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抗战时日本浪人在大连行凶侮辱妇女遇到一中国道士,结果大快人心

 古稀老人赵 2022-08-15 发表于北京

一、他路见不平怒杀日本浪人

金州,位于辽东半岛延伸进渤海的狭长末端上,它一面连着在战略上具有重要意义的旅顺、大连,一面朝向辽宁省内陆地区,两侧都是波涛汹涌的太平洋。

因为控制了金州就控制了旅大地区,而控制了旅大地区又等于封锁了渤海湾,因此金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清朝末期,长期觊觎中国东北的沙俄开始大肆非法侵占我领土,1898年沙俄强占旅顺、大连,1900年又强占了金州,将面积约3200平方公里的中国土地变成了自己的殖民地。

1904年-1905年,沙俄和日本为争夺在中国的殖民利益在旅顺、大连一带展开惨烈厮杀,史称“日俄战争”,战争使得世代居住于此的中国人民生灵涂炭,最终日本获胜,从此这一带又成为了日本的殖民地,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为止。

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旅顺、大连之后,从巩固其在东北的势力,掠夺东北矿藏角度出发修建了一条自旅顺通往哈尔滨的铁路,并在沿线地区新建了炼铁、焦煤工厂,奴役大批中国人为其做工。

1911年清朝灭亡,中国陷入军阀混战,日本人的侵略触角随即又从金州一步步延伸到普兰店、瓦房店和庄河地区,一时间,辽东半岛上到处都是冒着黑烟的工厂烟囱,日本殖民地的经济开始繁荣起来。

文章图片1

1910年日本人拍摄的大连工厂

随着日商在大连一带持续办厂,大批日本人来到东北,除了普通的工人、技术人员、小商贩,还有许多在本国无所事事,相当于地痞流氓的浪人、僧侣。

据说日本近代著名的黑道组织“黑龙会”就是部分对中国有侵略野心的浪人内田良平一手组建。

这些人在日本的时候就没人管,来中国之后更是肆无忌惮,他们在中国的领土上为非作歹,欺男霸女,干尽了坏事,但由于中国的政府和警察根本不敢招惹日本人,普通老百姓只能敢怒不敢言。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基本侵占了整个东北,并扶持清朝废帝溥仪在长春粉墨登场,建立了所谓的伪“满洲国”。

很快东北大地上到处都是日本特务、宪兵和为虎作伥的伪军,中国的大好河山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

记得是在全面抗战爆发三年多后的一天,金州城内一条偏僻的小路上,一个中国姑娘挎着篮子正在匆匆忙忙地赶路。

也是出门没看黄历,她走着走着,迎面就来了三个日本浪人,挎着东洋刀,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的凶狠样子。

文章图片2

近代日本浪人

女孩子看见三人本能地吃了一惊,转身想要避开,日本浪人却像看见了肉的恶狗一样,不怀好意地围了上来。

当时东北是日本人的天下,如果说“九一八”之前日本人打死中国人还有些忌惮,到了1932年之后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他们看到想要的就抢,看见不顺眼的中国人拿刀就砍。

日本殖民当局还规定:中国人见到日本人一定要鞠躬,不照做的就抓起来送去矿山当苦力。

短短几年,全东北被侮辱的良家妇女不计其数,以至于女孩子看到街上有日本人都不敢出门。

姑娘眼看来者不善扭头就跑,这三个家伙一边猥琐地笑着一边在后面追,追着追着,四人跑进了一条死胡同里。

女孩子吓得大呼“救命!”可是街坊邻居们一看是日本人都把门窗关得严严实实,又有谁会来救她呢?

看来姑娘是在劫难逃了,这时胡同口却出现了另一个方面大耳的青年道人,似乎是来救人的。

文章图片3

练功的年轻道士

日本浪人一看这个道人手无寸铁,心想哪个不长眼的敢来多事,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三人对视一眼,先放过了中国姑娘,呈品字形向道人包抄过来。

道人冷冷地看着这三个禽兽,双脚一分不丁不八摆了个门户,一双满是老茧的手青筋暴起,显然身上是有些功夫的。

打头的浪人一看这架势,不敢大意,拔出东洋刀大叫一声当头就劈,这一刀来得猛恶,道人侧身闪过,一只脚踩进浪人两腿之间,借势用力肩膀一沉猛地撞上浪人的胸口。

看不出这平平无奇的一撞竟有这么大的力量,只见那家伙像断线风筝一样飞出去两米多远,直接撞在了墙上,一时站不起来了。

另外两个浪人凶性发作,一个直劈,一个横砍,一齐向道人攻来,那东洋刀寒光闪烁好生厉害,如果躲避不及挨上一刀不死也要重伤。

这两个人可能是平时训练有一定默契,一个如果劈空,另一个跟着进攻,要想应付确实不易。

道人躲了几刀,终于卖个破绽,闪到一个浪人身后又是一肘砸在他背上,这一肘也不知有几百斤力道,砸得他当场倒地,像条断了脊梁的狗一样蜷缩成一团,嘴里鲜血狂涌。

文章图片4

有时一肘之力大到难以想象

最后一个鬼子见这个中国人只不过一拳一脚就打得同伙重伤,知道遇上了行家,今天绝对不可能讨到好去,但竟然还不肯逃跑,仍然冲过来没头没脑地乱砍乱劈。

道人不慌不忙,抓住他手臂,老虎钳一样的虎口一用力,鬼子的东洋刀直接脱了手,他不容刀掉地,抄起东洋刀冲着鬼子的肚子捅了进去,直没至柄。

从1905年到现在30多年了,中国人在大连这块鬼子的地盘上杀鬼子还是真是不多见!

这下不要说那个姑娘,连目睹这一幕的周边居民都吓呆了,道人往倒地的日本浪人身上踹了一脚,走过去一把拉起了吓得瘫软的姑娘快速离开了现场。

日本人在金州遇袭一死两伤,消息传出立即惊动了日寇殖民当局,鬼子的关东州厅行文到金州警察署,悬赏八万元捉拿凶手,警察抬着两个受伤的浪人跑遍全城道观指认搜捕“杀人犯”,可哪里找得到那个道人的踪影?

原来道人怒杀日本浪人之后回到自己挂单的道观,有人问起他身上血迹是怎么回事,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为了不连累同住的师兄弟们,连夜收拾行装一溜烟出庙门投北而去。

文章图片5

民国时一位年轻道士

此时正是东方破晓,天光初亮,放眼大地远近苍茫一片,此身虽渺若一粟,却不知何处能容?

二、入门慈航观,真人授玄功

道人名叫张礼矩,大连瓦房店人,民国四年(1915年)生,张家本是乡里大族,但在张礼矩十岁时就分了家,由于父亲不是长房,财产土地几乎没分到一星半点。

父亲没有办法,只好出门打工,母亲身体不好,为了吃饭张礼矩十四岁上就开始给地主家放牛,那时候地主生计好些,不仅管饭,到年底还能分些钱粮给他。

可惜好景不长,没两年日本人占了全东北,兵荒马乱,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久母亲去世,张礼矩没有办法,只好把家里仅有的家当全卖了,带着弟弟妹妹搬到金州。

到金州以后,张礼矩到日本人开的工厂里做工,受尽了日本监工的打骂压迫,心里十分苦闷却又没有办法。

张礼矩小时候受信道的姨母影响甚深,眼看日本人越来越嚣张,世道日益黑暗,他逐渐生了出家的念头,20岁时他见弟弟们都已经能够自立,便告别家人,带着一个背包走上寻访名师之路。

文章图片6

年轻时的张礼矩

两三年间,张礼矩踏遍了辽南的山川到处寻觅高人,想要学神仙之法,但令他失望的是,这里道观虽多,却没有真正的缘法,纵然有人懂得修道之术,也不肯相授;

后来听老乡说起某地有一座慈航观,观里有位王真人是得道的高人,他毫不犹豫,又前往拜访。

王真人法名义精,是全真教华山派第十七代弟子,道法渊深,偏又为人谦和,从不外露,因此在外人看来只不过是个穿着邋遢的老道士。

张礼矩见到王道士后诚心祈请,恳求拜入门下,王道士也没说什么,只说既然如此你就留下来吧。

就这样张礼矩留在了慈航观,一连三个月,他只是做些跳水劈柴的杂活,因为自己年轻有把子力气,就算活重些苦些都来得,他只管干活,王道士每次看到也就是点点头从不多说。

直到三个月后,王道士突然给了他一件旧道袍,张礼矩穿上以后更是欢喜得了不得,因为这意味着他算是王道士承认的弟子了。

文章图片7

民国时期的道士

此时张礼矩才知道,王道士要磨炼的就是他的耐性。

在后续的三年多时间里,王道士把自己所知的全真教法门都传给了他,从此他正式成为全真华山门下第十八代弟子。

全真教下门规严谨,道士不置产业、不娶妻生子,所以王道士始终孑然一身,他待张礼矩如同亲人,传授他的除了常规的修心、炼丹、练气、打坐、符箓,还有一些内外门功夫。

其中尤为令人称奇的是一门叫做“三皇剑”的气功,这门功夫是以练气为根基,等到气功练到一定火候以后,就能通过各条经脉将气劲从手指上的穴道发出伤人。

中国古代有不少练习类似气功的高人,清朝嘉庆年间,江西有一位名叫刘清扬的武将得异人传授也会这门功夫,但他对外始终严格保密,连自己的妻子都不知道。

据说他有一次打坐练功入定时妻子突然进房,刘清扬的手指没有戳到妻子身上,却仍导致妻子命丧当场。

刘清扬悔恨之余,决定此生不再练武,并开始蓄指甲明志,时间一久指甲变长,他就做了几枚竹筒套在手上保护。

文章图片8

收藏在吉安市博物馆的刘清扬两枚指甲

普通人的指甲长到一定程度就开始弯曲,他的指甲却如剑一般笔直,到他去世时5枚指甲的长度平均在80厘米以上,至今保留吉安市博物馆的还有2枚。

其实历代相传的许多功夫练到极致时都有这种神奇之处:打中人不见伤痕,但人的五脏六腑其实都已受伤,只不过有的当场发作,有的几天、几周,甚至几月之后才会慢慢发作。

张礼矩学了“三皇剑”这门功夫以后,王道士对他说:你切记这功夫一出手就要伤人,大伤天和,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施展。

又说:算来你已经在我门下三年有余,可以到别处历练了。

张礼矩不舍,王道士摇摇头说:你我缘分已到,强求只会伤缘。

于是张礼矩没奈何,向着王道士“咚咚咚”磕了几个响头,收拾行李下山而去。他这一转又是大半年时间,心想离家日久便回家看看,结果就在金州城路见不平,收拾了三个日本浪人。

他虽见义勇为,却知道日本鬼子定会大举搜捕,一路急奔向北不敢多呆,最后来到了当时还叫做奉天的沈阳。

文章图片9

1940年代的奉天(沈阳)

当年沈阳东北面棋盘山下有个关岳庙,也是一座好大的道门丛林,张礼矩心想里面可能会有高人,便在此挂单。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这关岳庙中果然住着一位了不起的隐世高人“铁道人”。

“铁道人”俗名房允典,道名房理家,山东长山人,年轻时在吴佩孚军中当过军官,后来眼见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心灰意懒出家当了道士。

房道人生有宿慧,文武兼修,是全真教龙门派第二十二代弟子,自从在本溪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三清观潜心修持,研悟丹道之后,不数年便名声大噪,隐隐成为关东道门领袖。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灌输其“皇道主义”的殖民观念,强令沈阳太清宫等东北道观筹建“伪满洲国”道教总会,迫使其与中华道教总会分离。

由于房道人名气很大,经常有汉奸、日军登门造访,要求他出任教职,他为拒绝拉拢,一度跑去山洞里自耕自食,以示无意名利。

文章图片10

当年的关岳庙

张礼矩结识房理家之后,房道人对这位后起之秀也颇为赏识,又授以“不倒丹”的修炼法门,也就是每晚可以打坐练功而不用偃卧睡眠。

张礼矩从房道人处学得“不倒丹”的功夫之后直到九十六岁化羽登仙为止,一直练了六十余年从未中辍。

但沈阳毕竟是日本在东北的统治中心,关岳庙虽然偏僻,也经常有日本宪兵以“搜查抗日分子”为由前来骚扰。张礼矩心中不忿,觉得自己作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不能受日本人的欺负,便再度离开关岳庙。

眼看国土沦丧,人民陷于无尽的苦难中,张礼矩真正意识到了什么叫“出家非出国”,他暗下决心: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都要做一个有骨气、有气节的人,不受外国人的欺负!

三、八级大工匠成了“看庙的”,他无怨无悔

没过多久日本投降,东北光复,张礼矩心想这次总可以安定下来了,1945年秋天他回到慈航观,再次见到了师傅王义精道长。

师徒二人多年未见,惊喜万分,此时抗战结束,鬼子被赶回日本,全国各地百废待兴,张礼矩见道观破败,金身剥落,墙垣倒塌,心中也自伤感。

于是他发下宏愿,要募集善款重修慈航观,光大全真华山一脉。

文章图片11

破旧的道观

可他却失望地发现,鬼子虽然投降了,时局却依然很乱,在日寇撤退后成为权力真空的东北地区,各路“胡子”一时蜂起,他们伙同那些被国民党收编换了皮的“伪满洲国”伪军、警察到处为祸乡里。

因为募到了一些钱,张礼矩很快被附近的土匪盯上了。这一天他下山化缘,却被几个揣着盒子炮的人拦住去路,要他把钱乖乖地交出来。

显然,这几个就是“慕名而来”的土匪。

张礼矩心中大怒,假意点头哈腰,装作从褡裢里掏钱的样子,其实暗运气功,蓦地双手点出,正中两个土匪胸口。

那两个人只觉得如中雷殛,哼也没哼一声就委顿在地,动弹不得。

另两个土匪大吃一惊,伸手去腰间拔枪,张礼矩不容他们开枪,飞身上前指戳拳打,把他们一一击倒。

文章图片12

东北的土匪

总算张礼矩功力不深,这几个人虽然都受了伤,却没有致命,但张礼矩这次却闯了大祸。

没过多久,又来了一大帮荷枪实弹的土匪把慈航观团团围住,口口声声一要报仇,二要拿钱。

已经白发苍苍的王道人被土匪们打得头破血流,却始终没有还手。

张礼矩眼看师父被打,知道都是自己鲁莽惹的祸,心中万分难受,他再也忍不住突然越众而出大喊道:“人是我打伤的,钱也在我这里,冲我来,不关别人的事!”

最后张礼矩也挨了一顿饱打,断了两根肋骨,一根腿骨,他化缘募来的钱也都被土匪们抢走了。

幸亏他根基深厚,将养了两个多月总算能下地行走,经过这次劫难,张礼矩自感无颜面对师父,便不辞而别出外云游。

文章图片13

今天的北京白云观

这一日他到了北平白云观,白云观是全真派三大祖庭之一,在此挂单的全真名宿众多,张礼矩与道友们讲道练武切磋技艺,不知不觉间功力大进。

解放战争结束后,已经属于人民的东北到处一片欣欣向荣,在外漂泊多年的张礼矩又回到了家乡。

只不过由于时局的关系,张礼矩响应政府号召还了俗,他在金州找了份泥瓦匠的工作,到处帮人修房、盖房。

比起解放前颠沛流离,土匪横行的黑暗社会,新中国的日子是好过多了,他自己有本事、有功夫,在家乡小有名气,大家都爱请他帮忙。

虽然生活安定,但张礼矩始终没有放弃修行,夜深人静时他就会找个僻静的房间,默默地打坐诵经。

有一次张礼矩跟着同村的几个泥瓦匠到邻村干活,眼看日头当中,几个人合计着进屋吃午饭,结果一个人突然想起来:坏了,做瓦工的那些瓦刀、铲子、墨线放在房顶上忘了拿下来。

文章图片14

泥瓦匠

没了这些东西,瓦匠就干不成活了,还是得拿下来不可,当下就有人要去搬梯子。张礼矩微微一笑说:“没事,你们几个先去吃饭。”

等人走进屋子里,他运起轻功一下子蹿到两米来高的屋檐上,把东西拾掇拾掇都拿下来了。

他进屋时人家才刚刚落座开饭,当时就有人说:“老张,这么快就拿下来了?搬梯子去了?”

他哈哈笑笑,用手比划一下说:“不是,我就是这么上去的。”

又过了几年,张礼矩改行当了木匠,他之所以往泥工、木工这些行当用功,就是不想放弃当年自己的理想:为祖师重塑金身,光大全真一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带走了无数往事,也埋葬了当年的豪情壮志,张礼矩鬓边不知不觉间早就生满了白发,他对曾经的那些传奇经历绝口不提,只是埋头干着自己的活。

文章图片15

泥瓦匠上房干活

80年代初,这个乡亲嘴里的“老张”已经成了八级大工匠,算是干到了技术工人这一行的天花板,光每个月的工资就有126元,加上给乡亲们砌砖窑的收入,他干一个月差不多等于别人干一年。

就在这一年,他听到了一个消息:金州区计划重修大黑山的响水观,招聘看庙的道长,每月报酬30元。

响水观是历史名刹,始建于唐代,后经过明清多次重修,但在近代毁于战火。

听到消息后,张礼矩早已如同古井般止水不波的内心突然荡起了涟漪,但别人却劝他:“老张你何苦呢,看庙每个月才30块钱,跟你现在的收入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呀!”

但张礼矩却毫不在意,当即找到政府表示愿意参与到响水观重建工作中来。

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带他上大黑山一看,荒废了几十年的响水观到处荒草,早已破败不堪,张礼矩啥也没说,带着铺盖就到庙里住下了。

他利用做了多年泥工木工的经验,自己设计图纸,自己带人施工,前后花了整整十年时间,把响水观修葺得初具规模,焕然一新。

文章图片16

晚年的张礼矩

这下张礼矩又一次“火”了,闻名而来的大连市政府聘请他陆续参与修复了观音阁、唐王殿、木鱼庵、龙华宫等市区内原有的道教宫观,张礼矩身体力行,坚持在第一线指导施工。

据当时担任大连文管办主任的张本义回忆,1993年重修龙华宫时,他亲眼见到年轻人都要爬半天的脚手架张礼矩自己蹭蹭蹭就上去了。

他不仅上去,还骑着自行车跑十几公里去采购砖、瓦、石头、石料,采购回来又跟泥瓦工一起和泥,把装着几十斤泥浆的袋子用编织袋两头一扎直接上房顶,看得泥工们目瞪口呆。

那时的张礼矩已经78岁高龄。

后来张礼矩一直在龙华宫修行收徒,自度度人,直到2011年4月11日以九十六岁高龄羽化归真。

晚年的张礼矩在回顾自己的一生时淡定地对记者说:“人呢,在我的思想上,总得做一个好人,不骗人,不蒙人,正大光明做事情,必须要做这么一个好人,结果才能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