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游记 | 两个男人,一千公里,一次久久不能平静的回溯之旅

 二师兄玩车 2022-09-16 发表于上海

十年前的时候,你的心境、你的心态是否还和现在一样?

如果二十五六岁的你,还和十五六岁一样多愁善感、喜欢睹物思人的话,那么恭喜你,十年来,你依然没有变。

这是一个关于治愈的故事。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希望先带大家走进我哥们儿十年来的心路旅程。

这一切,该如何说起呢?

我们还是先从十年前开始说吧。

“和大家一样,他们的开端很梦幻”


我哥们儿老六,并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那种“老六”。

在2012年刚刚高中开始的时候,他第六个进入咱们班,学号也刚好是老六,甚至在以后大学寝室里,他也排行老六……

于是,我们就给他起了个这个名字。

从高中开始,我们就一直待在一块儿。

与大多数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老六在高二的时候,和班里的一个姑娘走在了一起。

后来我们问他为啥笃定哪位姑娘就是能和他厮守终身的一个人,老六的回答令人震惊:因为一个梦。

他在梦里爱上了那个姑娘,在一起之后,他们也有了看遍山川湖海、看遍日升月落的梦。

终于在大学之后,他们在我们几个兄弟的帮助下,实现了这个梦想。

大二拿了驾照,我们便租了一辆配置低到不能再低的小轿车,陪着他们去看川西横断山脉的千沟万壑去了。

在海螺沟,因为车上没有空调,这对恋人在冰冷的车厢内紧紧抱在一起,羡煞前面我和老大这俩单身狗。

在红原,他们在深夜悄悄地迎着冷冽的北风,跑到高原的旷野里看了一晚上的银河。

终于,在第二天他们冻成了狗……

不过,当他们说好一起在毕业后共赴山河之时,却总有一个人要先离开。

2019年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了成都,而她,一路向南去了深圳。

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让他们离得好远好远。

异地和疫情,终于让思念变成了怀念。2022年初的除夕夜,他们互相告别。

在告别之后,我不知道那个姑娘的近况如何。但我只知道,我的哥们儿老六,抑郁了。

酒?不喝!

迪?不蹦!

我们想方设法,也无法挽救这个失落的灵魂。

直到老大说:“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让他走出来!”

于是,我灵光一闪:带这家伙重走一趟青春之路吧!

在8月成都平原的燥热中,我把新弄到手的B70S开到他楼下,打了一个电话:“滚下来!带你试试新车。”

就这样,我们再次踏上了那条熟悉的路。

“车变好了,但是很多人都不在了”


上车之后,老六依然哭丧个脸。

“你这么丧干啥?这又休年假又出去玩的,别成天给我'码’起一张脸!”(注:“码起一张脸”,四川话,与“黑脸”是近义词。)

“你这准备带我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

“你好奔腾,给我们放一首《公路之歌》!”

“干嘛?她以前最喜欢这首歌了。”

“梦想~在什么地方,滚动着车轮滚动着年华~我不愿沉醉诶,不能入睡……”

听着这首歌,老六坐在这辆车的副驾驶上,把头侧向了窗外。

还是那条高速公路,车窗外也还是万重山。

只不过,这一次在车内,没有破响声伴随着四个人的欢歌笑语。

有的,只是两个男人看车车窗外的风景,坐在除了歌声外听不到丝毫动静的车厢内一言不发。

限速120公里每小时的高速公路上,我们一路狂奔,甚至有的时候会忘掉这辆车的速度。

很快,我们便离开了雅安的地界,进入到甘孜州泸定县的境内,老六似乎也知道了我此次的用意。

六年之前,我们几个在G318的二郎山隧道前,留下合影。

但是,在今天,那个姑娘去了深圳,老大也去了北京。

这条他们走过的路,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或许,只有老六才知道。

这一路,我们本来可以直接走高速,但老六非要让我开到G318国道去晃悠那么一圈儿。

在这条国道上,几乎所有车都贴着“此生必驾318”的贴纸。

但唯独我们的B70S,干净得就像老六现在的内心。

在蜿蜒曲折的318国道上,由于一路海拔的升高,很多车子的速度都在往下降。

但是这台轿跑SUV,有2.0T发动机,高原上也随便跑。

看着我越开越快,老六终于说话了:“开那么快赶着去约谁啊?慢点,那个观景台,我以前和她一起在那拍过照……”

“要不要去看看?等会儿没准等云散开,你还看得到贡嘎雪山。”

“走吧。”

迎着8月份高原上强烈的阳光,车内却依然是温和如春。

老六坐在副驾驶的大沙发上,感慨地说:“我记得上次我们来那会儿,为了节约钱,租了个破车,空调都是坏的,但是我们四个还是那么开心。”

“是啊,现在条件要好多了,我们现在出来玩开车住店也不遭那洋罪了,但是好像缺了些什么?”,我如此应和到。

“缺个啥?不就是咱们都老大不小了呗!”

老了?我才二十六岁,还能开这么年轻的车出去兜风?

是你的心态老了吧?朋友!


“没有什么一成不变,包括你我”


在磨西古镇的一个豪华酒店,我们住了一晚上。

第二天,我们被刺眼的阳光唤醒。

这一天,我决定和老六再入一次海螺沟。

随着我把一大堆行李塞进宽敞的后备厢,这辆车的电动后尾门缓缓关闭,老六惺忪的睡眼才逐渐张开。

由于海螺沟必须要乘坐景区的通勤车才能进去,我们只好把车留在酒店停车场。

“你把新车扔在这,不怕像上次一样被其他车给划了?”

“怕个六啊,这车有远程监控”,我拿出手机在老六面前晃了晃。

看来,老六修仙几个月,真的有些跟不上时代了……

还记得老六上次和那姑娘来的时候,海螺沟里一片银装素裹。

那位没见过雪的姑娘,一到雪面上,就抓起一堆雪塞进老六的衣服领口里面,而老六苍白又着急的表情,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老六,你说你爱着的那位姑娘,在深圳的这几年,还能看见雪吗?

所幸,我们这次是夏天去的海螺沟,看着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老六应该没有睹物思人。

不过说来也奇特,这里的景色,倒是与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完全不同,我们的心境,也是全然不同。

是啊,海螺沟里这座古老的冰川,每一周都会变幻不同的形态,更何况是年轻的人呢?

领略着从冰川里渗出的寒意,不知道老六现在的内心,是否也如同严冬?

管他呢,至少我这次和老六一起过来,不仅仅是陪他散心,自己也终于可以在琐碎的生活中透透气,呼吸一下原始森林里的清新空气。

别说,这里的空气,真的比成都的甜。

从海螺沟出来,不知道是空气好还是啥原因,老六看上去要比前几日清爽多了。

他告诉我,上一次来这的时候,前女友有高原反应,是老六自己背着她下来的,最后把自己也给累得够呛。

但是这一次,却好像轻松了很多,他也有更多的空余,去面对周遭的这番美景。

是啊,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我们也完全无需囿于自己的思想枷锁,冲破了内心的哪一张窗户纸,什么束缚也就没了。

“像野马一样,一路狂奔不问归途”


在海螺沟的当天,老六不知道是因为景色而动容还是咋,他的心情转变得莫名其妙的。

以至于在后面的两天,我都在纠结是带着这家伙直接回成都,还是继续沿着曾经的路走下去。

但是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最好是好人做到底,让老六直面自己内心的风暴吧!

旅程的第三天,我们继续沿着大渡河河谷,一路向北奔袭,准备前往四川最漂亮的高原草原——阿坝红原。

连接阿坝与甘孜州的河谷路段,景色和路况其实都挺无聊的。

高山峡谷再加上40公里每小时的限速,让我们开得昏昏欲睡。打开这辆车的辅助驾驶功能,把速度设定到40公里每小时,在良好的路况中,我们基本就没啥事儿可做了。

在这一路上,老六打开了话匣子,“社恐”直接变“社牛”,如果是不熟悉他的人,可能会受到惊吓。

“以前咱们来的时候,不知道是路的原因还是啥,感觉这一路好几个小时都是颠过去的,但是现在好像没这感觉了?”

“这哪是路的原因,之前那车,能跟我现在这车比嘛?板儿悬和四轮独悬的差别可大了是吧?”

“上次来的时候,我们四个人一路开车一路唱歌,那是真的开心啊!”

“你又来是吧?上次那车连车机都没有,现在你想听啥歌说句话就行了,都不用你唱,搁那儿听着就行了!”

……

不过有一说一,虽然这条路的限速很低,但是我们在车里轮流着开,听着小曲儿睡个小觉,感觉没过多久,车窗外的景色就已经开始变幻。

在山谷里的时候,壁立千仞,两边的山脉露出了岩石,再看看大渡河奔腾的流水,有一种壮丽的感觉。

但随着海拔一路升高,车窗外的山也不再有岩石露在外面,丰盛茂密的植被让眼界变得翠绿起来。

最后,当周围的山都变得绵延如抹茶雪糕的时候,我们知道,红原大草原到了。

到这个时候,我才真的害怕老六触景生情。

因为,在这一望无际的草场之中,他与她也曾策马奔腾、他与她也曾在漫漫星河下度过一夜。

此情此景,如何能不动容?

“老四,这里我来开吧!”

一路上,倒没见这家伙这么主动过。

换好位置之后,我跟老六说在哪哪哪开启自适应巡航、在哪哪哪开启车道保持系统……

不过,这哥们儿却轻飘飘来了句:“不用,我就想吹吹风”。

好嘛,哥给你把所有车窗全部打开,天窗也给你打开,保准你吹得天灵盖儿都疼。

在又平又直的草原公路上,老六终于把自己所有的苦闷都给发泄了出来。

油门逐渐深入,这台奔腾B70S的发动机声音也逐渐高亢起来,风声、发动机声无限蔓延在我的耳边。

此时的老六,在超过一辆又一辆越野车之后,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些放松的表现。

当我们即将飞速进入一座小镇的时候,老六把方向盘往右一掰,车子直接进入到了旁边牧民们开辟的土路上。

当然,我的心也随之一沉,并且在心里默默想着:这次幸好是一辆操控不错的轿跑SUV,要是给这哥们儿一辆轿车或者普通SUV,结局只有两条,要么前唇被啃得稀烂,要么直接翻掉……

这家伙在草原深处狂奔,一路驶向远处的绵延的山中。

在土路上,这家伙就像开拉力赛车一样折腾着这台车。

前面,是一片翠绿,后面,则是尘土飞扬。

说实话,一汽奔腾不找老六去拍广告片,可惜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被他带到了一座山顶。

在这里,没有打卡拍照的游客、也没有川流不息的汽车。

有的,只是我们两个人一台车,以及穿过山涧的清风轻柔地抚摸着草丛里的格桑花。

我们把车停在山脚的土路上,没一会儿就走到了山顶。

站在山巅的老六,仿佛就是睥睨这个世界的王者。

本来,老六想潇洒地一屁股坐在草甸子上,却没成想,在坐下去之后,带着刺的狼毒草给他刺了一个趔趄

“这没人,你装酷给牛看呢?”

“你是牛还是马?”

“我是打工的牛马!”

扯完过后,老六才告诉我,他记得这片草地记得这片山。

当年我们来这里到达酒店之后,他和他的前女友“偷偷摸摸”来到这里。

他一把一把将山上的格桑花采给她,在夜晚,这俩货在寒风里看了一整夜的星星……

回忆了许久,老六才告诉我,他自己本来想下次来这里是,向他前女友求婚的,但没想到这一次却是和一个大男人过来。

我安慰老六,总有机会的嘛~

老六却这样说到:“人和风景都是一样的,错过了就别再回头吧,下一次,我会去海边!”

“好样的!哥开着这车,陪你一起去!”

“车给我留下,您就不用来了,嘿嘿!”

川西偏西,这里的阳光也离开得很慢。

当夜幕洒向这片草原,银河在我们的视野里从未如此清晰。

我们走下了这座并不高,也叫不上名字但是对老六来说意义不凡的山,迎接我们的,是B70S绚烂的LED灯。

在离开的路上,老六找了一首《十年》,并且缓缓的跟着唱了下去。

结束语

谁说95后的这一批年轻人没有故事、没有思想?

十年的时间,足够让我们这一代人从青春懵懂走向成熟,但是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年代,我们也都自认为还是“少年”。在这个时间里,我们对曾经得不到的爱而疼痛,也因为前方更美的风景而欣慰,更能够开着一台诸如B70S这种好开的轿跑SUV去自己想要的世界里撒欢儿。

或许,当我们真正长大,在我们成家立业四十多岁的时候,回首来看这一切,我们才明白,现在我们所奔赴的山海、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人或者事,才是真正值得珍藏的回忆。希望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我和老六还记得十几岁时的欢乐、记得二十多岁时的惆怅与释然、记得这一次旅行、记得承载我们这一次旅行的奔腾B70S……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