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袭人兢兢业业伺候贾宝玉,为什么薛宝钗一进门,就把她撵走了?

 君笺雅侃红楼 2022-08-15 发表于辽宁

“堪羡优伶有福,可怜公子无缘”,是说花袭人尽管已经被王夫人钦点为贾宝玉的准姨娘,却还是在宝玉娶了宝钗后,被嫁给戏子蒋玉菡。

关于这段故事,由于《红楼梦》至八十回止,不采纳续书说法,真相不得而知。但脂砚斋对此留下批语为薛宝钗辩解,意思是袭人外嫁与她无关。


(第二十回)[庚辰双行夹批: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

脂砚斋的意思是花袭人外嫁给蒋玉菡,并不是薛宝钗像王熙凤一样妒忌容不得人,否则也不会留下麝月。

那么,花袭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被外嫁的呢?其实早有征兆。

王夫人撵走晴雯后,向贾母汇报时就提到袭人。她的意思想趁机给袭人名分。只要贾母认同,这件事就妥了,谁知贾母不上当。


(第七十八回)贾母听了,笑道:“原来这样,如此更好了。袭人本来从小儿不言不语,我只说他是没嘴的葫芦。既是你深知,岂有大错误的。而且你这不明说与宝玉的主意更好。且大家别提这事,只是心里知道罢了。”

贾母采用拖字诀把袭人的名分彻底延宕。她说“宝玉不是个听妻妾劝的”,告诉王夫人给贾宝玉选宝钗、袭人这种只会规劝丈夫的妻妾,注定不合适。

袭人经贾母如此一拖,错过最佳的晋升机会,此后再也没有机会。

如果说贾母没有拒绝也不支持还好的话,贾政对花袭人的“不置可否”才是关键的原因。当初贾宝玉要住进大观园时,贾政第一次听说了袭人。


(第二十三回)贾政问道:“袭人是何人?”王夫人道:“是个丫头。”贾政道:“丫头不管叫个什么罢了,是谁这样刁钻,起这样的名字……究竟也无碍,又何用改。只是可见宝玉不务正,专在这些浓词艳赋上作工夫。”

贾政不认可袭人的名字,表现出拒绝的态度。曹雪芹借此伏笔,日后袭人不能给贾宝玉做妾,肯定与贾政有关系。

第七十二回,赵姨娘要给贾环求彩霞,亲自去跟贾政提。贾政当时不太同意,认为贾环他们还小,可以再读一二年书,并说已经看好了两个丫头,一个给贾宝玉,一个给贾环。虽然不确定贾政看好的两个丫头是谁,但肯定不是袭人。

贾政既然有看好的人选,就会在贾宝玉成亲时赐给儿子。


而薛宝钗出嫁,必然有几个陪嫁丫头,其中莺儿是她贴身大丫头,就像平儿之于王熙凤一样,肯定要留给贾宝玉作妾做薛宝钗臂膀。

贾宝玉在第三十五回也对莺儿说“不知道谁有福,消受你们主仆二人”,就是日后伏笔。

而第三十五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黄金莺巧结梅花络”,玉钏儿和莺儿一同去了怡红院。当时袭人等人都在,看她二人来了才一哄而散。袭人也把不敢坐下的莺儿拉了出去,只有玉钏儿登堂入室。

玉钏儿是金钏儿的妹妹,是贾家第一个二两月钱吃双份的丫头。虽然袭人也是二两银子,但玉钏儿是公款,袭人是王夫人拨款。玉钏儿更名正言顺。


贾政说看好给贾宝玉的丫头,无疑就是玉钏儿。

由于有贾政赐妾玉钏儿,薛宝钗的丫头莺儿预留名额。贾宝玉不可能在短时间比父亲两个妾还多的纳妾。

如此一来,袭人就尴尬了。怎么安排她?

袭人与薛宝钗同庚,比贾宝玉还大两岁,根本耗不起青春。王夫人对此也没办法,而且有了薛宝衩也不需要袭人了。于是,便恩典袭人外嫁,肯定要补偿一份不错的嫁妆。


贾宝玉不放心袭人嫁给别人。林黛玉离去后他也心灰意冷,遂将袭人许配给好友蒋玉菡,袭人就侥幸地在贾家抄家之前离开了。

袭人嫁给蒋玉菡,有三层含义:

一,袭为钗副,蒋玉菡谐音“将玉含”,还是贾宝玉。二人姻缘还有金玉良姻之意。

二,袭人与林黛玉同生日,袭人外嫁,也影射林黛玉与贾宝玉有缘无分,最后外嫁他人。

三,花袭人与蒋玉菡夫妻和合,也是宝黛钗[终身误]以外的另一种结局体现。

金陵十二钗的副册又副册,为什么只写了香菱、晴雯和袭人三人?

让人看不透的袭人,揭开面纱什么样?曹雪芹在她的判词里写得明白

秦可卿死后,王熙凤带头哭丧,下人为何抬了一把大圈椅给她坐下?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文|君笺雅侃红楼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