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这个名方能治很多种病

 愿你有个好心情 2022-08-13 发表于江苏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互联网和出版刊物,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仅做信息分享,不作为医疗建议、推或指引。如有需要请在医生的指导下辩证使用

导读:用荆防败毒散治疗感冒、痢疾、疟疾、腮腺炎等多种病症,均取得显著效果。说明该方的应用范围已大大超出其制方之旨,凡症见憎寒壮热、无汗、头项强痛、肢体酸痛、舌苔白腻、脉浮重按少力者用之必效,是一张以疏表散邪为主要手段的治疗杂病的良方。

荆防败毒散疗效纪实

作者/周佩军

荆防败毒散出自《摄生众妙方》,主治外感风寒湿邪以及时疫、疟疾、疮疡具有风寒湿表证者。

余随家父临证十年来,深感本方对于体质虚弱,尤以气虚明显,凡症见憎寒壮热、无汗、头项强痛,肢体酸痛,胸膈痞满,鼻塞身重,咳嗽有痰,舌苔白腻,脉浮重按少力者必效。

由是将推用本方治愈诸疾心得纪实如下。

一、感冒

刘某,男,25岁,泥工,居本县城关镇胜利街。患者于1988年9月上旬,因脱衣劳动后受凉,且又吃狗肉两餐,之后自觉连日身冷,相继憎寒壮热,无汗,头项强痛,肢体酸痛,胸膈痞满,但口不渴,二便正常,自疑乃误食狂犬肉而来就诊。

查:T40.3℃,P96次/分,BP14/10KPa,痛苦病容,面色少华,面上粟起,察舌苔薄白、舌质淡红、脉浮少力。诊断:气虚、风寒型感冒。拟方:荆防败毒散加党参10g,3剂,水煎服,日服剂半,药尽病除。

按:

本例患者疑病为食狂犬肉所致,加之感受风寒湿邪,又且气虚、仿《医宗金鉴》用荆防败毒散治狂犬病之意,并加党参以托毒解表而使病愈。

图片

二、痢疾

林某,男,45岁,农民,住本县花果乡。于1988年6月因过食生冷,复感时邪,而致腹痛下痢,赤白相杂,白多赤少,里急后重,一昼夜20余次,兼见恶寒发热,头身尽痛而来就诊。

查大便常规:粘液脓血便,红细胞++/HP,脓球0-3/HP。

当时,余忽视外感一面,纯投“洁古芍药汤”加秦皮,委陵菜2剂,次日复诊,虽下痢减轻,但恶寒发热、头身痛反增,此时方悟表里同病,当先解表兼除里滞,于是改投荆防败毒散加广木香、槟榔2剂后,患者微微汗出,外证悉除,再服1剂,下痢亦止。

按:

此遵前贤喻嘉言治时疫并下痢而有表证者经验,认为邪从表而陷里,用荆防败毒散,乃使病邪由里出表,即所谓“逆流挽舟”之法是也。

三、疟疾

彭莱,男,38岁,本县金光山乡人。于1985年10月患疟疾,证见恶寒发热,头身痛,无汗,胸痞呕恶,每于上午10时许发作,已连续3天。察舌苔白腻、舌质淡红,诊脉浮弦,触肝脾稍微肿大,询口不渴,二便正常。诊断:疟疾。关注华佗健康小秘籍看更多偏方秘方。处方:荆防败毒散加草果仁、槟榔、黄芩3剂,水煎服,每日剂半,发疟前4小时服1剂,并同时用青蒿、肉桂等分碾末纳鼻而愈。随访未再复发。

按:

此症因感表邪而发,故用荆防败毒散加草果仁、槟榔、黄芩内服,外用青蒿、肉桂末纳鼻以杀灭疟原虫,因而邪去正安疟止。

此例病人系余回乡探亲所医,因限于乡医院条件,未作过血检,不能凭发现疟原虫作为诊断依据,而是以其疟状及肝脾肿大作为诊断依据的。另方中外纳青蒿是取其入肝胆抗疟。据现代药理研究,青蒿含挥发油、生物碱、维生素A等,其提取物青蒿的乙醇浸膏治疗疟疾(包括恶性疟),有控制发热和控制疟原虫发育的双重作用,疗效可靠。当然本方中还可加青蒿。至于用蒿,桂为末纳鼻或敷手太渊、神门两穴处(男左女右),是家父之经验。

四、腮腺炎

徐某,男,5岁,住本县城关镇文艺巷。于1988年3月16日上午6时起病。初现畏寒发热,头痛轻咳,左腮肿痛,咀嚼不便,继之右侧腮部漫肿,灼热疼痛,边缘不清,咽微充血,高热,纳差,呕吐,口渴不多饮,精神倦怠,大便微结,小便色赤,但未并发睾丸炎,察舌苔薄腻微黄,脉浮紧数。因患儿拒作实验室任何检查,余拟外用青黛频搽患部,内服荆防败毒散加金银花、连翘、板蓝根、夏枯草2剂,嘱一剂三煎,日服1剂。两日后复诊,双侧腮肿、灼热、疼痛减半,高热、呕吐、咳嗽近平,纳食转佳。再拟原方减荆,防、羌、独用量一半,2剂后痊愈。相继其兄又患本病,余亦用同法4剂治愈。

按:

本病系感染腮腺炎病毒所致,冬春两季多见,散发为主,亦可引起流行,故现代医学称之为“流行性腮腺炎”。中医认为是外感时邪,风温病毒所致。病名“伤寒发颐”、“痄腮”,俗称“抱耳风”。其病理机制是病邪从口鼻而入,壅阻少阳经脉,郁而不散,结于腮部所致。常可并发睾丸肿痛。若温毒炽盛,窜入营分,陷入心包,则可发生痉厥昏迷。

前贤认为本病由“伤寒汗下不彻,邪结耳下肿硬”,故《医宗金鉴·外科》及《伤寒全生集》均治以连翘败毒散,虽组方药物略有出入,但主药皆同。故凡本病因感表邪所致者,余总以荆防败毒散加金银花、连翘、板蓝根治之,经治200余例,每收良效。

五、蜂毒螫伤

老媪,住本县金光山乡。1983年因入山砍柴,被黄蜂蜇头面多处,当时头面即肿,痛苦不堪,次日晨起连眼睑亦肿得不能开合,而邀余往诊。方拟荆防败毒散加蝉蜕、薄荷2剂治之,药后肿痛减半,再进1剂,诸症悉除。

按:

头面外露,易被蜂、毒液、粉毛浸入肌肤,致头面肌肤灼热肿痛,而服荆防败毒散加蝉蜕、薄荷,功能疏风散热,宣毒解表,是故取效。

六、荨麻疹

胡某,男,5岁,住县印刷厂。今年7月下旬,因气候反常突发风雨,致早起便头身酸楚,畏寒发热,微咳,颜面胸腹,四肢皮肤风疹块满布,瘙痒甚剧,即由其父带来就诊。查:T39.4℃,P88次/分,察面色少华,舌质淡红,苔薄白,按脉浮紧,咽及扁桃体不充血,口不渴,二便如常。诊断为荨麻疹(阳虚型)。

治拟荆防败毒散加蝉蜕、薄荷各3g,升麻3g,2剂,嘱日服剂半,次日下午复诊,胸腹四肢风疹全消,它症悉除,唯颜面印堂(即眉心)皮疹尚现,故拟原方再加党参6g,1剂痊愈。

按:

荨麻疹俗称风疹,凡阳气虚弱之人,容易感风寒湿之邪,邪郁肌表,欲求发泄而不达,故而身痒起风疹,状如雪片,红白相兼。凡此型风疹,余治近500例,均投本方3~5剂告愈。

七、急性乳腺炎

李某,女,24岁,住本县伍家洲乡。1988年4月就诊。因产后体虚,风冷莫耐,感受时邪,致发热恶寒,头痛身痛,继而双乳红肿坚硬,并溃烂数处,流脓不止而来就诊。当时查T40.8℃,P96次/分,BP10.7/6.7KPa,表情痛苦不堪,面色苍白,唇红舌淡。诊断:急性化脓性乳腺炎。以荆防败毒散加党参10g,金银花15g,蒲公英30g。嘱日服1剂半。次日复诊,恶寒发热、头身痛诸症悉除,双乳变软,肿势减半,流脓减少,再拟上方略减荆、防、羌、独,增补生黄芪20g,党参加至20g,继进3剂而愈。

按:

妇人产后,气血亏虚,加之婴儿哺乳卫生不慎,又感风寒外邪,常导致本病发生。当此病邪在表阶段,可投荆防败毒散或酌加薄公英、金银花之类3至4剂。余经治百余例,均获痊愈。

图片

八、胸锁乳突肌炎

符某,男,56岁,本县修山乡村民。去年12月6日,因右头前肿痛3天,伴头项强直而求诊。查T38.1℃,BP78次/分,BP14.7/8.0KPa。面色欠泽,舌苔白滑、舌质淡红,二便正常,右胸锁乳突肌肿硬如掌大,皮色不红,轻微灼热,口不渴。

诊断:胸锁乳突肌炎。治拟荆防败毒散加蒲公英30g,白芷10g,片姜黄10g,3剂,嘱日服剂半,一剂两煎,第3日复诊,肿痛减半,头项转舒,续上方3剂痊愈。

按:

本病亦属外感风寒湿邪郁于肌表,故用本方略予加味即告治愈。去冬连续有牛潭河乡胡某等2人均患此病,皆用本方获效。

九、颌下淋巴结肿

胡某,女,2岁,患颌下淋巴结肿,大如鸡蛋,且局部皮肤微红,触之灼热,但不甚痛。曾采用抗菌素治疗,肌注青霉素,内服四环素等6天不效,而由其外婆抱来就诊。查体温、脉搏正常。方拟荆防败毒散加白芷2剂,嘱日服1剂,1剂两煎,两日后复诊,肿消过半,续原方3剂而愈。

按:

本例因亦属感受风寒之邪郁于体表为患,故治疗未用“仙方活命饮”等方,而用荆防败毒散加白芷收效。

十、股四头肌炎

贾某,男,15岁,县一中学生。1988年11月7日起右大腿突然肿硬疼痛一天,伴微恶寒而用车送来院求诊。查:T36.3℃,P64次/分,BP13.3/8.0Kpa,面色不泽,面肌粟起,口唇及舌质淡红、舌苔薄白,右大腿股四头肌可能及肿块约10cm×8cm,皮色不红,触之无波动感,形寒。余初拟仙方活命饮内服,如意金黄散外敷未效。后改投荆防毒散加白芷10g,细辛3g,3剂,日服剂半,并停外敷药。药尽病除。

按:

本例患者病起于入冬之后,衣着过单,每日往返于学校,常为风寒之邪所袭,致邪壅肌腠,气血运行失畅而为患。初投仙方活命饮乃阴阳未分,寒热表里未辨而罔效,改投荆防败毒散加味,药中病机,故而奏效。

十一、蜂窝组织炎

刘某,男,52岁,住本县牛潭河乡。1988年9月上旬颈后及背部患蜂窝组织炎而求诊。查:头项活动受限,头后风池穴下起至背部皮肤呈多片红肿,并呈现蜂窝样溃疡面10多处,始已流脓,但从舌苔、脉象、二便来看仍属表证。故治拟用荆防败毒散消肿止痛,加金银花、连翘、升麻、白芷、蒲公英、地丁托毒排脓,先后服11剂,局部外敷“桃花散”一次,病愈。

按:

本病初起亦属外感邪毒壅滞肌表为患,在表阶段服此方可以消散。但如呈现舌苔黄腻,大便结者则需用“承气汤”类合黄连解毒汤加蒲公英、地丁、银花、连翘等。


荆防败毒散异病同治举隅

作者/田运培

治重感冒

刘××,男,43岁,工人,1987年7月12日诊。自述患感冒已半月余。曾肌注抗生素,服用病毒灵、重感灵等药,前医以解暑化湿的“三仁汤”辈治疗,其症不减。诊见:恶寒发热,头痛如裹,咳嗽纳差,身倦乏力,四肢酸痛,背冷彻痛,舌淡、苔白稍腻,脉浮,右寸口浮紧有力。

乍看似伤暑受湿,但前医总以祛暑化湿治疗,病情不但无转机,反而加重。故有所思:虽有身倦乏力、四肢酸痛、舌淡苔白稍腻等一派暑湿之象,但恶寒背冷,右寸口脉浮紧有力,为风寒湿三气相搏所致。风寒伤其荣卫,荣卫不调,湿性重浊而粘滞,故有诸证。投以辛温解表、祛湿化痰的荆防败毒散,2剂后,微微粘汗出,诸证告愈。

余于湘西临证多年,每见春夏之交感冒患者,于身热汗出多有微恶寒、身背痛而夹杂其间,每遇此证处以荆防败毒散,常收佳效。

消甲状腺炎

王×,女,35岁。1978年夏,患甲状腺炎。初觉颈结喉右侧不舒,按之作痛。以后痛处逐渐肿大,每在下午畏寒发热(体温升至38℃)。吞咽时疼痛更甚,牵引耳后,并向肩部放射,酸胀难忍。

余初以病人有肿、痛、热,加之病人大便干结,乃用五味消毒饮加大黄治之,患者大便虽通病情依旧,甲状腺反肿大如鸡卵,按之质硬。因其有肿块而肤色不红,改作阴毒用阳和汤论治,亦罔然无效。又作痰核瘿瘤,治以软坚活血祛瘀,仍无效。后仔细观察病人,虽在暑天,其身恶寒,寒去发热,口亦不渴,苔不黄,脉虽沉滑,但右寸口脉显浮紧之象。悟出乃风寒相搏,寒湿为患,以辛温解表,祛湿化痰的荆防败毒散,服后1剂病情大有改善,寒热顿除。继服5剂肿块全消。

此病证不但隐而微,且假象甚多。病为湿蕴,已无疑义,但非湿热,实为寒湿。肿块疼痛,恶寒发热,均为风寒湿所生,寒邪在里,凝则湿滞,寒湿相搏则痛,寒湿互结则肿。因此应辛温透表,祛湿化痰,寒散则湿化,湿去则气行,气血疏畅,肿硬则消。

疗荨麻疹

刘×,女,30岁。患荨麻疹,瘙痒钻心,数月不愈。曾以西药抗过敏、激素等治疗无效。中药以祛风止痒之剂,数剂罔然。证见风疹色淡微红,遍身散在大小不等的隆起风团,皮肤异常瘙痒,境界清楚,周围红晕,吹风着冷更甚,得热则缓,舌淡、苔白,脉浮,右寸口脉浮紧有力。治宜祛风散寒,除湿止痒,以荆防败毒散加白鲜皮15g,刺蒺藜25g,温服1剂后,周身粘汗出,瘙痒减半,3剂后疹消痒止。继服5剂以求根治。3年后随访,一直未犯。

仲景论:“寸口脉浮而紧,浮则为风,紧则为寒……当发其汗也。”笔者受此启发,临床上对表现为右手寸口脉浮而紧之病证,恒用《摄生众妙方》中的荆防败毒散,多取效验。

第一篇摘自《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90年第1期,作者/周佩军;第二篇摘自《中医杂志》,1993年第6期,作者/田运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