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扭转中晚期抗癌局势,关键点是什么?

 美中嘉和 2022-09-03 发表于北京

有一种癌症,就发病率而言,于世界范围内,在所有男性恶性肿瘤中排第二位,仅排在肺癌之后。在我国,由于老龄化程度加深,饮食习惯改善及生活水平提高,它的发病率也逐年升高[1]。但确切病因尚不清楚,可能与种族、遗传、年龄、性激素、生活方式、环境等因素有关,多数研究认为此种恶性肿瘤的炎症性疾病在它的发生发展中起重要作用[2]。在发达国家,这种癌症如处于局限期,五年生存率可达100%,但发展到进展期,五年生存率仅为31%[1]

目前,在我国该恶性肿瘤的初诊患者的临床分期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异[3]。以美国为例,在初诊患者中,临床局限性病例占81%,淋巴结转移病例占12%,远处转移病例仅占4%[4]。而我国的多中心研究资料显示,仅1/3的初诊患者属于临床局限性肿瘤,初诊时多数患者已处于中晚期,导致我国该类肿瘤患者的总体预后远远差于西方发达国家[3]。因此,对高危人群进行早筛、早诊和早治是提高患者总体生存率最有效的手段。

此种恶性肿瘤是前列腺癌。

目前 ,参加此次多学科会诊的70岁的李先生,所患的前列腺癌处于进展期。是如何发现前列腺癌的?发现尿急4月余,查血TPSA15.80ng/L、FPSA2.11ng/L、fPSA/tPSA13,高度疑似前列腺癌。之后通过MRI增强和穿刺病理检查,确诊患前列腺癌,cT3bN0M0,Ⅲ期。

前列腺癌:左侧外周带肿瘤,侵犯左侧精囊腺

局部晚期前列腺癌,该如何治疗?且看多学科会诊专家团制定何种方案。

会诊纪实

多学科会诊,为患者制定“一人一方案”,其合理化和个性化的诊疗能提升患者生存率,缩短患者诊断和治疗等待时间,同时避免多处问诊、重复检查带来的费用和负担。

会诊开始,与会专家全面、完整地了解了患者的病历、影像等资料,仔细倾听了患者及家属提出的疑问及诉求,随后,针对患者病情及诉求,肿瘤内科医师、放疗科医师、影像科医师、物理师、技师、护理人员等几十人的医疗队伍,开启了此次的多学科会诊。

患者病历

上下滑动框内文字,了解患者详细病情▼

初步诊断

前列腺癌,cT3bN0M0,Ⅲ期

病情介绍

患者,男性,70岁

尿急4月余,进行性加重,无尿痛、血尿。2022.07.16就诊,查血TPSA15.80ng/L,FPSA2.11ng/L,fPSA/tPSA13。2022.07.18前列腺弥散加权(MRI增强)前列腺增生,坐骨直肠窝未见异常,盆腔内未见肿大淋巴结。左外侧带占位,恶性可能大(PI-RADS 5级)。2022.07.29,18F-PSMA PET/MR:肿瘤侵犯左侧精囊腺。前列腺穿刺病理报告:前列腺腺癌。(前列腺穿刺1)腺癌,Gleason评分4+3=7分,ISUP预后分组3组,肿瘤占比95%;(前列腺穿刺2)腺癌,Gleason评分4+3=7分,ISUP预后分组3组,肿瘤占比98%;(前列腺穿刺3)腺癌,Gleason评分4+5=8分,ISUP预后分组4组,肿瘤占比99%;(前列腺穿刺4)腺癌,Gleason评分3+3=6分,ISUP预后分组1组,肿瘤占比10%;(前列腺穿刺7)腺癌,Gleason评分4+3=7分,ISUP预后分组3组,肿瘤占比90%;(前列腺穿刺8)腺癌,Gleason评分4+4=8分,ISUP预后分组4组,肿瘤占比95%;(前列腺穿刺6)良性前列腺组织。(前列腺穿刺5、9-12)良性前列腺组织。免疫组化结果:(前列腺1、3、8)P504S(+),34βE12(-),(前列腺穿刺6)P504S(-),34βE12(-)。2022.07.27全身骨平面显像结合SPECT/CT显像:全身骨骼未见明显转移性病变。

既往史: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

家族史:无

查体:ECOG 1,未及异常肿大淋巴结。

讨论时刻

该如何治疗?

根据NCCN前列腺癌临床实践指南2022版:

该患者为cT3bN0M0,Ⅲ期,为极高危型。建议根治性放疗+内分泌治疗。

前列腺癌的生长与雄激素相关,通过药物抑制雄激素分泌,抑制雄激素与受体结合,断了癌细胞生长的营养,从而达到抑制恶性肿瘤生长的目的。建议醋酸戈舍瑞林缓释植入剂/诺雷德(3.6mg✱1)×1支治疗。

根治性放疗适用于病灶局限于盆腔的各个分期的前列腺癌患者,只要患者身体条件能够耐受放疗,放疗能给患者带来治疗上的获益即可适时安排。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引起的尿失禁和性功能障碍风险要多于根治性放疗[5]。对于相同复发风险的前列腺癌,根治性放疗与内分泌治疗的结合可取得与根治性手术相当的疗效。

会诊结论

经过详细讨论,会诊专家给出如下意见:

内分泌治疗:醋酸戈舍瑞林缓释植入剂/诺雷德(3.6mg✱1)×1支

根治性放疗,盆腔淋巴引流区PTV:46Gy/23Fx,PTV_Boost: 34Gy/17Fx

手术、放疗、内分泌治疗是当今治疗前列腺癌的重要手段,对于局限性前列腺癌患者可以通过手术或放疗达到治愈的效果,对于晚期前列腺癌患者主要通过内分泌治疗缓解症状、延长生存期。放疗因创伤相对较小,大部分老年患者都能耐受,安全性相对较高,且疗效可靠,一直以来都是老年前列腺癌患者首选的治疗方案。放疗无论是在根治性放疗、术后辅助或挽救性放疗、远处转移性前列腺癌的姑息治疗中都起着难以替代的作用[5]

对于不能做手术或不想做手术的前列腺癌患者,根治性放疗联合内分泌治疗,可以达到控制肿瘤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马玉磊. 转化生长因子β1对前列腺癌DU145细胞中肿瘤干细胞作用的实验研究[D]. 兰州大学, 2015.

[2] 王先进. 炎症与前列腺癌的关系[J]. 国际泌尿系统杂志, 2011, 031(001):61-65.

[3] 马春光,叶定伟,李长岭,等.前列腺癌的流行病学特征及晚期一线内分泌治疗分析[J].中华外科杂志, 2008, 46(12):921-925.DOI:10.3321/j.issn:0529-5815.2008.12.012.

[4] Schymura MJ, Sun L, Percy-Laurry A. Prostate cancer collaborative stage data items--their definitions, quality, usage,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s: a review of SEER data for 2004-2010[ J]. Cancer,2014, 120 Suppl 23: 3758-3770. DOI: 10.1002/ cncr .29052.

[5] 刘跃平,马建辉,李晔雄.前列腺癌的放射治疗[J].中华泌尿外科杂志,2017,38(6):412-416.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