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谭天宇:探访曲阜的霸王坟

 济宁二中谭天宇 2022-08-16 发表于山东

鲁西南地区因其重要的战略位置,从古至今便是很多重大战事的发生地。由于战事频仍,这一带也是众多战争中阵亡者的埋骨地,之前笔者便去汶上县和巨野县探访过上古时的战神蚩尤的归葬之所。2022年的8月,笔者又冒着烈日和酷暑探访了另外一位战神的埋骨地,这位战神便是在我国家喻户晓的西楚霸王项羽。

        202282日,笔者在曲阜市的孔子研究院忙完一些事情之后,便驱车前往了位于曲阜市东北部的五泉庄。这座村庄的村口处有一块石碑,向我介绍了它名字的来源。元朝末年时,这里边有了一座村庄,因为村庄的居民大多姓王,得名王家庄。明朝初年时,村民挖井并掘出五个泉眼,泉水不竭,闻名四方。从此之后该村庄遂名“五泉庄”。现在这座村庄成立了经济合作社,是曲阜市新农村建设的试点村庄之一。

曲阜市五泉庄村

五泉庄的四周现在都种上了玉米,时值八月这些玉米都长到了一人多高。这一大片连绵的青纱帐让我很难一眼就望到古墓。我只好把车停下来,问了一下在一张方桌边打牌的四位老大爷:您好!请问你们村里是不是有一座据传是'霸王坟’的古墓?

有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大爷拿起他手中的蒲扇一指:“就在那一片地方,玉米地当中长有几棵树的土包便是。但你开车是进不去的,那里的路很窄,你要把车停在玉米地边,然后走进去。”

“好的,谢谢了!”随后我把车停在路边,拿起随身的背包便向那位老大爷手指的地方走去。

果然实际情况如同那位老大爷说的一样,玉米地里的路全都是土路。一开始还算平坦,但接下来路便越走越窄,而且路中间还长满了各种杂草,土路还经过了好几道小的灌溉沟,路面也极为崎岖不平。在这里行走还要小心的是地里常见的长有四五厘米的黑色蜈蚣,不知道它们是否会蜇人。来之前根本没有料到霸王坟周边的道路会是如此难行,穿着白袜与凉鞋的我只能在这条土路上小心翼翼地走着。临近五泉庄汉墓的这一段路的难行程度,让笔者想起了立志从事历史学研究时读过的马克思的一段话:“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1]

五泉庄汉墓的小封土堆

在这条小路的北侧,青纱帐里我先是见到了一块石台。它被土半掩着,看来已经摆放在这里许久了。然后在小路的南侧,我看到了一座小的封土堆,它高约两米,上面长满了草,周围用铁丝网围着。它与前面那座高耸的大封土堆相距只有十几米远,两者应当是属于同一时期的。

再向前踏过一片荒草,便到了曲阜市政府所立的文物保护碑前。文物保护碑上面刻着“曲阜市文物保护单位 五泉庄古墓”,它的后面是一座机井房。古墓的封土堆就在文物保护碑与机井房的东侧,现存封土直径30多米,斜高20多米,高约6米。为了防止盗墓贼的光顾,现在封土堆的四周都围上了铁丝网。封土上面也是草木茂盛,树上的蝉鸣声远远就可以听得到。虽说四周土路难行,我也步履维艰地绕行了霸王坟一圈,仔细地观察了它的全貌。

也许有的读者读到这里时会有疑问:项羽不是在乌江(今安徽省和县乌江镇)自刎的吗?为什么他的墓葬会在千里之外的山东省曲阜市五泉庄村呢?而这就要涉及到楚汉之争的最后一段故事了。

五泉庄

据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载:项王已死,楚地皆降汉,独鲁不下。汉乃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礼义,为主死节,乃持项王头视鲁,鲁父兄乃降。始,楚怀王初封项籍为鲁公,及其死,鲁最后下,故以鲁公礼葬项王谷城。汉王为发哀,泣之而去。诸项氏枝属,汉王皆不诛。[2]这段话说的是,项羽死后,楚地全部投降汉王刘邦,只有鲁地拒绝投降。因为鲁地人恪守礼义,为君主誓死守节,起初刘邦准备率领天下军队血洗鲁地,后来拿着项羽的首级给鲁地人看的百姓这才归降刘邦。起初楚怀王(这里的楚怀王并非战国时为张仪所欺骗的楚怀王,而是秦末农民战争时起义军拥立的楚怀王)封项羽为鲁公,等项羽死后,鲁地又是最后投降,于是以鲁公的礼节把项羽安葬在谷城(一些人考据出此处“谷城”应为“古城”之误,指的是曲阜)。刘邦为他发丧致哀,哭祭一番然后离去。项氏宗族的各个支属,刘邦都没有诛杀。

关于霸王坟前那座规模较小的封土堆,民间传说中亦有涉及。里面葬的是项羽派来镇守鲁地的李将军——传说中只提到了他的姓氏而没有涉及到他的名字。李将军在项羽被安葬之后在墓前自刎殉主,被鲁地民众埋在了霸王坟前。

孔子第六十九代孙孔继汾编篡的《阙里文献考》里记载:“曲阜城东有古冢,俗名霸王头,相传为项羽首处云。[3]文人墨客对此处霸王坟也曾留下诗章。清代颜光猷在此处留下了《赞霸王坟》的绝句:

四面楚歌霸业移,乌江战败有谁知。

鲁人尚自终臣节,闭户弦诵拒汉师。

1995年,五泉庄汉墓上发现一处盗洞,文物保护部门协同警方迅速将盗墓贼抓获归案。经文物保护部门的勘查,发现盗墓者并未进入墓室。随后对该汉墓进行的勘察表明,五泉庄汉墓为双重墓室,由大砖砌成,带有回廊,实属西汉早期高规格的墓葬形制。五泉庄汉墓的墓室结构属于以砖代木的“黄肠题凑”墓室结构。“黄肠题凑”是用柏木堆垒的框形结构,后来逐渐发展为木构地宫。所谓“黄肠”,即柏木黄心,应为去皮后的柏木;“题凑”即木头的头部按一定方向聚集在一起。这种葬式,始于上古,多见于西汉,是帝王、公侯身份的标志,而西汉之后基本绝迹。西汉初年由于秦末农民战争与楚汉之争的长期战乱,社会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一些墓葬的“黄肠题凑”便用砖来代替柏木。由此可以断定,曲阜的五泉庄汉墓墓主当为秦汉时期的鲁国王侯。

秦统一天下后,在原鲁国故地曲阜置鲁县、薛郡。秦末农民战争时,项羽与刘邦在鲁地有过一段并肩作战的时期:项梁使沛公及项羽别攻城阳,屠之。西破秦军濮阳东,秦兵收入濮阳。沛公、项羽乃攻定陶。定陶未下,去,西略地至雍丘,大破秦军,斩李由。还攻外黄,外黄未下。[4]项羽也因为在鲁地立下的功绩而被楚怀王封为鲁公。西汉初年鲁地仍为鲁县,属豫州郡。西汉高后吕雉元年(公元前187年)封其外孙张偃为鲁王,张偃由于年幼未到封国,吕氏势力被铲除后除国。汉景帝三年(前154年)又封刘馀为鲁王,是为鲁恭王,仍都曲阜。其后鲁国又经历了鲁安王刘光、鲁孝王刘庆忌、鲁顷王刘劲、鲁文王刘睃、鲁王刘闵。王莽篡位之后,鲁国国除。

曲阜市南九龙山的汉鲁王墓

经过以上分析之后,我们可以看出,秦和西汉时做过鲁公、鲁王的共有八人。其中张偃未葬在曲阜,项羽和西汉六位刘氏鲁王都葬在鲁地。六位刘氏鲁王的墓葬都已发现,分布于曲阜市南九龙山、亭山一带,有四座被发掘。因此,五泉庄汉墓唯一可能的墓主便是曾经的鲁公项羽了。

回顾这段历史时,让人不由地颇为感慨。楚汉之争虽说只有短短的四年时间,在中华民族五千余年的历史长河中不过是短短的一瞬,然而这四年历史的影响力是极为巨大的。破釜沉舟、鸿门宴、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楚河汉界、不可逾越的鸿沟、背水一战、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无颜见江东父老等至今仍是我们常使用的成语和典故。这段历史中的主角——无论是成功的刘邦,还是失败的项羽,以及他们麾下的韩信、萧何、范增、张良等人——都是人们津津乐道谈论的对象。这四年的历史最终以曲阜五泉庄的这座坟墓画上了句号,鲁地李将军和他率领的军民的忠诚使人感动。

来到这座战神的坟墓前正是202282日,这一刻的台海上空笼罩着紧张的氛围,祖国的统一已被提上议事日程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但是如果地方分裂势力与境外敌对势力相勾结阻碍国家统一、民族复兴,那么我们也并不惧怕战争。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当年的华夏儿女中将会涌现出许多新的战神来捍卫祖国统一、抵御外来干涉。

在霸王坟前洒白酒作为纪念

想到这里,我把带来的一小瓶白酒洒在了霸王坟前,作为造访这座战神墓离别时分的纪念。



[1] []卡尔·马克思著,中共中央马克思 恩格斯 列宁 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资本论(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6页。

[2] [西汉]司马迁著,齐豫生、夏于全主编:《史记》,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2002年版,第82页。

[3] 贾庆超主编:《济宁历史文化之谜》,中国社会出版社2015年版,第270页。

[4]  [西汉]司马迁著,齐豫生、夏于全主编:《史记》,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2002年版,第77页。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