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红军独臂师长,牺牲在长征第一仗,72年后家人惊现湖北

 lixj1028 2022-09-01 发表于天津

2006年6月3日,77岁老人洪开先打开电视,央视播出的访谈节目《我的长征》吸引了他。画面中突然闪出“洪超烈士之墓”,老大爷心头一紧:“我父亲也叫洪超,也是红军师长,也牺牲在长征路上,可遗骸一直没有找到,这个墓该不会与父亲有关?”

洪开先是湖北黄梅下新镇的一个渔民。风里来雨里去,虽然年纪已大,但身体非常硬朗,仍要坚持驾船打渔。他父亲洪超早在1927年就己外岀参加革命,但一直下落不明,家里人找了几十年,始终没有消息。

文章图片1

洪开先与家人打渔照

洪开先名义上是洪超的儿子,其实只是继子。洪超离开家乡外出革命前,并未取妻生子。但他有一个哥哥,名叫洪新保。洪新保生了两个儿子,长子洪开先,次子洪克先。洪超外出革命后就与家中失去联系,哥哥一直期盼弟弟能平安归来,可左等右等,一直了无音讯,想找又没有任何信息。直到1954年,时任65军政委帅荣回乡探亲,哥哥才知道了洪超的些许信息。

帅荣也是黄梅人,也曾是彭德怀麾下的红军战士,早年也曾在湘鄂赣苏区战斗过,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他与洪超是黄梅老乡,又都在红八军担任过领导职务,彼此之间当然相互关心,相互关注。解放后,帅荣也一直在查找洪超的消息,想了许多办法,托了许多人打听,最后才确认他已牺牲中长征中。

文章图片2

帅荣少将

洪新保苦等弟弟数十年,终于等来弟弟消息。得知弟弟曾经是威风凛凛的红军师长,他非常高兴,为有这样的弟弟骄傲自豪,当最后又得知弟弟已牺牲20年,他又痛心失望。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任何办法。除了伤心流泪,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找回弟弟的遗骸。可帅荣委婉地告诉他,要实现这个愿望可能很难。因为事情己过去20年,好多当事人要么己牺牲,要么分散在天南地北,实在是难以查找。

听了帅荣将军的介绍,洪新保只好面对现实,打消奢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长子洪开元过继到弟弟名下,并载入洪氏宗谱之内,帮其传宗接代。

根据帅荣将军提供的证明材料和洪新保个人的申报,黄梅县对洪超的革命经历进行了全面调查,甚至与彭德怀、滕代远、张震等人进行了联系。除了不知道其遗骸所在地外,其人生轨迹已基本理清,遂将其列入革命烈士名录。

文章图片3

洪超烈士

洪超,1909年出生在湖北黄梅下新镇一个贫寒家庭。6岁丧父,9岁母亲改嫁,家中长辈仅剩祖母一人。从此,哥弟两与祖母相依为命,自小尝尽生活艰辛与苦难。尽管日子过得很苦,祖母和哥哥仍节衣缩食,供养他接受教育。

1926年,农民运动的风暴括到黄梅。受革命思想启迪,洪超反无反顾投身革命浪潮,成为积极份子,引起党组织的关注。1927年,当地党组织选送他进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18岁的洪超自此离开家乡,再也没有回来。

蒋介石和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后,到处都是白色恐怖,但洪超坚定不移地选择跟共产党走。他随部参加了南昌起义,跟随朱德、陈毅一路转战,于1928年4月抵达井冈山。

文章图片4

毛泽东与朱德会师油画

在井冈山时期,洪超有幸成为朱德的警卫排长。在朱德的教育和指导,洪超迅速成长,很快就升任红四军参谋。后来,彭德怀领导发动平江起义,创建红五军,也率部来到井冈山。根据工作需要,洪超于1929年调入红五军担任参谋。从此,他便与彭德怀结下不解之缘,逐步成长为彭德怀手下最年青、最有干劲的红军师长。

从红三军团战史的记载情况看,洪超先后在几个主力师担任过师长。1933年3月,草台岗战斗打响。洪超在这次战斗中身负重伤,最终被截去左臂。但他身残志更坚,仍然顽强地带领红军战士冲锋陷阵,在军中有“独臂师长”之称。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洪超当时担任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与他搭挡的政委黄克诚后来成为共和国大将。

文章图片5

黄克诚大将

洪超率领的红四师,是长征的先头部队。作为右翼先锋,红四师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一直走在所有部队的最前面。因此,当长征中的第一场战斗打响时,注定了要由洪超的红四师来完成。

按照军团长彭德怀的命令,洪超率部通过赣县塘坑口后,于1934年10月20日向信丰县新田镇百石村方向挺进。这里的位置很独特,明知前面就是国民党军设立的第一道封锁线,但红军却不得不经过这里。无论是情报显示,还是前期侦察结果,红军主力要突然敌人的第一道防线,这里是最佳选择。

文章图片6

其实,早在长征开始之前,中央就已派人通过统战关系,与镇守这一带的李宗仁,就“借道”问题达成秘密协定。但为了防止泄密,双方仅限极少数高层知道,都没有向下传达。其实,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向下传达。

作为红军长征的先遣部队,洪超率部抵达信丰县百石村后,眼前看到的,就是敌人设在第一道封锁线之前的铁丝网、壕沟和明碉暗堡。要想通过这里,不经过战斗是绝无可能的。就这样,红军长征中的第一仗也就是“百石战斗”一触即发。

文章图片7

经过侦察和战前准备,“百石战斗”于21日上午10时打响。红军将士有备而来,士气旺盛,志在必得。洪超师长指挥红四师所部,以突袭方式剪掉铁丝网,跨过壕沟,迅速抢占了制高点。然后架起机枪,向守敌发起猛攻。百石村的守敌抵挡不住,被迫弃守外围据点,收缩至村内的一座规模宏大的祠堂内。

逃敌虽然马上就被红军包围,但他们凭借坚固的建筑物负隅顽抗。为了瓦解敌人斗志,红军反复派人劝降。但苟延残喘的敌军不停地向外射击,先后击杀了三名喊话的红军战士。

恰在此时,洪超师长带着警卫排路过这里。他准备到红十一团与找政委黄克诚,见这里的战斗正处于胶着状态,便亲自到前沿观察,准备调迫击炮来助攻。指令刚下达完毕,敌人从围墙内射出的一发子弹,正好击中他的头部,当场牺牲,年仅25岁。

洪超是彭德怀手下三大爱将之一,得知洪超牺牲的消息,彭德怀心如刀绞。1974年11月,彭德元帅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他心里仍惦记着英年早逝的洪超。临终前他嘱咐身边人员:“千万不要忘记洪超,他是我们中央红军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个师长。”

洪超指挥红四师在江西信丰县百石村打响的这场战斗,是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打的第一仗,也是“中央红军长征后取得的第一个胜仗”。对于此仗,陆定一曾撰有这样的诗句:“十月里来秋风凉,中央红军远征忙。星夜渡过于都河,古陂新田打胜仗。”有了这次战斗的胜利,红军主力开始跳出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而为了突破这道防线,洪超师长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立下了长征首功。

由于战事激烈,行军匆匆,红军撕破敌人的封锁线后,根本不可能在当地久留。红军战士一边打仗,一边将烈士的遗体掩埋。为了防止万恶的敌人平坟毁尸,根本就不可能对洪超的安葬地留下任何标识。这些都为后来寻找洪超的遗骸,增加了难度。

岁月匆匆,一晃就到了2006年6月3日。此时距洪超牺牲已经整整72年。洪超的哥哥洪新保早已去逝,继子洪开元也已77岁。老人在家中收看央视节目《我的长征》,突然在画面中看到了“洪超烈士之墓”,自然而然就会与自己的父亲联系起来。都是红军师长,都牺牲在长征中,又同名同姓,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必然关联?

老人不愿意放弃任何寻找父亲墓地的线索,为了寻找父亲的牺牲地和埋葬地,他们已苦苦寻找了几十年,尽管一次又一次失望,一次又一次伤心,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是绝不会放弃任何线索的。

节目主持人已在电视中明确告诉观众,洪超烈士的墓在江西省信丰县新田镇百石村境内。而且还说,红军在这里打响了长征第一仗,这里也是红军长征中牺牲的第一个师长的安息地。

文章图片8

洪超在信丰县百石村的墓地

老人无意间发现了可寻找父亲遗骸的线索,心中像大海的波涛,再也无法平静,他一刻也不愿耽误,摧着吵着要出去联系、出去寻找。为了这个事情,家里人商量了一夜。第二天天刚放亮,老人就迫不急待地来到镇上反应情况,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跑到县里。

接下来,经过湖北、江西两省有关部门的反复联络和反复沟道,洪开元老人很快就得到党史部门的确切答复:位于江西省信丰县百石村境内的洪超烈士之墓,就是湖北省黄梅县革命烈士洪超同志之墓。

消息传来,年近八旬的老人泪流满面,哭得像个孩子。不容易呀,真的不容易。父亲外出革命79年,一直音讯全无。为了查找父亲的踪迹,家里人不知伤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自从1954年突然得知父亲已牺牲整整20年后,家里人什么都不在想,只想能够找到他的墓,只想能够到他的墓前去为他烧烧纸,上上香,寄托一下哀思。可由于各种原因,始终无法找到。这一等就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52年。现在,老天终于开眼了,终于让自己能够在有生之年,突然找到己离家未归79年,已牺牲72年的父亲的墓,老人能不高兴吗?

洪超师长已牺牲72年,家里人找他的墓找了52年,各级党组织也曾经付出过许多努力,都没有成功,为何又突然之间出现在央视的报道中?

2005年,江西省信丰县接待了一位神秘客人--张小艾。她是共和国上将张爱萍的女儿。根据父亲生前遗愿,她亲自凭吊了百石战斗遗址,建议信丰县能够为牺牲在这里的红军师长洪超修建一座坟墓,以告慰先烈英灵。

张爱萍去逝前为何惦记着要给洪超烈士修墓?原来他曾经是洪超手下的兵。当洪超师长指挥红四师打响百石战斗时,张爱萍正好担任红四师第十一团的政委。他是百石战斗的亲历者,也是洪超师长牺牲在信丰,埋葬在百石的见证人。

张小艾的建议,迅速得到当地政府响应。经过史料收集与辨析,经过现场调查与走访,党史部门居然幸运地找到并确认了洪超烈士的安葬地。

那么,这个高难度的问题,又到底是如何被当地的党史部门破解的呢?

原来,在当地,就在百石村境内,一直有口口相传的知情人,一直有一户热心的村民,会在每年的清明节,给一座无名红军烈士墓上香烧纸。

1934年10月22日,百石村战斗结束。红军战士在处理洪超烈士后事的过程中,偶遇当地村民陈观音,便请他帮助安葬。百石村的村民曾受尽国民党军欺凌,见红军秋毫无犯,知道是人民的军队,非常痛快地答应帮忙。于是,红军战士在陈观音及其招呼来的村民们的帮助下,将洪超的尸骨埋葬在了离战场不远的围栋山的山腰上。

当然,红军不可能告之安葬者的姓名及职务,安葬完后也没有付报酬,但送了一件军棉衣给陈观音,这件军棉衣就是洪超的遗物。陈观音虽然不知道被安葬者的任何信息,但从那以后,每到清明节他都会到这座无名烈士墓前烧香扫墓。

陈观音的儿子在解放后当了老师,他自小就耳濡目染,父亲去世后,他每到清明节也会带着自己的学生给这座无名烈士扫墓。因此,百石村的许多老百姓都知道这里有一座无名英雄的墓。

信丰县党史部门根据张小艾提供的信息,马上就到百石村进行调查走访,很快就找到了这座无名烈士墓葬的所在。结合一些老红军战士的回忆文章和仍然健在者的现场指认,信丰县最终确认这座无名烈士墓,就是洪超烈士的遗骸所在地。

2006年清明节,重修的烈士墓和新建的烈士纪念碑顺利完工。原军委副主席张震上将亲笔题写碑名“洪超烈士之墓”。百石战斗打响时,张震时任洪超所部红四师第十团三营营长。他和张爱萍将军一样,也是洪超烈士牺牲和安葬在百石村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经过湖北、江西两省党史部门的协调,在洪超师长牺牲72年后,他的儿子洪开元老人,带着家人来到了信丰县,来到了百石村,来到了围栋山上的洪超烈士墓前。

面对苦苦寻找了52年,才终于找到的亲人墓葬,祖孙三代长跪不起,嚎啕大哭,一个劲地悔恨自己来晚了。陪同者和围观者也无不扇然泪下。

文章图片9

接受记者采访时,洪超烈士的孙子对百石村的村民表示了无限感激之情。他说:“没有百石村老百姓几十年如一日的精心保护,爷爷的墓就不可能保存下来。”在信丰县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洪开先以继子身份,携子女在父亲坟前立下挽联:“捐躯献身浩气长留环宇,舍身取义英灵含笑苍穹。”

洪超烈士,永垂不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