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唐诗与考试|67:长辈夸晚辈,最有文采最有学问的是这句话

 wlr6688 2022-08-19 发表于黑龙江

在形容后生可畏、后来居上这类意思的成语名言中,我以为“雏凤清于老凤声”一句,最有文采,也最有韵味,意境远超“青出于蓝胜于蓝”之类。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雏凤清于老凤声”这一名句,出自著名诗人李商隐夸奖自己妻家外甥的一首诗,而且这首诗也与科举考试有关。

李商隐的这个外甥,名叫韩偓,乃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市)人氏,龙纪元年(889年)进士。

韩偓自幼聪颖过人,学习又十分自觉刻苦,小小年纪就会写诗作文,是那种小神童式的人物。而李商隐,是韩偓的姨夫。有一回,李商隐与一帮文友聚会,年仅十岁的韩偓即席赋诗助兴,出语不凡,令举座皆惊。对这位小外甥的才思,李商隐也啧啧称奇,即席题诗一首予以褒奖:“十岁裁诗走马成,冷灰残烛动离情。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名家就是名家,“雏凤清于老凤声”这句李商隐信手拈来,夸奖自己外甥的话,竟然成为了千古不朽之名句。

在韩偓的成长过程中,李商隐自然时常会对他进行指导点拨,并鼓励他认真准备科举考试,争取早日金榜题名。虽然有名家指点,韩偓的科举之路却颇为不顺,困顿科场多年。金榜题名之时,韩偓已经是个四十七岁的中年人了。从政之后,韩偓做过左拾遗、刑部员外郎、中书舍人、左谏议大夫、翰林学士、兵部侍郎等官职。因为协助权臣崔胤平息了宦官刘季述等人发动的宫廷政变,韩偓深受唐昭宗器重。唐昭宗多次提议任命韩偓为宰相,但韩偓以能力资历不足以承担这样的重任为由,坚辞不就。作为一个官员,心中应当有责任、有担当,更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而不能眼睛只盯着官帽子。韩偓的自我认知能力,值得肯定。

崔胤是个典型的投机分子,他先是利用封疆大吏李茂贞牵制宦官的势力,后来又引军阀朱温入朝,制约李茂贞。对崔胤的这种玩火之举,韩偓忧心如焚。他曾对唐昭宗如此建议:“崔胤先是招了一条狼入朝,现在又弄了一只虎干政。虎狼争斗于朝中,不出大乱子才怪。”这说明,韩偓当初与崔胤合作搞掉刘季述,完全是出以公心,而不是与这个大奸臣同流合污。

韩偓曾向唐昭宗建议,任命赵崇、王赞为宰相。这一建议,得到了唐昭宗的首肯。朱温闻讯,大为恼怒,火速赶往京城,在唐昭宗面前历数二人的种种不是,指责其用人不当。摄于朱温的淫威,唐昭宗把责任一股脑地推给了韩偓:“这两个人都是韩偓推荐的,不关我的事。”可见,此时的唐昭宗,已经完全成了一个傀儡。为这样的皇帝打工,韩偓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空叹报国无门了。

韩偓是个很有骨气的人,从不肯在朱温面前低头。比方说,当朱温与崔胤召集百官议事的时候,大家都恭恭敬敬地起立迎接,极尽阿谀奉迎之能事,只有韩偓端坐不动,理也不理。对于这样一块绊脚石,朱温自然要毫不留情地搬掉。在朱温的逼迫下,唐昭宗只好同意将韩偓贬谪为濮州司马。唐昭宗被害后,朱温伪装大度,以高官厚禄为诱惑,发函征召韩偓回京任职。韩偓知道此去必入虎狼窝,就没理他那个茬,而是举家南下福建以避祸。在这个问题上,韩偓很明白也很有定力。面对高官厚禄的诱惑,很多官员往往头脑发昏,丧失基本的判断力而自投罗网。

在大唐灭亡十几年后,韩偓以八十一岁高龄客死福建。韩偓是晚唐著名诗人,有“一代诗宗”之美誉。在韩偓的诗作中,有不少贴近现实,关注民间疾苦之作,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他的《自沙县抵龙溪县值泉州军过后村落皆空因有一绝》堪称名篇:“水自潺湲日自斜,屋无鸡犬有鸣鸦。千村万落如寒食,不见人烟只见花。”山清水秀的村落,只有野花自开,乌鸦哀鸣,而不见人烟鸡犬。兵乱之祸,何其甚也!

韩偓的《雨村》一诗,也颇有意蕴,令人回味:“雁行斜拂雨村楼,帘下三重幕一钩。倚柱不知身半湿,黄昏独自未回头。”那个倚柱观雨,罔顾雨打衣湿,忘却时间的诗人,心中在想些什么?

著名诗人温庭筠的儿子温宪,是韩偓的同榜进士同学。温庭筠为人狂放不羁,言辞文章屡屡触怒权贵,在官场上得罪了很多人。那些被温庭筠得罪过的人,不仅记了他的仇,连他的儿子也没有放过。比如有个名叫郑延昌的官员,就屡次公报私仇,在主持科举考试时故意打压温宪。都说是父债子还,却原来这债不只是经济层面上的,还包括人情层面上的。说不完道不尽、让人无可奈何的官场人际关系!

胸有不平事,难免要宣泄。屡试不第的温宪,有次科考落榜之后,曾在崇庆寺题诗一首(《题崇庆寺壁》),以发泄心中的郁闷之气:“十年沟隍待一身,半年千里绝尘音。鬓毛如雪心如死,犹做长安下第人。”“鬓毛如雪心如死”,这一种何等的辛酸愤懑与无奈!

虽然嘴上说“心如死”,但温宪并没有真正死心,该报考还是照样报考。郑延昌做了宰相之后,有一次去崇庆寺做公务祭拜,碰巧看到了温宪的题诗。读了温宪的诗之后,为之动容的郑延昌良心发现,便指示有关部门,如果温宪以后再来报考,就不要再难为他了。就这样,温宪终于在本科金榜题名。看起来,有些时候的有些牢骚,还是有些作用的。

温宪为官不显,但颇具诗名,与郑谷、许棠等人合称“芳林十哲”,亦称“咸通十哲”。但是温宪的诗作多已佚失不存,《全唐诗》仅录其诗作四首。除了《题崇庆寺壁》,温宪的《杏花》也很为人所称道:“团雪上晴梢,红明映碧寥。店香风起夜,村白雨休朝。静落犹和蒂,繁开正蔽条。澹然闲赏久,无以破妖娆。”

壹点号谷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