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希特勒得不到的孩子——救生艇宝贝,罪恶战争中的生命传奇!

 自由自在8888lw 2022-09-28 发表于山东

战争太残酷,无数生命血肉横飞,在炮火和硝烟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留下一点痕迹。然而生命又很伟大,像荒漠雪原中的小草顽强生长,哪怕敌人再强大残忍,正义也绝不低头妥协!

二战中,希特勒向几千万无辜犹太人举起屠刀,魔鬼撒旦又一次笼罩人间。不仅如此,纳粹还对东欧各国斯拉夫民族进行了无情迫害。

臭名昭著的党卫军和盖世太保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就在《东部总体计划》中提出,要征服波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国家和乌克兰等地区,驱逐、流放或奴役3100万斯拉夫人,为德国定居者提供空间。该计划得到了希特勒的高度赞赏。

所以当德军铁蹄踏上巴尔干半岛时,许多南斯拉夫人不得不从美丽的家园逃离,远渡美国躲避战火。但是前往美国的路程也不平安,1941年珍珠港事变后美国对轴心国宣战,正式加入二战。大西洋西海岸立刻变成一片修罗场,近百艘U型潜艇对盟军商船展开了凶狠攻击,以切断从美国到欧洲的海运补给线。

死亡航线

1942年1月-8月被德军潜艇部队称为“第二段欢乐时光”,也称“美国射击季”。仅仅半年时间就击沉了660艘、330多万吨商船,成千上万名水手和平民永远沉入大海中。

3月29日,一艘137米长的“纽约号”货轮战战兢兢从南非开普敦抵达美国东海岸附近,乔治·沙利文船长站在船桥上在5米多高的大浪和6级寒风中紧张踱步。他知道货轮已经进入二战中最致命的海域之一,对船上47名乘客、88名船员和9名武装警卫队水手的生命安全充满担忧。

无线电台不断收到令人心惊的摩尔斯求救电码,本月前两周北卡罗来纳州海岸就有31艘商船遇袭,683人丧生。乘客们紧张不安,一名南斯拉夫少妇坐在角落中不停地数数,计算着与在纽约流亡的外交官丈夫的团聚时间。

“纽约号”货轮

她叫德桑卡·莫霍罗维奇,南斯拉夫塞尔维亚族人,今年28岁。几个月前,她与丈夫和2岁的女儿维斯纳在德军的漫天炮火下逃离家园,辗转来到南非开普敦。

丈夫将乘船前往纽约担任南斯拉夫领事馆随员,本计划携全家同行。然而事情突然有变,德桑卡因怀有7个月的身孕无法与丈夫同行,只能等一段时间后再乘船前往。她和女儿在开普敦熬过了惶恐的一个多月后,终于有机会登上纽约号货轮。

3月29日中午,纽约号到达哈特勒斯角海域附近,只剩40海里航程,还有不到一天就能投入丈夫温暖安全的怀抱。德桑卡实在太疲惫太害怕了,逃亡的委屈与团聚的兴奋交织在一起,心中有千言万语,恨不得马上飞到丈夫身边向他诉说。

北卡罗来纳州哈特勒斯角附近

甲板上几位乘客在三三两两地闲聊,一些孩子在追逐玩耍,大家等着午餐铃声响起,画面如和平时期那般美好。然而纳粹不会容忍这样的美好,12:45桅杆上的瞭望员突然大喊:左舷,鱼雷!

所有人还来不及反应,数秒钟后一枚鱼雷就钻入3号货舱,在船体舯部吃水线下方炸出一个大洞。所有通讯设备都坏了,沙利文收不到损坏报告,也发不出紧急命令。水手们按照平时训练迅速应对,轮机员关闭发动机,舵手调整航向,电报员疯狂地敲出:SSSS,SSSS(受到潜艇攻击)!

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了,在快得可怕的10分钟里船艏就浸入海浪之下,然后整个船身迅速下滑,很快沉入2000多米深的大西洋海底。

救生艇宝贝

水手七手八脚地放下救生艇,风平浪静时这也是一项细致工作,如今在大风大浪中,从一艘陡峭倾斜的船上放下救生艇更不容易。可是上天还要虐待他们,不久第2枚鱼雷再次撞上船体,十几米高的水柱如雨点般砸到人身上,救生艇噼里啪啦坠入海中。

德桑卡从船舱里抓起一些羊毛毯子,抱着女儿跌跌撞撞向上层甲板跑去。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将这个柔弱女人一下子从楼梯上抛下来,双腿被严重擦伤。她顾不上疼痛,爬起来抱着女儿继续爬楼梯,终于在船沉没前到达上层甲板。

混乱的人群中,船医伦纳德·康利很快就找到她们。原来沙利文船长早就注意到这个特殊乘客,他提前和康利打好招呼,要求他在最坏的时刻务必找到并留在这个孕妇身边。

沙利文的安排当然很细致周到,然而意外却总让人措手不及。康利把德桑卡母女送上4号救生艇,自己又去救人,直到船快沉没时才跑向救生艇。

二战中盟军放下救生艇

当他跳上那艘正在下降的、疯狂摇晃的小艇时,他不幸滑到了,摔断了两根肋骨。治病救人的医生,现在成了最需要救治的伤员。艇上只有一个基本急救箱,里面有一些绷带、纱布和消毒剂,没有医疗器械,也没有麻醉剂,大家只能帮他简单固定一下,抬到小艇一侧平躺下来。

艇上共有19人,包括美国海军军官查尔斯·戈登、一对德国犹太夫妇、德桑卡和来自15个不同国家的人。德桑卡会说塞尔维亚语和一些法语,也会一点点英语,大家都惊魂未定,操着不同的语言用手比比划划着交流。

戈登组织人轮流划桨,一边快速远离货船沉没产生的致命旋涡,一边继续拯救其他落水者。当货轮从海面上消失时,四艘救生艇和六只木筏上一共挤满了126人,18人不幸遇难。

但是大家还来不及喘息,新的危险又来到眼前。这里离百慕大不远,墨西哥湾风浪多变,暗流涌动,几艘救生艇和木筏很快就分道扬镳,被海流推向不同方向。大家祈祷着能很快获救,然而几个小时后他们仍然在广阔的海域中漂泊。鲨鱼就在救生艇四周盘旋,等待无助的人们被湾流卷入大西洋深处的孤独深渊。

漆黑夜里,德桑卡光着脚和女儿挤在救生艇左舷,全身被海浪打湿,在大风和低温中瑟瑟发抖。水手们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对这位年轻母亲的担忧。

在最不该发生意外的时刻,德桑卡突然感到一阵腹痛,经验告诉她第二个宝宝即将来到这个悲惨的世界。她捂着肚子弯下腰,尽量掩饰自己的不适,用塞尔维亚语低声祈祷,希望孩子能够等待一下。可是救生艇的剧烈颠簸诱发了分娩,宝宝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出生了,晚上8点多德桑卡再也无法隐瞒她正在生孩子的事实。

康利医生已经预料到这些事情,他和水手们拉起一段帆布帆,为这位害羞的母亲提供一点隐私。艇里全是海水,每一次摇晃都让康利痛的钻心,但他一声不吭,只抱怨这点可怜的止血剂、纱布、碘酒和阿司匹林都被浸泡在水中。

他跪在舷边,冒着随时被抛下小艇的危险全神贯注地迎接新生儿。经过漫长的4个小时,凌晨2:30德桑卡终于诞下一名8磅重的健康男婴,母子平安!艇上现在有22个灵魂了,大家都长松一口气开心起来。

劫后余生

就在幸存者们苦苦挣扎之际,美军杰西·罗珀号驱逐舰正在外滩附近反潜,日夜不停地用声呐搜索U型潜艇,扔下大量深水炸弹,但是水兵们熬红了双眼也没能击沉一艘。他们垂头丧气,士气十分低落。

杰西·罗珀号驱逐舰

他们天天接到求救信号,每次赶到现场却只发现浮油、尸体和一些碎片。在这片危险海域,许多落水者眼睁睁看着陆地却再也没能回来。

凌晨4:28,罗珀号突然看到北方8英里外有一道耀眼的光芒射入夜空。值更官赶紧让军舰向信号弹来源驶去,终于遇到了载满乘客的4号救生艇。水手在舷边挂出救生网,让幸存者爬上军舰。

轮到德桑卡时,军舰上有人大喊:“把婴儿送上来!”德桑卡犹豫了,她不敢把刚出生的宝宝交给一艘完全陌生的船和陌生人。

“如果他们把他丢下海怎么办?”这位可怜的母亲一定在害怕这个问题。只是留给她犹豫的时间很短暂,救生艇在海浪中不断颠簸偏航,与罗珀号的距离时远时近……

多年后当德桑卡讲述这个惊人故事时,她仍然清晰记得舰上年轻士兵们看到一名新生儿时脸上惊讶的表情。

德桑卡与孩子们

获救宝宝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艘船,这是一件大事,每个人都在谈论着,想看看宝宝的模样。

晚上22:55罗珀号返回诺福克海军基地,一大群海军军官、红十字会护士和报社记者早已在码头等候多时。在连续不断的闪光灯照耀中,一名满面笑容的护士抱着婴儿从军舰上走下来。

救生艇宝贝的第一张照片

德桑卡问了拯救她年轻家庭的军舰名字,感激地用不熟练的英语宣布,为她的孩子起名为杰西·罗珀·莫霍罗维奇。

因长久没有战绩而闷闷不乐的水手们,突然被舰上激动真切的感激之情所鼓舞。两周后他们在东海岸击沉了U-85号潜艇,这是德军在美国海域损失的第一艘潜艇,“第二段快乐时光”马上要结束了。和风漫谈原创,禁止抄袭。

杰西·罗珀因自己疯狂出生故事注定要成为名人,各媒体称他为“救生艇宝贝”、“海王星的儿子”或者“希特勒无法得到的孩子”。

他在美国健康成长,长大后也成为一名海军少尉,后来成为企业高管。2001年他接受电视台采访,以第三者人称方式讲述了他勇敢且信仰坚定的妈妈当年经历的事情。

采访最后,他再也抑制不住对母亲的思念,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摄像机镜头缓缓说道:“嗯,莫霍罗维奇夫人是我的母亲。她于1993年去世,我爱她,就像每个儿子都爱他们的母亲一样。”

杰西·罗珀·莫霍罗维奇2001年接受采访

一个神奇的宝贝,一位勇敢的妈妈,一场感人的故事,一段生命的传奇,一群为正义奋勇战斗的人们。就算微小如尘,历史也不会忘记!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