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Nature Outlook:肥胖是“心”病?“心”病促肥胖?

 mingxiaozi 2022-09-22 发表于天津
图片
这是《肠道产业》第1104期
编者按

肥胖已经成为全球性健康问题。《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显示,我国超过1/2的成年人超重或肥胖,超重和肥胖率分别为34.3%和16.4%。那么,肥胖仅仅是身体健康问题吗?肥胖与心理健康相关吗?

今天,我们共同关注肥胖和抑郁症之间的关系。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


抑郁症和肥胖症的恶性循环

自1975年以来,全球肥胖率几乎增加了两倍。与此同时,抑郁症的发病率稳步上升。自2000年初以来,许多研究探究了这两种疾病之间的联系,发现肥胖人群的抑郁症患病率是健康体重人群的两倍。

南澳大学澳大利亚精准健康中心主任Elina Hyppönen认为肥胖症和抑郁症之间的部分关联是非常直观的。

她说:“肥胖的人会受到侮辱,这势必会影响心理健康。这两种疾病情况也存在一些相同的风险因素,包括不健康的饮食习惯、缺乏身体活动、睡眠模式紊乱和药物滥用。”

但事实上,肥胖症和抑郁症之间的关系要复杂得多。过去十年的研究发现两者存在着相互交织和重叠的生化反应, 并会导致彼此的恶化。

图片

图1. 肥胖和抑郁之间形成恶性循环

双倍炎症

肥胖人群常常经历慢性炎症。其脂肪组织内存在一系列免疫细胞,这些细胞会产生与炎症相关的信号蛋白。因此,肥胖人群可能会产生过多的这些分子。其中有些蛋白(如细胞因子)与精神疾病密切相关,这些蛋白往往被认为是抑郁症的生物标记物1

许多研究发现这些细胞因子会通过刺激某一可以改变氨基酸供应的酶,来下调情绪调节的关键激素——血清素。

细胞因子效应给肥胖人群为何有更高的抑郁发生风险提供了生物层面的解释。但它是双向的(图1)。研究还表明,抑郁的人无论他们的体质如何,他们体内的细胞因子都具有较高的浓度水平。

促炎细胞因子可能会导致胰岛素抵抗的发生,从而导致2型糖尿病。而且,考虑到2型糖尿病患者有更高的发胖风险,因此由抑郁症引起的细胞因子水平的升高可能也会导致肥胖。伦敦国王学院的精神病学家Hubertus Himmerich认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的神经科学家Stephanie Borgland赞同这一说法。“肥胖和抑郁症患者的促炎细胞因子都有所增加,”她说,“几乎无法说清楚是哪个导致了哪个。” 事实上,她补充说,这两种情况都可能会导致另一种情况变得更糟。

压力关系

皮质醇通常被称为应激激素,因为其往往在人紧张或遇到潜在危险的情况下产生。皮质醇会升高血糖水平,为大脑提供更多的葡萄糖。这在短期内是一个有益的响应。但研究表明,抑郁症等情绪障碍的发作也会引发这种生化反应。

例如,2016年,科学家观察了41只猕猴(Macaca mulatta)的行为,每天1小时,为期2周。研究人员对诸如低头或蜷缩成胎儿姿势等行为进行了观察,这些行为被认为是抑郁的潜在指标。他们还采集了猕猴的头发样本,以测量皮质醇水平。

其中18只没有表现出抑郁行为迹象的猕猴被视为对照组。最终结果显示,抑郁组23只猴皮质醇分泌量显著高于对照组2

在人们身上也看到了类似的结果。在2019年的一篇论文中,研究人员评估了89名男性的心理健康状况,并采集了血液样本来测量皮质醇激素。他们发现皮质醇水平与抑郁症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3

这代表了肥胖和抑郁症之间的另一个关键联系,精神病学研究Valerie Taylor说,因为皮质醇除了应激反应之外还有许多作用——其中之一就是增加食欲。

“皮质醇的产生会使你体重增加,”Taylor说,“它有自我安慰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当有人和你分手时你会渴望巧克力冰淇淋,而不是胡萝卜。抑郁症可能意味着这种情况的延续。”

因此,如果抑郁症会增加皮质醇,那么肥胖可能是一种连锁反应。但是,与细胞因子一样,皮质醇效应也会向另一个方向流动。

与抑郁症无关的肥胖也与高皮质醇浓度相关。一项针对肥胖而非抑郁的荟萃分析发现,体重指数每增加2.5,头发样本中的皮质醇就会相应增加9.8%4。与抑郁症有关的高皮质醇浓度会加剧肥胖,反之,与肥胖有关的高皮质醇浓度也可能会加剧抑郁症。这一恶性循环会有源源不断的动力。

英国诺丁汉大学临床精神病学家和研究员理Richard Morriss说:“肥胖和抑郁是双向的和多因素的,所以很难分开剖析。对于肥胖和抑郁的人来说,真正的难点在于,抑郁症的根本特征是失去动力,但要解决肥胖问题,你需要这种动力来吃得更好和进行锻炼。”

图片

关于治疗

同样难以理解的是这些研究结果到底对治疗意味着什么。首先,Morriss认为人们对肥胖和抑郁之间的关系的认识不足。他认为,人们应该像对待厌食症一样严肃对待肥胖。

“太瘦被视为一种心理健康问题,”他说道,“但如果你太胖了,它却仍然主要被视为一个身体健康问题。”

Morriss补充说,当患有抑郁症的肥胖患者接受治疗时,这两种情况通常会分开处理。“抑郁症的心理治疗往往忽略了肥胖因素。”他说。为改善某一疾病情况的干预可能会无意中对另一种疾病情况产生负面影,因此应密切关注两种情况。

体重增加几乎是所有抗抑郁药的副作用,这让事情变得复杂化。Taylor解释道:“你服用药物来减轻抑郁症,但它会导致你体重增加,从而使你的抑郁症恶化,然后你需服用更多的抗抑郁药,不断恶性循环。”

对于服用抗抑郁药的肥胖者来说,体重增加并不是唯一的问题。在2021年的一项研究中,Morriss和他的同事调查了32,000多名患有肥胖症和抑郁症的成年人的医疗记录。

结果发现,服用抗抑郁药的人患并发症的风险增加,包括糖尿病和心血管等问题5。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推动了这一趋势,但Morriss表示担忧。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人们应该在服用抗抑郁药12个月后接受检查,”他补充道,“我们试图阻止他们产生'应该永久服用抗抑郁药’的想法。”

其他研究表明,在一般人群中使用抗抑郁药时,这些健康问题的相对风险也会出现类似的上升6

这并不是说抗抑郁药不能发挥重要作用。事实上,Taylor建议优先考虑抑郁症而不是肥胖症。“你必须首先治疗抑郁症,因为在你精神状态良好之前,你无法对生活方式做出重大改变,”她说,“当你情绪低落时,你无法减肥。”

她补充说,想要采取整体方法治疗的医生,需要考虑抗抑郁药可能对肥胖患者产生的潜在不利影响。

解决肥胖问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2021年,Himmerich和他的同事对24项关注肥胖和抑郁症的研究进行了系统性回顾7——超过3,200名患者的数据可以帮助研究人员确定节食减肥是否具有减轻抑郁症的额外好处。

Himmerich认为关于哪种饮食最能帮助人们摆脱抑郁存在很多争论。关键问题包括是否要专注于减少卡路里,以及omega-3脂肪酸和维生素等补充剂是否有帮助。

Himmerich认为没有直接的答案。“尚未有清晰的科学结论,因为有很多相互矛盾的研究,”他说,“但我们的系统评价表明,限制卡路里的饮食会降低人们的抑郁评分。”

然而,对于那些减肥过快的人来说,有一个重要的注意事项。“人们在严格减肥后会迅速恢复体重,最终可能会比开始时更糟,” Himmerich说,“因此需要有一个维持阶段来对引导和指导人们。”

令人惋惜的是,对于绝大多数肥胖和抑郁症患者来说并不存在这种量身定制的疗法。“患者只能找到可以带他们完成部分旅程的人。”Morriss说。他认为在治疗技术发展到能够解决和管理这两个问题之前,肥胖和抑郁症的综合问题不太可能得到改善。

参考文献:

(滑动查看全部)
1. Lichtblau, N., Schmidt, F. M., Schumann, R., Kirkby, K. C. & Himmerich, H. Int. Rev. Psychiatry 25, 592–603 (2013).
2. Qin, D.-D. et al. Sci. Rep. 6, 30187 (2016). 
3. Jia, Y. et al. J. Nerv. Ment. Dis. 207, 271–276 (2019). 
4. van der Valk, E. S., Savas, M. & van Rossum, E. F. C. Curr. Obes. Rep. 7, 193–203 (2018). 
5. Morriss, R., Tyrer, F., Zaccardi, F. & Khunti. K. PLoS ONE 16, e0245722 (2021). 
6. Coupland, C. et al. BMC Med. 16, 36 (2018). 
7.Patsalos, O. et al. J. Pers. Med. 11, 176 (2021). 

原文链接:

/articles/d41586-022-02207-8

作者|Benjamin Plackett

编译|热心肠小伙伴们

审校|617

编辑|豫小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