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温脾丸及其类方的研究与运用(课后答疑一)

 美学中医 2022-09-17 发表于内蒙古
中 医 传 承,承 传 中 医





大温脾丸及其类方的研究与运用(课后答疑一)
(学生)问:请问马老师,口中有异味好不好治?
(马老师)答:首先要清楚口有异味是怎么导致的?我告诉你,就一个症状,可以非常好治,也可以非常难治。请问一下,如果这个人口中有烂苹果的气味,那是啥?(答: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好不好治?不太好治,因为他原发病在那个地方,你刚才说了个症状。那好治的在哪里啊?我给你讲也有好治的,脾瘅者,除之以兰,佩兰、泽兰各10克或15克泡水喝,行不行?也可以啊,嘴巴黏糊糊的,这个只是治症状,中医除了治症状之外,还有治病的,治人的,它都有。不是说中医是辨证论治,辨证论治的说法是解放的时候好多医生提出来的,《黄帝内经》里面没说辨证论治,它咋说的?谨守病机,勿失气宜,它这么说的。所以我们想改造中医,想方设法让大家明白中医,其实改造的人都不明白,改有问题了。
我有很多疑问,就来源于临床实证。假设说的对,你看中医内科书上证型分的那么好,我按照它治不就行了吗,往往效果不是那回事,所以我就怀疑了,哎呀周围怎么没有一个能够把中医内科书倒背如流的人是当代的好医生,但你一看他临床疗效的时候,不是我所看到的那个样子。书背得非常好,美其名曰:我是正宗的什么叫正宗的?其实也不正宗,是吧!和古人比起来,不是正宗,也是快餐式的一种教育。其实中医的沉淀需要很多很多年,但是一旦出来的时候,就像竹笋一样。刚开始那三五年,你看不到那个人有多大能力,熬过那三五年以后,哇!一起来以后,参天大树,真是这样的情况。
如果你有个老师不是更好吗?有很多弯路他不让你走了,但是你又半信半疑,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也很微妙,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说哪个哪个是我的弟子,好多人就笑你了,哪有什么弟子?那么多大夫,一个人要吸收那么多东西,但是,你要想成为一个好的医生,你要睁开慧眼,找到你心仪的老师。老师选弟子其实也难,上次在一个群里面有人请我讲课,我说:到底是明师重要还是高徒重要?他们说:明师重要。我说:错,高徒重要。因为我是站在自己角度说的。后来他们说:高徒重要,明师也重要。我说:你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说的。从我的角度来说,那个张伯祖,谁知道张伯祖是何许人也,他把张仲景培养出来了吧!他没有培养那么多,培养一个就够了,流传了《伤寒杂病论》,他就成为大医了。哇!张伯祖这个人,牛啊!他是张仲景的师父,对吧!我也希望哪天有人说:啊!这是马大夫培养出来的,我也沾沾光对吧!(笑)真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况,有些时候机缘不成熟。古人带徒弟的时候,法侣财地师缘慧德,缺一样都不行。

当年的吕洞宾,跟汉钟离说:哎呀!老师,您给我讲的东西太好了,我要全部天下的人讲。汉钟离说:你给谁讲?外面的人,谁听你的呢?我等了上千年才等到你一个呢。(笑)吕洞宾说:不会吧!你看我出去......过了几年,他回来了,老师问他:你收了几个弟子?吕洞宾说:一个都没有。现在中医很热,大家都去努力,我相信当代的“吕洞宾”肯定能找到好的传人,为啥呢?因为现在信息广。当时他一个人背着剑下山,到处找,还不认识这个人,花很多时间。现在呢,一瞬间,管你好的坏的,管你是什么机缘,你随便可以发言。其实信息灵通的时候,也是信息泛滥的时候,也是不值钱的时候。所以古人讲,法不可轻传,你看以前好多老师,你觉得不可理喻啊!把那个学生折磨成那样,一会儿倒尿壶一会儿......,好像很残忍,我想:叫我干我也不干。但是你看那些弟子来了,老师是把弟子很多习性,棱棱角角全都磨掉了,性格就很好。你看我们很多大家风范的老中医都很谦虚,没有一个狂妄自大,说自己是大师的。但是呢,后人敬仰这是大师级的人,对吧!是不是大师,不要自夸,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所以说,真的非常难,找个好学生更难。 我上次讲课刚好在大学生那个群里面讲,我洋洋洒洒讲很多,刚开始是站着讲,后面讲着讲着躺着讲(笑)。后来有学生跟我说:马老师,您讲得不对,我觉得明师很重要,现在没有明师。我说:现在缺名师吗?到处都是大师级的,对吧!但是,青黄不接了,我认为是现在的少阳相火有点妄动啊,阴虚火旺的阶段,都说养生呢,你一问他了,我治未病了。我说:这么大的一个肿瘤都看不到,你都没诊断出肿瘤,你怎么看未病呢?你不是欺人之谈吗?这明摆着的东西你都看不到,你说以后会怎样,我觉得这明显是在欺骗。来一个病号,病人不告诉你,你看看这个人,你能不能判断肿瘤可能性有多大?你不能说都是有可能的,你给我说出一二三四五六七来。学有根柢,以前都要问呢,你是跟谁学的?现在都不问了,大学毕业的?哪个大学?哪个哪个大学毕业的,好多老中医不愿带学生,一说大学毕业的,就说一句话:中医的掘墓人。原因在哪?全部被洗脑了,根本不相信你讲的东西。

其中有一个西学中的大夫到我那里观摩,看完病了我给学生讲,洋洋洒洒讲了很多。后来这个大夫请我吃饭,说:马老师,偷偷问一句,你看病的时候真那么想吗?我说:我是这样想的啊!他说:你真的这么想吗?我说:真的这样想啊!后来我想了半天他为啥那么神秘的反复问我,他意思是,有些东西,你不愿意给我讲。其实我还这不是这样想的,跟诊的学生都知道,我是生怕你哪些地方没学到,我看你一走神,我马上就教训你:魂给我回来!你这个地方不听,下次你就容易出问题的,真是这样的。我现在哪有时间看现代医学的东西,偶尔翻翻书,后面发现现代医学和我重合了嘛!当你完整地建立了中医的思维体系,倒过头来你要看相关西医的东西,你会觉得,奧!原来它是那么说的,它从那个角度看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有一天,我去讲课,学生说:老师,你西医知识好棒啊!我说:照书念的呗!书上就这么写嘛!我可以复述一遍,我记忆还行,看一遍记下了。
其实我看病真不是按照(西医)的东西,按照这些没法看。中医思维的建立非常重要,这关系到我们中医以后能不能兴旺发达,你的思维一旦建立了,剩下的问题就太简单了。全部在思维框架里,你用就可以了。说实话,好多病我都没见过,我看全科,内外妇儿的病一大堆,好多人问我:马大夫,你擅长看什么病?我想了半天,我也不知我善治啥病。我问学生我善治啥病?学生说:你啥病都会看。我说:那你是胡说。不是啥病都会看,都经历过,有些病理解更深刻一点,有些病理解的没有那么深刻,但是我会按频道啊!我频道一按,结果就出来了嘛!输入正确与错误,结果就出来了。当然,这个里面有很多的经验教训,比如我之前举的肿瘤的病人,症状消除,但人没了。我觉得我们的标准应该是这个标准,《黄帝内经·灵枢》里的标准,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这是至高无上的标准,这个病没看好,我们要反思呢,是因为我们没达到。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看病的时候,现实咋是这么骨感啊!是不是这样的情况?常常让我们在病人面前灰头土脸,抬不起头来。刚刚在他面前吹个牛,还不敢说包好,随即就来个现世报,让你很惨。我们给我们学生讲精彩案例,很少有人分享不成功的案例。我所有的案例都有,可供大家参考。我觉得医学是一门严谨的学问,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特别是一些没治好的案例,往往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我以前有些病没看好,倒过头来一看,当时咋那么傻啊!还是学养不够,经历不多。现在这个肿瘤类疾病,无论是经验丰富的大夫也罢,还是普通的医生也罢,都见到很多。我们怎么样能够脱颖而出,能够坚持自己的操守,挺难的。

本文为2017年马老师讲座整理文字稿,内容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