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二战德国的“人种试验”,他用双胞胎造“狂战士”,却逃过惩罚?

 茂林之家 2022-09-27 发表于湖南

2004年,一名叫乔吉-卡马拉萨的科学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巴西的坎迪多-戈多伊镇,明明常住居民只有不到7000人,却有超过1400人都是双胞胎,比例足足达到了20%!

要知道,在动物身上,双胞胎或是多胞胎的现象很常见,但对于人类来说,生下双胞胎的母亲,甚至可以被认为是受到了上帝的“眷顾”。

也正因如此,乔吉立刻展开了对坎迪多镇的调查,可在一番检查后他却发现,当地无论是水源还是光照,亦或是辐射条件,都与其他小镇差不多,而这也意味着,坎迪多发生的神奇现象,很难从科学角度予以解释。

没办法,乔吉只得前往当地的图书馆翻看日志,希望从从历史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谁知,随着调查的逐渐深入,他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而在短短两个月后,乔吉甚至因为精神崩溃,直接被送回了老家阿根廷。

如此情况自然让当地民众疑惑,看书还能看魔怔了?不过,就在一些居民抱着好奇的心态,顺着乔吉的思路往下寻找时,他们竟也患上了与乔吉相同的精神困扰,直到几个月后,一名老者才缓缓揭开了居民们疯魔的真相。

他表示,双胞胎现象根本不是上帝的眷顾,因为在几十年前,一个恶魔漂洋过海来到了坎迪多,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地的双胞胎们,都是这个恶魔的“孩子”。

今天就和大家聊聊,坎迪多小镇究竟遭遇了什么事?而当地双胞胎的“溢出”现象,又是否拥有科学的解释呢?

1942年冬天,13岁的伊娃莫兹,因为家乡被德军攻陷,被迫带着双胞胎妹妹米利亚姆,前往克里米亚避难,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早在攻下罗马尼亚之前,党卫军就已经在当地建立军事设施了,也正因如此,他们可以说是羊入虎口,甚至还没来得及躲藏,就被对方发现,并被押进了前往奥斯集中营的火车上。

其实在此之前,伊娃或多或少地听过,党卫军对犹太人的所作所为,她也是犹太裔,自感凶多吉少,所以在前往奥斯维辛的列车上,姐妹俩就写完了遗书,并强迫自己笑对苦难。

然而,当她们到达终点后却发现,等待二人的,却是与其他犹太人截然不同的命运。

1943年年初,轮到姐妹俩进入那些封闭的密室了,可就在此时,伊娃突然听见一名军官大喊:快看,那里有一对双胞胎,就这样,本以为会一死了之的二人,被党卫军从队伍中拽出,并押送到了一间窗明几净的办公室中。

起初,姐妹俩还有一些积极的想法,毕竟和肮脏不堪的战俘宿舍相比,办公室内熏香的味道,表示这里的主人可能并不会“为难”她们。不过,姐妹二人根本想不到,办公室走进了一名梳着大背头,既文弱又有礼貌的军官,而他日后将带给姐妹俩无尽的折磨。

或许当天是周日的缘故,军官对伊娃进行了简单的“家谱”询问,就命手下将其带往了新的宿舍,而伊娃惊奇地发现,在宿舍内,有近百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双胞胎。

但令她疑惑的是,女性双胞胎的民族可谓是五花八门,有和她一样的犹太裔,也有一些长着标志性红发的凯尔特人;而男性双胞胎们,则是清一色的金发碧眼,一看就知道是德国人的雅利安民族,与此同时,男性双胞胎也享有“4人间”的待遇。

不过,在当时的环境下,伊娃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所以,在简单认识周围的“舍友”后,她便带着妹妹,睡了近年来最舒服的一觉。

然而,就在第二天清晨,随着一声凄厉的哨声,还没彻底清醒的伊娃和妹妹,就被连拉带拽地送进了一间密不透风的实验室中,与她俩一同前来的,还有一对来自波兰的双胞胎姐妹,就在四人面面相觑时,卫兵竟然一拥而上,直接扒光了他们的衣服。

接着,昨天那名彬彬有礼的军官走了进来,不变的是,他脸上的表情依然没什么攻击性,不过在平静之下,伊娃却清楚地感受到了一种,只有在伏击猎物的野兽身上,才能感受到的气息。

在接下来的8个小时中,军官使用了类似于游标卡尺的工具,测量了4人身上的每一寸皮肤,甚至连脚底板都没有放过,与此同时,他还使用小锤子等工具,从各个角度分析了双胞胎之间,在应激反应能力上的差别。

要知道,伊娃和妹妹只是13岁的女孩,即便军官并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但在伊娃看来也是极为屈辱的,当然,她还是为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感到开心,所以在回到“宿舍”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就这样,伊娃听见了第二次哨响。她本以为会接受相同的检验,但现实却表明她还是太天真了,卫兵将伊娃与妹妹分开,并将她单独押进了一个,满是注射器和有一把捆绑椅的房间中,而昨天那名军官在将伊娃固定在椅子上后,还将一种不明液体打进了她的体内。

短短5分钟内,伊娃的体温就从37度上升到了40度,与此同时,身上还出现了大面积的红色斑块,而在她快要昏厥时,还感到军官从她的胳膊上,抽走了足足4管鲜血。

最终恢复神志时,伊娃发现自己身处第一天的实验室中,身边站着的,是另一对被扒光衣服的双胞胎,对方告诉伊娃党卫军将对他们进行,每周一三五的行为检测,二四六的身体机能检测。伊娃还得知,那对波兰姐妹,因为没挺过不明药剂的攻势,已经成为了党卫军锅炉中的灰烬。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2年时间里,伊娃一直在集中营内,接受诸如此类的实验,直到1945年的某一天,令她心惊胆战的哨声没有响起,而当伊娃与“宿舍”内仅剩的4对双胞胎走出大门后,看到党卫军已经投降,她才意识到,折磨终于迎来了结束。

不过,敏锐的伊娃却发现,在所有投降的党卫军中,并没有那名给自己带来噩梦的军官,只不过,伊娃并没有提出疑问,毕竟对于一名,数次死里逃生的15岁女孩来说,带着妹妹好好生活,远比复仇重要。

那么,这名军官究竟是谁呢?他又去了哪里?关于他的问题,还得从1938年,纳粹德国二把手希姆莱,提出的一项叫做“生命之泉”的计划说起。

众所周知,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德国就从一个影响力极强的区域性大国,沦为了二流国家,彼时的战胜国对德国在各方面都进行了压制,也正因如此,才会诞生诸如希姆莱这样的极端主义者。

根据这样的思想,希姆莱在1938年提出了“生命之泉”计划,说来也简单,就是他们认为金发碧眼的雅利安人是优等民族,而斯拉夫人,犹太人则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应该被“剿灭”,而这也正是他们发动战争的原因之一。也正因如此,为了“繁育”更优秀的雅利安人,生命之泉计划的核心,就是从广大的德国民众中,筛选出祖宗三代内,一点其他民族基因都没有的雅利安人,并让他们的基因大量延续。

在这其中,一名叫门格勒的军医,凭借一篇名为《4个种族的下颌骨形态》,以及慕尼黑大学博士的学位,就被希姆莱相中了,在1942年时,门格勒被派往了奥斯维辛集中营,进行生命之泉计划的研究。

而折磨伊娃长达2年的,正是门格勒,不过,他并不认可生命之泉计划的细则,因为在他看来,即便是再优秀的雅利安女人,一个一个生孩子显然太慢了,而这也正是她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内,阻止双胞胎被处死,网罗他们为己所用的原因。

奥斯维辛的卫兵曾说过,用疯狂都不足以形容门格勒,这点从他的言论中就能体现出来。门格勒表示过,即便是高贵的雅利安人,在生理性质上,也与狗没有任何差别,都是“谱系延续”的产物。而从这个角度来看,他能面不改色地完成对伊娃的种种兽行,似乎也说得通了。

其实伊娃与妹妹,在接受实验的所有双胞胎中算是幸运的了,根据资料显示,在奥斯维辛时,门格勒对那些外表不是那么出众的双胞胎下手更狠。

为了探究“双生奥秘”,他会将许多双胞胎缝在一起,甚至还会在微观角度改造他们的血管,并取出一个人的大脑,意图令其变成能够攻击两个方向的战斗机器;而对照实验则是,取出缝合双胞胎其中一人的心脏,使其共享一套循环系统,以探究哪种“怪物”的能力更强。

在为期2年多的研究中,门格勒发现,虽然双生基因在男女双方中都有比重,但若是女方是双胞胎,生下双胞胎的概率要高1.7%左右,当然,因为这只是他的计算结果,也正因如此,为了验证猜想,他才会以相对的“高待遇”,对待像伊娃和妹妹那样的,天资较为出众的非雅利安女孩。

事实上,门格勒本来的计划,是等待女性双胞胎们到16岁时,让那些雅利安人男性双胞胎与其婚配生育,确认猜想无误后再推广,只不过,随着苏联红军将红旗插上柏林议会大厅,伊娃的厄运才会提前在15岁终结。

那么,门格勒逃去了何方呢?

原来,因为官阶较高,早在苏联攻入柏林前夕,他就得知了即将战败的消息,并脚底抹油,先是逃回了慕尼黑老家,并在即将被发现时,又坐轮渡来到了巴西,并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辗转于南美洲的各个国家。

不过,虽然在1945年轴心国战败了,而门格勒也落得了个四处漂泊的境地,但作为狂热者的他,却一直想着“复辟”。当他从奥斯维辛逃出时,其实挟持了很多没在实验中丧命的双胞胎,此后,门格勒还对这些孩子进行“洗脑”,表示自己是他们的父亲,并一直对他们灌输,以后结婚生子,必须也要找双胞胎的概念。

而在逃窜到巴西小镇坎迪多后,门格勒发现这里依山傍水,人迹罕至,正是继续实验的好地方,就这样,他让“孩子们”进入城市生活,同时再散布一些流言蜚语,使得当时的巴西人认为,坎迪多是双胞胎的天堂。

时间来到1960年前后,许多当初在门格勒手下侥幸逃生的双胞胎们,因为家园悉数被毁,所以都选择前往在二战时期的南美国家中,唯一加入盟军,国土又没遭到重创的巴西重新开始生活,而或许是门格勒散步的谣言起了作用,双胞胎中的绝大多数人,也在坎迪多扎了根。到此为止,坎迪多双胞胎“溢出”的秘密也告一段落了。

根据资料显示,门格勒从1955年前往了南美洲,直到1979年因为潜水淹死,在24年间,他又进行了多少有关双生的尝试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生活在坎迪多的双胞胎们,本以为逃出了魔爪,可实际上,他们的人生仍然被这名魔头影响,也算是细思极恐了。

让我们回到一开始,事实上,包括那名叫乔吉的科学家在内,坎迪多的大部分居民,都不知道自己生活的城镇,竟然拥有这么一段往事,也正因如此,当双胞胎们得知自己是“恶魔”的后代时,才会像被历史真相“吓到”的乔吉一样,有的患上精神疾病,有的直接崩溃。

而在后来,或许是因为“身世”的原因,坎迪多的居民们还遭遇过很长时间的“网络暴力”,彼时一些欧洲国家纷纷谴责巴西,称他们没有对这些被“洗脑”的双胞胎进行教育,甚至直接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巴西的国际地位,直到2013年,才有人站出来,宣称双胞胎们是无辜的,为他们拨乱反正。

不得不说,虽然门格勒早在1979年就遭到了“惩罚”,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毁掉了好几代人的生活,而从无辜的坎迪多居民,遭受到足足9年网络暴力的角度来看,门格勒当时的疯狂实验,对人心的伤害,恐怕比生理影响更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