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胡希恕:谈神经病的中医治疗

 高山流水cjl 2022-08-14 发表于陕西

这里主要讲狂证(附:癫证)、痫证、神经官能症。

1.狂证(附:癫证)

古人有“狂证易疗,癫证难医”的说法,验之,在临床上实际也确实是如此,盖“狂证多实,癫证多虚”故也。松原市中医院治未病科赵东奇

中医对癫狂的认识和近代医学相近。癫者心情忧郁,动作缓慢,说话声音低沉,喋喋不休,重复淹滞,呆痴无伦,很少暴烈行动。狂证类似近代谓之精神分裂症,妄想、幻觉、情绪冲动、打人骂人、登高弃衣、悲伤狂笑、放荡不羁。

狂证的病因,古人认为是血瘀、气滞、痰凝蒙蔽,有用下法而愈者,有用吐法而愈者。我的经验中,凡可吐下者,一般预后良好,尤其是新得病的患者,可得速治。一般适证选桃核承气汤、大柴胡汤加减,合桂枝茯苓丸。

有一种似狂不狂,似癫不癫的病情者,殊不好治,要有耐心,适证调理得法,亦间有愈者。曾以苓桂术甘汤加朱砂、龙骨、牡蛎;大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桂枝去芍药汤加龙骨、牡蛎试之有效,盖取“怪病当问水”也。

附例:某妇女,精神病愈后,卧床不起,仿血府逐瘀汤,以桂枝茯苓丸加麝香涮服,愈。

2.痫证

总的来讲不若狂证好治,但其中证实者亦较易。有用大柴胡汤加桂枝茯苓丸的机会;也有用五苓散合桂枝茯苓丸的机会,属痰饮瘀血者宜之。

军人某的一个小孩子,病痫,与大柴胡汤加桂枝茯苓丸取效,此属瘀血者。又某,小便不正常,一犯病则小便不禁,用五苓散愈。

3.神经官能症

现代称神经官能症者,证情复杂怪异多变,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此处只就治验所及略述几例,实不能一一论及。

(1)无故悲泣,不思饮食,心觉堵闷者,此多属柴胡证。也有用甘缓药的机会,例如甘麦大枣汤,此并非特效方,但有一定的作用;治验中也有用甘草泻心汤的机会。总之要选适证之方。

曾治一例,并非由外因所感而悲伤,就是自己控制不住(明知道无故,但憋不住),要唱就唱,要笑就笑,如凭依状,因遍查无其他证候反应,没能奏效。

(2)自觉咽中有脔肉,咳之不出,吐之不下,精神失常,发作时辄昏晕得不得了,甚至癫仆。其实此乃自觉之物而非实有之物,乃神经症状的歇斯底里球(梅核气),以半夏厚朴汤加石膏乃治。

(3)失眠(神经衰弱):失眠证有虚实之分,与血分、水饮有关。虚证,盗汗,宜酸枣仁汤合当归芍药散,好用。若不像酸枣仁汤证那么虚者,用安神定志之法,与当归芍药散加石菖蒲、远志、生龙骨、生牡蛎、柏子仁类,多可收效。不是虚证不宜收敛。

有因停湿、胃有水饮而失眠者,宜苓桂术甘汤加龙骨、牡蛎,即所谓“胃不和则寐不安”者是也;若胃水不多而燥,可去白术加酸枣仁(炒)。

(4)梅尼埃病:眩晕为主,不能稍动,甚者天旋地转,恶心呕吐。若恶心眩晕,不得张目,无热者,此水之所乘,宜吴茱萸汤;若停湿停水,小便不利者,宜泽泻汤与苓桂术甘汤合方;若耳鸣,起则头眩,筋惕肉者,宜苓桂术甘汤加减。

(5)癔症(夜游症),屡愈于甘草泻心汤。

最后附带谈一下,据小柴胡汤四大主症之一“嘿嘿不欲饮食”观之,深悟柴胡剂有作用于神经病,对脑系有益,“嘿嘿”者,神经病也。又,茯苓、桂枝同用,对神经不定态的症状辄有效,宜注意之。

I 版权声明

o 本文摘自《胡希恕医论医案集粹》,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段治钧,冯世纶,廖立行主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