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没有脑子,睁开眼也看不清世界

 cat1208 2022-08-14 发表于黑龙江

      四百四十年前的今天,意大利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利马窦来到中国。

      利马窦是一位神父,也是一位学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早期来中国的传教士,几乎每个人都够资格称得上是“科学家”,他们在本国也属于知识精英

    利马窦不仅带来了《圣经》,还带来了一些新奇的玩艺儿,其中之一是他自己亲手制作的简易地球仪。

图片

    虽说简易,原理并不难阐述: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无比的球体之上,球表层的水域比大地更广阔。而此前数千年华夏祖先们传下来给我们的认知却是:天圆地方,我们在中央。

   利马窦本以为这会颠覆我们的认知,然而绝大多数——即便是学富五车举人、进士们看过地球仪之后,他们的反应非常自然:这是洋鬼子们的歪理邪说。

    只有少数思维相对开放的学者能够接受这类来自异域的新知。

    有人说,若是明清之前,愿意吸收先进文明的读书人可能会多一些,因为明朝以八股取仕,读书人变得越来越蠢,即便像王阳明这样的“大家”,也仅仅在“格物”与“理学”的圈子里转悠,丝毫没有仰望天空的思想力。

    利马窦在中国的第一位知音,是南昌的布衣学者章潢。关于章潢,有兴趣者可参见本号早期的一篇文章章潢:懂你需要500年?—兼谈中国古代第一部百科全书《图书编》

     利马窦进京后,遇到了另一位知音——礼部尚书徐光启,后来俩人还合译了《几何原理》。利马窦死后,德国传教士汤若望与徐光启继续合作,并编制完成了卷帙浩繁的《崇祯历书》。

   清人入关之后的1645年,汤若望将146卷的《崇祯历书》压缩成《西洋新法历书》103卷,进呈摄政王多尔衮。清廷定名为《时宪历》,册面上印有“依西洋新法”五个字,颁行天下,我们现在的农历,其实是从汤若望开始。

    按理,科学的曙光此时已然出现,但当顺治帝去世后,汤若望失去了保护人,他的命运也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早在顺治十六年,反对西法制历的杨光先即作《辟邪论》,指斥天主教为“邪教”,次年又上疏斥责汤若望在《时宪历》封面上题写“依西洋新法”其目的是“借大清之历以张大其西洋,而使天下万国晓然知大清奉西洋之正朔”。

    因顺治帝爱新觉罗·福临特别尊重汤若望,杨光先的奏疏被扔进了垃圾箱。顺治帝去世后,杨光先又上书参汤若望“潜谋造反,邪说惑众,历法荒谬”,这次他得到了权臣鳌拜的支持,汤若望被判死刑。


    如果不是孝庄皇太后干预,汤若望等西方传教士难逃厄运。令人遗憾的是,几位深受西方天文学影响的钦天官员如李祖白、宋可成等人却没有保住性命,所有信奉天主教官员全都被革职。

    而对自然科学特别是天文历法一无所知的杨光先,却当上了钦天监监正。

    他一脚踢翻了西洋人制作的地球仪,并写下如此雄文:

    果大地如圆球,则四旁与在下国土洼处之海水,不知何故得以不倾?试问(汤)若望,彼教好奇,曾见有圆水、壁立之水,浮于上而不下滴之水否?真如西人所言,那么'四旁与在下之国'就会居于水中,则西洋皆为鱼鳖,而(汤)若望不得为人矣。

     因为大家都没有科学基础,所以当年同意杨光先分析的人占绝大多数。

     我们其实可以称这种以感官为主导的思考能力为“婴儿思维模式”。仅有婴儿思维模式的人,永远弄不明白自然界那些今天看来并不算神奇的现象;仅有婴儿思维模式的人,才会将“两小儿辩日”视为千古难题,才会到了二十多岁了还唱“月亮走我也走”这样的傻歌。

    虽然汤若望、南怀仁等西洋人帮清朝制定的历法比杨先光推崇的回回历更准确,身为钦天监监正(相当于科学院院长)的杨先光却不以为然,其理由竟然是:

    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

    虽说杨先光后来被康熙皇帝给罢了官,但清朝后来的200多年,若不是被洋人的大炮轰开了国门,99.99%的大清子孙根本就不知道地球是圆的(其实也不用知道)。你就是说破天,也没几个人相信。

    这不是他们的错。当一群人整天为一日三餐而操劳不停时,地球是圆的还是扁的,确实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当所有吃下去的营养被肚皮吸收还不够时,脑细胞的供给,自然就会严重不足。

   而没有脑子的人,让他们睁开眼,也看不清这世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