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拱的失败:隆庆元年的徐阶高拱之争

 若悟369 2022-08-15 发表于安徽

嘉靖四十五年腊月十五,乾清宫外百官身穿孝袍神情悲怆,叩谒大行皇帝朱厚熜的梓宫。嘉靖朝在百官的哭声中结束了。

在文武百官的齐声哭喊中,更多的是对新皇帝朱载垕的期望,而绝没有对漫长嘉靖朝的怀念。内阁辅臣文渊阁大学士高拱此时一定是踌躇满志,因为他不仅已入阁拜相,更是裕王即今后隆庆皇帝的老师。根据惯例,高拱位及首辅也只是时间问题。此刻的他一定在憧憬着未来由他一手规划的隆庆之治。

文章图片1

嘉靖皇帝

高拱无疑是有这个能力的,“锐志匡时,宏才赞理”这是未来隆庆皇帝的儿子朱翊钧对高拱的评价。然而危险也总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发生。高拱不可能想到,他不仅立马没有一展宏图的机会,更是在不久之后的权力斗争中而被迫辞官回家。

在这场争斗中,我们不仅可以窥见首辅徐阶的智术,更能看到某种权术的精彩。关于这段往事我们也从嘉靖皇帝殡天说起:

嘉靖遗诏

在百官叩谒结束的时候,高拱在惊诧中听到了鸿胪寺赞礼官宣读的遗诏,因为这份遗诏起草前他竟然毫不知情。这份遗诏是首辅徐阶一手策划的。

朕以宗人入继大统,获奉宗庙四十五年。深惟享国久长,累朝未有。乃兹弗起,夫复何恨!但念朕远奉列圣之家法,近承皇考之身教,一念惓惓,本惟敬天助民是务,只缘多病,过求长生,遂致奸人乘机诳惑,祷是日举,土木岁兴,郊庙之祀不亲,明讲之仪久废,既违成宪,亦负初心。迩者天启朕衷,方图改彻,而据婴仄疾,补过无由,每思惟增愧恨。……

文章图片2

徐阶

当百官听到这份遗诏时一定是心潮澎湃、热泪盈眶。《明史·列传第一百一》中记载此时的情景:

诏下,朝野号恸感激

百官号恸,但是他们哭号的不是对皇帝的哀悼,而仅仅是对遗诏的欢呼,是对首辅徐阶“拨乱反正”的一种感激。因为嘉靖朝的官员太久没有体会过作为臣子的感觉了,距离皇帝在嘉靖二十一年移居西苑,官员们已经太久没上过朝了。

这份遗嘱不是一般的遗嘱,他不仅没有经过内阁的商议,其内容更是一改成例。内阁辅臣郭朴听到这份遗诏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朴曰:“徐公谤先帝,可斩也。“

文章图片3

郭朴

为什么?因为徐阶对于嘉靖皇帝早年的励精图治视若不见,对于嘉靖皇帝的功劳一概不提,反而通过对嘉靖皇帝的“鞭尸”来迎合官员的情绪,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这份遗诏一经宣读,徐阶就立马得到了救时名相的赞誉。

不单单于此,这份遗诏是要经过了裕王的同意的。徐阶的做法不单单侮辱了先帝,更是变相的将新任皇帝朱载垕陷入了不仁不孝的境地。

有一点不得不提,徐阶所起草的遗诏中的太多过错,都是他自己帮助嘉靖皇帝推行的,其中的很多事就连严嵩也不好意思为之,比如重修万寿宫。徐阶的不留情面彻底洗刷了他身上的污垢。

所以:

及世宗崩,阶草遗诏,尽反时政之不便者。拱与朴不得与闻,大恚,两人遂与阶有隙。

胡应嘉

当徐阶按自己的意思起草遗诏的时候,高拱对遗诏肯定有异议,所以高拱的麻烦来了,因为遗诏是迎合百官的举动。

文章图片4

高拱

当高拱被带上反对遗诏的帽子的时候,高拱在朝廷中难免尽失人心。这点高拱意识到了,徐阶也并未做过火,因为此时的高拱毕竟是裕王的老师,在时机不到的时候徐阶自然不能跟高拱摊牌。

时势还是向着高拱的,有一个细节,在拟定年号的时候,隆庆并不是最合适的选择,但是裕王也就是新皇帝选择了它,因为这个年号是他的老师高拱拟定的。

就在这个时候,吏科都给事中胡应嘉上了一道弹劾天官吏部尚书杨博的折子。理由是,京察时山西籍科道官员竟然没有一个人受到降级的处分,杨博是山西人,他是吏部尚书,或者说山西人杨博是人事部的长官。

文章图片5

胡应嘉

这件事与高拱无关,但是胡应嘉这个人却与高拱关系“非常”。一个月前他曾经弹劾高拱:

拱辅政初,即以直庐为隘,移家西安门外,夤夜潜归。陛下近稍违和,拱即私运直庐器物于外。臣不知拱何心。

这时的嘉靖皇帝渐渐日薄西山。胡应嘉弹劾高拱此时搬家到西安门外,还把直庐的器物带到自己家中,不知道高拱是何居心。这份奏疏不可谓不恶毒,因为这是在弹劾高拱希望嘉靖皇帝速死。嘉靖皇帝生性多疑,但是因为此时他也即将龙驭上宾,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胡应嘉却与高拱成了势不两立的态势,不管这二人究竟如何,总之朝野上下都这么认为。所以徐阶抓住了这一点。

应该提到的是,胡应嘉弹劾高拱也不是在认真履行自己的职务,他并不是一个品行如一的人,《明史·胡应嘉》特别提到了这件事的原委:

(胡应嘉)论侍郎黄养蒙、李登云及布政使李磐、侯一元不职,皆罢去。登云者,大学士高拱姻也。应嘉策拱必害己,遂并劾拱。

所以此时胡应嘉的奏折就成了一把无形的刀,并且是一把必定见血的刀。

高拱没有说话,他只是愤怒。倒是郭朴说了高拱想说的话,所以《明史·高拱传》记载这件事:

朴奋然曰:“应嘉无人臣礼,当编氓。”阶旁睨拱,见拱方怒,勉从之。

这句话就有些暧昧了,应该这样说——“阶旁睨拱,见拱方怒,佯勉从之”。高拱是知晓其中利害的,所以他没有直接表态,但是他不得不愤怒。为什么?因为胡应嘉的无理取闹。

文章图片6

徐阶

根据惯例,京察时结果上报,吏科都给事中是要副署的。为何胡应嘉当时不提出问题,反而自己副署之后又进行弹劾,是何居心?

所以高拱不表态,郭朴也很明白,他替高拱说了。但是高拱不表态在别人看来也是表态,更可怕的是就算别人知道你不表态,表面上也说是你的胁迫。徐阶的老练此刻完全暴露了出来,在他的主持下胡应嘉被革职了。这件事的结果是:

言路谓拱以私怨逐应嘉,交章劾之。

不久胡应嘉的老朋友欧阳一敬就上书弹劾高拱:

诋拱奸险横恶,无异蔡京,且言:“应嘉前疏臣与闻,黜应嘉不若黜臣。”会给事中辛自修、御史陈联芳疏争,阶乃调应嘉建宁推官。

这下不仅给高拱扣上了独断专权的帽子,胡应嘉也由革职改为外调。

齐康

就在徐阶紧锣密鼓的安排中,张居正入阁了。张居正一下成为本朝历史上最快入阁的大学士。由于张居正与高拱的特殊关系,他一方面是徐阶的学生,另一方面他也是高拱志同道合的挚友,所以他不仅可以牵制高拱,另一方面徐阶也更可以麻痹高拱。

文章图片7

张居正

但是这并不是徐阶的一步大棋,这只是徐阶为未来做安排的一个小插曲。

隆庆元年三月,都察院广东到御史齐康弹劾内阁首辅徐阶险邪贪秽、专权蠹国。弹章发到内阁,内阁立即炸开了锅。

徐阶回避,上书求退。次辅李春芳也已因为弹章中涉及自己而回避,因为李春芳不愿意担责,他是非常明哲保身的一个人,他也看透了其中利害。以至于《明史·李春芳传》特别提到这件事:

齐康之劾徐阶也,语侵春芳。春芳疏辨求去,帝慰留之。

为什么这件事关系这么大?因为齐康是高拱的学生,高拱是齐康的座师。

高拱向来以不结党自居,加上此前种种,足以将高拱推入专权跋扈的地步。内阁中的都是聪明人,他们都觉得高拱不会这样做,但是有些人反而利用了这一点,有些人则假装糊涂。

有一部分人明白其中的争斗,可是大家都装作不明白。于是最激烈的攻击来了:

御史齐康为拱劾阶,康坐黜。于是言路论拱者无虚日,南京科道至拾遗及之。

诸给事御史以康受拱指,群集阙下,詈而唾之。

群情所指,可见一斑。不仅如此,就连海瑞上了弹劾高拱的奏本。最严重的则是南京科道对高拱提出的拾遗。

于是在群情汹涌之中,高拱:

拱不自安,乞归,遂以少傅兼太子太傅、尚书、大学士养病去。

高拱走了,我们不得不佩服徐阶操控舆论的手段。

只剩一个问题了,齐康为什么要弹劾徐阶呢?《明史·徐阶传》给了我们答案:

阶复请薄应嘉罚,言者又劾拱。拱欲阶拟杖,阶从容譬解,拱益不悦。令御史齐康劾阶,言其二子多干请及家人横里中状。阶疏辩,乞休。

这件事还真是高拱安排的。就连野史《万历野获编》中也说:

隆庆末年,华亭为御史齐康所攻,实受新郑旨也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徐阶抓住了高拱的性格弱点,更是利用了高拱此时的自信。高拱是非常负气凌人的一个人,因为往往有大才干的人骨子里都有一种刚愎。特别是在政事上,高拱的脾气也不怎么好。

另外一点高拱太受隆庆皇帝的信任了,这使得高拱低估了舆论的力量。而徐阶则把握住了新皇帝的弱点。隆庆皇帝毕竟不是嘉靖皇帝,他没有乾纲独断的能力,更重要的一点是,隆庆皇帝对治理国家基本上毫无经验,对于政体与时势更是不甚明白。因为嘉靖皇帝炼道修玄,相信“二龙不相见”之说,使得隆庆皇帝根本就没有过处理政事的培训。

于是未来的文襄公高拱不得不被迫归家。

在这场较量中,徐阶不可谓不高明。在这些举动中他藏在幕后,将舆论推向高潮后又借刀杀人,在看似合理的种种人事安排中暗藏杀机。最应该提到的一点是,他始终站在道义的制高点

不过高拱显然不会从此没落,隆庆三年十二月,隆庆朝最著名的首辅高拱即将归来。那时的他不仅重新入阁,更将以阁臣的身份兼掌吏部,成为自他以来皇帝以下权利的最高峰。

文章图片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