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十六集团军司令李家钰阵亡全细节,为抗日阵亡最高将领之一

 茂林之家 2022-08-17 发表于湖南

老百姓呼喊:“上面有日本人啦,去不得!”李家钰将军却没有听到,仍然往高地上攀登。当攀登到第三阶梯的时候,敌人的机枪响了……

1944年4月,洛阳会战开始,日寇企图突破中原,打通大陆交通线。目标直指洛阳,分由中牟、陕县两处渡黄河,企图对国军迂回包围。国军的应对计划原本是以少数兵力在洛阳吸引日寇,主力部队跳到外圈对其进行反包围。可是,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副司令汤恩伯率先西逃,导致群龙无首,有序后撤变成了大溃退。

李家钰

5月,李家钰所部三十六集团军从新安出发,途中为激励士气,他召集官兵说:“值此生死存亡关头,凡有爱国爱家之志,誓死消灭日寇者,随我前进。如有他心,可自寻生路……”在场官兵纷纷表示:愿同生死,共患难。无一开小差者。

行军到渑池县之翟涯,与洛阳西撤的第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刘戡、十四军军长张翼鹏、新八军军长胡伯翰、暂四军军长谢辅三等将领相遇,各军拥挤一途,极度混乱。各路将领遂集合开会,商议撤退事宜。

川军行军

众将围在一起,一时尴尬无语,谁指挥、谁殿后?殿后意味着九死一生,都觉得还没到自己捐躯的时候。这些部队,除李家钰为川军派系,其他均为蒋介石嫡系。李将军为人实在,自告奋勇,“我来殿后,你们速速转移!”于是,众将领一致公推李家钰为指挥官,统一指导撤退。李家钰主动指派自己的四十七军承担后卫掩护任务,掩护各军转移。其他人倒也痛快,只道声“辛苦其相(李家钰)兄了”……转眼都不见了踪影。

就这样,李家钰将军带总部机关参副各处成员,以第178师为先头部队,直属特务营第二连为近卫,以第四十七军军属特务营一营以及第533团为后卫,匆促前行。

不日,行至至陕县张村宿营,发现友军,派参谋田光明去联络该军,原来是先退驻附近的第三十九集团军高树勋部。高树勋对田参谋说:“敌寇猖狂至极,我意就地设防抵抗,希望其相兄能助一臂之力。”田光明随即将三十九集团军意向报告给李家钰,李将军即命令部队向粮站领粮,就张村一带占领阵地,准备作战。

高树勋

哪知第二天拂晓,李家钰总部电话与第三十九集团军总部再三联系,均无回答,感到情况异常,复派参谋驰赴昨日联络地点察看,才知道高树勋部已于昨夜全部转移。李考虑情况严重,决定立即全部向西出发。

由于大雨滂沱,道路泥泞,部队停停走走,行动缓慢,侦查行动也过于简单、仓促,对于敌情不明。实际上部队行迹已被日寇侦查小队发现,不时由张庄方向飞来炮弹轰炸部队,导致先头部队一七八师与总部机关及后卫部队被隔开,一七八师只好改道侧行,这就导致了总部机关失去了保护屏障。

部队行不数武,到达了秦家坡高地,李家钰突然发现秦家坡顶上,麦地边沿有部队在行动,还认为先头部队178师。在登坡时,坡下老百姓呼喊:“上面有日本人啦,去不得!”李家钰将军却没有听到,仍然往上攀登。原来,狡猾的日寇脱下军服,穿上了平民服装来迷惑国军。

秦家坡是个三阶高地,正当李将军及机关人员登到三阶的时候,突然响起机枪声。刹那间,机枪、手榴弹、迫击炮一股脑地投向了李将军及其机关人员,弹如雨下,周围泥土翻飞,爆炸声震耳欲聋。

混乱间,李家钰一边指挥身边特务营第二连连长左良俊,率部分官兵分两路抢占阵地予以还击,一边由原路撤退。可是,这时他们已完全进入伏击圈,敌人居高临下,采用交叉射击封锁退路,李将军又身穿黄呢子大衣,十分显眼,敌人集中三八机枪向他猛烈射击,不一会身上就中了枪,受伤在原地坐下,用笔写命令“速调一〇四师……”没等写完,又是一波更加猛烈的炮弹、机枪扫射过来,李将军胸部中了弹片,额头、脚部连中数弹,瞬间倒地牺牲。

左连长慌忙分兵抢占阵地,但全连仅有一挺苏式机枪,弹药却各在东西,无法发射,只凭步枪勉力支持;加上高地裸露,伤亡特别严重。参谋处上校参谋蒋权,后上高地,见战斗激烈,回头跑下,裤脚也被打穿一个枪孔。

李家钰

就在激战之时,第四十七军特务营赶到高地,袁营长看见敌人多穿便衣,还误认为是河北民军乔明礼部先退至此,发生了误会。他用杵路棍挑起雨衣,还向敌人喊话:“不要弄错了!”话音未落,一排机枪扫射,把他两脚打断,他咬紧牙关滚下高地,向军长李宗昉报告:“日寇在秦家坡高地,总部机关恐已陷入伏击圈,情况不容乐观。”这时,从高地奔回的官兵遇到了李宗昉军长,哭着报告:“总部机关连人带物全数落入鬼子伏击圈,李家钰司令阵亡了!”。

李宗昉军长一听,脑袋嗡一下,心想“无论如何也要抢回李总司令的遗体”,随即设指挥所于高地棱线下,督战指挥。后卫第533团进入阵地,稍后第104师师长杨显名也带队加入战斗。虽然敌人集中步枪、机枪、小炮向我猛击,但第三阶高地棱线下,是一片较宽的死角地带,地形比较有利,仍能固守,进而展开争夺战。李宗昉军长即令第104师苟载华营组织突击队,其余部队沿死角棱线展开,运用迫击炮掩护,机枪、步枪齐上,进行仰攻,抢救前队总部人员。

李宗昉

经过激战,在一麦田崖下找回总司令李家钰的遗体。李将军满身都是枪眼,但形态面貌可辨。随同之总部机关少将参谋处处长萧某、上校副官长周鼎铭、步兵指挥官陈绍堂、连长唐克俊等均牺牲,参谋长张仲雷(后逃出)及部分官兵被俘。第三十六集团军总部人员几乎全被日寇伏击残害,幸存官兵无几。战斗从早晨开始,到薄暮方停止。

李家钰将军以一个集团军司令的身份在抗日前线牺牲,全国无不悲痛。忠骸运回四川,各界群众团体、成都行辕、四川省政府等联合行公祭,被安葬于成都南郊红牌楼广福桥“李上将墓园”。6月22日,国民党政府追赠李家钰为上将。

李家钰雕塑

1984年4月25日,复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李家钰将军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