北京已经没有了。不管穷人富人、有钱没钱、穿的干净还是脏,钱往柜台上一拍,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花五分钱要半杯都行,掌柜子客客气气、绝不拿白眼翻你。

图片

最后咱们说说酒腻子的下酒菜:

图片
石子儿
图片

这种东西一般被随意放在兜内,也有个别放在特制的小布包内,一般每个大概5-6钱重,表面粗糙。喝酒的时候放在酒馆的小碟内,然后倒上饭桌上常见的酱油、醋、辣椒油等作料。和石子泡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拿出来舔舔。用者一般多见的于农民和小贩。1950年-1988年。1978年后大多采用鹅卵石,少数采用雨花石做材料。

图片

图片
大铁钉(1枚)
图片

大小约在6-8公分,少见的也有10公分或者以上的。一般放在兜内,或是用细绳悬挂在脖子上。前者喝酒只去一些有酱制品的地方,例如面馆等地方,因为当时的酱基本上都免费(少量的)。然后用大铁钉蘸着酱,边喝酒边吸允铁钉。而后者往往是什么场合都能应付,在夏天的时候身上往往会出很多汗,铁钉挂在胸前往往沾满了汗碱,等喝酒的时候直接叼在嘴里,吸允汗碱,靠汗碱上的咸味来解决酒菜儿问题。而且闲来还能用来剔牙。用者一般多见于工厂车间的工人以及流氓和混混儿。

图片

图片
锈铁钉(1枚)
图片

大小约在6-8公分,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大铁钉的前身,用者只是为了其上面的铁锈作酒菜之用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带到单位以外的公共场所或者家中使用。等一顿酒喝完,一根满是铁锈的大钉子往往被舔得非常亮,放在兜里就是前面提到过的大铁钉了。用者一般多见于铁路工人及少数的拾荒者。

图片

图片
花生米(1粒)
图片

首先说明,这种喝酒的人很有涵养,不是因为只有一粒,而是就图那种心气儿。用法是在喝酒之前先把花生掰成两个,然后再把两个掰成四个,四个掰成八个,如此一来,一直掰到几乎成粉状为止。喝酒的时候用食指尖儿蘸上一小粒放在舌尖舔舔。这里有一个老理儿,如果一人的花生粒吃完了向对方要几粒的时候对方一定要给,而且在给的过程中还要说:“给!你这个菜虎子!”

图片

图片
大盐粒儿
图片

中国最古老的饮酒方法了,很少有人使用,在当时的条件下也很难弄得到。用法一般在喝完最后一滴酒后口含那么一点。用者多见于车老板儿(赶大车的)。

图片

现在可瞅不着上面这景儿了,

下酒菜一般都是:

01
拍黄瓜

图片

02
拌豆腐丝
图片
(图片来自微博博客:ruby2050的博客)
03
肉皮冻

图片

04
煮/炸花生米

图片

05
煮毛豆

图片

06
开花豆

图片

07
咸鸭蛋 用筷子捅着吃

图片

08
小葱拌豆腐

图片

09
糖拌西红柿

图片

怎么茬您?

上来这十道菜太素了?

谁让您上来就吃个饱了,这就是让您开胃的,

接下来给您来点荤的,

好不好吃的,您都担待着点~

图片

010
干炸小黄鱼

图片

011
猪头肉

图片

012
香椿摊鸡蛋

图片

(图片来自大众点评:feifeifreely)

013
炸小河虾

图片

014
焖酥鱼

图片

015
酱牛肉

图片

本文综合:宣武故事多、网络,侵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