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汉长安城兆伦锺官铸钱遗址新发现:钱范铺地

 思明居士 2022-09-28 发表于河北

钱范数量成千上万种类多样,不仅发现用钱范铺地,甚至还发现一口井的四壁用完好钱范箍砌;出土铜钱除了五铢、大泉五十,还有汉代至新莽时期发行过的面额最大的流通货币——一刀平五千。

距今两千多年的国家铸币工厂——汉长安城兆伦锺官铸钱遗址又有考古新发现:在2021年至2022年的考古发掘工作中,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现大量西汉至新莽时期的铜钱、铸钱陶范及冶铸、水井等遗迹。

文章图片1

△汉长安城兆伦锺官铸钱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遗址位于沣西新城兆伦村一带 锺官主管铸钱146年

据本次考古发掘领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张建锋研究员介绍,兆伦锺官铸钱遗址位于西咸新区沣西新城大王街道办事处兆伦村一带,距西安市中心约26公里。遗址地处西汉时期的上林苑内,与汉长安城相距约20公里。

锺官秦属乐府,主管钟鼎彝器铸造。汉属水衡都尉,主管铸钱。汉武帝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主铸赤仄五铢。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与技巧、六厩一起铸行五铢钱(三者合称“上林三官”,钱称“三官五铢”)。汉成帝建始二年(公元前31年)技巧、六厩裁撤,锺官成为全国唯一的五铢钱铸行机构。王莽簒汉后,锺官继续运行。直到公元23年败亡。锺官主管铸钱146年,所铸钱币以万亿记。

遗址北部环壕为铸钱工作区 南部或为史籍中的锺官城

2015年1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工作队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联合组成考古队,对遗址进行考古勘探和发掘。经过多年考古工作,对遗址范围、布局和文化内涵有了一定的了解。

遗址分南、北两部分。北部为钱范分布区,其中有一环壕,东西长434米,南北宽390米,壕内面积约10万平方米。壕沟内有灰坑、窑址、水井、房址、水渠、冶铸遗迹等遗迹,各类钱范残块等遗物遍布,应是铸钱的主要工作区。南部为一城址,应是史籍记载中的锺官城。

最近一次发掘本月刚结束 发现四壁用钱范箍砌的井

本次发掘区位于兆伦村东北约1100米环壕北部,共布探方18个,总发掘面积1747平方米。发掘工作开始于2021年3月,至2022年 9月结束。发掘清理汉代及新莽时期灰坑110多座,房址3座,窑址11座,井18口,砖池1处,冶铸遗迹3处,铺砖或铺钱范的地面多处,出土大量各类遗物。

灰坑分布集中,数量较多,形制不同,大小各异。有些灰坑成群布置,局部重合,又互相打破,似为一定时期内多次挖掘的结果。这些灰坑应是具有不同的功能用途。

窑址可分两类。多数形体较大,窑床长方形,火膛梯形,前室形状不规则,堆积中包含大量各类钱范残块,应该是烘烤钱范的烘范窑。另一类形体较小,窑床上有用废弃钱范砌筑的火道,填土中有数量较多的陶质鼓风管,应该是专门烧制鼓风管的窑址。

文章图片2

△一处比较复杂的建筑遗迹

房址多呈长方形,有地面式建筑,也有地下或半地下式建筑。有的房子地面有空铺地板的迹象,底部分布有木灰、铁渣等,似乎与某种铁器加工有关。有的房子木槽、柱洞密排,多口水井分布其间,形制十分复杂。

井发现18口,平面多为圆形,个别为方形,直壁平底。有的井壁上有脚窝,可能是储存物品的窖穴。还有一井,四壁用经过挑选相对完好的钱范箍砌,形制规整精致。

文章图片3

△四壁用相对完好的钱范箍砌的井

和冶铸相关遗迹共三处 各类钱范出土数量庞大

和冶铸相关的遗迹共有三处,一处平面圆形,直壁,平底,底部有一道东西向的凹槽,中间隔断。底部及周壁均有火烧痕迹。第二处平面长方形,直壁,平底,东部有一个椭圆形的小坑,坑壁有明显的火烧痕迹,西部低于东部约0.25米,中部有一个圆形的小洞。还有一处规模巨大,平面长方形,西部并排多道东西向的灰槽,上面火烧痕迹明显,并有柱洞分布,东部为一圆形大坑,底部及壁上有火烧痕迹,底部还有铺砖。此类遗迹在汉长安城的同类遗址中,还是首次发现,具体的性质和功能尚待考证。

文章图片4

△疑似冶铸遗迹

文章图片5

△疑似冶铸遗迹

出土遗物板瓦、筒瓦、瓦当、坩锅、陶支垫、鼓风管等,从形制来看均为西汉及新莽时期的遗物。各类钱范出土数量庞大,多是铸造铜子范的母范,种类有五铢、大泉五十、小泉直一、契刀五百、一刀平五千等,还有大量的铸钱用的背面范。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铜钱出土,除五铢外,还有大泉五十、一刀平五千等。

文章图片6

△契刀五百钱范

汉代至新莽面额最大流通货币的钱范也有发现

张建锋研究员表示,铸钱遗址是古代社会货币铸造和流通的重要体现,对于研究当时货币及经济政策变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次发掘发现的遗迹既有烘范窑,也有烧制鼓风管的陶窑,根据遗址内出土的模型明器陶灶来看,这里也烧制其他的器皿。灰坑数量众多,形制多样。还有水井、窖穴、房址,更有冶铸遗迹发现。这在在历年进行的发掘中,属于遗迹现象数量众多,形制多样化的一次考古发现。

文章图片7

△本次考古发掘发现的铜钱,上为一刀平五千残币

清理中发现的各类遗物中,钱范的数量成千上万,种类多样,形制各异,这在历年的考古发掘中实属罕见。钱范中的大泉五十、契刀五百、一刀平五千等,属于新莽时期铸行的大额货币,是王莽改制的一个重要内容。其中的一刀平五千,面值相当于五千个小泉直一(一个小泉直一面值与一个五铢相当),更是被认为是汉代至新莽时期发行过的面额最大的流通货币。

而锺官作为唯一一个已经确定无疑的汉代及新莽铸钱遗址,其发掘和研究对于古代货币史、经济史及社会史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工作队供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