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1个艺考女孩的血泪史,潜伏在身边

 她刊 2022-09-22 发表于山东

这几天,#知名艺考机构老师被曝诱奸未成年#的热搜刷屏了。

她姐感到又心疼又无力。

图源:微信公众号

心疼是看着无数女孩剖开自己流血的经历在控诉和呐喊。

无力是看着新闻上性暴力事件发生了一次又一次,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受害者们要不断解释自己为什么放过了罪犯,她们说“当时愣住了并自我怀疑”“他看起来很专业,好像都在为我好”“以为世界的规则就是如此”……

图源:新浪微博

这个世界似乎留下无数的借口、无数的空子给性罪犯逍遥法外。

仔细想,其实她姐完全清楚“为什么性暴力事件永无止境”,毕竟在生活的细微之处就存在着太多太多的前兆。

跟踪、尾随、偷窥、视奸、没有边界的搭讪……

这些前兆都被巧妙地合理化了。

女性视之为“性骚扰”,很多男性却以为是“浪漫”“关心”“深情”。

譬如最近几个新闻——一款叫“我顺路”的App,主打“顺路”社交,堂而皇之地把跟踪尾随当成追爱利器。

App的官方宣传广告更离谱,全篇意淫,用词厌女。

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友好搭讪”,实情是女孩被地铁偷拍、被杜撰尾随。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还有一个有百万粉丝的微博大V写小作文表达“赵晓卉都有私生饭了”。

可能有开玩笑的成分,不过他的粉丝真的列举晓卉数条微博、对比她上下班的路、确证家里的阳台、甚至撞见过晓卉……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晓卉回应说“不好笑也并不开心”。

大V很快道歉了,但他并没有理解女生被监视、被跟踪内心所产生的恐惧感,反而认为这不过是“暗处的眼睛”表达喜欢的方式,劝晓卉“脱口秀演员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这些事有些“太寻常了”,似乎构不成性犯罪,但恰恰是这些不断被放过的小事,引起我们编辑部同事们长久地讨论。

“我也遭遇过几次跟踪狂,心里恶心了好久。最气人的是,我闺蜜反问我说,为什么偏偏总是我遇上?”

“之前我所有的社交账号都被同一个人视奸了,现在想想都后怕。”

“我也是,有人用无数个小号骚扰我。”

“我遇到过一个很恶劣的,他手段升级、变本加厉,最后我报警了。”

……

一般这类行为被归为“变态跟踪狂”“恐怖追求者”,宅文化泛滥的日本则是“痴汉”,英语叫stalker。

但好像都不够准确。

这些人并非极端个例的变态,相反他们很常见,甚至这些行为在很多男性看来,不过是无伤大雅的玩笑、有隙可乘的机遇、缘分缔造的妙招。

嗯,太常见了。

以至于“恐怖追求者”的行径没有被视作暴力,严肃地、正确地完全地讲述过。

所以今天,请允许她姐把编辑部朋友们的遭遇好好地讲述一次。(为保护隐私,人名全部采用化名)

超出边界的搭讪

小艺在货拉拉上找了一个师傅帮忙搬家,她加上了师傅的微信,一开始对话都是公事公办,小艺告知时间地点、几个包裹、大小如何、楼层多少……对方也正常回应。

搬家师傅是一个年纪大不了多少的小伙,由于小艺有一箱贵重的香水不放心,她决定跟车坐副驾。

小艺跟司机师傅聊了一路,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闲聊,她并不记得说过什么了,只觉得一路不说话太尴尬,才攀谈起来。

搬完家,小艺礼貌送走师傅,没想到当晚就收到了他的微信。

显然他把车上友好的交谈当成了“爱的火花”,他开始分享自己的经历和当日新闻,小艺没有理他,寄希望于对方识趣,主动放弃。

没想到他隔天又发来问候,因为搬家时收拾出几瓶酒,他俩打趣过几句,他甚至在微信里又提到这个话题:酒喝不完可以叫上他一起。

小艺感到非常不适,对方知道她的住址、电话和个人信息,万一真找上门来可咋整。

但那时她也想不出应该如何妥善处理,只是删了微信,提心吊胆了好久。

电影《此房是我造》

伊舟也遭遇过搬家师傅的骚扰,甚至在搬家过程中,师傅的轻佻言语便引起了伊舟的膈应。

他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哥,看见伊舟裤子有点短便调戏说:“小妹妹是不是练瑜伽呀,身材这么好”“你肯定带过男朋友到你家吧”……

这位大哥也在搬家后一天给伊舟发来微信,说:“妹妹搬新家住得怎么样?”

电影《里夫金的电影节》

这种微小的、看似不值一提的骚扰,伊舟还遭遇过一次。

司机想要加她的微信,伊舟不巧坐在副驾上,行程中也闲聊过几句,送到终点后,司机锁了车门,硬是要加上微信。

伊舟不敢当场翻脸,怕得罪了司机真出什么事,当时打车平台还没有录音报警的按钮。

她只好鼓起勇气说:“这是犯法的吧,你不能锁车门不让我下去……”司机这才放她下了车。

后来她不再坐副驾,避免闲聊,打车时会check手机app上有没有报警装置,被锁车门的恐惧,她不愿再来一次。

权力不对等的滋扰

小何去自己老家的派出所办事,给她办理的人是一个年轻的警察,他看起来像是新来的,整个办理流程都不太熟悉的样子。

那个小伙提出能不能加小何的微信,小何看他面善就答应了。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只是偶尔会在微信上攀谈,小何能感受到这个小警察初出茅庐,新手上班,有各种不适应需要给同龄人吐槽。

他们的聊天没有什么超出边界的地方,所以小何并没有感到反感,反正多一个警察朋友也挺好。

直到那年中秋节,年轻警察提议给小何送月饼,因为登记时他记住了小何的家庭住址,他可以直接登门拜访。

小何早已回到自己工作的城市,当时就拒绝了这个提议,并表示查看住址的行为非常僭越。

年轻警察非要送上他的好意,说这是单位发的月饼,只是一个心意,没有别的意思。

推脱再三也敌不过他的坚持,最后小何的妈妈接收了月饼,妈妈只记得有一个胖胖穿着便服的人送月饼过来,她还坚信,如果对方持续送月饼,也许有一天他跟女儿可能会“有戏”。

但在小何这里,他们的关系跟暧昧毫不沾边。

美剧《闪亮女孩》

一年后的中秋,小警察又要给小何送月饼,仿佛这是他不言自明的“示爱仪式”。

小何这一次很严肃地拒绝了他,明确表达这对自己和家人造成了困扰。

对方感受到小何的态度很坚决,他给她道歉,并解释了一通:

他说自己不会看其他人的个人信息,这是头一回。这件事被他爸知道了,他爸批评教育了他,还检查了他的手机,发现没有加别的陌生人微信,只有小何一个,这才作罢。

这是某种拐弯抹角的表白吗?小何不理解,也无法接受。

她想着:社会到底教给了男性什么歪理,为什么他可以持续无视自己的拒绝,还把超出边界的举止说成“只是心意”?

他看似单纯无害,却靠着职务之便持续对他人造成骚扰。

电影《电子情书》

圆圆的故事更加不适一些,因为她遭遇到的权力不对等的滋扰来自她的上司。

上司80年生人,大女孩快十岁,很后来才知原来他早有家室,但这丝毫不妨碍上司三番几次骚扰她。

圆圆所在的公司,文化氛围对女性不太友好,那时候都学所谓的“大厂开放风气”。

公司爱聚餐,总是一轮又一轮,不玩上三场不会散席,群聊尺度很大,会互开黄腔。年会更是一场酷刑,上司会带头讨论屎尿屁或者很私密的问题,很多女孩都私下表达过不适。

圆圆认为只要自己平时在工作场域严防死守,老板的这种言语揩油行为就不会干扰到自己的生活。

但事与愿违。有次公司安排聚餐,上司照例拉着员工一通指点江山、胡吃海塞,酒局持续到凌晨4点。

电影《前程似锦的女孩》

聚餐结束,圆圆回到家就接到了上司的电话。

电话里,上司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左一句“你要不要来我这边”,右一句“我觉得你喜欢我”。

平日里大家交往没有太多尊卑等级,借着这股劲儿,圆圆多次表达了拒绝。

当然言语里还是给上司留了几分薄面,“你知道你现在是在性骚扰吗”“凌晨4点打电话,被人知道了说不清”。

电影《前程似锦的女孩》

这事情远没有到此结束。

过了没几天,圆圆又接到了上司酒醉后的夺命连环call。

这是一通80几分钟的冗长通话,碍于上下级的权力关系,圆圆只是听着他的鬼话。

上司像个中年失意的老男人,趁着酒劲呢喃着对世界有着诸多不满,对未来还有几丝畅想,对身边的女员工又打着小算盘……

圆圆后来还发现,她不是唯一一个接到此类电话的人。

她和另一个女同事对时间线,这才发现上司刚打完上一通给同事,又给她打过来续上。她和同事都恰好是单身女性,上司看准了软柿子才下的手。

这样的“深夜上司电话问候”,圆圆后来又经历过几次,直至圆圆把他拉黑去了别的公司。

电影《前程似锦的女孩》

后来回想,圆圆反应过来她遭遇的是一个多么有毒的工作环境,上司带头营造的公司氛围叫“强奸文化”。

原来女孩不必回答那些与业务无关的难堪问题,原来聚餐不是例行工作的一部分,原来她可以免于深夜骚扰的恐惧,原来基于权力关系的非礼已构成违法……

赛博偷窥狂

小柚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了一个男孩,他在大厂工作,喜欢文学艺术、话剧看展,他俩兴趣相近,聊天过程愉快,小柚一时上头,觉得他是理想的约会对象。

但这种上头的感觉持续不到几天,她就感觉不对劲。

男孩非常敏感,在意小柚的一举一动,明明双方只是线上互动聊天的关系,但对方会干涉自己更新profile、朋友圈开关权限等事情。

他聊天的很多话题都指向私密,不只是与性相关,更可怕的是小柚感觉自己的其他社交软件也被他视奸了。

譬如网易云音乐、微博、Instagram……有一次小柚在微博上转发过一个内衣品牌的广告,表示认同这个品牌的理念,后来男孩就提议说第一见面去帮她挑选内衣,且指明是同一品牌。

第一次约会的项目是买内衣?为了投其所好他还研究了品牌?还刚好是自己转发的那个?小柚不知道从何开始消化,她感到十分不悦。

这个男孩仿佛在炫耀自己能掌握更多关于她的信息。

美剧《你》

后来他确实露馅了,小柚发现有个眼熟的Instagram账号不仅关注了自己,而且还关注了自己的朋友。

原来男孩在各大平台搜她的网名找到了网易云,网易云账号又是链接的微博账号,再顺藤摸瓜找到了她的原名,摸索出ins账号以及更多……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干了,之前他也这样搜索并关注了前女友的朋友。

小柚试图告诉他“被全方位视奸”这件事带给女孩的恐惧,但他似乎并不理解,他以为自己做错的只是“顺便关注了她的朋友”,激起了女生的领地意识。

上头快,下头也快,小柚很讨厌这种被赛博跟踪的感觉,最终与这个男孩的第一次约会并没有成型。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小柚还认识一个男性朋友,一次聊天让她再次意识到男性对女性的恐惧一无所知。

朋友向她表示不理解,为什么很多女孩不愿意告诉自己真名。而这个男性朋友的应对方式却是,自己上网查到女孩真名,然后反手告诉她,“你不跟我讲,我也可以查到”。

小柚大受震撼,问他究竟是怎么查到的。

他回答说这很容易,通过大学、昵称、以前的校园网残存信息……多方搜索很容易做到。

令她深感恐惧的一点是——为什么这么多女性表达不满,男性依然照做不误。

美剧《你》

相较而言,阿绿遭遇的赛博视奸更隐秘。

她喜欢分享,爱发朋友圈,每天好几条,从不屏蔽人或者几个月可见,按照她的思路,是以信息过载的方式对付这个毫无隐私的世界。

那时她加过一个男性网友,网友体制内工作却有一个令她感兴趣的副业,因此两人在网上聊天,计划线下见面。

后来回想,不对劲早写在了开头。

那个网友会翻阿绿很早的朋友圈,不是默默视奸或点赞即止,而是时不时私聊感想,就像批奏折一样,已阅也很有存在感。

阿绿表达过“不要视奸这么早的动态了”,对方则赞叹她动态太有意思。

这些的对话持续到线下,对方精心挑选了阿绿会喜欢的精酿酒吧(通过她的朋友圈),点评她的穿搭(对比网上自拍),指导一些人生困惑(针对她很早之前的深夜牢骚)……

几乎所有对话都围绕着阿绿的朋友圈展开,如果她把话题绕到他的生活,则得到很寻常无趣的答案,她曾感兴趣的点也一一失望,焦点又回到女孩这边。

电影《网络谜踪》

阿绿说,如果后知后觉地形容,他全身心都在表达“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本少爷的注意”,然而对方并不在意自己真正的感受是什么。

网友很自然地认为吃完晚餐两杯精酿下肚,就该把女孩往家里领了。阿绿很干脆地拒绝了他,并补充一个知识点“答应见面不等于能领回家”,接着打车走人。

当晚相安无事,第二天她就开始收到对方的轰炸,他气急败坏,认为自己惨遭欺骗、阿绿浪费了他这么长时间的关注和关心。

阿绿并没有要求他这么做,也并不喜欢对方批改朋友圈,既然打定主意不再见面,便把他删了。

这彻底触怒了他,他想加回好友,用词从控诉变成咒骂。

女孩顺从则舔狗,女孩拒绝则喷粪,他立马变脸的样子让阿绿感到恶心,她把他拉了黑名单。

没想到噩梦才刚刚开始。他早已记住阿绿微信号,并换无数个小号加过来咒骂。

阿绿只能关掉全部添加微信好友的方式换得一丝安宁。

但由于工作需要她不能完全关掉这个功能,所以那段时间她只能偶尔开权限。

即便如此也有疏忽的时候,依旧会接到恐怖的骚扰,他说已经把她的自拍发到豆瓣小组上曝光,撂狠话说让她等着被网暴……

这样的骚扰持续了半年,现在她的黑名单里依然躺着那个恐怖网友的好多小号。

黑名单里的小号

最庆幸的是她的微信号不关联手机号,不然可能永不宁日。

恐怖升级的尾随

涵涵暑假去医科大学实验室实习,校园直接连到附属医院的家属后院。

实习的那一个月时间,涵涵发现全实验室都孤立一个男生,他个子不高,看起来斯斯文文,不善言辞。

出于同情,涵涵会跟他说话。

后来,实验室里的姐姐私下告诉她,离那个男生远点,并讲了一些不堪的过往——

男生曾喜欢过一位医院里的女护士,且示爱方式非常疯狂。

他知道她的宿舍号码,于是会在隔壁大楼对应楼层蹲点,每天戴望远镜窥探。

为表示自己的深情,他会在女孩上班路上守候,送早餐、送鲜花、送纸条,几个月不落下。

女孩躲着他,他就按女孩的宿舍门铃,把早餐放门口,美其名曰,不打扰但希望你今天有个好心情。

当然也会去女孩科室门口转来转去,也不跟她说话,但阴魂不散。

电影《蓝丝绒》

女孩被骚扰到崩溃了,她向医院反映,向学校反映,也报过警。

医院给换宿舍,学校给男生警告,总之是以批评教育协调为主,男孩没被开除。

女孩换宿舍后,男生很快找到新宿舍,不再上门骚扰,但还是忍不住要端望远镜监视,女孩家窗帘几乎再没打开过。

女孩不堪其扰,后来辞职了。

没人能想到,一个看起来文雅木讷、毫无攻击性的男孩,竟然可以对女孩做出这么多不断升级的骚扰行为,而他浑然不觉是伤害。

电影《恋恋笔记本》

小雨遭遇的变态尾随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为此报过两次警。

她住的是某知名租房平台房子,这个平台通常会在租户聚集的小区建立微信群,方便统一通知租户小区水电信息。

一天群里有人来加她微信,小雨没想太多,通过了。

没想到对方打完招呼就发来一张偷拍,照片里小雨在公交车上玩手机,车窗玻璃上有脸的倒影。

偷拍男表示觉得画面太好看了,忍不住照了下来。

小雨回想起来,是记得那天车上有一双眼睛在瞄自己,她下意识把手机侧了一下。

这辆公交线路很短,到附近的地铁站,基本坐这辆车的人都是小雨所住小区那一片的住户,都由这个租房平台代理,这就是说大概率在同一个群里。

这便解释了为什么偷拍男能加上女孩,估计他偷瞄到女孩手机,又在群里一个一个翻找同样的头像。

接下来几天,他时不时找小雨聊天,聊他在干嘛、读什么书。

有时候他会继续发来照片,是小雨通勤时上下公交车的瞬间,恐惧顿时席卷女孩全身,她觉得自己时刻在被跟踪。

电影《暮光之城》

小雨性格温顺,不愿跟人正面起冲突,她思来想去决定鼓起勇气跟这个偷拍男说清楚。

她发了很长一段话,表示自己对他不感兴趣,也不喜欢现在他在暗处自己在明处的奇怪关系,希望他不要浪费时间在自己身上。

对方说,好。她删了他微信,退了群。

图源:受访者

但那段时间她像得了疑心病,每次坐公交车总觉得有人在监视她,又不敢四周张望,怕真的跟这双眼睛对视。

原来小雨的心病就是现实。

不知道偷拍男怎么做到的,可能是通过icloud等方式,他搞到了女孩的iMessage,并继续骚扰她。

发偷拍她上下公交车的照片,或者女孩在过马路;有时他说“刚刚在后面看到你了,差点没喊你”;他甚至知道女孩的门牌号“你家灯还没熄,你咋还不睡觉”……

无论小雨怎么喝止,他照发不误,她说自己有男朋友,似乎也不管用。

由于害怕错过小区停电之类的通知,小雨换了个昵称和头像,偷偷让朋友拉回租户群里,心想保持潜水,也许偷拍男就不知道。

她还把群昵称改成了一个捂眼睛的小猴子。

一天群里照旧在聊水电的话题,突然偷拍男发了几句完全不相干的话加上小猴子emoji,小雨当时被吓得寒毛竖起,感觉他在对自己隔空喊话。

图源:受访者

又一天,女孩去美容院做了个祛痘,戴着口罩回家,又收到了猥琐男的iMessage,他问她是不是戴着口罩,是不是去吃卷饼了。

他从出地铁站就跟着女孩了,刚刚他们擦肩而过,他说,“差点没撞到你”“害不害怕”。

又发来小猴子的表情。

图源:受访者

女孩被吓得半死,她决定必须做点什么。

去找租房管家,但管家说这是“个人交往层面无权干涉”,气愤之下她打了110报警。

民警去到女孩所在小区的物业,用物业打电话给猥琐男,警告他不要再犯,言语没有说得很过分。

只是说“人家小姑娘不喜欢你发照片骚扰,你不要这样,别人很不喜欢这种方式”。

电话对面的猥琐男当场认怂,表示道歉。

但很快他回拨了电话,发现对面是物业不是警察,又得意洋洋地发消息给女孩“不要事事都麻烦人家物业”,意思是“我知道你找物业冒充警察”。

图源:受访者

女孩又气又憋屈,但情绪先放一边,她连房子都没实地看,就立即决定搬家。

虽然内心觉得非常不公平,凭什么受害者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连夜逃窜呢,但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小雨搬去了很远的地方,通勤比以往多出40分钟,且已经完全处于应激的状态,可搬家当晚又收到猥琐男的消息,他叫她“早点休息,脸上都有痘痘了”。

这一次小雨完全爆发了,凌晨一点她再次拨通了110,猥琐男这才意识到小雨动了真格。

图源:受访者

但这还没完。

他从群找到女孩朋友的微信,转告说自己再也不打扰,所以自始至终他确实知道小雨换昵称、退群加群,连小雨朋友的微信也了如指掌。

图源:受访者

当然必须走完最后一步。

小雨执意要猥琐男在派出所留下笔录,删除一切联系方式和偷拍照片,当面道歉并录像留证。可惜他如此恶意的尾随跟踪骚扰,依然不构成行政拘留。

这一刻小雨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女性的身份仿佛天然不对猥琐男构成任何威慑力,她永远要通过公权力来警告、训诫、惩罚猥琐男,内心便感到一丝悲凉。

写在最后:

分享完朋友们的经历,我陷入长久的失语,感觉女孩们能做的都做过了,想说的话也都说尽了。

只能像个复读机一样再次重申:

没有什么恐怖追求者,这就是性骚扰。

跟踪、尾随、监视、偷窥一点也不浪漫,只有恐惧。

接受对方的拒绝,死搅蛮缠只会把事情变得更糟。

偷窥、偷拍、跟踪、尾随,侵犯他人隐私权,属违法行为,可被治安拘留。

询问女性的感受并不会杀死暧昧,相反所有浪漫的前提是尊重。

男性不是随处发情的动物,世界也没有任何道理合理化它——

昨天,网传某学校一个男生在女宿舍门口死缠烂打。

图源:微博

之前,某学校的表白墙上还有男生想引起女生注意,用伞绊倒对方致膝盖淤青的追女攻略。

图源:新浪微博

“女子做核酸被大白追求,相识4个月闪婚”不是媒体宣传爱情的范本,换个场景就是刑事案件。

图源:新浪微博

9月14日,韩国一起恶性杀人案,就是从男子骚扰、跟踪、尾随、偷拍受害者开始的。

图源:新浪微博

……

别再假装看不见。

别假装听不见。

别假装这是浪漫、这是正常。

同样的话,已经讲了太多太多次了。

这次,你听见了吗?她刊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