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真是好大的胆子

 hmjf 2022-09-27 发表于上海

图片

ID l niupimingming
文 l  诗人牛皮明明



今年,我跑步的时候,老有一篇小文章会从心里冒出来。刚开始,我没意识到。可是后来,这首诗,就鬼使神差像神灵一样从嘴里冒出来。因为有了这种暗示,我就把这篇小文章找出来重看。我重读后,大惊。

这篇小文章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为了大家一起重读。我把这篇小文章贴出来,希望你也能有点耐心,重新读。

桃花源记
[ 魏晋 ] 陶渊明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这篇文章大家都背过。讲一个渔人有一天沿着桃花林,找到一片世外桃源,这个世外桃源的人们与世隔绝,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学这篇文章的时候,当时我们没有感觉。因为那时,我们经历的人生还不够。

可是现在经历多了,我又遇到了一个好大的难题,希望大家能帮帮我。如果再想把这篇文章换成今天,该怎么去写呢?

一个常德人,那天做完HS,想去摸鱼,就沿着河边驾船,却意外找到了一个世外桃源,那里的人不失业,不内卷,没有现代化焦虑,没有愁闷,没有烦恼……

真的,这样的翻译,我不知道对不对,请大家帮帮我。

不过,我还是很想把我重读这篇文章的感受讲给你听。

特别是今年,我晚上跑步,跑步时,这篇文章里的句子,就像和尚念经般的自动从嘴里冒出来,时断时续,连续多天。

你能想象一个人像一个傻×一样,在黑夜跑步,而嘴里却时不时冒出:

“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样子吗?那个人就是我。

现在再重看这首诗,我惊呼陶渊明写得好大胆,他真是目空古今的胆大包天。

“ 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他真是吃了豹子胆,一句话否定了秦汉两朝,也敢否定当朝。他写的那个世外桃源里没见一个官,更没有王税,没有征兵,也没有秦朝的数字化管理,没有秦简里记载的四百户人,却吏员多达103人的天罗地网。更没有王室动乱,百姓们只能无奈地伸长脖子叹息。

图片

这个世外桃源里的人,成功躲过了户籍、丁籍,躲过了王税,也躲过了苦不堪言的混战。过的生活用现在话来说,是以原始社会为基准的共产主义生活。那个社会里,一个管理人员、一个基层官员也没有。社会运行规则全靠社会自主运行,且富足,“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富足可见一斑。

很多人说陶渊明是弱者,当官不成,就出世,出世是逃避。我看陶渊明很大胆,他是出世的强人,几千年难得一见的强人。

他当官心态简单,就是搞钱。几次当官,先是州祭酒,后来是建威参军,还代表过桓玄出使建康。最后一次当官,大家最熟悉。当彭泽县令,最后索性辞官回家。那个官当不成,不怪他。乱世的官,末世的官,是个人都没办法当。

一个人敢主动放弃自己阶层,降阶层去生活,这就是强者所为。

陶渊明也很矛盾,可能大家看到最多的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其实这几句,我最不爱读,这是古代文人装装样子,饿着肚子,也要贵族的姿态。就像民国,有个人叫袁克定,袁世凯的大公子。新中国后,寄居在张伯驹家,贫了,上街捡烂菜叶,也要摆盘、拿刀叉,吃白菜像吃法国大餐。人可以贫,姿态不能贫,这是文人坏毛病,也是最可爱。

陶渊明真实情况可能更接近《归园田居》其三中的“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复旦有教授说,陶渊明是种豆专家。这算哪门子种豆专家啊,他动手能力还不如二舅。

陶渊明也没那么恬静,不全是诗里写的那样。人不是这样的,富了慈母善目的人多,贫了戾气满目的人也多。放眼望去,天下,又有几个真正安贫乐道的人呢?陶渊明晚年,真实情况是“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最后穷到连妻子儿女都埋怨他。

但你不能小看他,他还是强者,他是大胆包天的出世强者。一个人真正的强,是不为现实妥协,不向现实低头,要忍受饥寒和劳苦,也要把马斯诺的第一位生存需求抛去,而去追求更高层次的“自我实现”,这是胆大包天的强者做的事。

陶渊明到晚年,其实是很矛盾,很孤愤的,他有很多内心不平。中国没有隐者,隐是文化属性。他晚年写诗说:“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念此怀悲凄,终晓不能静。”

他不是佛,是人。

一个人,夜里失眠,睡不着觉,觉得自己志向无处施展,怎么可能是平静呢?他更多的是矛盾和愤怒。

愤懑的是世道,是那个压抑的世道,是那个杀人的世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陶渊明喜欢荆轲,他给荆轲写诗,荆轲身份是刺客。司马迁真是妙人,专门在史书中安排刺客,硬要和尧舜禹、秦始皇、汉武帝放到一起。这是读书人的胆大包天,是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陶渊明很喜欢荆轲的,这一点,鲁迅看的最清楚,他就反对说陶渊明写诗是静穆,换他自己,他却说“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能躲吗?不能躲,也躲不掉的,小楼难道就没有风雨进来吗?这一点,龚自珍也看得清楚,他说:“陶潜诗喜说荆轲,想见停云发浩歌”。意思就是去你妈,我虽不能干,我虽然没能力,但我可以在文字里表达我的愤怒。

读书人都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关心社会。

而一个社会,每个人胆大的方式又不一样。有的人喜欢直接冲撞,不计后果的大胆;有的人是在文字里杀人放火;还有的人喜欢滴水不漏地,完全让你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啥。等你过了一两千年,突然发现这人心里原来是这么想的,还会惊呼:

“原来我俩想的一样啊。”

如果按照记载。《桃花源记》写过了六年后,陶渊明就去世了。这样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矛盾的人,又敢于追求自我的人,其实也是敢于追求一个社会的人。他写下的桃花源,却是几千年来中国人共同的精神故乡和向往生活。这个生活无非就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富足、平等、自由。这个生活里的每个字,到了一定年龄念在嘴里,都是有香味的,就像中药,回甘,能回味很久。

陶渊明,在1500年前,为我们中国人写了一个可以幻想的地方。没有陶渊明,我们中国人可能连个幻想的地方都没有,这是真可怜。

可是比这更让人悲凉的,是这篇文章的后几句: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南阳郡刘子骥和陶渊明有世交,这个人是个高尚人。听了后,他也想追求这样的生活,他欣然前往。没有找到,就生病去世了。等他去世之后,后来的天下人就再也没有人去寻找了。

这真让人伤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