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7岁女孩考驾照科目三多次挂科,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国馆官方 2022-09-16 发表于广东

作者:一只小工蚁

又到分享好电影的时间。

全文有4500字,期待你看到最后,以此开启不同的一天。

一个十七岁的波兰女孩奥拉正在考驾照科目三,非常紧张。

她甚至把档位用记号笔画在了手背上。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无论如何也要通过。

因为父亲承诺过,等拿到驾照,会给她买一辆二手车。

这样,带着弟弟去自驾游的梦想就可以实现了。

好在副驾驶的警察在所有的项目后面都画了勾,并告诉他可以把车开回起点了。

奥拉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可好死不死,正在这个时候有人给她打电话。

电话铃声明显是对前两次挂科满满的怨念...

虽然奥拉第一时间挂了电话,但尴尬的气氛早已充斥了整个车里。

为缓解尴尬,警察对奥拉的考试给予了客套性口头表扬:“开得又快又好!”

尴尬的铃声很不合时宜地第二次响起,警察也只能扭头看窗外。

比尴尬更倒霉的是,路边有人忽然倒车。

奥拉猛打方向盘,成功避免了一次交通事故。

但因为压到了路中间的双黄线,也再次成功搞砸了考试。

愤怒的奥拉,猛踹“肇事”的车辆,各种脏话问候司机和他亲爱的母亲。

要不是警察拦着,她能当场徒手撕了那个可恶的男人。

愤怒于事无补。

考试砸了就是砸了。

对奥拉来说,狗血的可不只是驾照考试。

她的整个生活都是如此。

《我从不哭泣》是一部波兰电影,但讲述的故事,同样也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看名字就知道,不出意外,电影讲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开心、轻松的事情。

而是生活无奈的底色。

无奈到让你没脾气,

无奈到除了一句脏话,再无话可说。

不懂事的奥拉

已经17岁的奥拉,一点都不懂事。

在底层挣扎的家庭,全靠父亲一个人在外做苦力维持。

一个瘫痪还智力有缺陷的弟弟,吃喝拉撒都要有人照顾。

不管做什么事情,即使遇到生死大事,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永远只有一个:要多少钱?

但奥拉心心念念只在乎一件事,就是父亲有答应过,要给自己买一辆二手车。

第三次驾照考试没通过,奥拉想让母亲再给钱交补考费。

母亲告诉她,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了。

而且表示她考驾照已经花了很多钱,劝她打消买车的念头。

她就对母亲大发脾气,摔门而走。

接到爱尔兰来的电话,说她的父亲在码头工作时,被集装箱砸到,当场死亡。

母亲不懂英语,弟弟又要人照顾,只能让奥拉去爱尔兰处理后事。

奥拉也没有那么伤心,甚至还略带一点兴奋。

爱尔兰的一切,让她都觉得新鲜又刺激。

去街头拍照,去酒吧喝酒,与小年轻嬉闹。

着手处理父亲的后事时,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父亲工作的地方在哪里,甚至不知道父亲的全名叫什么。

到了医院,见到父亲的遗体,医生告诉她鉴定死因的结果,她也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她也无法判断,躺在眼前的这个死人,是不是父亲。

最后只能电话求助母亲,靠腿上一块胎记才确定了身份。

她完全不认识自己的父亲。

即便父亲还活着站在她的面前,她也未必能认出来。

父亲客死在了千里之外的爱尔兰,千真万确。

把父亲的尸体带回去,只是她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奥拉主要关注的还是父亲有没有留下钱,她的车还有没有希望。

因为父亲私下和别人换班进入工地,没有履行正规的程序,港口公司拒绝赔偿。

医生转交的遗物,除了一部已经过时十多年的老人机,半包没抽完的廉价烟,再无其他。

奥拉偷偷撬开父亲生前用的储物柜,里面只有一盒已经发霉的咸菜,两个又冷又硬的馒头,半瓶没喝完的劣质酒,几个还没来得及花掉的硬币。

她把父亲的银行卡插进自动柜员机,余额只有9块钱。

这就是一个常年奔波在外,为妻儿打拼的中年男人死后留下的全部家当。

她非常懊恼,甚至有些恨父亲。

原来说给自己买车,只是一个谎言。

除了一堆麻烦,什么都没给自己留下。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父亲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她肯定父亲把所有的钱,都给了这个第三者。

她通过父亲生前的工友,找到了女人。

翻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试图找到父亲留下来的钱,依然毫无所获。

反而在垃圾桶里看到了验孕棒。

原来这个女人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小孩。

但她很机灵,发现女人把钱藏在了随身的包里。

趁女人去厕所孕吐的时候,把装钱的信封偷了出来。

跑出很远数钱时才欣然发现,信封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原来这个钱本来就是她的。

原来父亲真的有存给她买车的钱。

母亲坚持要把父亲的遗体运回波兰,但那需要很大一笔费用。

刚开始没钱,母亲也无可奈何。

现在有钱了,奥拉却撒谎说,找到钱的时候,父亲的遗体已经火化了。

母亲又说,那就用这笔钱给父亲买一块墓碑,再种上几棵树,还要在葬礼上请一支大提琴乐队演奏。

因为她觉得,这样丈夫会喜欢。

奥拉在电话里粗暴地朝母亲大喊:钱是留给我的!

不等母亲的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奥拉去丧葬公司签了火化协议,并选了一款最便宜的骨灰盒。

为了不让妈妈把钱浪费在父亲的葬礼上,她有了有一个绝妙的注意。

她找来波兰老乡,请他帮忙,先在爱尔兰买一辆二手车。

等她考上驾照之后,再来把车开回去。

面对老乡的拒绝,

奥拉坚持这辆车,是父亲欠自己的。

结果被老乡劈头盖脸一通骂。

谁愿意活得懂事

我们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仔细想这句话,实在是够残酷。

一个人没办法选择出身,降落在一个穷困的家庭,已是够伤心的事情。

但却还要比别人更懂事,早当家。

真是命运的不公。

17岁的穷孩子奥拉,对父亲所表现出来自私、冷漠和不懂事的一面,会让很多人觉得不适。

但我们仔细想想,父亲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除了血缘关系,再无其他。

在我们看来,作为一个女儿,不知道父亲的全名,不知道父亲工作的地方,甚至不明确父亲的相貌,简直不像话到无法理解。

但站在奥拉的角度,又好像很正常。

父亲十几年前远走爱尔兰打工,那时候奥拉还小。

为了省钱,十几年没有回家,父女两人从未再见。

奥拉从小到大,从小姑娘长成花季少女,除了按时打钱,父亲没有别的任何参与。

母亲要照顾瘫痪的弟弟,应付生活无休无止的繁琐。

温饱基础以上,奥拉长大完全靠自己,野蛮生长。

没有人告诉她该如何同家人相处,该如何理解父母的不易。

长成什么样,完全随机,看命运的心情。

那个波兰老乡在知道奥拉要把父亲留下的钱拿来买车时,大骂她像一个吸血虫一样,只知道吸食、榨干父亲的血汗。

看起来好像是这样。

但在奥拉从小到大,父亲的这个角色,何尝又不是完全缺位?

父亲从来都不曾在奥拉的生活中出现过,又如何让奥拉去正确面对这一份父女亲情?

她当然只能跟从最基本的本能,去抓住为数不多、好不容易看到的希望。

这也是从小到大,现实教会她生存的手段。

不了解父亲,不是奥拉的错,是命运安排给她的生活。

即便如此,奥拉其实也很努力。

在爱尔兰,她一直在努力寻找一个答案: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去问劳务中介公司,问港口的经理,问父亲生前的工友,问父亲的情妇。

只可惜她的父亲是如此的卑微,大家和她一样,都不曾真的认识他。

如果不是在工地上意外死亡,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奥拉通过只言片语,拼凑起父亲零星的印象。

从工友的手机里看到父亲坐在搅拌桶上旋转的视频,几十岁的男人淘气得像个孩子。

她从没见过父亲的工友,但她进门的那一刻,大家都认识她,还叫出了她的名字。

在父亲的床上,她看到了散落的二手车画报,以及最后见到装钱的信封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她知道了,父亲的心里装着女儿,也从没有忘记要给自己买车的诺言。

这就足够了。

对奥拉来说,车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父亲一直都在,即使十几年不曾见过。

与其说,奥拉到爱尔兰来是处理父亲的后事,不如说是来寻找父亲。

她一定要确定,十几年里,自己的生命中并没有缺失父亲。

只不过他迫于生活漂零异乡,无法守候在自己身边。

她也必须要找到。

因为从此以后,父亲真的不在了。

她也找到了。

她不再心心念念汽车,而是开始思考:父亲想怎样?

奥拉回到发廊,把钱给了父亲的情妇。

支持她离开猥琐、冷血的老板,拿着这笔钱去完成美妆课程,回家乡去实现开美容店的愿望。

她觉得这应该是父亲最想做的事情。

她猜得对不对,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开始为父亲思考。

就意味着父亲在她的生命中,不再只是血缘关系,不再只是银行卡上转账的数字,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父亲。

她生命中某个缺失的空洞,被填补了。

奥拉懂事了。

或者说,她和父亲、和自己、和命运、和这个世界,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和解。

但谁愿意活得懂事呢?

每个孩子都希望能衣食无忧,能躲在父母怀抱里撒娇,能想有什么就有什么。

每个懂事的孩子背后,往往是让人心疼的内容。

也不存在什么和解。

所谓的和解,不过是除此以外,再没有更好的办法。

哭泣的幸福

一个人如果在生活中常常哭泣,我们总以为他的生活一定充满了苦涩。

其实和很多人的生活比起来,哭泣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毕竟,哭泣的背后,往往意味着有地方倾诉,也还有所依靠。

有些人的生活,却毫无依靠,无处诉说。

只有无助和无奈。

奥拉是一个留守儿童。

野蛮生长,自生自灭。

父亲为一家温饱,远走他乡,但也只是解决温饱而已。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还时常将留守儿童和另外一个群体联系起来:问题少年。

他们也不是愿意有问题,只是被动接受生活的安排。

这么来看,奥拉为了一辆车而表现出来的不近人情,是不是也很好理解。

父亲缺失了奥拉的成长,也可以说是理所应当。

他就是无数农民工的一个缩影。

他们淹没在都市的人海里,时代的浪潮中。

他们似乎紧跟时代,却又被时代无情边缘化、抛弃。

像极了最近大热的另外一部电影——《隐入尘烟》。

他们像蝼蚁、像尘埃,无法在时空的大海里激起一片小小的涟漪,甚至无法留下路过的痕迹。

但我们又无法责怪时代的无情,人们的冷漠。

在生活的大山面前,每个人都很渺小。

做劳务中介的波兰老乡看到一个半大的孩子一人远在他乡奔忙,很想施以援手,也确实提供了很多的帮助。

但他又不得不小心翼翼与奥拉保持着距离。

在得知奥拉的父亲因事故死亡时,他必须要第一时间声明自己和此事无关。

在奥拉来找他帮忙时,他也要尽量躲避。

生怕惹麻烦上身。

港口的经理也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冷漠。在奥拉半夜砸乱玻璃,偷偷溜进办公室查看父亲的档案资料时,他并没有追究她的责任,还自掏腰包给了她200欧元。

但在协商赔偿时,他又要特意一遍又一遍强调,奥拉的父亲出事时,是非法进入工作场地,逃避赔偿。

奥拉父亲的情妇,同样是挣扎在最底层的人,在无人依附的他乡,与奥拉的父亲相拥取暖。她很善良,但又偷偷藏起了本来是留给奥拉的钱。

他们都很善良,都想帮奥拉。

但他们又都很卑微,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们那点善良,在生活的现实面前,微不足道,不堪一击。

在生活的毒打下,他们自顾不暇,只好用冷漠的外衣,将内心的善意包裹起来。

自我保护,也自我麻木。

奥拉也好,她的父亲也好,这些善良又冷漠的路人也好,

他们没有什么错,只是生活没有给他们太多选择。

在电影的最后,奥拉抢过装着父亲骨灰的灵车,独自送父亲上路。

她可能想不到,自己的记忆中和父亲唯一一次如此近距离同行,居然是父亲的骨灰。

她在车里伤心哭泣,愤怒地捶打方向盘,又倔强地抹干眼泪,坚毅地看着前方。

最后,面露微笑。

这好像在诠释《我从不哭泣》这个电影的名字,

也好像意味着奥拉从此要拥抱新的生活。

但我们都明白,父亲死后,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轰然崩塌,奥拉今后的生活只会更加艰难。

从此以后,她连哭泣这个选项都没有了。

除了倔强,一路向前,别无选择。

我们无法奢求生活万事顺意,但愿每个人遇到难处时,有脆弱的机会,有个可以让你肆无忌惮哭泣的人,站在你身后的某个角落。

让你可以稍事喘息,再往前行。

<全文完>

如果你也喜欢经典电影,记得点赞、分享,我们每周都来聊聊电影的话题。

你也可以把喜欢的电影留在评论区,我们慢慢分享。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