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心能有多狠?看邢夫人对贾迎春说的那些无情话,气得人肝疼

 君笺雅侃红楼 2022-08-14 发表于辽宁
趣侃红楼474:继母无情,邢夫人奚落继女,女儿懦弱,贾迎春没有立场
上文说了傻大姐捡到的绣春囊,就是潘又安引诱司棋的信物。当日大观园小红替王熙凤取荷包,遇见司棋从山洞里出来系裙子,就是伏笔。不提。
邢夫人威吓傻大姐不许讲出去,又不好把绣春囊给人,便自己袖了往紫菱洲去了。

(第七十三回)迎春正因他乳母获罪,自觉无趣,心中不自在,忽报母亲来了,遂接入内室。奉茶毕,邢夫人因说道:“你这么大了,你那奶妈子行此事,你也不说说他。如今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什么意思。”迎春低着头弄衣带,半晌答道:“我说他两次,他不听也无法。况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我的,没有我说他的。”
邢夫人是迎春继母也是嫡母,迎春虽不是嫡出,与探春一样都是侍妾所生,但也是邢夫人应该负责教育。
邢夫人一来,原文用“母亲来了”称之,是对嫡母的尊敬。
彼时贾迎春正因“乳母获罪,自觉无趣,心中不自在”。
迎春的乳母因为带头赌博做头家,被贾母雷嗔电怒做法撵出,当作杀鸡儆猴之戒。
但别人没事,偏自己的乳母出问题,迎春虽然懦弱木讷,却不是没感情。当然觉得立场尴尬,处境困难。
当时林黛玉、薛宝钗和贾探春替迎春乳母求情,也是为了迎春,而不是为那丢脸的婆子。
邢夫人过来就是为这事。她才坐下就开始数落迎春。
“你都这么大了”,是说该懂事省心了,怎么还让“我”操心。明确表现出对迎春的不满。
“你那奶妈子行此事”,是说别人奶妈都没事,偏你的出事,是迎春的责任。

“你也不说说她”,知女莫若母,奶妈聚赌,迎春一定知道,这事邢夫人清楚。问罪迎春倒也是不错。
“如今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什么意思。”家里其他人都有规矩、懂礼仪,只有他们出错犯错,当然就很难堪。
脂砚斋[庚辰双行夹批:“咱们”二字便见自怀异心,从上文生离异发沥而来,谨密之至。更有人于此者君未知也,一笑。]
脂砚斋认为荣国府本是一家,如何细分“你我”。问题是从贾代善死后,荣国府形成两房共治的局面,就已经注定两房离心离德。
别说邢夫人拿王夫人这边当“他们”,就是王夫人这边,同样看不上长房的人。
否则哪里会有小厨房柳家的给司棋馊了的豆腐,以及鸡蛋糕都不给蒸一碗的事。
脂砚斋从传统的一家角度看贾赦与贾政,当然是兄弟一家亲。然而现实却是两家人的矛盾越来越深,根本无法调和。邢夫人说“咱们”,并不只是她的问题。而是贾家共有的问题,否则也不至于贾母一死,就树倒猢狲散了。
贾迎春听着继母的质问,只是低着头摆弄衣带,半晌才说话。
这也是贾迎春的问题。生于金玉之家,不但没有神采飞扬,反而性格老实、木讷近乎于透明人。说话办事更是不爽利。

迎春是贾琏的亲妹子,又是王熙凤的唯一小姑子。父亲又是世袭一等爵的将军,她要是更自信,好好经营与父母、兄嫂的关系,何愁在荣国府内不被人围拢着尊重。
奈何贾迎春从小失去亲生母亲,邢夫人待她也并不好,性格日渐木讷,疏于言辞,更懒于应酬。
迎春善棋,可知她是极聪慧的人。奈何再多的聪慧也变化不成人生的经营动力,最终还是让她活得不自主。
邢夫人见她半天说不出什么话来,又如何能不生气,怎么会喜欢她。
迎春说“我说过她两次,她不听我也没办法”,这叫什么话?如果都是如此,岂不是人人为所欲为了?那贾母如今的霹雳手段查赌又是什么事?
规矩就在于用条条框框限制住人们的为所欲为。而礼仪就是规矩的进一步升华。
迎春是主子,奶妈就算是妈妈也还是奴才,需要制衡和约束。当初李嬷嬷在贾宝玉处也是张狂的狠,贾母撵走茜雪,同样有杀鸡儆猴之意。等她还在贾宝玉房中闹不休,最终就被“退休”了。
迎春明知奶娘做事不妥,也只是劝两次,估计狠话都没说就算了。为她日后的婚姻不幸埋下伏笔。
迎春还说“她是妈妈,只有她说我的,没有我说她的”,这就是她最大的问题:定位错误。
她只知道奶娘是“妈妈”,却不想着奶娘是奴才。二人身份的基础是主奴。

贾探春为什么一直叫赵姨娘为姨娘而不喊娘,就因为她需要维持自己荣国府三小姐的身份,维持王夫人“女儿”的身份。只有自己立得住,才会获得别人尊重。
迎春错在自己不尊重身份,只能被人看不起。
(第七十三回)邢夫人道:“胡说!你不好了他原该说,如今他犯了法,你就该拿出小姐的身分来。他敢不从,你就回我去才是。如今直等外人共知,是什么意思。再者,只他去放头儿,还恐怕他巧言花语的和你借贷些簪环衣履作本钱,你这心活面软,未必不周接他些。若被他骗去,我是一个钱没有的,看你明日怎么过节。”迎春不语,只低头弄衣带。
邢夫人不傻,什么事都看得明白,奈何就是不作为。你看她训斥迎春的话,说得也很清楚。却每每口出怨言不悉心教授,令迎春得不到一点好的教养和帮助。
而且,邢夫人与继女说话完全不客气,张口就是她放赌没钱,一定管你借了,如今你没钱马上过节了,“我可是一个钱没有的,看你明日怎么过节”。
儿女关系不如钱重要!怎能不让人齿冷,又如何让人尊敬。

迎春有这样的嫡母,可想而知该有多么无助。她的木讷懦弱性格养成,大体是与此有关。
邢夫人说完迎春,又把话引向贾琏和王熙凤,说什么“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赫扬扬,琏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竟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但凡是我身上吊下来的,又有一话说──只好凭他们罢了。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你虽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也该彼此瞻顾些,也免别人笑话。”
邢夫人认为有血缘关系的就要互相看护照顾,没有血缘关系就大可不必。她不是圣母,就懒得操心,本就失了嫡母的职责。如果人人都如她一样,那古代的“家”也早都不成家族了。
(第七十三回)邢夫人道:“……我想天下的事也难较定,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出身一样。如今你娘死了,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谁知竟不然,这可不是异事。倒是我一生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也不能惹人笑话议论为高。”
邢夫人又拿贾探春和迎春比较,这后边的话可就更难听了。说迎春生母比赵姨娘强十倍,迎春却反不如探春一半。
邢夫人抱着“龙生龙,凤生凤”的思想,全不念人家王夫人同样是嫡母,却是对探春如何用心教育,她又是如何作为。
所以,“母亲”这个词,邢夫人是不配的。亏她还有脸骂贾琏和王熙凤。当然这对夫妻对迎春也是一般。
可笑她还有脸说什么自己“无儿无女,一生干净”,试问迎春、贾琏和贾琮怎么就不是她的儿女了?
旁边婆子媳妇们能说什么?只说迎春仁德慈善,不像探春会争宠。这就是两房意识形态的对立。
邢夫人则说,她哥嫂尚且如此,何况其他人。又是对立的情绪。
等到外头人来回“琏二奶奶来了。”邢夫人听了,冷笑两声,命人出去说:“请他自去养病,我这里不用他伺候。”随后探春的小丫头跑来,才打断了邢夫人的话。那么,又有什么事发生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绣春囊是谁丢在大观园的?给王熙凤取荷包的小红,看到了那个人
绣春囊与邢夫人的关系,是丑和愚的危害,被傻大姐给羞辱了
《趣侃红楼》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将为您持续更新!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文|君笺雅侃红楼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