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其实,很多工作都毫无意义!

 老方说 2022-09-28 发表于山东

对现代人而言,工作无疑是一个大事,有工作才会有退休,大多数人的工作时间长达数十年,其中很多人跟同事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久。

工作很重要,比如稻盛和夫就经常强调工作是修行,工作可以磨砺灵魂,成就人格。在他看来,不认真工作的人是没有前途可言的。

而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则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很多工作其实都是毫无意义的,“似乎有人专门发明了一些毫无意义的工作,只是为了让大家一直工作”。

根据数据调查显示,有大量的职场人士都认同他的意见,很多人都表示自己的工作没有什么存在的理由。

大卫·格雷伯本来只是写了一篇应付差事的文章,提出了一点尖锐性的批评,他没有想到能够引发广泛的热议,于是他继续深入研究,最终写出了《毫无意义的工作》这本书。

之所以说很多工作毫无意义,《毫无意义的工作》给出了一些让人信服的理由。

比如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本应该从大量的重复性工作中解放出来,有更多的时间去享受生活,但事实上人们的工作时间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这是不合理的。

大卫·格雷伯认为好像有些人刻意制定了这样的规则,让大多数人处于忙碌之中,他们的工作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社会都没有意义,但对管理他们的人有意义。

从事无意义工作的人,往往处于悲惨的境地,他们的人生毫无尊严可言。就此而言,很多职场人跟电影《摩登时代》里扭螺丝的工人没有本质区别。

那么,无意义的工作有哪些呢?大卫·格雷伯介绍了5种很常见的工作:

随从;打手;拼接修补者;打钩者;分派者。

这些工作基本都是形式大于内容,如果我们对号入座的话,在职场上可以轻易找出这些人。

打个比方,每个职场打工人都会加入很多工作群,群里每天都会有各种信息,大家表现得都很忙碌,好像自己的工作很重要,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群里的信息大多是重复性的“收到、好的”之类。

态度很重要,回复及时很重要,事事有回复就是靠谱的标志嘛。很多管理学家最喜欢讲这种表演式勤奋了,很多所谓的重要管理工作,不过就是当传声筒,把老板说的话复制粘贴几遍而已。

“那些无意义的工作风生水起,长此以往,整个社会就会失去创造的激情。”

大卫·格雷伯在《毫无意义的工作》指出,毫无意义的“扯淡、狗屁工作”会给人带来很大的伤害,是一种精神暴力。

在职场上,那些为了生存不得不接受“狗屁工作”的人,包括舍不得高薪而继续从事“狗屁工作”的人,他们为之付出的代价更大——比如,压抑和对自我的严重否定等。

大家每天都很忙,但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长期如此的话,人的精神就会变得苍白起来。毕竟人不是机器,人不只是有从工作中获取物质回报的需求,更有获得价值感和成就感的需求。

“一个人一旦停止对世界产生有意义的影响,那这个人就不复存在了。”大卫·格雷伯认为,人不能活得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的工作》最大的价值就是戳穿了职场上的一些伪装,促使人反省,从而带来积极的改变。“'狗屁工作’就像某个老板忘了拉上裤子的拉链,所有人都看到了,但大家都不会点破。”

其实,大卫·格雷伯的观点也有些激进。在现实世界,很多企业和单位都会有一定程度的组织冗余,也就是说,某些多余的工作和形式主义是有必要的。管理简化到某个线之后,就不能继续简化了。

但《毫无意义的工作》这本书还是有意义的,值得一读的,它提供了另外一个视角,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和人生,反思自己的当下,认真考虑如何去安排好自己这一生。

“世界上最残酷的折磨便是强迫人无休止地做一件明显毫无意义的工作。”大卫·格雷伯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警告人们不要活在骗局之中,变得麻木不仁。

要知道,人生只有一次,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时间,只有用这些时间去创造,充分发挥生命的自由性,做有意义的事,人生才有意义。那些一流的企业之所以强调事业的愿景、梦想和价值观,其实也是为了感召人才,团结大家一起去做有意义的事。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