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支累金凤,给了贾迎春两个选择,可惜贾母的一片苦心她没看懂

 君笺雅侃红楼 2022-08-15 发表于辽宁
趣侃红楼475:小姐懦弱,金凤典当权作赌资,奶母可恨,贪婪无度反咬一口
上一回讲到邢夫人因迎春奶娘带头放赌被贾母撵出,来到紫菱洲训斥迎春不作为。明知奶娘做错事,为什么不管?
迎春老实,只说她是奶娘,只有奶娘教育“女儿”的,哪有“女儿”说奶娘的道理。
邢夫人听完恨铁不成钢,直言迎春管不得,大可以去告诉她管束。总好过如今事发,全家人都跟着丢脸的好。

邢夫人不说自己做母亲的对女儿疏于管教,反而讽刺迎春与探春的母亲都是相同出身,缘何姐妹行事差距如此之大。
其实赵姨娘能教育什么女儿,还不是王夫人的培养才有如今探春的成就。反过来,迎春如今的懦弱岂不是邢夫人不作为造成?
邢夫人也是打开了话匣子,数落完迎春后,又开始骂贾琏和王熙凤作为哥嫂,不管不问妹妹迎春,发泄往日积怨。
甚至听说王熙凤跟着她过来伺候,余怒未消的直言让小丫头告诉王熙凤回去养病,她不需要伺候。如此一来,婆媳关系算是基本决裂了。
邢夫人走后,丫头绣橘便接着话与迎春说了起来。
(第七十三回)绣桔因说道:“如何,前儿我回姑娘,那一个攒珠累丝金凤竟不知那里去了。回了姑娘,姑娘竟不问一声儿。我说必是老奶奶拿去典了银子放头儿的,姑娘不信,只说司棋收着呢。问司棋,司棋虽病着,心里却明白。我去问他,他说没有收起来,还在书架上匣内暂放着,预备八月十五日恐怕要戴呢。姑娘就该问老奶奶一声,只是脸软怕人恼。如今竟怕无着,明儿要都戴时,独咱们不戴,是何意思呢。”
迎春奶娘放赌,必然要有钱周转。少不得拿了迎春的钱物,她去赌钱。

邢夫人说马上要过中秋节了,如果迎春到时候没钱,她可是一分钱也没有的。
邢夫人如此说固然让人齿冷,却也说中了迎春的情况。
绣橘重提金凤不见了,就应该是被奶娘偷去典当放赌了。
“攒珠累丝金凤”是一个由珍珠和金丝编织的金凤头饰。华丽毋庸置疑,也是颇为值钱。
贾府在中秋节这种大型节日,三春必然要有正式装束。金凤无疑是重大场合一定要戴的。
如今司棋病着,绣橘找不见去问,她只说在书架匣子内。然而绣橘找了并没有,就猜到应该是奶娘偷了。
绣橘站在迎春的角度替她考量,说到时候“独咱们没有”,则是一心为了迎春。与之前邢夫人也说“独咱们没脸”,埋怨迎春给她惹事丢脸完全不同。
绣橘这一段故事很精彩,将一个聪明护主的丫头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只可惜她命途多舛,日后肯定要陪嫁迎春,惨被孙绍祖给糟蹋了。

(第七十三回)迎春道:“何用问,自然是他拿去暂时借一肩儿。我只说他悄悄地拿了出去,不过一时半晌,仍赎回来送来就完了,谁知他就忘了。今日偏又闹出来,问他想也无益。”绣桔道:“何曾是忘记!他是试准了姑娘的性格,所以才这样。如今我有个主意:我竟走到二奶奶房里将此事回了他,或他着人去要,或他省事拿几吊钱来替他赔补。如何?”
迎春的表现也实在是差。她明知金凤被奶娘拿出去,就是不言不语,反而纵容奶娘越发不顾忌她。
绣橘也不客气,直接揭穿迎春掩耳盗铃的想法,明说是奶娘有意欺负人,拿去后根本不可能再赎回。
迎春为人老实懦弱,她的丫头却个个厉害,也是让人惊叹。可能迎春不懂得约束,才让丫头们肆意张扬,反而成为替她出头的喉舌。
绣橘认为解决这件事很简单。既然迎春不可能要回来金凤,不如找能要回来的人去要。便提议让迎春去找嫂子王熙凤。
不管要回来还是不能要回来,王熙凤都比她们有力度。而且王熙凤手里比迎春有钱,实在不行知道迎春的金凤没有了,也不会不管。到时拿出钱来再买,或者再送迎春一个金凤,这事也就解决了。
绣橘的办法很好,毕竟她们自己能力有限,实在也是没办法。有些事自然是有能力的人才能够更好地处理。
(第七十三回)迎春忙道:“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绣桔道:“姑娘怎么这样软弱。都要省起事来,将来连姑娘还骗了去呢,我竟去的是。”说着便走。迎春便不言语,只好由他。

迎春懦弱在她认为所有事关起门来自己摁住就了了。闹到王熙凤那里,指不定又是大事。
她那乳母已经获罪,若再添上金凤一项,估计又是一宗大罪,如何承担得起。
这也是迎春心软的体现,奶娘如此待她,她却心生怜悯,老实的也太过。
绣橘这么说也不是无缘无故,贾家公子小姐屋子里,可不只是主子和丫头。
迎春奶娘一家都靠着她生活,在房中也有人。绣橘说出这个话后作势要走,也是做给某些人看。
果然就有迎春乳母的儿子名王住儿的媳妇见绣橘要去找王熙凤,便站出来阻止了。
住儿媳妇因婆婆才得了罪,被贾母吩咐打了四十大板撵出去,永不许再进,他们一家人都跟着没脸又损失大了。
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如今都只能依靠迎春去讨情。她赶过来找迎春,谁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听她们说起金凤一事,便没有立即进来,只在外头偷听,看如何处置。
她们早知道迎春性格懦弱,都不把她放在心上。就算求情也不低头,更没想着去赎回金凤,吃定贾迎春拿他们没辙。
直到听见绣橘立意去回凤姐,才知道这件事脱不过去。想起闹大不解决,也没求情一说。
于是住儿媳妇只得进来陪笑先和绣橘说别去。金凤确实是她婆婆拿去了的,原本合计赚了钱就赎回来。没想到头家也输,竟总不回本才延误了。

这媳妇的话可信可不信。她婆婆是头家未必真输多少。只是欺负迎春拿着当金凤的钱她们赚钱,输了也不心疼。哪里还想赎回来。
如果不是绣橘仔细,迎春知道也不说,司棋又病着,真到了中秋节下,金凤肯定是没有的。
柱儿媳妇知道金凤肯定得赎,却还要和迎春讲条件。说迎春从小吃奶,不要见死不救。得去求求贾母把她婆婆弄出来才好。
这话就颠倒了。金凤是她们偷拿了。放赌也是她们的不是。和迎春什么干系?不求情难道就不赎回么?
贾迎春刚才母亲邢夫人在时都不敢说什么话,怎么可能替奶娘求情。况且之前薛宝钗和林黛玉、贾探春一起求情都不管用,如今她去求一定也是不中用。
她说“好嫂子,你趁早儿打了这妄想,要等我去说情儿,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直接拒绝了住儿媳妇的请求。
其实贾迎春说得固然不错,但也不对。她乳母放赌的事她知道,早都应该管,她放任不管也是贾母执意处理王家奶娘的原因。
贾母严惩奶娘,也是给迎春以后铺路。迎春如今大了,出嫁势在必行,奶娘一家必然要陪房过去。如果收拾不得王奶娘,迎春在婆家也很难立足。只怕就会替她惹出来更大的麻烦。
如今王婆子被撵出去,日后可能也不太会跟着迎春陪嫁,迎春身边也少了一个小人。
近期有人来给迎春提亲,贾母一定有所耳闻,便趁机为迎春未雨绸缪,扫清障碍了。
当然,别人求情不行,迎春求情却一定管用。这也有个道理。

一来迎春可以在贾母跟前给乳母求情,自承其错,给乳母降罪。既体现了迎春的情义,贾母也不会真驳了孙女的面子。迎春有担当,她也会开心。与之前宝钗、黛玉等求情完全不同。
二来,迎春求情施恩于乳母,也是一个天大人情。就算王住儿一家铁石心肠,迎春做了自己该做的,也问心无愧。
奈何迎春性格太懦弱,看不破贾母这番心思,更没勇气去求情。当初赌博劝不听,如今出事也别想求情。
如此迎春又与所有人划开界线。她日后嫁给孙绍祖,可能也只有绣橘能够帮她。那时候才是真的孤立无援,这边也落下一个伏笔。
绣橘听出来王住儿媳妇的要挟之意,便说:“赎金凤是一件事,说情是一件事,别绞在一处说。难道姑娘不去说情,你就不赎了不成?嫂子且取了金凤来再说。”
绣橘才是真厉害。这丫头跟着迎春实在可惜了。可能也正因为绣橘跟着,迎春最后才能挺过那一年。奈何主仆二人双双命薄,只可叹红颜薄命了。
那么,王住儿媳妇被绣橘抢白后,又有什么话挤兑迎春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人心能有多狠?看邢夫人对贾迎春说的那些无情话,气得人肝疼
绣春囊是谁丢在大观园的?给王熙凤取荷包的小红,看到了那个人
贾家真正的靠山,既不是皇帝也不是贾元春,而是从没出场的两个人
《趣侃红楼》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将为您持续更新!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文|君笺雅侃红楼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