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只飞翔的塑料袋

 黎荔专辑 2022-09-20 发表于陕西

一只飞翔的塑料袋

黎荔


走在暮色四合的街头,秋风萧萧地吹着,天空中有一只塑料袋在飞翔。

暮色四合只有塑料袋在飞翔,它飞翔在城市坚硬的水泥钢筋之间几乎一片温存的布,有着柔软轻薄的质地;也像一只浮游的白色水母,没有心脏,没有头脑,没有骨头和眼睛,近乎透明的,一开一合地,在眼前晃来游去。

它的出生地,应该是一家化工厂的繁忙流水线。它的父亲是一只玻璃试管高温之下它与无数兄弟姐妹一起成形,来到这个世界上。生来平凡,毫无颜值,命中注定是无名之辈。没人指望它有多少能耐,只要能提拎一公斤左右的物品不会通洞就够了。你看这白色的塑料袋,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好像背后有一股能量在操控着它——我们的生命是不是也仅仅如此而已?在它飞上天空之前,它到底曾有过什么经历?

也许它来自于超市农贸市场提着鱼肉禽蛋蔬菜水果的人,后来它为什么给遗落在街头?也许它来自于垃圾桶旁边堆积如山的快递纸箱、外卖餐盒,被风吹着吹着带到了半空。也许它来自于街边的小吃摊。发现西安的小吃摊喜欢用塑料袋,不管是滚汤热卤,还是刚出锅的葱花饼,摊主们都喜欢在碗盘上,套上一层塑料袋,以用来将食物与碗隔开。摊主们这样做的原因,在于食物中往往都带着油渍,如果要清洗的话,就意味着要多出一个人工。一个廉价的塑料袋,可以为他们带来极大的方便。这种套塑料袋的现象,已经在大街小巷中持续了许多年,所谓的“存在即是合理”,或者说是一种“集体默认”。只要没有什么大问题,大部分食客还是能够接受的。吃路边摊,人们大都图简单快捷,吃完抹嘴就走,开始一天的忙碌,哪有时间成本,去研究这可有可无的“小事情”。这只白色的塑料袋,到底是从凉皮、肉夹馍、煎饼果子、烤冷面、熏肉大饼、麻辣烫、烤肉烤鱼、涮牛肚、冷锅串串……是从哪一个小吃摊上偷偷起飞的呢?

也许这只塑料袋早就起飞了。它挂在树梢上,已整整一个夏天,风一吹它就在枝头飘动,直到秋天它才掉了下来。现在,它衣衫破烂,却摆动成翅膀的样子,在风中肆意飞舞,心情爽朗。说不定它已经三起三落了。我看到它时,只是它又一次重回天空。打着圈旋转,它又从地面的墙角旮旯转到了半空。也许下一秒,它将悬停在半空,像是歇了一口气,然后一个俯冲,又把自己挂在了树枝上,要等到明天春天来临,它再悠悠地掉下来了。当它被风吹起又吹落,在空中飞呀飞,在风与阳光的搓揉与炙烤下,久而久之,它可能就碎了、酥了。那时,当风再给它一点点的力,粉尘四散的它,是否会成为西安雾霾的一部分?

飞越黄昏的塑料袋在黄昏中是天空的核心,在塑料的形式下是自由的意志

突然想到,一百年之后,我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而刚才被风带走的那个塑料袋,难以降解的它,依然存在于世界上的某个地方。也许那时,它的形态早变成了微小的颗粒,成为了浮游生物、鱼虾和鸟类误食的细小毒物。穿越这一重重的生命,它还将继续以微粒运动的形式,在全球范围内不停地迁徙,从太平洋的环流到地球的南北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