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贺龙大姐的死因,他一生不愿提及,1993年一本回忆录详细爆料

 古稀老人赵 2022-08-15 发表于北京

贺龙的大姐贺英,也叫贺民英,1933年时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

贺龙心中伤痛,一直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此事的经过。

当时很有一些人不理解,贺龙身为红二军团的创始人,手下当时人马众多,为何没有发兵驰援,把大姐救出来呢?

了解红二军团发展史的人可能更不理解,贺龙为何不早把姐姐带到红二军团,而是让她留在险恶的白区,跟数十倍于己的国民党反动派苦斗呢?

由于贺龙元帅至死也没有跟任何人吐露过大姐牺牲的详情,慢慢地就有一些人猜测,是不是因为当年贺英和贺龙狠狠地吵过一架,导致贺龙对大姐有了意见呢?也有一些人不负责任地猜测,是不是贺龙只顾革命不顾亲情,六亲不认了呢?

个中详情,直到60年后廖汉生出版了一本革命回忆录,才完全披露出来。

一、贺英

贺龙元帅在家中排行老四,兄弟姐妹七人。大姐贺英,又叫贺民英,乳名香姑。贺英生于1886年,比贺龙大十岁。

文章图片1

自来家中长子长女,都是顶门立户者,贺英也不例外。她性格豪爽,沉稳大气,自幼就受贺龙的钦敬,贺英对大弟贺龙也非常爱护,贺龙之所以形成豁达、开朗的性格,以及英武、果敢的作风,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大姐影响所致。

贺龙家在湘西桑植县洪家关。湘西在清末一直匪患不断,研究清末民国史的人说,湘西乃中国之盲肠。意指这里天王老子也管不着,土匪在这里称老大。

湘西民间的一些大家族——是指人口众多,而不是特指地主、土豪那种,不得不拉起来一些私人武装,用来看家护院,防止土匪过来要粮打劫。

贺英出嫁后,和丈夫谷绩廷也拉起了一支武装。谷、贺两家都是当地的大姓,几代人互相通婚,所以这支武装既保护婆家也保护娘家,贺英一介女流,却英武非凡,当地人都很敬佩他。

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后,大名越传越开,湘西的反动军阀陈渠珍听说桑植县有一条龙、一只虎,一条龙是贺龙,一只虎是“谷虎”,也就是贺龙的大姐夫谷绩庭,一边派兵进剿,一边派谷家的反动分子谷膏如伺机刺杀贺龙、谷绩庭。

但是贺龙、谷绩庭防范甚严,这个败类始终没找到机会。

有道是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谷膏如受到反动军阀唆使,越看贺龙和谷膏如越不顺眼,天天挖空心思找机会杀贺家人。

这天贺龙派父亲贺仕道和弟弟贺文掌一起,去另一股武装那里要枪。谷膏如在半路埋伏,杀了贺仕道和贺文掌。

贺龙和大姐贺英知道后都怒发冲冠,姐弟二人率兵冲到谷家,贺英骑着高头大马,指挥大家砸了谷家的祠堂,准备杀谷家人报仇。

不料此时贺龙看到谷家人,却冷静下来,拉住大姐不让她动武。

贺英不解地问:“你是有名的孝子,不给父亲和小弟报仇,还待何时?”

贺龙沉静地说:“我出来闹革命,不是用兵搞仇杀。贺谷两家世代通婚,如果这样杀来杀去,冤冤相报何时了?正好中了反动军阀的奸计。”

贺龙不由分说地拉着大姐走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贺龙受中山先生之命,在家乡扩大武装,准备组织兵力北伐。听说有一支武装有意和贺龙联合,贺龙大喜,要去找他们,一听说这股武装的首领是柏家厚,却犯了难。

原来这个首领叫柏家厚,当时杀贺龙父亲和弟弟的人中,就有此人。

贺龙愁得辗转反侧,中夜难眠,思考了好几天,终于决定联合柏家厚。

贺英对贺龙居然能够容忍,并且重用有杀父杀弟之仇的柏家厚,实在无法苟同。

夜深人静,贺英与贺龙灯下对坐,贺英开口了:“云卿(贺龙字云卿)你倒好,当了师长,当了镇守使,可把祖宗都忘了。”

贺龙说:“我的好大姐,祖宗我忘不了,更不会忘记咱们惨死的父亲,我此次回来就要给他老人祭坟。”

贺英面带怒色:“没忘就好,那干么起用仇人?”

贺龙说:“大姐你想,我贺龙从两把菜刀起家,哪一步不是靠大家的力量去度过难关?要不是大家为我出力,我就有三头六臂也干不了。如果我杀了谷膏如,谷家就会反对我,他们就与我们为敌;如果我不起用柏家厚,他会将那支队伍拉过来为北伐出力吗?”

姐弟二人长谈竟日,贺英才感觉到,贺龙也怀着锥心刺骨的痛。但是在北伐大义面前,他选择取公义而弃私仇,这种境界,贺英虽然自己没有,但能理解弟弟的苦心。

最终,贺英原谅了贺龙。

所以说,坊间猜测的贺龙和姐姐关系不好,说什么因为吵架引起的,这完全是道听途说、主观臆断,姐弟之前关系始终非常亲密。

二、三次入党均被拒

大革命失败后,贺龙率部参加南昌起义。

文章图片2

1928年初,贺龙受中共中央之命,回到湘西创建革命根据地。

他数年征战在外,始终没有与家人联系。在这几年中,由于反动军阀和土匪联合剿杀,贺龙的大姐夫谷虎谷绩庭被刺杀,他的武装由贺英继续率领,在鱼鳞寨继续坚持斗争,大家尊称贺英为“贺司令”。

贺龙回家后和姐姐、妹妹以及其他族人会合,大家听说贺龙加入了共产党,都非常高兴。并把自己的武装都拿出来送给贺龙,贺英还带头把多年积蓄都拿出来资助贺龙重新组织武装。

贺龙对大姐说:“我这次回来,是给党做事情,发展的武装叫红军,不再是哪个人的私人武装,你们一定要想清楚。”

家人亲族们仍然无条件支持贺龙。

短短几个月时间内,贺龙再次组织起3000多人的红军,拥有700条枪,番号为工农红军第四军。

这就是红二军团最早的武装。

湘西出现红军的消息使当地国民党反动派大为震惊,他们急忙调集重兵前来围攻,贺龙率领的红军遭受重大损失,但是不再像从前一样,一损失就全军覆灭,而是始终有几名共产党员跟在贺龙身边。

贺龙的妹妹贺满姑就在一次战斗中被国民党抓捕后牺牲。

这时,贺龙家人死于革命事业的已有三人。

1930年,贺龙奉中央之命,率红四军北上洪湖,与在那里坚持斗争的红六军会师。

贺龙没有把大姐带走,而是留了一个独立团的兵力,让他们在桑植继续发展红色革命力量。

贺龙北上之后,经过一定挫折,又回到湘鄂边根据地。贺英再度帮他扩兵,整军……

贺英虽然不懂得共产党的革命道理,却一直勉励贺龙听共产党的话,不要以家乡为念,也不要以姐姐的安然为念。

这个饱经沧桑的农村妇女,虽没有去湘西以外的地方做过什么大事,她价值观却朴素而直接。贺龙问她为什么这么相信共产党,贺英说,从没见过为老百姓好的军队。红军做的是济世救民的大好事,这样的党,这样的军队,肯定有前途。

贺龙感动得热泪盈眶。

贺英为躲避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带着家族中剩下的残余武装,改成游击队,躲进了桑植县和湖北鹤峰县交界的四门岩山中。

当时贺英只剩下几十个人,加上老弱孩童,共有百十号人。

他们躲在四门岩山中的割耳台。

这里地形险要,国民党军的大队人马不好走进来,小队进来了,又容易被干掉,所以这里成了贺英等人的绝佳避难之地。

后来桑植县特委的同志们被国民党军打散,干脆也逃到这里来,红军的伤员、交通员也经常在这里中转。

贺英传出了更大的名号,不仅有叫贺司令的,也有叫贺团长的,亲切一些地叫她贺大姐。

她就像整个红二军团的大姐一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名声有时候也不是好事。

国民党反动派听说山中出了这样一个女匪首,不断派湖南、湖北的团防军来清剿。

敌军虽然人数众多,却也有弱点。

贺英观察到,他们习惯于南来北不来,北来南不来。湖南的兵打来了,湖北的兵就不来,游击队就可以往山北跑。湖北的兵打来了,则反之。

总之,国民党反动派剿杀了好几个月,就是抓不住,灭不掉。

贺英的大名传得更响了。

桑植县的土豪劣绅们每每做了坏事,都会有人指着他们说,你等着,贺司令来把你杀了。

土豪劣绅们不得不忌惮三分。

其实贺英哪里能回到桑植县老家呢!

游击队在山中固然可以坚持斗争,如果要下山,以几十号人的兵力,肯定敌不过县里数百名团防军。

她在山中躲了两三年,一直无法回去看望亲人,心中也很是苦闷。

有一次贺龙率军又打了回来,占领了鹤峰县城,贺龙派人把大姐接到县城相见。

贺英忍不住向贺龙、关向应提出:我虽然不是红军,但也跟着红军干了这么多年,我也要加入共产党。

贺龙脸露为难之色。

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镇守使、贺师长、贺军长,无法满口应承。

政委关向应对贺英说:“大姐,你有你的关系,你有你的影响,你留在外面,活动起来更方便些。”

贺英听了这番话,明白了意思。

她以宗族的首领身份活动这么多年,贺、谷两家人都信任她,如果骤然间入了党,以党员的身份再回去做事情,会不会让不明真相的人有别的想法?

文章图片3

而且贺英颇有江湖色彩,打仗、杀人、整军,行事作风与红军颇不相同,入党、参加红军,她或许不太适应,反不如继续以游击队的身份行事为好。

贺龙一言不发,贺英也没再说话。

几个月后,红军在鹤峰县被国民党军击退,转移过程中,贺英遇到红7师师政委陈培荫,他同时也是湘鄂边红军游击队的负责人。

贺英再次向他提出,能不能入党。

陈培荫诚恳地说:“大姐,以你的条件绝对够入党,但是你现在留在党外做工作,可能更好一些。”

过了段时间,贺龙、关向应率军准备离开鹤峰,临别之际,贺英和弟弟说了很多话,说来说去,无非是诉说这些年的感受。

贺英率领人马坚持多年,虽说也有过高光时刻,但总感觉孤零零的,游击队的生存主要系于首领。

自己一天不在,这支游击队恐怕就会垮掉。自己整日操心,却仍挡不住队伍一天天变小。

可是红军不一样啊,红军背靠共产党,源源不断地有人来投奔。

红军就像一条大江,到处有支流汇入。自己的游击队像一个小湖,终究会有一天被蒸干。

贺龙闻之心生苦涩。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党组织既然定下了政策,要大姐以民间首领的身份开展工作,就一定有其合理性。自己纵然位高权重,也不能坏了党的既定政策。

贺龙何尝不想带大姐走呢?可是贺龙仍然尊重组织的意愿,让她留在山中坚持,纵使前途太过危险,也只能顶着压力干下去。

话已至此,贺英从此把入党念头深埋心中,再也未向任何人提过。

或许贺龙也有打算,将来革命成功,大姐入党自然不是问题。

然而贺龙没想到的是,命运不给他机会了。

三、英雄牺牲

贺龙走之前,唯一动用了私人关系的,就是让军部多给贺英留下一些枪支弹药,贺龙拜托大姐一定要坚持下来,再把家乡的游击队扩大规模一些。

贺英让弟弟放心,带着枪又回到了山中。

1933年春夏之交,贺英用贺龙留下的枪扩大了游击队、赤卫队。她改变了以往大张旗鼓的做法,悄悄地发展队员,让他们白天回家做农活,晚上到山中的游击队驻扎地,练习使枪。

当时赶上农忙时节,大家白天插秧,晚上练习战斗,没过几天就吃不消了。

贺英就改变了策略,让大家晚上不必集中到山里的游击队驻扎地,选了几个地点,让大家就近驻防。

贺英带着十来个游击队员,住在洞长湾的两户农民家里。

贺英不知道,死神的魔影正在向她扑来。

这两户农民,一家是唐老幺,一家是许璜生。这个叫许璜生的是农会会员,受当地团防军的拉拢已经叛变了。

贺英刚刚住到这里,许璜生这个叛徒便偷偷找到反动团防军告了密。

团防军派了一百多个人趁天黑悄悄摸到洞长湾。

连日来大家又忙农活又打游击,都累得够呛,包括贺英在内,大家都早早睡下了。只留唐老幺在外放哨。

敌人摸到屋子后面时天刚蒙蒙亮,唐老幺发现敌情,刚要开枪就被敌人打死了。

贺英等人在屋内听见枪响,连忙往外冲。

贺英一出门就被敌兵打断了一条小腿,她还护着小妹贺满姑的儿子向轩。

向轩当时仅七岁,贺满姑被杀后,由大姨贺英抚养。贺英走不动路了,对向轩说:“快走,找大舅去,报仇。”卫士徐焕然赶紧跑过来救贺英,可惜他也中了一枪。

贺英咬牙要站起来,又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她的肚子,贺英牺牲了……

这一仗,贺龙的大姐贺英、二姐贺戊姑都牺牲了,廖汉生的原配妻子肖艮艮和二岁的儿子被抓走。廖汉生侥幸被前来救援的赤卫队救走。年幼的向轩机灵地躲在地板下,安然活了下来,后来参加了红军,成为我军最小的红军。据说向老爷子现在仍然健在。

我们简要说一下廖汉生。

文章图片4

廖汉生的父亲早就加入了贺龙的部队,贺龙做主,把二姐贺戊姑的女儿肖艮艮嫁给廖汉生。因此,廖汉生也要管贺龙叫一声舅父。

贺龙率兵去洪湖时廖汉生还小,而且贺英身边缺男丁,就把年轻的廖汉生留在游击队。廖汉生几次闹意见要跟着贺龙参加红军,贺英百般安慰,才让他留了下来。

洞长湾事件发生时,廖汉生就在现场,目睹了一切。

洞长湾事件标志桑植游击队事业的灾难性失败,打从贺英牺牲后,桑植的红色活动陷入低潮。廖汉生找到贺龙,终于如愿以偿地参加了红军。

廖汉生此后一直在贺龙帐下战斗,参加了长征,抗战时在120师,解放战争时在第一野战军,是彭总手下头一位优秀的政工干部。1955年,廖汉生凭借卓越的贡献,得授中将军衔。上世纪80年代,应有关方面邀请,廖汉生将军撰写了革命回忆录,将贺英的事迹作为专章写入。

可见老将军直到暮年,仍对这位大姨十分钦佩看重。

也幸亏廖汉生将军长期担任政工干部,文笔精炼,思路清晰,对史实裁减有度,把贺英牺牲前后的细节都展现了出来。

所谓贺龙元帅六亲不认、不讲私情、不救亲人的种种不实猜测,都随着1993年回忆录的出版,一切都随之不攻自破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