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40年,周总理紧急召见手下特工:监视我们的国军团长是你儿子?

 lixj1028 2022-09-24 发表于天津

上世纪60年代,中国对外贸易促进会有一个叫熊畅苏的女职工。她在工作中表现优秀,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五好职工,可她的入党申请总是通不过,因为她哥哥曾是号称国军五大王牌军之一的第五军军长。

事实上,熊畅苏从未见过这个哥哥。她感到很委屈,母亲也很生气找父亲吵了一架,父亲有些歉疚,无奈之下向熊畅苏的单位领导写了一封信说明情况。

1966年元月4日,正是父亲熊瑾玎80大寿,突然家中电话响起,工作人员告知,周总理要来贺寿。傍晚7点左右门铃响起,周总理带着两瓶花雕酒在卫士长成元功的陪同下来到熊家。

熊瑾玎非常高兴,与周总理促膝长谈,两人回顾了当年的战斗岁月。这次周总理还带来一份更宝贵的礼物——一张证明,上面写道:

在内战时期,熊瑾玎、朱端绶同志担任党中央最机密的机关工作,出生入死,贡献甚大,最可信赖。

这张证明不仅为熊畅苏入党扫清了障碍,也成了日后朱家的护身符。

熊瑾玎虽然名气不大,职位也不显赫,但在党内陆位却很高,被尊称为“熊老板”。他早年与毛主席等革命元老是好友,后来又长期在周总理手下从事秘密工作,为革命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众所周知,从事秘密工作的人员背景审查极为严格,熊瑾玎为何会有一个儿子担任国军军长,却仍被周总理称为“最可信任”?他与儿子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文章图片1

熊瑾玎夫妻和女儿

管理中央经费被称为熊老板

熊瑾玎于1886年出生于湖南长沙一个中医世家,年轻时曾在被称为“延安五老”之一的徐特立创办的梨江学校师范速成班学习,受徐特立影响接触进步思想。

毕业后为了进一步开阔眼界,1914年春熊瑾玎来到位于长沙城内的私立楚怡小学任教。期间他与何叔衡、谢觉哉、毛泽东等人认识,并加入毛泽东等人成立的进步团体“新民学会”。

他们常常在一起探讨救国救民的办法,熊瑾玎还积极参加毛泽东、何叔衡等人发动的反日爱国活动。由于办事老成,有经济头脑,又善于交朋友,熊瑾玎被大家推举负责筹款工作。

1921年夏,毛泽东、何叔衡赴上海参加“一大”,便是由熊瑾玎筹措经费。当时党刚刚成立缺乏经费,各项工作难以推动,熊瑾玎从经商盈余中拿出两万大洋,作为党的活动经费。

1927年,老蒋在上海反动“四一二”政变,公开叛变革命。不久,驻长沙的第三十五军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也发动政变,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在革命最黑暗的时刻,熊瑾玎没有被血腥屠杀吓到,毅然赶往武汉申请加入共产党。

不久,湖北省委也遭到敌人破坏,熊瑾玎辗转来到上海,在周恩来领导下从事秘密工作。他发挥经济特长,以商人身份在上海四马路云南路口租下一座房屋的二楼,挂出“福兴商号”的招牌,经营纱布。

开商号的目的:一来可以为组织筹措经费,二来可以作为秘密接头地点。周恩来、李维汉、邓小平等人都曾到该处商号开会,不过心细如发的周恩来到过商号几次便发现了问题:

其一,熊瑾玎不仅要经营商号,外地来开会的同志也需要他照顾。此外,平时交通员送来的秘密信件也要经过特殊药水处理后才能阅读。熊瑾玎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其二,当时熊瑾玎40多岁,仍然单身一人,身边无儿无女,很容易引起周围人注意。

文章图片2

周总理亲自书写的证明

周恩来将在汉口互济会工作的朱端绶调来协助熊瑾玎。朱端绶也是湖南长沙人,长沙女子师范学校毕业,17岁便入了党。

两人伪装成夫妻,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对彼此的了解加深,互相产生了好感。一天,熊瑾玎写了一首诗给朱端绶表明心迹,朱端绶对此有两点顾虑:“一是你有妻室儿女,二是你比我年长22岁。”

熊瑾玎便拿出老家结发妻子要和他登报离婚的信给朱端绶看。原来熊瑾玎与原配是父母包办婚姻,两人没有感情,他参加革命后便再也没有回去过。而家人害怕受其影响遭到国民党迫害,所以来信让他登报离婚。

接着熊瑾玎说道:“至于第二个问题就要看你了,自古以来就有忘年交,我是很爱你的。”

熊瑾玎成熟稳重会照顾人,富有学识,为人真诚可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最终在周恩来等人的撮合下,1928年中秋,熊瑾玎与朱端绶举办了简单的酒席结为夫妻。周恩来打趣地说:“以后不能叫你小妹了,要叫你老板娘。”

当时驻上海的中央机关的经费全由熊瑾玎一个人管理,要拨出的经费由他送达指定位置,苏区送来的黄金也由他兑换成法币。朱端绶则担任交通员工作,负责传递秘密信件。

上海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斗争其实非常激烈,中统特务想尽一切办法搜捕地下党员,党组织也时常遭到破坏。但熊瑾玎夫妇在这样危险而又复杂的局势里从来未出过差错。

1933年4月8日清晨,熊瑾玎化装成医生去给贺龙的家属送生活费,但由于叛徒告密,该处早已有特务埋伏。熊瑾玎刚进去就被逮捕,在监狱里任凭敌人如何拷打,他始终没有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组织得知熊瑾玎和贺龙家属被捕后,安排了几个著名律师为他们辩护。朱端绶去参加庭审时不料也被叛徒指认遭到逮捕,而朱端绶一口咬定自己是熊瑾玎的表妹,只是来探亲。

经过8个月的审讯,最终因为证据不足,朱端绶被释放,但熊瑾玎却被判处8年徒刑。由于当时上海党组织遭到更加严重的破坏,朱端绶出狱后与组织失去了联系。她手上没有钱,还带着两个女儿,生活极为艰难。

朱端绶在艰难的条件下展现出一个党员的本色,她丝毫没有退缩,向亲戚借了些钱,在租界里开了一个小酒店。她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挣到一点钱便拿去接济被关在监狱里的几个同志,每周为他们送去食品和日用品。

抗战爆发后,国共开启第二次合作,熊瑾玎才被营救出狱。他已饱尝了4年零5个月的铁窗之苦,同时也证明了自己是个意志坚定的战士。

文章图片3

熊瑾玎夫妻合影

父子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面

恢复工作后,熊瑾玎担任《新华日报》总经理,这也是中共在国统区唯一公开发行的报刊。国民政府表面上同意该报刊发行,背地里却进行了种种限制。比如限制发行量,甚至派特务打砸营业部,拘捕报童等。但这些限制都被熊瑾玎一一化解。

办报纸最重要的是纸张,抗战爆发后上海等大城市沦陷,而四川一些产纸地区又被国民党强行垄断,纸张来源非常困难。为了打破垄断,熊瑾玎多次到梁山、大竹等产纸区寻访纸源,他了解到当地一个叫王炽森的纸商酷爱旧诗和书法,为人富有正义感,于是熊瑾玎设法与他结为朋友。

王炽森非常认同《新华日报》抗日主张,对熊瑾玎的为人也非常敬佩,在熊瑾玎提出纸张来源困难的问题后,他热情地表示愿意帮助采购纸张。后来又由熊瑾玎出资,帮王炽森创办川东纸厂,这不仅解决了《新华日报》用纸的问题,就连国民党的《中央日报》也曾跑来借纸。

办报纸需要一定资金周转,皖南事变后国民政府停发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补给,《新华日报》陷入“断炊”危机。熊瑾玎采取开源节流的办法,一方面压缩办公经费,动员员工在空余时间种菜养猪,解决了一部分口粮问题。

另一方面就是寻求企业家支持。当时《新华日报》的营业部设在重庆国防动力酒精厂一楼,因此熊瑾玎与厂长任宗德夫妻熟悉。由于他们都认同中共积极抗日的主张,与熊瑾玎成为知心朋友。

抗战时期中国沿海遭日军封锁,燃料非常稀缺,多以酒精代替汽油,所以开酒精厂获利丰厚。任宗德为《新华日报》提供了大量周转资金,而且从来不打借条,也不计算法币贬值的损失。

熊瑾玎的另一个重要支持者是湖南人楚湘汇,此人是湖南银行重庆分行行长,同时还兼任政府第二炼油厂厂长。熊瑾玎凭借与他的私交,派了一些地下党到厂内,帮他把厂内事务管好。

炼油厂不仅获利颇丰,还被国民政府评为甲等厂。楚湘汇常常通过各种方式向中共捐款,《新华日报》在重庆期间所使用的油墨和煤油、汽油都是由他的炼油厂提供,从未中断。

在这些党外朋友的帮助下,《新华日报》越办越好,订户数量一度达到5万份。与当时最有名的《大公报》不相上下,压倒了国民党办的《扫荡报》和《中央日报》。这也使延安的抗日主张能源源不断地传递给全国人民。

文章图片4

《新华日报》办公室

熊瑾玎天天与钱打交道,却不爱财,自己生活非常贫苦。一次半岁的女儿突然患了肺炎,长时间发高烧抽搐。医生要10元大洋才肯接诊,熊瑾玎竟然拿不出这笔钱,又不肯擅自挪用组织的经费,只能劝妻子抱着女儿回家另想办法。不幸的是,这个孩子在回家途中便夭折了。

读到这里或许就能理解,周总理为何称熊瑾玎夫妇“最可信任”:

其一,在国民党的监狱里,熊瑾玎遭受各种折磨,却始终对组织保持着忠诚,证明他是一个信仰坚定的人。

其二,在家人面临危难时,他却不肯动用组织的财物,说明他品行端正,始终将组织利益摆在第一位,值得信赖。

1940年初的一天,周恩来紧急召见熊瑾玎夫妇,并问道:“国军新调来一个团监视我们,团长叫熊笑三是你儿子?”原来,据李克农的情报,国民党新派了一个团驻扎在重庆虎头岩的汪家花园,监视新华日报社,团长熊笑三疑似熊瑾玎的儿子。

朱端绶听完大吃一惊:“同名同姓,连籍贯都一样,一定是老板的儿子。”周恩来要熊瑾玎夫妻去做熊笑三的工作,以分化瓦解敌人。后来经过进一步查证,这个国军团长熊笑三确实是熊瑾玎的儿子,他还与朱端绶是好朋友。

熊笑三曾就读于长沙第一师范学校,也是个热血青年。“五卅惨案”发生时长沙掀起了规模空前的反帝怒潮,熊笑三积极参加宣传队,开展反帝宣传。就读长沙女子师范学校的朱端绶与熊笑三分在一组,他们常在一起工作,关系密切。

1926年,熊笑三投笔从戎考入了黄埔军校第六期骑兵科。“四一二政变后”,熊家父子两人选择了不同的阵营,自此形同陌路,再也没有联系。

抗战期间,熊笑三参加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昆仑关战役以及远征缅甸作战。在1939年的昆仑关战役中,担任团长的熊笑三率该团主力作为突袭队,与日军进行白刃战,肃清残敌,表现出彩。

昆仑关战役取胜后,熊笑三奉命率部赴重庆休整,驻扎在虎头岩上,而虎头岩下的鹰嘴岩便是他父亲熊瑾玎为总经理的《新华日报》所在地。得知父亲在重庆时,熊笑三也感到左右为难。

其一,由于父子两人在政治立场上的差别,无法公开往来。熊笑三对外人的说法是父亲早年去世,只有一个十多年未见面的叔父。

其二,毕竟血浓于水,熊笑三也不敢忘记养育之恩。

当年除夕,熊笑三的团里杀了猪,他派人将10多斤猪肉送到父亲那儿。朱端绶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决定亲自上门拜会熊笑三。她出门后绕了好几圈,甩开特务跟踪来到熊笑三的团部。

老友相见,熊笑三分外热情,他还打趣地说道:“我该叫你妈妈了!”惹得众人大笑。这一次,两人谈了三个多小时。临走时,熊笑三又派人将一块腊肉和几条活鲫鱼送到父亲那里。

此后,几乎每个月朱端绶都要去熊笑三家两三次,向他宣传中共的抗战主张和八路军、新四军的战绩。熊笑三也会有意无意地透露一些国军内部机密,还给予了熊瑾玎必要的保护。

文章图片5

国民党军官(剧照)

淮海战场上熊笑三离奇逃脱

解放战争爆发后,国民党当局查封了《新华日报》,熊瑾玎转入晋绥解放区任《晋绥日报》社副经理。而熊笑三则在解放战争中一路高升,到1948年的淮海战役时,他已经担任第五军军长。

第五军是国军最早的机械化部队,又称“虎啸部队”,是国民党五大王牌军之一。抗战名将杜聿明、邱清泉、郑洞国、戴安澜、廖耀湘等人都曾在该军任职。

1945年,该军在昆明接受美式训练,装备了全套美械,是国民党内装备最好的一支部队。熊笑三担任军长后,跟随杜聿明、邱清泉进入淮海战场,迎来了第五军的末日。

据熊畅苏回忆,中央曾要熊瑾玎给熊笑三写信,劝他率部起义。熊笑三虽然没有回信,但他在战场上的表现却很耐人寻味。

据邱清泉兵团参谋长李汉萍回忆,第五军除四十五、四十六两个师在战役前期遭到解放军包围后发生过激烈交战外,大多数时间作为兵团总预备部,未与解放军作过激烈战斗。精锐部队不投入使用,令人匪夷所思。

淮海战役最后阶段,杜聿明集团被压缩在陈官庄一带进退两难。部队人心慌乱,有人主张投诚、有人主张突围。据时任邱清泉兵团办公厅少将主任孙继周回忆,一次邱清泉召开会议商讨出路,熊笑三站起来说:“如果你们决定和解放军接头,我愿意去一趟。”

当时大家都很吃惊,因为此举风险太大,双方毕竟处于交战状态,子弹不长眼睛,贸然去前线有可能遭到射击。更重要的是,邱清泉是老蒋的死忠分子,在他面前谈投诚很可能遭到处分。

文章图片6

战场上的国军军官

防线全面崩溃后,杜聿明和邱清泉带着兵团部来到了第五军司令部。对此熊笑三不太高兴,当着众人的面抱怨:“打了40多天,我这从来没有落炮弹,你们一来,炮弹也跟着来了,就是因为人多暴露了目标。”

眼看解放军就要打到指挥部,1949年1月10凌晨,杜聿明终于下令突围,但此时熊笑三却不见了,事后才知他脱离部队独自逃出包围圈。淮海战役中,国军少将以上高级将领被俘124人,投诚22人,起义8人,仅个别人成功出逃。熊笑三只身显得有些离奇。

关于熊笑三的出逃,时任第五军司令部中校总务科长汪仁杰的回忆中有较为详细的描述:熊笑三混在士兵队里,躲到老百姓家中,用金戒指换到了破棉袄,化装成哑巴乞丐,手拿烟杆袋,夹在难民之中逃回了南京。

但汪仁杰便非亲历人,真实性存疑。熊笑三突围仍然担任第五军军长,驻在闽北重建军队。不久,有人举报其父亲是中共著名特工,且在淮海战役中临阵逃脱。熊笑三被免去职务,押往台湾受审。

熊笑三虽然未受处罚,但也再未受到重用。当年他40多岁正值壮年,又有王牌军长的资历,但却被贬去担任桃园石门水库管理局专员,并于1971年退休。

文章图片7

桃园石门水库

解放后,熊瑾玎以年龄和身体原因推掉了很多职务,只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他于1973年病逝,病重时周总理曾亲自到医院探望。

上个世纪80年代,两岸破冰,熊笑三也回到大陆定居,于1987年9月病逝于北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