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戏剧舞台上的神话故事

 戏剧传媒 2022-08-30 发表于河北
美妙神奇的神话故事,是传统古典戏曲中的重要内容,在古装戏中占很大比例。神话剧反映的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美丽传说,体现的是人们的愿望和理想。
戏剧舞台上的神话故事,大多来源于我国的古典小说、评话和民间传说。在古装戏中,来源于古典小说【西游记】【封神演义】【聊斋志异】等志怪小说和民间传说中的故事占很大比例。京剧《孙大圣大战白骨妖》《孙悟空大战盘丝洞》《闹天宫》《盘丝洞》《十八罗汉收大鹏》《无底洞》《劈山救母》和秦腔《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等神话剧都来自于古典小说【西游记】。而秦腔《黄河阵》《太师回朝》,蒲剧《炮烙柱》《无影簪》《摘星楼》《狐狸缘》和京剧、晋剧、秦腔、河北梆子等剧目中的《渭水河》《宝莲灯》《劈山救母》则出自于古典小说【封神演义】。

京剧《十八罗汉收大鹏》

河北梆子《宝莲灯》剧照

京剧、晋剧及其他剧种中的《白蛇传》《天女散花》《八仙过海》,黄梅戏《天仙配》,秦腔《目莲救母》,河北梆子《钟馗嫁妹》,蒲剧《六月雪》,锣鼓杂戏《白猿开路》和晋剧武戏《火神斗白猿》等神话剧都属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改编的戏剧。这类剧目从不同的生活角度、不同的人物身上,反映出人们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向往,反映了人们对假恶丑的鞭挞和嘲讽。
神话剧是具有幻想特点和浪漫主义色彩的舞台作品,她以神奇的故事、奇异的人物造型、绚丽的舞台布景和神秘的声、光、电手段运用,让神秘的故事更加神秘,给人们带来了不一般的艺术享受。
神话剧虽是神话但他具有明显的社会和历史渊源。【封神演义】发生在商末时期的武王伐纣期间,而【西游记】则是以众所周知的唐朝太宗的时代为背景,以唐三藏师徒去西天取经为主线展开描写的所经所历。这些作品都能反映当时的社会状况、社会文化。
戏剧舞台上的神话剧,不拘泥于神怪小说中陈述的故事,睿智的剧作家们在神话剧的创作过程中吸收了民间传说中的故事和情节,让舞台上的神话故事更加丰满更加动人。神话剧经舞台艺术家们在舞台上的二次创作,让舞台上的神话更加精彩。
美丽的神话剧不仅有人们对历史事件的深刻记忆,更有人们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看法和对人物、事件、故事结局的幻想和演绎,形成历史故事与神话传说的相融相补。
《白蛇传》是发生在南宋绍兴年间的故事,是中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之一,也有人说源自于唐代洛阳的巨蛇事件。这个故事从传说到后来形成文字,经历了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到明代初步定型于冯梦龙编撰的《警世通言》,成熟盛行于清代,是中国民间集体创作的典范。

京剧《白蛇传·断桥》剧照

《白蛇传》描述的是一个修炼成人形的蛇精与人的曲折爱情故事。故事包括篷船借伞、盗仙草、水漫金山、断桥、雷峰塔、许仙之子许仕林祭塔等情节。表达了人们对男女自由恋爱的赞美和向往;表达了人们对封建势力的憎恨和抗争。此剧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多少年来,人们以这个故事为原型,创作了不知多少影视作品和动漫作品。京剧、晋剧、秦腔、河北梆子等很多地方剧种都有这个剧目。
河北梆子的精典剧目《钟馗嫁妹》描绘的是一个动人的人与神的故事。这个戏是著名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裴艳玲大师的拿手好戏,曾拍成电影舞台艺术片。剧中奇异的人物造型,亦鬼、亦神的人物变幻,亦实、亦虚、亦真、亦幻的故事场景,虽阴森但不恐怖,虽丑陋又富美感,是鬼怪却更具善良。神奇的舞台艺术把一位威风凛凛、浩然正气的“捉鬼大神”“驱魔真君”形象描绘的精彩无比,动人的兄妹情,感人的人鬼情,扣人心弦,感人肺腑。

河北梆子《钟馗嫁妹》

晋剧传统戏《游西湖》是带有神话色彩的历史故事。故事是这样的。南宋时,御史之女李慧娘与太学生裴舜卿一见钟情,互托终身,奸相贾似道垂羡慧娘美貌,强纳李慧娘为妾。慧娘与裴生在西湖相遇,在船头互诉衷肠,被贾似道窥见,盛怒回府,一剑刺死慧娘。又命家奴诱骗裴生至贾府欲杀害之。李慧娘阴魂不散,怨气腾腾,九天玄女怜其不幸,差土地神赠慧娘阴阳宝扇与裴生相会,李慧娘魂返贾府,星夜救裴逃生,并严惩了奸相贾似道。
这个舞台故事有历史上的人物真实,也有神乎其神的鬼神化演绎。这是历史故事和神话故事相融相洽的典型范例。权臣奸雄欺压百姓,百姓们虽然恨之入骨,但没有惩治恶人的能力,因此只好借助于人们幻想中的神仙替人们惩恶扬善。所以在贾似道杀死李慧娘后便有了一段李慧娘变作鬼魂在土地神的帮助下救出裴舜卿,惩治了权臣贾似道的故事。《游西湖》是晋剧舞台上的优秀传统剧目,《鬼怨·救裴》一折最为精彩,是我记忆最深刻的晋剧精典。这个戏是原晋中市晋剧团著名小旦艺术家程玲仙的拿手好戏,生动的故事、精湛的表演艺术,迷人的声腔,惊艳了几代人,优秀的传承者更是数不胜数。当然,这不仅仅是神话剧的魅力,是艺术家高超的演技让这个戏成为脍炙人口的舞台精典。
晋剧《金鳞记》又称作《真假牡丹》,取材于传奇小说【三侠五义】中的故事,京剧叫《碧波仙子》,电影称做《追鱼》,最早在清末时由南方的剧种上演,后传入北方。这是一个带有神话色彩的公案类剧目。小时曾看过晋中晋剧团程玲仙主演的《金鳞记》,但由于那时候年龄尚小,当时的演出情景已记不清楚。只记得大人们看到精彩之处时情不自禁高声叫好的情景。
这个戏的故事是这样的。宋代时,书生张珍与宰相金宠之女牡丹自幼订婚,金宠嫌其贫寒,意欲悔婚,令张珍在碧波潭畔读书。潭中鲤鱼仙子怜念张珍凄苦,幻化成牡丹女模样,夜晚来到书馆,相约每晚到花园相会。一夜,张珍到花园赴约偶遇真牡丹,误与倾谈,牡丹大惊,张珍被金宠逐出相府。仙子追寻解释,二人相携观灯,不料又被金宠相遇拘回,方知府内竟有俩个牡丹,容颜神态难以分辨。金宠约请包拯辨认真假,仙子也请水府龟精幻化成包公及随从,同至金府审案。包拯审知金家嫌贫爱富负义悔约,被张珍与仙子的真情感动,遂不予深究。金宠无奈,约请张天师遣天兵天将捉拿仙子。观音菩萨降临,规劝鲤鱼仙子随己修炼,仙子甘愿忍痛剥鳞三片,坠入凡尘,与张珍终成佳偶。这是一个曲折生动的爱情故事和公案传奇。虽是传奇,却有深刻的社会烙印,以物喻人,以鱼喻人真的非常动人。
晋剧《游西湖》《金鳞记》是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神话传奇剧目。虽是传奇,却有深刻的社会烙印和社会背景,是人间故事与神话演义相结合的传奇故事。
京剧《八仙过海》和《孙大圣大战白骨妖》是纯粹的神话故事。《八仙过海》说的是吕洞宾、铁拐李等八仙赴蟠桃盛会,醉酒而归,适遇金鱼仙子率水族在海里遨游,八仙依仗法宝威力,戏言挑逗,引起酣战。金鱼仙子力敌八仙,收去八仙法宝,八仙们大败,只得赔礼道歉,双方言归于好,八仙飘海而去。
《八仙过海》是一出文武并重的剧目,人物众多、场面恢弘,各类角色,尽显神通,是京剧舞台上的一部经典剧目,彰显京剧独特的艺术魅力。

八仙过海

传统文化、传统戏曲的传承,是近些年来人们格外注重的话题。能否让年轻一代喜欢戏曲,能否让优秀的传统戏曲艺术发扬光大,更是文化部门思考的问题。
山西省京剧院创作演出的《小话西游之系列·孙大圣大战白骨妖》就充分体现了这一创作宗旨。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古典小说《西游记》中的故事,是人们在电影电视和文学作品中常见的题材。山西省京剧院把这段故事改编成了京剧儿童剧,为孩子和孩子的家长们送上了一份戏曲大餐,给孩子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惊奇和喜悦!
这个戏没有冗长的唱腔和唱段,只有生动的道白、诙谐的人物对话、优美的插曲和简单的京剧锣鼓家具,非常简洁生动。一则脍炙人口的神话故事让舞台艺术家们演绎的风趣幽默非常精彩。
剧中人物的台词极富喜剧色彩,对话通俗易懂、词汇穿越古今、趣味浓厚、诙谐幽默。来自不同时期不同世界中的神怪精灵穿越相聚更是神来之笔。如《葫芦娃》中的蛇精,现代动画片中的灰太狼竟然和白骨精们混在了一起,令孩子们倍觉新奇,真可谓巧妙的构思、大胆的夸张极具趣味!艺术家们用孩子们非常熟悉的现代语汇把故事讲述的生动有趣,让古老的神话产生了新的魅力,让孩子们听的津津有味。演员和观众的频频互动,使整个剧场充满热烈欢快的气氛,欢声笑语不断。
剧中,通过人物对话把现代社会中存在的一些奇怪现象形象地给于了调侃讽刺,虽然是只言片语、却入情入理、点到为止、引人深思。
憨态可掬的猪八戒、神通广大的孙悟空、善变害人的白骨精及木纳的唐僧、忠厚的沙和尚都是孩子们熟悉的形象。生动和熟悉的故事让孩子们感到格外亲切。
五光十色的灯光布景;舞台人物的奇异服饰和化妆造型;别出心裁的场景设计;剧中角色走下舞台和观众的互动都令孩子们惊喜万分。

京剧《齐天大圣大战白骨妖》剧照

山西省京剧院奉献给孩子们的这场《小话西游—孙大圣大战白骨妖》的儿童剧,以生动活泼易于孩子们接受的神话故事引导孩子们去分辨邪恶、分辨事非,真正地起到了高台教化的作用。台上台下、演员与观众的互动又让孩子们在看戏的同时参与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互动游戏,激发了孩子们对邪恶的痛恨和对善良正义的热爱。
这是一台创意新颖且适合孩子们欣赏特点的优秀神话儿童剧。它不仅用简练的语汇把精彩的故事讲述给了人们,还把滑稽幽默的现代舞、广场舞融入剧情,具有极强的趣味性,让观众们为之倾倒。
舞台神话剧不仅讲究故事的新奇、人物造型的生动,更讲究音乐风格的活泼和风趣。舞台美术灯光布景和现代声光电手段的出色应用,更增强了神话剧的神奇色彩,让剧中的人物和故事在美伦美奂中更加奇异神秘!
舞台神话剧的新奇特点,适应了儿童乃至年轻人们的欣赏习惯和猎奇心理,让他们在观赏神话戏曲故事的同时,受到传统戏曲艺术的熏陶。
神话剧不仅仅演绎的是一幕幕生动奇异的神话,她体现的是华夏民族的巨大智慧,反映了华夏民族对真善美的渴求愿望,反映了人们对幸福美满生活的向往和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期许和幻想。五彩斑斓的神话戏曲给人们带来的是不一样的艺术享受,给人们带来的是深刻的生活启迪。

作者:张同亮

于2022年8月29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