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秦可卿出殡路上,贾宝玉忽遇二丫头,曹公这么安排有何用意?

 少读红楼 2022-09-25 发表于上海

秦可卿死亡是红楼梦里的一件大事,轰动一时,不仅与贾府同一阵营的其他四王六公都来吊唁,甚至还惊动了宫里,六宫都太监也亲来上祭。

秦可卿出殡时,与贾府世代交好的这些勋贵公侯,也都搭了灵棚路祭,可以说贾府借着秦可卿之死,非常高调地炫了一把它的人脉关系和政治资源,可谓典型的葬礼社交。

但这其中有件事比较奇怪,就是秦可卿出殡的路上,曹公忽然插入了一段看似毫不相关的情节。

王熙凤贾宝玉姐弟一行半路歇脚进了一个附近的村庄,在这里宝玉遇到了一个叫二丫头的女孩,还给了不少细节描写。

看似与秦氏之丧毫无关联的一件事,曹公这么写有何用意呢?

贾宝玉是个多情公子,见一个爱一个,但他对女孩的这种爱,并不是珍琏之辈的那种皮肤滥淫,而是纯粹的欣赏与喜欢,是体贴和呵护,是理解和尊重。

他见了二丫头,一下子来了兴致,甚至到最后还要下车跟了二丫头去。这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二丫头也不过是个村姑,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一个富家少爷第一次见到,就如此上心呢?

无独有偶,后文贾宝玉被茗烟带出城去袭人家看袭人时,也是一眼就记住了那个穿红衣的女孩,之后便念念不忘。

这是贾宝玉的“毛病”,他见了金钏儿,就想弄到自己身边,见了小红,第二天还想着这事,见了袭人的两姨妹子,就有一段心事,见了二丫头,也发了痴心呆病,甚至从未谋面的傅秋芳,宁府书房里画上的美人,贾宝玉都能想得到。

因此,曹公安排这段情节,显然是为了又一次点明宝玉天分中带来的那段痴情。他曾自封绛洞花主,他对每一个清净洁白的女儿,不管她富贵还是贫穷,都一视同仁的体贴与呵护。

其次也是热闹与荒凉的对比,秦氏出殡虽然是丧事,但因其宁国府孙媳的身份,加上贾府当时的社会地位和声望,决定了她的死,与其说是哀事,不如说是一场盛大的政治仪式。

秦可卿死亡后,贾珍也是越发的恣肆奢华,把秦可卿葬礼办成了一场高规格超标准的声势浩大的社交活动,而再看这个凤姐临时歇脚的村庄,那却是再荒凉安静不过的一处所在。

这里的人,都是贫穷的庄农,从未见过大阵仗,却不料有一天,一个豪门媳妇会带着两个富家公子来此歇脚更衣,这真是天大的意外,庄人从未见过真正的贵族做派,于是纷纷围观。

一边是无比奢华,声势浩大的贵族葬礼,一边是朴素简约,贫寒安静的郊外农庄。这热和冷的对比,富和贫的交叉,十分扎眼。可以想象一下,衣着华贵的凤姐宝玉等人,到了农庄后,是怎样的一幅情形。

这种在古代不可能发生交集的阶层,偏偏在红楼梦里上演了。贾宝玉这个富家公子,竟然因为一次半路更衣,有机会认识一个村庄的二丫头,并且走的时候,恨不得下车跟了他去,真是闻所未闻。

在读者看来,这似乎是一处意外之笔,是才思敏捷的作者在炫技,思想在自由驰骋,而在曹公看来,红楼梦里没有一字多余,任何一个人物一处情节,都是别有深意的。

我们知道,贾宝玉最终悬崖撒手出家为僧,此前,还曾有过一段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的乞讨生活,按照曹公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写作手法,这里忽然出现的村庄和二丫头,会不会在日后宝玉落魄时再现呢?

宝玉现在遇到的二丫头,怀里抱着自己的弟弟,还曾纺车与他看,此时的宝玉对这些农具一无所知,还是个庄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富贵公子。

而日后的宝玉落魄至此,会不会再遇二丫头,甚至那时的二丫头早已嫁为人妇,怀里抱着的,不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她的孩子?

那时,二丫头还是二丫头,依然过着贫穷平淡的生活,而宝玉再不是宝玉,他从富家公子落魄成为乞讨为生的乞丐,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人生的富贵贫穷,盛衰转变,谁也说不准啊。

当然,这些也都是推断和猜测,但按照曹公红楼无闲笔的写法,相信八十回后的某一章节,会再次提及二丫头。只是到那时,对贾宝玉来说,早已物是人非。

脂砚斋评论宝玉遇到二丫头这件事,人生离聚,亦未尝不如此也。曾经锦衣玉食的宝玉,哪里会想到,有一天他会沦为乞丐,过着连庄稼人都不如的凄凉生活呢?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