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淇,千万别走他的路

 她刊 2022-09-15 发表于山东

中秋节当天,她姐去看了《妈妈!》,直接盖章中秋档最佳。

65岁的奚美娟和85岁的吴彦姝两个老戏骨演活了大龄女儿和高龄妈妈。

也将阿尔兹海默症这个听来就让人心碎的病症,再次搬到台前,极度催泪,却又不故意煽情。

但当初她姐对这部片子的期待,还被另一个人拉满——

19岁的文淇。

电影中文淇出场时,一头艳红色头发,她姐愣是一时没认出是她。

再次响应那句“总能把不像自己的人,演得那么像”。

作为新生代四小花旦的文淇,被网友称为有一双“内娱无代餐”的眼神。

在00后小花拼流量、刷代言的娱乐热榜上,我们鲜少会看到文淇的名字,却没人质疑她的演技。

“她不需要任何宣传,不需要任何的夸赞,也不用任何人的安利,只要看过她的戏,就会明白什么叫会演戏。”

今年,是文淇成人后的第二年。

少女时,她曾说20岁要向《这个杀手不太冷》的女主娜塔莉·波特曼看齐。

口气不小,让不少前辈捏了把汗。

但她姐丝毫不觉得这是“痴心妄想”。

今天就来聊聊文淇,一个总是交出期待值以上作品的少女。

8岁那年,文淇因舞蹈老师的一句建议,参加模特比赛。

凭实力斩获冠军后,小文淇对着镜头一脸笃定:

我觉得我是最自信的。

时间来到2017年的金马奖颁奖典礼。

14岁的文淇打败了当时79岁的吴彦姝,捧回了一座最佳女配的奖杯,成为最年轻的金马奖得主。

比之前17岁拿影后的李小璐,还早了3年。

但她的目标,可不是金马奖最佳女配。

此前接受采访,文淇放话称,要在20岁前,成为娜塔莉·波特曼那样的演员。

没背景、没资源,赤条条踏入演艺圈,也高昂着头颅,大胆讲自信的,终究是少见。

而这由内而外的自我信赖,大概是文淇父母教育的功劳。

文淇原名陈文淇。

与名字文文气气的感觉不同,文淇从小就很皮。

在家,她拿画笔在墙面上做彩绘;

在学校,和小朋友动手打架。

还因为柔韧性好,打不过就逃,肆无忌惮。

闯祸之后,文妈妈就要骂,气急了还会打。

但文淇不怕,她搬来救星——向爸爸撒娇求情。

文爸爸脾气温和乐天派,一切以女儿开心为主。

19年女儿被前经纪公司爆料违约,他的声明克制动情,也着重提了,只希望女儿开心。

由于文爸爸护得周全,文淇的野性和天真,就这样保留下来。

荧幕上看起来冷酷的文淇,私底下依然小女孩一般。

被问最想演的角色,她说是年纪相当的角色,最好能谈个校园恋爱。

闲的时候,也跟普通人家的小孩无异。

今年初,北京下了好久的雪。

文淇待在住处没有工作,那段时间,她浇花、吃垃圾食品。

终于没人管,买了一大桶的可乐配着泡面,吃一口灌一口。

如果说,文爸爸的保护,给了文淇足够的快乐。

文妈妈则一手赋予了文淇中的那些张力的部分。

文妈妈算得上“虎妈”。

她遇事不含糊,也有自己的一套原则——要给女儿看最真实的世界,哪怕它是血淋淋的。

林奕含事件在电视上滚动播出,一般妈妈都会赶紧换台,但文母冲进女儿房间,拽她出来打预防针。

凶险的不是如黑暗森林般的成人世界,而是对黑暗一无所知,毫无防备。

这点,文妈妈想得透彻。

她从未想过包办孩子的一生。

当文淇问妈妈:“我长大后要是不结婚,你接不接受?”她说:“随便你,反正是你的人生。”

“那我可不可以不生小孩?”她说:“可以,反正我已经把你生下来,这些决定你就自己做。”

文淇妈妈的这副“你的人生你说了算”的酷劲儿,让女儿在了解世界的B面后,不仅没有心生恐惧,反而生出更多对生活的掌控感。

于是,她生活中是毫无包袱的鬼马女孩,在荧幕上又成了眼神杀人的天才少女。

周迅说:

演员是个“杯子”,导演要往这个杯子里面倒橙汁那就是一杯“橙汁”,倒红酒那就是一杯“红酒”。拍摄之前,我的首要任务就是把杯子洗干净。

文淇恰好就是这样一只透明的杯子。

她心无阻隔,好的坏的,都做好了准备。

只是,如何次次都把杯子洗干净,靠天赋取胜的老戏骨周迅没有点明。

但巧的是,文淇也是周迅一般的天赋派。

文淇曾经做过小模特。

其中一次,文淇接受苏州当地报社采访,恰好碰到了韩雪和她的剧组。

而他们刚好缺一个小演员,便把文淇带去试戏。

在片场,演员常常是各种办法想尽,才能挤出两三滴眼泪,但文淇却擅长。

文淇在其中演一个没爸的孩子,没什么表演经验,却一开机就哭得让人心碎。

当时韩雪是主演也是监制,眼睛霎时就亮了,决定留下她。

文淇仿佛天生能与悲悯共生。

哪怕饰演扭曲少女,她也能最大限度地,把自己代入角色之中。

比如,《嘉年华》里在小旅店打工的小米。

紫色帽衫,黏黏糊糊的头发。

一个眼神,就让人看到小米的冷漠,以及藏在冷漠之下的心机。

再比如《血观音》里的棠真。

棠真像“没有完全盛开的恶魔之花”,表面乖巧,内心却像藏着一座城堡。

暗恋上闺蜜的男友后,最后眼睁睁看着闺蜜死去。

出卖生母,报复养母,早年没被满足的事,她统统回击,没落下一个。

角色复杂,但文淇一出场,幽深的眼神透出这个女孩的阴鸷。

强大的共情能力给了文淇理解角色的底子。

而一双眼睛,又让她有了传递角色的根基。

导演董润年在评价文淇时,也提到了眼睛:

第一感觉她的眼神非常清澈单纯,但是再读你觉得她似乎在用超越年龄的成熟偷偷观察着这个世界。

不只是观察。

想要演活角色,不仅要观察,还要理解。

而道德评判,很大程度上是理解角色的阻碍。

但文淇不是。

《血观音》之后,她会说: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演了这么暗黑的角色。

她总是彻底换位,完全融入。

“我觉得如果在生活里,在这里的场景中,我看着对面的人就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会去做这样的事。”

这种共情是面对世界和他人时,一种柔和体谅的力量。

用胡少卿老师的话说就是:尊重个体、善待个体,关注系统背后人本身的境遇。

而文淇,似乎天生就有关注复杂角色背后境遇的能力。

对角色的全然投入、体验,也丰富着她的表达。

《妈妈!》里,她演一个不学无术的少女周夏。

但文淇看到了周夏不学无术之外的部分。

她说:周夏就像是五颜六色的小蜡笔,在楷书字帖上乱写乱花,但她是五彩斑斓的,很可爱。

吴彦姝和奚美娟在阳光下的嬉闹的场景,文淇看到后说:

好像太阳的光辉长在她们身上一样,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显得安静。

这些精准奇美的文字,折射出文淇细腻的感知。

她是演员,也是一个用眼睛四处游走的、人世间的记录者,用柔韧的心做出最妥帖的描摹。

金马奖执行委员会执行长闻天祥点评文淇演技时说:

文淇已经超过了大家对童星的定义,不但口条、口音拿捏有技巧,演技也很有层次,让人惊艳。

很多人惊叹于她在表演时体现出的超强共情能力,唤她是“早熟天才少女”。

但文淇对此却很清醒——

“我比任何人都更想成为一个好演员,这个愿望里包含了先天的优势,但无论这个优势多么强大,都无法支撑我走完一生。”

“天才不天才这件事情,其实在演艺圈影视圈是不太存在的。”

她知道自己的长处所在,却也清楚这些并不能支撑文淇作为演员一直走下去。

于是,她诚实面对自己的各种问题,再想办法一一击破。

“我从小就很幸福,找起角色来还蛮困难的。”缺乏真实的情感体验,让她早早看到演技的“天花板”

拍《嘉年华》时,她提前去到厦门,在取景地的小旅馆换床单、接待顾客、清理下水道堆积的头发。

整整一个月,至今也难忘记当时刷马桶的场面。

她会在开拍前就给每个镜头想出多种表现方式,再根据经验找出最合适的一种。

甚至,哪怕导演还没敲定人选,她都会在看剧本的过程中先琢磨好细节。

野路子出身,没有受过专业训练。

她还为自己找来很多偶像,以保证自己演戏的每个阶段,都有老师“隔空指导”。

除了娜塔莉·波特曼,黄渤也是其一。

她总是把那些好的演员的表演,拿出来一遍遍琢磨、分析。

而且巧的是,当年金马奖晚会上,正是黄渤颁发的最佳女配角,心里知道点什么的他还开起了玩笑:所以,好的审美是一切成功的开始。

不把玩流量,文淇微博的画风很清爽,但也容易被资本忽视,错过心仪的角色。

所以,遇到好的剧本,她往往是自己看完很多遍后,就主动去和导演争取,还会特意跟导演保证,自己会把所有心力都放在拍摄上。

所以,与其把文淇对角色的掌控感彻底归于天赋。

不如说,这来源于文淇的专注;

专注于人物的喜怒哀乐,也专注在好好演戏这件事上。

只是,纵使天赋和努力齐全,文淇也有自己的困境。

她与邱泽合作的都市剧《生活家》被嘲剧情悬浮,甚至有网友用“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来形容糟心的观感。

而网剧《致命愿望》的豆瓣热评第一是,劝她不要再演这样的戏。

粉丝不懂文淇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

但现实是,文淇想要做出更多的尝试,市面上却没有太多的和更好的选择。

即便已经被称为“戏骨”,文淇依然有属于00后少女的不解。

面对记者,她很认真地讲:

“我真的很替我们00后担心,我觉得我们形象已经岌岌可危。

大家提到70后就是敬业,提到80后就是认真,提到90后就是潮流,提到00后就是玩手机。”

所有人哄堂大笑。

在所有人眼里,这似乎不是她一个艺人该考虑的事,流量、代言、穿搭、粉丝才是。

文淇不解。

常有人说文淇眼神成熟世故,但一些细节又暴露了,文淇是一个拥有赤诚理想、倔强地发出想要改变世界声音的热血少女。

的确,当她14岁拍完《嘉年华》,发现电影影响如此巨大,甚至可以催人改命时,她就变了。

她意识到在热爱的演艺事业之外,还有精神高低可以追寻。

“拍完《嘉年华》,我确定了自己想要演戏,当演员是为数不多可以非常直接地、非常积极主动地去影响很多人的一个事业。我要以我的方式来保护这个社会,保护这个世界”。

她把微博名由童星文淇,改为演员文淇;

她想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做些能给世界带来一点点好的改变的事情。

如今,再向文淇提起早年的目标——成为像娜塔莉·波特曼式的演员。

她会说:“但现在我觉得这个目标有点狂,我现在只想成为一名家喻户晓的女演员。”

此时的文淇,看山是山,是初代演员最好的状态。

只是,她立在当下,又看向未来。

要穿过“看山不是山”的境界,到达“看山还是山”的高处。

今年,再聊起电影,她谈起了另一个偶像。

“我看于佩尔的表演,发现她跟所有的女演员都不一样,她有自己的一套对于表演的理解。会在细节的地方加一些自己对这个角色的诠释。”

这也是文淇想要做的事,她想在表演中,加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她作为演员,改变世界的方式。她刊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