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随芗老学站桩:芗老帮我初调息

 半刀博客 2022-08-15 发表于浙江
文章图片1

“咱们这个拳,只有一,没有二。”

“桩只有一个,也可以说有无数个,任何瞬间的停顿都是桩法,缺什么用什么桩补。”

芗老所说的这“一个桩”,指的就是“基本桩”。顾名思义,“基本桩”是所有桩法的基础、根本,是母桩。《拳道中枢》:“初习为基本桩。”芗老这是告诉我们,学习站桩,须以“基本桩”为初步。

桩,形简意赅。每一个桩法都由姿势(物质)和意念(精神)两部分组成。每一个桩法都有其练习步骤、练习方法和主要作用。练习桩法时,须依“规矩之法则”循序渐进,重在对过程的体认,不能好高骛远。

因家庭的缘故,我有幸跟随芗老学习了三年。在这三年中,芗老主要教了我“平步撑抱桩”“矛盾桩”“走步”和一部分“推手”。

“平步撑抱桩”和“矛盾桩”都是练习身体在相对静止状态下的“处中”能力。

“平步撑抱桩”是“基本桩”的主要桩法,是基础的基础,重在练习“换劲”“处中”“蓄力”。这个桩具有“祛病、健身、养生、筑基”的功效,主要内容是“调身、调心、调息”。

“矛盾桩”是习拳“筑基”的基础,重在练习“处中”“守中”“试力”“精神放大”。

“走步”是运动中的整体试力。

“推手”是运动中的两人试力。

芗老说:“其实,试力跟站桩是一个东西。”因此,芗老教我的时候,没单独教我“试力”,而是把“试力”融入了“站桩”“走步”和“推手”的练习中。

下面简要地谈谈芗老教我练站桩的经过以及各阶段的练习内容和方法。

文章图片2

“还得找你们师爷爷去”

1958年,我中考结束后,在家等通知。

一天,父亲从天津到北京汇报工作,傍晚回家看望曾祖母。看见我和哥哥正在院子里耍刀弄剑地玩儿,他没说话,就进了曾祖母房间。

看到父亲来了,我和哥哥也不玩了。洗了脸,到了曾祖母房里,问过父母安好后,就跟曾祖母、父亲一起说话。

父亲问:“你们练什么呢?”我说:“我练的是“五虎断门刀。”哥哥说:“我练的是太极剑。”父亲问:“跟谁学的?”我们说:“跟宋妈学的。”

宋妈是我家的佣人,五十岁左右,身体很好。据她自己说,她年轻的时候习武,看我哥俩喜爱武术,没事的时候,就教我们练。

父亲说:“好,对身体有好处。你们要真想学,还得找你们师爷爷去,跟你们师爷爷学。”

我们一听能跟师爷爷学,都高兴得不得了,说:“太好了,我们学。”

父亲说:“你们到中山公园唐花坞前去找你师爷爷,就说我叫你们去的。”

曾祖母说:“跟你们师爷爷学,要听话。怎么教就怎么练。少说、少问,多动脑子、多练。你们师爷爷不喜欢光问、光说,但不练、不动脑子的。”

我那时心里想:跟师爷爷学会搭手就把人“发”出去,得多带劲、多好啊!

芗老帮我初调息

第二天早晨7点多,我和哥哥到了中山公园唐花坞南边,芗老已经开始辅导学员站桩了。我们问过师爷爷安好,说明来意,芗老就先把我哥哥带到南边小河旁的一棵大树下,教他站桩。

教完我哥哥,芗老把我带到唐花坞西南边的小竹林前,开始教我。

我面对竹林站好,芗老站在我面前说:“站好,先听我说。(站咱们这个桩要)找一个有水、有树、清净的地方,饭前、饭后、睡前半小时不要站,站桩前要排除二便,宽衣松带,朦朦胧胧地默对长空,遥望天边白云变化的万千景象,要平心静气、放松地站。”

我点头答应。

芗老说:“跟着我说的调整自己,头直、目正、神庄、声静。”

芗老一字一句地说,我就按芗老说的调整身姿。

“再做做深呼吸。”

我依言做完了。芗老说:“我帮你做做。记住了,两腿分开与肩齐,脚尖外分,呈外八字。”

转到我身后,芗老双手托住我腋下说:“叫你吸气就吸,叫你停就停,叫你呼气就呼,随着我的手劲儿做。”

“吸气”,芗老两只手托着我腋下“急速轻微震颤”着缓缓上抬,就像给我身体内外按摩似的。

“放松,脊柱随着我手劲向上挺拔,臀、腿不动。用鼻子随着我的手劲儿'静、慢、匀、长、细’地吸气。”

我的气吸足了。

芗老说“停”。

停了几秒钟,芗老说:“呼气,可以用口鼻稍稍快一点把气'静、慢、匀、长、细’地呼出来,要呼净。”

呼气的时候,芗老的双手轻微震颤地从我腋下沿着两肋缓缓下行,仍然像从里到外给我身体按摩似的,全身随着芗老的手劲逐渐地从上到下地放松着。芗老的双手一直震颤着到我膝盖,向外、向下一甩,说:“明白了吗?”

我光享受这个轻松、舒服的过程了,点了点头,没说话。

芗老说:“再来一次。”

芗老又帮我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双手放在我头顶上,沿着身体两侧,在距我身体一、两厘米处缓缓下行至膝盖处,向外、向下一甩;又从头顶双手一前一后从前胸和后背下行至膝盖处一甩。

芗老站到我面前,看了看,蹲下身子,双手扶按在我膝盖上轻轻地摇动了几下,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还行”。然后站起来对我说:“看着我,跟我学。”

芗老站了“平步撑抱桩”的姿势。

我一看,心说:这个我站过,会。

我按以前站的姿势站好了。

芗老围着我转了一圈,说:“我给你调调。”于是便开始给我调桩……

作者简介

文章图片3

程岩,1943年生于北京,工程师。自幼随父习练意拳,后更得王芗斋先生亲传,为意拳第三代传人。

程家与王芗斋先生家系世交。王先生曾于程宅居住多年,程岩之父程志灏1943年师从王先生,母刘富恩是王先生的义女、学生。

程岩颇受王芗斋先生喜爱,于1958年至1961年得王先生亲传站桩基本功法。后又得姚宗勋、周子炎、杨德茂、朱垚葶、王玉芳、王玉祥等师伯的教诲、指导,获益颇多。

数十年来,程岩潜心参悟王芗斋先生开创的“全民拳学”,以继承芗老“福利人群,提高国民体育之水准”的志向为己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