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莫言:怎样才算真潇洒?

 新华书店好书榜 2022-09-17 发表于山东

杂谈潇洒


据《辞海》说,潇洒就是“洒脱,毫无拘束”。但实际生活中,我们对潇洒的理解要比《辞海》的解释宽泛得多。台湾电视连续剧《京城四少》的主题歌《潇洒走一回》唱遍了大江南北以后,潇洒更成为人们嘴边上挂着的话。

一时间大家都潇洒得很严重,好像感冒流行一样。但流行的东西总是来去匆匆,这几年人们就把潇洒渐渐忘却,沉重的表情笼罩着更多的脸,可见原先的潇洒并不是真潇洒。

我想潇洒其实是一种心态,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一种减轻压力的方式。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种阿Q精神。骨子里的潇洒也许有,但是不会很多。

经过训练,或是模仿,用一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方式处理自己的物质生活和感情生活,这也算潇洒,尽管未必出于本性,但还是大有利于个人和社会。



因此我觉得即便是伪装潇洒也还是一件好事,值得提倡。当然这里也有误区,即便是伪装潇洒也还是需要一定的文化层次,也还是需要一定的精神境界。不是有了钱就必定潇洒、有了钱想潇洒就能潇洒的。有一些穷得不名一文的人,也许是潇洒的大师。

真正的潇洒人物有没有呢?现代很少有;古代有,但也潇洒得不甚彻底。试举几例为证:三国时东吴的大都督周瑜,其潇洒是出了名的,你看他在群英会上设计骗那蒋干时,真是谈笑风生,挥洒自如,纵酒放歌,绝对潇洒。

周瑜的潇洒得之于他的资质风流。仪容秀丽,能文能武,还精通音律,“曲有误,周郎顾”。他是潇洒人的经典类型。但他为了一个荆州,气得吐血,就不够潇洒。

《三国演义》连环画

周有一个憨厚的朋友鲁肃,为人慷慨大度。周向他借粮,他家只有两囤米,但是他毫不犹豫地指着其中一囷说:这一囷归你了。鲁肃的潇洒是一种大智若愚的潇洒,一种傻乎乎的潇洒,这也是一般人学不了的。但鲁肃也是三番五次去讨要荆州,可怜巴巴的,被诸葛亮当猴耍,也就不潇洒了。

诸葛亮头戴纶巾,手摇羽扇,动不动还要抚上一会瑶琴,好像也很潇洒,但他的潇洒太表面,表演的成分太多,显得很假。其实他是最不潇洒的,没出山时就天天研究天下大势,为出山做准备。

让刘玄德三顾茅庐,显得有点过戏;出山后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事无巨细,亲自动手,别人做他不放心,最后活活累死。一个潇洒的人是不会、也不必这样的。

连周瑜、鲁肃、诸葛亮这样的著名人物都潇洒得不够彻底,那还有什么人潇洒呢?

诸葛亮

怎么样才算真潇洒?上次未能说明白,这次接着说。大概而言,真潇洒就是要看破世情,明白地球很小、宇宙很大;要明白人生短暂,像早晨挂在草尖上的露珠;眼所见、耳所闻、身所历的一切,都是比过眼云烟还要短暂的东西。

当然真要做到这一步,那也很可怕。那样的话,历史就不能发展,社会就不能进步,人生就没有目标,大家一齐出家去做和尚。都做了和尚也不彻底,因为和尚也还是要吃饭。

如果都是和尚尼姑,那必然的还要让他们和她们结婚,否则就断了人种,而断了人种,还潇洒个什么劲。所以即便是我说的真潇洒,也还是相对而言、比较而言。

要做到相对潇洒也很难,但也不是难于上青天。在榜样的表率下,我们还是有可能向潇洒状态进步。

李白

我要说的潇洒榜样有两个,一个是唐代大诗人李白,一个是晋代大文人阮籍。

李白的故事大家都能说出几个,就像他的诗大家都能背出几句一样。他起初是一点也不潇洒的。他年轻时醉心仕途,说难听点就是个官迷。

而人一旦迷上了当官,就绝对潇洒不起来了,就做不到像李白说的那样“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你想开颜,就别想当官,这个问题一点也没得商量。

李白低眉弯腰事过权贵,写“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样的肉麻诗词拍皇帝小老婆的马屁,想借此捞个官做。可惜皇帝不买他的账,只赐他个翰林供奉,无职无权,闲人一个。这与李先生的胸襟抱负相去太远,使他不得开心颜。于是他满怀着牢骚,沉浸到酒乡里去了。

这既是借酒浇愁,又是装疯卖傻。从此沾染上喝酒的坏毛病,成了不折不扣的酒鬼。起初是半真半假,到后来弄假成真,酒瘾养成,一天没有酒也不行了。

醉着的时候渐渐地比清醒的时候多了,由此也就进入了潇洒状态。那些伟大的诗篇也就写出来了。

当然也没醉到不省人事的程度。杜甫说他“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这是诗人的夸张,其实李白不敢这样狂。真是天子呼他,他不敢不上船,除非他醉得丧失了意识。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稍稍升华一点,就成了潇洒的低级状态。李白比这要高许多,因为他是天才。

阮籍

阮籍在喝酒装疯方面是李白的老师。因为魏晋之际政治比盛唐时要黑暗许多,所以阮籍酒精中毒的程度也比李白要深许多。

鲁迅先生在他的名著《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里对阮先生的行状有精彩的描绘,譬如一醉两月不醒,譬如死了母亲面无悲凄之色,照样喝酒吃肉,而当吊唁的人走了,却大哭数声,吐血一斗。

当然他三月不醒其实是很清醒,面无悲色其实心中很悲痛。他的潇洒的确是装出来的,不如此随时都可能脑袋搬家。在这种情况下,保命变成第一要事,所以他不会追求虚荣,也不会贪图名利。从这个意义上讲,潇洒也是逼出来的。

我记得小时候曾听说一个大年夜接穷神的故事。那时刻所有的人家都是接财神的,唯有一个叫花子接穷神回家过年。他想,我已经穷到沿街乞讨了,“穷到要饭不再穷”,大家都去接财神,留下穷神多孤单,我就把它接回来过年吧。

电影《镰仓物语》中的穷神

于是他公然接穷神,令众人刮目相看,进入潇洒境界。所以,也可以说,一个人的生活状况到了某种极端状态,也就虱子多了不痒,离潇洒半步之遥了。

有没有自觉自愿的潇洒呢?

在民国初年,我们村子里就出了一个这样的潇洒人物。他还是我们家的远房亲戚呢。这个人出身农民家庭,大字不识一个,但是他先天生成一种宁静的心态和超越时空的智慧。

我爷爷很认识他,我所知道的有关他的潇洒传说都来自我爷爷之口。爷爷说:王大化那人不是人。不是人是什么?是神。爷爷说有一次王大化去赶集,买了一个大盆,背在背上。走到离家不远的桥头上,有一个淘气小子,一头撞在那盆上,咣当一声响,把个大盆碰得稀碎,瓦片哗啦啦地掉在桥石上。

莫言短篇小说精品系列《神嫖》

爷爷说大家都为王大化鸣不平,齐声喊打,把个小淘气吓得小脸蜡黄。可人家王大化先生笔直地往前走,连头也不回,好像背后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爷爷说有人喊:王大化,你的盆破了!王大化依然不回头。

爷爷说,事后有人问王大化知不知背上的盆破了,大化说知道。那人纳闷道:知道为什么不回头?大化道:既然已经破了,回头有什么用?

还有一个潇洒人物,也是民国初年的人,姓王名锡范,字叫剑三。时人称其为剑三先生。这人与我们家也有点瓜蔓子亲戚,我爷爷要称呼他表叔。我爷爷的哥哥十几岁时曾在他家当过小听差,耳闻目睹了许多有关剑三先生的潇洒事迹。

这些事迹通过大爷爷的口进入我的耳、进入我的脑,成为我的精神财富。我曾以剑三先生为模特写过一篇题名《神嫖》的小说。

一九九八年

本文选自莫言散文集《月光如水,马身如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