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卫青大破右贤王,十三人封侯,李广在哪?

 地图帝 2022-09-26 发表于上海

伊稚斜登上单于之位,怨恨汉朝收容侄子於单,又要通过出兵逐步控制军臣单于的旧部,遂频频南下侵扰汉朝边塞。

图-於单降汉,封涉安侯

伊稚斜单于的主攻方向,仍是单于本部面对的代国几个郡:云中、定襄、雁门、代郡等。

公元前126年夏天,伊稚斜单于率数万骑攻入代郡,杀太守共友,掳掠千余人而回。代郡太守共友是个猛将,是李蔡上任代相前夕向武帝举荐的。同年秋,伊稚斜单于又攻入雁门郡,杀掠千余人。云中、雁门、代郡都是代国的防区,代王刘义不管兵事,代相李蔡如牛负重。

然而代国兵力不足,武帝不打算增兵,只令李蔡死守不出。共友死后,武帝擢升李广之子校尉李椒为代郡太守(官职三品),这样叔侄两个同在代国。武帝与车骑将军卫青正积蓄力量,准备出征匈奴右部。

公元前125年,伊稚斜单于与左贤王乌维再度南下。匈奴这次起兵九万,分三路各三万,伊稚斜单于率六万骑攻入定襄郡、上郡,左贤王率三万骑攻入代郡,杀掠数千人。

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单于,汉廷的目标却仍是右贤王。两年前右贤王罗姑比率军远征乌孙失败后,军臣单于便以其子替代叔叔罗姑比。军臣单于在位三十四年,对匈奴左右两地的控制都不如其父老上单于,更不用和祖父冒顿单于相比。

先说左地,左贤王军臣即单于位后,以其子於单为左贤王,然而整整三十四年,匈奴左部几乎都在军臣之弟左谷蠡王伊稚斜的控制下。右地这边,军臣即位后,右贤王是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叔叔罗姑比。本来老上单于就已经很难驾驭这个不断开疆拓土的弟弟,军臣单于这三十四年,一直试图用一个儿子替代罗姑比。

右贤王罗姑比鼎盛时期,地盘除了匈奴右地,还包括河套地区和河西走廊,控弦二十余万,再加上伊犁河谷的乌孙和额尔齐斯河上游的呼揭也任其调遣,兵力之盛不亚于当年的冒顿单于。反而是匈奴左地失去对鲜卑与乌桓的控制,匈奴本部与左地兵力相加,也不如右地。

对军臣单于来说,掌控右地,比解决左地的矛盾更迫切。于是趁年迈的罗姑比远征乌孙失利,汉军收复河套地区,军臣单于逼迫罗姑比禅让。

图-卫青收复河套地区

单于有两大宝器,东胡王头颅和祭天金人,每次祭祀都要将宝器摆出来。为了笼络河西走廊诸部,军臣单于将祭天金人交给休屠王保管。

右贤王罗姑比也有一件宝器,是月氏王的头颅,已做成饮器,他可舍不得拿出来。然而右贤王刚丢了河套地区,河西走廊诸部一直不满其抽调兵力远征西域,也逐渐倒向军臣单于。

军臣单于终于在其去世前一年,将一个儿子扶上了右贤王之位,罗姑比担任右贤王接近五十年,退下来后仍带着一群老骑兵征战。

伊稚斜夺单于位后,他的侄子右贤王心怀不满,甚至认为自己才是天之骄子。匈奴右地与本部之间,也就各玩各的,伊稚斜单于想用儿子去替换侄子,也没那么容易。

汉廷显然是窥破了匈奴的权力格局,因此暂时放任伊稚斜撒野,一心厉兵秣马准备攻击匈奴右部。因为这个右贤王上任也不久,不仅无法控制乌孙、呼揭等,就连河西走廊的休屠和浑邪也未必听其调遣。进一步削弱右贤王,下一步就是西征河西走廊,到时候右贤王必然无力增援。

图-卫青、李息两路出兵

公元前124年春,武帝兵分两路,第一路卫青统兵十二万骑,出高阙塞,剑指右贤王。第二路大行令李息、张次公出右北平,迷惑匈奴。

第一路拜卫青为车骑将军,领三万骑兵,并节制全军。

拜翕侯赵信为前将军,领两万骑,广撒骑哨,为汉军开路。

拜卫尉(官职二品)苏建为游击将军,领一万五千骑。苏建三年前因功封平陵侯,后修朔方有功,官至卫尉,顶李广罢官的缺。

拜太仆公孙贺为骑将军,领一万五千骑。武帝每次都对公孙贺寄予厚望,这次他是打算跟着卫青捞战功来的。

拜代相李蔡为轻车将军,领一万五千骑。李蔡被伊稚斜单于压制了几年,憋着一股劲。

拜左内史李沮为强弩将军,领一万五千骑。

护军都尉公孙敖,领一万骑。几年前公孙敖率一万骑,十损其七,于是罢官,拿钱赎罪免死。此时重新起用,护军都尉相当于监军,不是将军胜似将军。

图-卫青大破右贤王

此时正是春季,牛羊骏马繁衍生息。匈奴右部忙于产羔放牧,右贤王却率一万五千余骑南下,距高阙塞约六七百里设王庭。

匈奴右部为了控制河西走廊的浑邪、休屠,以及河套地区的白羊、娄烦等部,常南下将王庭设在浚稽山、夫羊句山一带。现在河套已经被汉朝控制,匈奴右部还需控制河西走廊,因此即使在春季产羔放牧忙碌时,也习惯性地南下设王庭,多少有些无奈。匈奴本就是部落联盟,一旦右地自身实力不济,这些浑邪、休屠等是不会再为其养马的,乌孙就是前车之鉴。

这次右贤王在夫羊句山东北麓设王庭,每日移动数里牧羊。此处西北是匈奴右地,北边是匈奴本部,东边是大漠,东南方是河套地区,南边是河西走廊,可以说是右部的腹心地带。如果有人说大批汉军会来劫营,右贤王一定认为是杞人忧天。不过河套地区已经不在右部手上,右贤王还是派出了少量骑哨。

匈奴骑哨比右贤王还要放松,自他们出生之日起,就没有在这附近见过汉军,连汉人牧民都不会远离阴山。骑哨到了夜间,也就挤在一起烤火,吃羊肉,要是汉军真的来袭营,他们真的无所适从。

这几日,中原的商人为右贤王带来了一些美女,右贤王与几个小王、当户、都尉等,朝歌夜弦,宴饮不息,心甘情愿掏空身体。

这夜,右贤王与一位佳丽睡在大帐中,气血消耗不小,沉沉睡去。

  汉军前将军赵信的骑哨探得右贤王在夫羊句山北侧,距高阙塞约有六七百里。卫青传令诸将,偃旗息鼓,出塞杀敌。

赵信的骑兵距右贤王十余里便下马隐藏行踪,等各部人马陆续赶到,卫青才令诸将军分路包抄,务求围歼右贤王。

沉寂的草原,宿鸟惊飞,间或传来野狼的吼叫声。接着汉骑乘夜席卷而至,破营而入,战鼓喧天,杀声不绝,匈奴闻者心寒。

右贤王蓦闻喊杀声,酒意惊醒了七八分,一把推开四肢缠着自己的佳丽。刚披上牛皮外衣准备迎战,身旁的佳丽吓得俏脸发白,颤声道:“大王,不要抛下我。”

右贤王一边穿战靴一边问道:“你会骑马?”

佳人吓得花容失色,梨花带雨道:“贱妾不会骑马,求大王带我走,我不想死。”

右贤王的英雄气概上头,心中一荡,搂着佳丽,用舌尖舐掉挂在她脸上的泪珠,一把将其抗在肩上,大步走出营帐招呼亲兵突围。

右贤王率亲兵突围北遁,拼死杀出汉军包围圈,身边仅剩数百骑。

若在平时,一万五千多骑四散而逃,汉军几乎无法追击。然而这次卫青有备而来,十二万骑分散成无数个小队,围之数重。只要见到匈奴人,便强弩齐射。匈奴人若想活命,只有丢掉战弓,下马跪地投降。

此战汉军斩首和掳获右贤王部小王十余人,男女一万五千余人,牛羊数十万头。汉军仅折损数百人,战马损失上千匹,几乎是全甲兵而还。

武帝拜长平侯卫青为大将军,位在三公之上,节制全部汉军,并益封8700户,总食邑15700户。除卫青益封外,另有十三人封侯。卫青三个儿子虽都是婴幼儿,也全部封侯,卫伉初封宜春侯,卫不疑为阴安侯,卫登为发干侯,各有1300户。

自卫青以下的五位将军中,三人封侯。代相轻车将军李蔡封乐安侯,食邑1600户。太仆骑将军公孙贺封南窌侯,食邑1300户。左内史强弩将军李沮赐爵关内侯,食邑300户。翕侯赵信和平陵侯苏建虽功劳不小,封侯的编制紧缺,为平衡各方关系,战功只能拱手让出。

其他都尉校尉封侯的情况如下:

护军都尉公孙敖封合骑侯,食邑1500户。五年前骑将军公孙敖一万兵出代郡,折损七千余人,本应问斩,缴纳赎金免罪为民。这次公孙敖跟着卫青终于翻身了,对这个救命恩人,卫青报功之时绝不会含糊。

校尉公孙戎奴封从平侯,食邑1300户。

校尉李朔封涉轵侯,食邑1300户。

校尉韩说封龙额侯,食邑1300户。

校尉赵不虞封随成侯,食邑1300户。

校尉郝贤封众利侯,食邑1100户。

校尉豆如意赐爵关内侯,食邑300户。

我们再来看东边的这一路汉军,大行令(九卿之一,官职二品)李息,岸头侯张次公分别拜为将军,出右北平,迷惑伊稚斜单于。

右北平郡的首府平刚城,始建于战国时期的燕国。当时燕国与东胡大战,需要一座军事重镇抵御和震慑乌桓等东胡游牧民族,便在燕山山脉修筑城。秦汉延续燕国的建制,右北平郡南部靠近渤海的平原地带人口稠密,但北部山区人迹罕至,平刚城主要是作为军事用途,除商贩外百姓很少到这种战火纷飞地区定居。

这年是李广镇守右北平第四年,虽然心痒难耐 ,但车骑将军卫青令其为李息和张次公做后勤,因此没有出征。

李息和张次公也并非攻击匈奴左部,目标是乌桓。自李广出任右北平太守,匈奴左部不敢侵扰,乌桓人可就倒霉了。李广每年都要北上,到锡林郭勒草原,闯入乌桓人的牧场练兵。此时乌桓与匈奴左部已经闹翻,无论是左部还是李广军到来,乌桓基本都是逃之夭夭,迁入东部的山区。

李息和张次公在锡林郭勒草原扫荡一番,斩首和掳获人口不多,不过牛羊还是掳获了数千头。

战后,大行令李息赐爵关内侯,食邑300户。岸头侯张次公已经有了1100户,为了平衡关系,将战功全部让给李息。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