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曲直作酸、敛束畅达的乌梅

 曹俣的岐黄之术 2022-09-03 发表于陕西

青梅果实

曲直作酸、敛束畅达的乌梅

梅之花苞于腊月封藏之季,独得少阳奋发之气,于万物偏枯中聚集生气,从严寒中透出,先春开放清馥之花。梅之实结于初春、成于初夏,故梅实禀春木之气最全,得酸之正味,酸为阴中之阳,刚柔相济,其性束能收,亦可疏达宣泄。在五六月间采近熟之青黄色果实,用百草熏焙而得,表面乌黑或棕黑色,故称乌梅,又名熏梅,以浙江长兴产者为佳。

木曰曲直,曲直作酸,曲属阴,为收之义;直属阳,其意在伸为散,正合风木之脏体阴而用阳之性,即肝之本体内蕴藏有形充沛之阴血,而后能激发疏泄、调畅之用。肝体得养,则肝用如常,疏泄畅达而不亢逆;若肝阴不足,则肝阳有余,其刚用之性太过而易致诸症。

《神农本草经》云:“(乌梅)味酸平,主下气,除热烦满,安心;肢体痛,偏枯不仁,死肌,去青黑痣、恶肉。”[1]乌梅禀冬令水阴之精,得东方肝木之味,酸苦涌泄而逆气自下,水精上滋则烦热顿除、胸膈不满,心气亦安,此属乌梅敛降收藏之性,为体;治肢体痛、偏枯不仁、死肌者,乃梅生发之气伸张,在诸木凋蔽之际,挺然吐气而扬其英,在人体则一身壅塞之气皆除,为用;乌梅助正气而不容邪气,阳气充达,则颜光色鲜,故去人体青痣、黑痣及虫蚀之恶肉。

仲景制乌梅丸(乌梅三百枚,苦酒浸泡一夜,细辛六两、干姜十两、黄连一斤、当归四两、炮附子六两、蜀椒四两、桂枝六两、人参六两、黄柏六两,上十味,依法做丸,如梧子大,每服十至二十丸,一日三服)[2]用治蛔厥,方中乌梅量独重,盖蛔虫胬肉皆为肉质,属脾土,乌梅极酸,能化蛔虫胬肉,在五行为木克土,意在酸收酸化,与山楂之酸可化肉积之理无异,故虫遇酸则静伏,则痛止厥回而安平如常;用苦酒(米醋)浸制乌梅,以顺曲直作酸之本性,为同气相求;与米同,乃补养中焦之法,资其谷气,培土以制肝,即所谓“厥阴不治,取之阳明”者也;加蜜为丸,缓治其本,其用丸不用汤者,为取有形之物,入于虫口而已。

饥不能食、下利不止,是下寒之证;气上撞心、心中烦热、吐蛔,乃属上热。蛔厥者,蛔虫为患,厥阴病脏寒,蛔虫避寒就温,则上逆而现心下冲撞、涌逆呕吐、烦闷之症。方中川椒、细辛、桂枝、附子、干姜诸物,温脏以胜下寒;黄连、黄柏能泻心滋肾,藉辛开苦降泄郁而畅达三焦气机;木邪肆横,中土必困,蛔动而中虚,故加人参以安中止吐,可御冷热诸药之悍;当归补中有动、行中有补,诚血中气药,使气血各有所归,能安五脏、强形体、益神志,大凡有形虚损之病,无所不宜。

乌梅丸为厥阴正治之主方,其酸苦辛温并用,但无甘草,故方向散漫,可主人体上下皆有症状、寒热错杂之邪,为脏寒肝木横逆证之代表方。

原文补注“又主久利”,但凡久泻久痢,终成虚寒,故久不得痊之遗尿、失精、带下、崩漏者,皆可用本方调其寒热、扶其正气,则诸症自止。本方所主以寒热错杂、正气虚弱最为关键,暴泻及湿热痢皆非所宜;风寒初起、疟痢未久者,不可骤然用此收束,易致敛邪。

厥阴为阴气发展最深阶段,自有开始向阳转化之象。梅腊月苞花,如阴寒中升发之阳气。腊月为一年中之厥阴,故乌梅可接续将离决之阴阳,在人体则治厥阴病。清医陈修园在《伤寒论浅注》中云:“厥阴为风木之脏,虫从风生,故凡厥阴之变证不一,无论见虫不见虫,辨其气化,不拘其形迹,皆可约其旨为蛔厥者,统以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方何故?以厥阴证非厥见利,此方不特可以治厥,而并可以治利。大凡阴阳不相顺接,厥而下利之证,亦不能舍此而求它方。”[3]

乌梅药材

乌梅得木气最全,酸味独异,盖酸为木之味,温为木之气,味属阴,以降敛为顺;气属阳,以上行条达为顺,即所谓“收即寓行,行不离收”。察乌梅之炮制,以熏焙则走气更盛,能行散阴邪之结滞。清医刘潜江对乌梅体会至深,他在《本草述》中指出:“盖兹味就收而能致其行之用,就行而不离乎于收之体。夫行在于收中,则收之功神;收在于行中,则行之元裕。若只谓其酸收而已,是仅见其半而失之全者也。” [4] 

宋医严用和的济生乌梅丸(乌梅肉一两半、炒僵蚕一两,共为末,醋糊为丸,梧子大,每次四、五十丸,空心醋汤服下)[5]敛肺涩肠、消风散结,主肠风便血、淋漓不止。直肠息肉属中医肠风便血之范畴,息肉乃风痰瘀血所化生,属死肌恶肉,近人以济生乌梅丸加味薏仁、威灵仙、手爪甲、象牙屑等用治,多有良效。

清医叶天士的《临证指南医案》中,乌梅与黄连、川楝子同用,法取酸苦泄热、除烦满,大凡肝气犯胃者常用。其方辛开苦降,实具仲景泻心汤之意。

案例一:钱某,脉细、右坚大。素有气上冲,长夏土旺,呕吐不纳食,头胀脘痹,无非厥阳上冒。议用苦辛降逆、酸苦泄热之法,若不加嗔怒,则胃和可愈。处方:川连、半夏、姜汁、川楝子皮、乌梅、陈皮。

案例二郭某,脉弦,心中热,欲呕而不思食,大便不爽利。此乃厥阴肝阳顺乘胃口,阳明脉络不宣,故身体掣痛。法当两和其阳、酸苦泄热,并少佐微辛。处方:川连、桂枝木、生牡蛎、乌梅、生白芍、川楝子。

案例三张氏,肝气犯胃,心痛、干呕、不能纳食,肢冷而泄泻,乃腑经阳失流展,非虚寒也。处方:金铃子散(川楝子、元胡)加川连、乌梅、桂枝、生姜。[6]

木喜条达升散而恶收,久服酸味亦伐生气。大凡外感未清、咳嗽初起、气实喘促、胸膈痞闷者,恐酸以束邪气,当戒不用。清医陈士铎在《本草新编》中称:“乌梅止痢断疟,每有速功。然取效速者,虽取快于一时,往往有变生久病而不能痊愈,不可不慎。世医有夏日将乌梅作汤以止渴,如腹中无暑邪者,可以敛肺止渴。但若有暑邪未散,则结闭于肠胃之中,及至秋冬,不变为痢,必为疟矣。”[7] 

乌梅药材

参考文献

[1]  沐之著.神农本草经彩色图鉴[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281

[2]  孙曼之著.孙曼之伤寒论讲稿[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4:151

[3]  林慧光主编.陈修园医学全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9:455

[4]  刘若金著;郑怀林等校注.本草述校注[M]. 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05:450

[5]  陈修园著;黄大理校注.新校注陈修园医书/时方歌括[M].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84:64

[6]  孙曼之著.叶天士医案评析[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80-89

[7]  陈士铎著.本草新编[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8:247

后语 :

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懂得你的言外之意,理解你的山河万里,尊重你的与众不同。

真诚感谢同行者,希望高抬贵指不吝点赞、点“在看”并转发,非常在意您的鼓励支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