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南宋盱眙籍奇人画师——龟城叟龚开

 zjshzq 2022-09-29 发表于浙江

南宋盱眙籍奇人画师——龟城叟龚开

马培荣

南宋末年,盱眙出了一位奇人、自称“龟城叟”的著名画师——龚开。

龚开(1222~1304年),南宋盱眙龟山人。家中太穷,无有画案,他就让儿子龚浚趴在床上,把画纸铺在儿子的后背上作画。正是他的画技创新,首开明清写意画之先河,塑造了民间所熟知的保护神“钟馗”的形象,而且,他在《水浒传》尚未问世之前就塑造了“宋江并三十六赞”的水泊梁山起义军首领的形象。尤其是“画马”更是一绝,堪称“写意画马第一人”。

图片

一、龚开其人

清光绪《盱眙县志稿》“卷九人物”载:

龚开,字圣予,号翠岩。景定间为两淮制置司监当官(《国绘宝鉴》)。尝与陆秀夫同居广陵幕府。及世已改,往来故京。家益贫,故人宾客候问日至,立则沮洳,坐无几席,一子名浚,每俛(fǔ 同俯)伏榻上,就背按纸,作唐马图(《桑海遗录》)。开博学好古,负才能、尚意气,而甚邃于经术,间为诗文,皆清劲古雅,游戏翰墨,为山水、人物尤卓绝,不凡平生。长髯及腹,行走如飞(《王鏊姑苏志》)。家近龟山,或称“龟山叟”(方回《谢玉豹图诗》)。

至于龚开的长相,典籍中没有细说,但在汤垕《画鉴》中有这样的记载,说龚开“身长八尺,硕大美髯,读书为文,能成一家之法”。而柳贯在《题江矶图卷后》中则说他“年已七十余,疏髯秀眉,颀身逸气,如古画中仙人剑客。”王鏊在《姑苏志》中也说:龚开“长髯及腹,行走如飞”。可见,龚开在七十多岁的时候,仍然是身材修长,眉清目秀,长髯飘飘,有一股仙人剑客的非凡气质。高大身材、飘逸美髯、持卷读书、行走如飞,这个样子确如关羽关二爷的形象酷似也,可谓是个标准的“帅老头”、“大侠风度”。

龚开在南宋景定间任职“两淮制置司监当官”。“景定”是宋理宗赵昀的第八个年号,前七个年号分别为:宝庆(1225~1227年),绍定(1228~1233年),端平(1234~1236年),嘉熙(1237~1240年),淳佑(1241~1252年),宝佑(1253~1258年),开庆(1259年)。景定从1260~1264年,历五年。后由宋度宗赵禥继位,改年号咸淳。

史书载,北宋时设临淮郡,临淮郡的郡治驻盱眙县。南宋时,两淮制置司府衙也设在盱眙县。盱眙县治西南一里有上龟山,东北三十里有下龟山。《舆地广记》谓:大禹治水,锁淮涡水神无支祁于龟山之足,淮水乃安流入海,此即下龟山。因在两龟山之间,故盱眙城也名为“龟城”。龚开不仅家住龟山之麓,且曾为两淮制置司监当官,故自号“龟城叟”,并因以名集为《龟城叟集》。又因盱眙地处淮河之南,故亦称“地处淮水之阴”。又,时盱眙属淮南东路(淮南东路治府设在淮安府城),所以,有说龚开的籍贯为“淮阴县”者,亦无可非议。

在多种古籍的《龚开小传》中,只是说到他宋季为“景定间两淮制置司监当官”,“尝与(陆)秀夫同居广陵幕府”;在王鏊的《姑苏志》中则明言:“同陆秀夫同居李廷芝幕府”(《姑苏志》卷五七,《四库全书》本)。李庭芝(1219~1276年),字祥甫,随地(今湖北随州)人。淳佑元年(1241年)进士,宝佑中为真州知州,累迁两淮安抚制置大使兼知扬州。景定间两淮制置使,官署扬州。龚开为“监当官“,是制置使属下掌管盐、茶、酒税务的吏员。如此互证,诸说一致。

但在黄溍的《金华黄先生文集》中则有公开在景定前曾入赵葵幕之说。如在其卷二一有《跋翠岩画》,即为龚开(号翠岩)所作的画题跋,《跋》中云:

先生盛年,客于信国赵公,颇欲以奇伟非常之功自见。遭值圣时,海宇为一,老无所用,浮湛俗间,其胸中之磊落轩昂、峥嵘突兀者,时时发现于笔墨之所及。……以大德戊戌春,见先生于钱塘,今已五十年,因观先生所为《孟浩然诗意图》,聊识其后云。(《四部从刊》影印元刻本)

黄溍(1277~1357年),字晋卿,一字文潜,婺州路义乌(今浙江义乌)人,是元代著名史官、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其小龚开55岁,自云与龚开相识,并于元大德戊戌(即大德二年,1298年)在杭州与龚开相见,时年黄22岁,尚未做官。五十年后黄官翰林直学士,知制诰同修国史,所以将元灭南宋说成是“遭值圣时,海宇为一”。但他对龚开入元后“老无所用”还是同情的,也知道其为文作画都是发泄其胸中愤闷之气,只是不便说得太透彻明白。看来,黄是了解龚开的,跋文开头说龚开“盛年客于信国赵公”,应当是可信的。

这里的信国赵公指的是赵葵。赵葵(1186~1266年),字南仲,号信庵,又号庸斋,衡山(今属湖南)人。南宋抗金儒将、画家、诗人。赵葵早年随父兄抵抗金兵,有战功,继之又平定李全,遂为淮东制置使。端平年间,他支持朝廷起兵收复三京,自请进军河南。嘉熙元年(1237年),知扬州,仍为淮东制置使。淳佑九年(1249年),为江东安抚使,特授右丞相兼枢密使,授光禄大夫,封信国公。景定元年(1260年),授淮东宣抚使,知扬州,时已是八十老翁,不久解职,由李庭芝接任。咸淳二年(1266年)卒,年八十一,追赠太傅,谥号“忠靖”。依此推言,龚开“盛年”在赵葵为淮东制置使、治扬州、垦田治兵之时进入其幕府的。并且“颇欲以奇伟非常之功自见”,很想大干一番。所以,当赵葵以年迈离职,李庭芝继任淮东制置使、两淮制置使时,又将龚开留用,故转入李庭芝幕中,亦为当然。

前文提及龚开“尝与陆秀夫同居广陵幕府”,陆秀夫(1236~1279年),字君实,一字宴翁,别号东江,楚州盐城长建里(今江苏省建湖县建阳镇)人。南宋左丞相,抗元名臣,与文天祥、张世杰并称为“宋末三杰”。崖山海战兵败,背着卫王赵昺赴海而死。景定元年陆秀夫考中进士,时李庭芝镇守淮南,便将其罗致幕府。咸淳十年(1274年),李庭芝任淮东制置使,擢升陆秀夫为参议官,便与龚开同为幕僚。

在《桐江续集》卷三二《送钱纯父西征集序》里,记载了龚开送钱真孙、陆秀夫去襄阳抗金前线,随船一直送到皖口(今安庆)之事,可见其与陆秀夫之交情。《序》中云:

岁己巳冬,荆阃吕少傅卒于鄂,以淮阃李端明星驰进司江陵。庚午春,钱纯父以京西湖北仓漕兼制参,偕陆君实制机、毛元升制干,自淮如荆,至则纯父领鄂留务。时,赵子晋守京口,赵几仲为江东仓,孙吴会楚望以常州守寓京口,龚开圣予、莫仑子山、柳岳子山、刘澜养源、李辟,皆饯之行者。独李辟予不熟其名,亦在行。养源至池阳,圣予至皖口,噫嘻,今尚忍言之乎!

龚开送钱真孙、陆秀夫西去后,便与往南败退的宋朝官兵南行,辗转去了泉南等处,又返至浙西。祥兴二年(1279)二月,陆秀夫负幼帝赵昺蹈海殉国,宋亡。消息传到浙西,龚开“闻公死事,悲悼不胜情,将以诗吊,而不敢轻为,惧传闻之失实也”(《辑陆君实挽诗序》)。并于后,为之作了一篇传记——《宋陆君实传》,传末评赞有曰:“国之亡固有天数,抑亦人事有不至欤?而吾君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呜呼!悲夫!天耶?人耶?”《辑陆君实挽诗序》记载有关陆秀夫的事迹及其死后友人的挽诗。其对陆秀夫之死国难的痛悼之情直溢于纸墨,字里行间充满对抗元英雄人物的景仰。古来为人作传而寓深情者,殆罕逾此篇。又写了《宋文丞相传》,记述文天祥的事迹亦毫端蘸泪,字字凝血,句句溢情,于其慷慨就义之事描述尤详。

二、奇人其画

据说,龚开的画师承多家,技自多门,却不单纯模仿,破格创新,不落窠臼。如山水画,师法米芾、米友仁;人物、鞍马则学曹霸;画马,则从曹霸、韩干、韦偃,到宋之李公麟、元之赵孟俯。亦能画梅、菊等花卉。尤其喜欢用水墨笔法画鬼魅及钟馗,“怪怪奇奇,自成一家”。从现存作品看,其特点是用笔粗重、墨色淋漓,造形比较夸张,画上多有题诗及跋语。抒情寓意,寄托遗老的怀抱。

1、画马大家

中国历代不乏画马的大家。龚开从画法上从唐之曹霸、韩干、韦偃,到宋之李公麟、元之赵孟俯,但一反先师作品的膘肥体壮、丰满体魄,而龚开却别出一格,创造“描法甚粗”的写意画法,用洒脱简练的线条、豪放的画风,且以“风鬃雾鬣,豪骨兰筋”的战马为特点,多“逝电、追风”之状,且多惊人奇姿。虽然所画之马瘦骨嶙峋,却反映出马的精神气势,使画面主题和艺术技巧得到了高度完美的统一。

据记载,龚开曾以曹、韩的手法画过《唐太宗天闲十骥图》《唐德宗望云骓图》等。但自创画法的画马作品还有《玉豹图》《唐马图》《瘦马图》(亦称《骏骨图》)、《人马图》《天马图》《黑马图》《高孙儿图》等等。龚开以画马抒发情感,寄托爱国情怀和自己的理想抱负。他唏嘘感叹,唯有寄希望于未来。他从昔年自西域引来良马,联想到盛世的情景;他很想施展抱负,可惜又生不逢时;他向往建功立业,可抱负无从实现;他所处的时代战乱灾频,人民食不果腹,饥寒交迫。于是他把这些情绪发泄在题跋之中。如他在瘦马图题云:

一从云雾降天关,空尽先朝十二闲。

今日有谁怜瘦骨?夕阳沙岸影如山。

图片

《玉豹图》中题道:“千金市骏已无人,秃笔松煤聊自得”。在《高马小儿图》中题道:“如此小儿如此马,他日应须万人敌”,呼吁“人才自少当爱惜”。龚开通过画马、题诗,来表达自己的心绪。(龚开)

元人马臻理解龚开的这种心情,他在《龚圣予画瘦马行》一诗中写道:

画时想极虚无垠,思入万里沙声昏。

凝精洞视色不变,杳冥之中百体存。

相经合备渥洼种,仰首鸣天鼻欲动。

气豪似与神龙争,疾雷迅电惊尘梦。

忆昨嫖姚骑战时,旋云转雾飞四蹄。

翻然踏碎关山雪,归来汗血光淋漓。

龚开以“瘦马图”为画题的马画很多,这也是他画马最具特色的画风。在画中,骏马棱棱,并露十五肋,突出表现了战马的勇猛和威武。因此可以说,龚开开创了“写意画马之先河”,为“写意画马第一人”。可见,龚开画马从主题之深度、意境之特殊、技巧之新颖而有别于他的前辈,在中国画史上具有其独特的地位。

2、人物长卷

《中山出游图》,为纸本水墨长卷,长169.5cm,阔32.8cm。该画于着录《中国名画鉴赏辞典》,现藏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中山君,即为钟馗,故此画又名《钟馗嫁妹图》。图的中心前为钟馗,后为其妹,皆坐肩舆而行,前后左右有抬肩舆、挑或背物件的大鬼、小鬼。在画法上,龚开不囿于元初盛行的李公麟白描法,衣纹中以中锋行圆笔,有如行书,简括疏松,粗厚古拙而飘洒不滞。鬼卒的用笔短促简劲,顿挫有致,勾画的肌肉颇合人体解剖,作者以墨画鬼,手法多样,用怪诞奇异的造型突出各种鬼的形态。龚开以“学古”为标榜,以“创奇”为目的,师古于吴道子,又不拘泥于此,以透视法直击鬼魅魂魄。有人说他“胸中磊磊落落者,发为怪怪奇奇在毫端”,其毫端“韵度冲远,往往出寻常笔墨畦町之外”。龚开的“鞍马”和“钟馗击鬼”,更是他在元初极为擅长的题材,隐喻显而易见,“其胸中之磊落、轩昂、峥嵘、突兀者,时时发见于笔墨之所及”。

在图后有题诗、题记,题记是说明其用法,“譬之书,在真行之间”,意为在工笔和写意之间,不离画中人物太远,又有韵致(清厉鹗,《宋诗纪事》卷八十)。题诗亦如此:

髯君家本住中山,驾言出游安所适?

谓为小猎无猎犬,以为意行有家室。

阿妹韶容见靓妆,五色胭脂最宜黑。

道逢驿舍须少憩,古屋无人供酒食。

赤帻乌衫固可烹,美人清血终难得。

不如归饮中山酿,一醉三年万缘息。

却愁有物觑高明,八姨豪买他人宅。

待得君醒为扫除,马嵬金驮去无迹!

前十二句解说画面,最后四句说明画面背后的寓意。沿用钟馗食小鬼为唐玄宗治好痞病的故事。相传唐玄宗有一次身患疟疾,朦胧中梦中见一大鬼捉食小鬼,那大鬼自称“钟馗”,专除天下妖孽。玄宗梦醒,疾病痊愈,于是命吴道子将梦中情景画出,以后每逢岁暮,皆画钟馗以驱邪魅。而“八姨豪买他人宅”之句,八姨,是指“杨氏三姊”之一的秦国夫人,由于杨贵妃得宠而与之并承恩泽、势倾天下。钟馗驱鬼,秦国夫人之流也在被驱除之列,当是应有之义。末句“马嵬”,意思明白,指安禄山叛军攻长安,玄宗西逃,于马嵬坡赐死杨贵妃事;“金驮”,当即铜驼之变,为“铜驼荆棘”之省文,喻山河破碎,盛世凋零。“去无迹”就应理解为不会再发生了。这样,四句所喻之意应该是包含了元灭宋的内容,不只是一般的驱除妖邪的意思。这自然是龚开作画的深层寓意,而观画者是难以参透的。

《中山出游图》的诗与画具有很明显的漫画特征,充满荒诞、诙谐的味道,给人以一种宣泄之感,可见他对当时社会的厌恶已经深入骨髓。愤恨初时义愤填膺,愤恨燃尽即是无奈,文人无奈的极致就是以笔为枪、以墨为弹、以文为刀剑,以深刻的嘲讽作为武器,这也就更进一步证实画家是—个极富个性的人。根据这幅画、这篇题跋、这则故事,我们当然可以推测龚开其实是想借用钟馗的题材表达心中难掩的痛苦,和非常沉重的心情。龚开对元朝的统治反感,对社会的状态不满,而将统治者的爪牙视为妖魔鬼怪,因而也就借钟馗这个唐宋以来流传的驱邪除害的正义形象创作了《中山出游图》。陈方曾在诗中说:

“楚龚胸中墨如水,零落江南发垂耳。

文章汗马两无功,痛哭乾坤遽如此。

恨翁不到天子傍,阴风飒飒无辉光。

翁也有笔同干将,貌取群怪驱不祥,

是心颇与馗相似,故遣麾斥如翁意。”

图片

认为龚开当时所作钟馗画,其实他的心中也与钟馗相似。故而以笔为干将(著名宝剑)、以身驱不祥。龚开自己也在“题跋”中这样说:“不应将墨鬼视为戏笔,它乃是画家之草圣,世上岂有不善真书而能作草书者。”由此看来,此图绝非画家随意为之,而是他的精心之作。

3、人物写像

《水浒传》是中国历史上以白话文写成的章回体小说,被后人归为中国古典四大文学名著之一。作者施耐庵和罗贯中。其内容讲述北宋山东梁山泊以宋江为首的绿林好汉,由被迫落草,发展壮大,直至受到朝廷招安,东征西讨的历程。水浒传又名《忠义水浒传》,初名《江湖豪客传》,一般简称《水浒》,全书由施耐庵初撰,罗贯中增补,定型于明初洪武五至十年(1372~1377年)。它描写了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农民起义,塑造了李逵、武松、林冲、鲁智深、林冲等众多的英雄人物,暴露了封建统治阶级的残暴和腐朽,揭露了当时的社会矛盾。

图片

在中国民间,人们对于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三十六起义首领的形象,对于水泊梁山众英雄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但是,在南宋末年,龚开就最早记录了水浒三十六人的姓名和绰号,并为水浒英雄写像,为水浒英雄作赞,而这些都是在《水浒传》成书之前近百年。

龚开所作《宋江三十六人赞并序》,其水浒人物全图要比明代画家陈洪绶(约1599~1652年)的《水浒叶子》和杜堇(约生活在明成化、弘治间,即十五中叶至十六世纪初)的《水浒人物全图》要早250多年。《宋江三十六人赞》其《序》云:

序曰:宋江事见于街谈巷语,不足采着,虽有高人如李嵩传写,士大夫亦不见黜。余年少时壮其人,欲存之画赞,以未见信书载事实,不敢轻写。及异时见《东都事略·中书侍郎侯蒙传》有疏一篇,陈《制贼之计》云:“宋江三十六人横行河朔,京东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材必有过人,不若赦过招降,使讨方腊,以此自赎,或可平东南之乱。”余然后知江辈真有闻于时者。于是即三十六人为一赞,而箴体在焉。盖其本揆矣,将使一归于正,义勇不相戾,此诗人忠厚之心也。余尝以江之所为,虽不得自齿,然其识器超卓,有过人者,立号既不僭侈,名称俨然犹循轨辙,虽托之记载可也。古称柳盗跖为“海贼之圣”,以其守一至于极处,能出类而拔萃。若江者其殆庶几乎!虽然,彼跖与江,与之盗名而不辞,躬履盗迹而无讳者也,岂若世之乱臣贼子,畏影而自走,所为近在一身而其祸未尝不流四海!呜呼,与其逢圣公之徒,孰若跖与江也!

《三十六赞》分别对以宋江为首的36名英雄分别作诗一首,首篇便是“呼保义宋江”,各诗分别云:

《呼保义宋江》:

不称假王,而呼保义。岂若狂卓,专犯忌讳?

《智多星吴学究》:

古人用智,利国安民。惜哉所为,酒色粗人!

《玉麒麟卢俊义》:

白玉麒麟,见之可爱。风尘太行,皮毛终坏。

《大刀关胜》:

大刀关胜,岂云长孙?云长义勇,乃其后昆。

《活阎罗阮小七》:

地下阎罗,追魂摄魄。今其活矣,名喝大伯。

《尺八腿刘唐》:

将军下短,贵称侯王。汝岂非夫?腿尺八长。

《没羽箭张清》:

箭以羽行,破敌无颇。七札难穿,如游斜何!

《浪子燕青》:

平康巷陌,岂知汝名?太行春色,有一丈青。

《病尉迟孙立》:

尉迟壮士,以病自名,端能去病,国功可成。

《浪里白条张顺》:

雪浪如山,汝能白跳。愿随忠魂,来驾怒潮。

《船火儿张横》:

太行好汉,三十有六,无此火儿,其数不足。

《短命二郎阮小二》:

灌口少年,短命何益!易不监之,清源庙食。

《花和尚鲁智深》:

有飞飞儿,出家尤好。与尔同袍,佛也被恼。

《行者武松》:

汝优婆塞,五戒在身。酒色财气,更要杀人。

《铁鞭呼延绰》:

尉迟彦章,去来一身。长鞭铁铸,汝岂其人?

《混江龙李俊》:

乖龙混江,射之即济。武皇雄尊,自惜神臂。

《九纹龙史进》:

龙数肖九,汝有九文。盗从东皇,驾五色云生

《小李广花荣》:

中心慕汉,夺马而归。汝能慕广,何忧数奇?

《霹雳火秦明》:

霹雳有火,摧山破岳。天心无妄,汝孽自作。

《黑旋风李逵》:

旋风黑恶,不辨雌雄。山谷之中,遇尔亦凶。

《小旋风柴进》:

风存大小,黑恶则惧。一嗯之微,香满太虚。

《插翅黑虎雷横》:

飞而肉食,存此雄奇。生入玉关,当伤今姿。

《神行太保戴宗》:

不疾而速,故神无方。汝行何之?敢离太行。

《急先锋索超》:

行军出师,其锋必先。汝勿锐进,天兵在前。

《立地太岁阮小五》:

东家之西,即西家东。汝虽特立,何有吾宫?

《青面兽杨志》:

圣人治世,四灵在郊。汝兽何名?走圹劳劳。

《病关索杨雄》:

关氏之雄,超之亦贤。能持义勇,自命可全。

《一直撞董平》:

昔樊将军,鸿门直撞。斗酒平肩,其言甚壮。

《两头蛇解珍》:

左齿右噬,其毒可畏。逢阴德人,杖之亦毙。

《美髯公朱仝》:

长髯郁然,美哉丰姿。忍使尺宅,而见赤眉。

《没遮拦穆横(穆弘)》:

山没太行,茫无畔岸。虽没遮拦,难离火伴。

《拼命三郎石秀》:

石秀拼命,志在金宝。大似河鲊,腹果一饱。

《双尾蝎解宝》:

医师用蝎,其体实全。反其常性,雷公汝嫌。

《铁天王晁盖》:

毗沙天人,澄紫金躯。顽铁铸汝,亦出洪炉。

《金枪手徐宁》:

金不可辱,亦忌在秽。盍铸长殳,羽林是卫。

《扑天雕李应》:

挚禽雄长,唯雕最狡。毋扑天飞,封狐在草。

并留后跋如下:

后记:此皆群盗之靡耳。圣予既各为之赞,又从而序论之,何哉?太史公序游侠而进奸雄,不免异世之讥,然其首着胜、广于《列传》,且为项籍作《本纪》,其意亦深矣!识者当自能辨之。

在赞扬宋江“识性超卓,有过人者”,却又称其“为盗贼之圣”。这36人,除宋江外,有后来《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吴学究(吴用)、卢俊义、鲁智深、武松、李逵,以及阮小七、刘唐、阮小二、戴宗、阮小五等,这些,可能以后为施耐庵创作《水浒传》提供了重要的人物写作基础,中国名著《水浒传》的创作也有龚开的一份功劳。也为后人进行《水浒传》的研究提供了极有价值的资料。

龚开的人物画作品还有:描绘韩世忠被解职后,着凉帽野服、携二三童子邀游湖山的《清凉居士图》;描绘苏东坡、黄庭坚二诗坛巨子气概、风度的《自写苏黄像》;描绘洪崖仙人的《洪崖先生出游图》等。

龚开对中国绘画史、文学史有开创性的贡献。但是由于他在宋亡后隐居,限制了他的影响范围,直至近代美术评论家,还认为他仅仅是一个善画马的画家,没有给龚开以应有的地位。

三、评价龚开

对于龚开的评价,历来未见负面之述,皆为颂扬褒赞之词。

1、宋亡气节不废。

宋亡入元后,龚开“入元不入仕”,拒绝入元做官,寓居吴中。“与高邮龚璛为忘年友,时人谓之'楚两龚’,以比'汉之两龚’也”(《宋遗民录》卷十《龚圣予传》)。

“汉两龚”指汉哀帝时的龚舍、新莽时的龚胜。《汉书‧两龚传》云:“两龚,皆楚人也。胜字君宾,舍字君倩,二人相友,并着名节,故世谓之楚两龚。”亦省称“楚龚”。明陈子龙诗云:“楚龚既磊落,蜀严聊徜徉”(陈子龙,《焚余草<杂诗>》之十)。而宋亡后的龚开、龚璛,亦不效子昂(即赵孟俯,字子昂,宋亡后仕元),绝不入元为仕。因二人故籍皆旧属楚地,故亦称“宋末楚两龚”。龚璛,宋末元初人,生于高邮,后徙居平江,少为徐琬辟幕下,后充和靖、学道两书院山长。宋亡后一度不愿入仕,与龚开颇有同感。马臻《送龚圣予之姑苏别业谒戎使君》诗云:“三峰有约期终隐,五马推荐莫谩违。”(《霞外诗集》卷二,《四库全书》本)马臻得知有地方官员要荐举龚开,便以“莫谩违”之语叮嘱其拒荐态度要委婉。他自然像一样,终未应征,以清节着称。王鏊称其“尚节气”(《姑苏志》),杨载称其“大节固多奇”(《黄栎杖为龚圣予作》),吴莱则谓其“无负于(陆)秀夫者哉”!

龚开如其所言,终生未仕元。但龚璛后来应荐出山,做了多年学官,以江浙儒学副提举致仕。以致于他后来将自己书斋名为“存悔斋”,将其诗集名以《存悔斋集》,或许有寓悔不该应荐出山之意(龚璛小传详见《苏州府志》)。

2、画作倍受推崇。

龚开工画,其画题亦非皆马,其他题材多矣,如山水、鸟虫、花卉,与马画、钟馗画、水浒人物画一样,皆倍受世人推崇。且举几例证之。

(1)《江矶图》。

柳贯《题江矶图卷后》云:

此《江矶图》,淮阴龚圣予先生所作。余初见先生钱塘湖东,年已七十余,疏髯秀眉,颀身逸气,如古图画中仙人剑客。时时为好事者吟诗、作书画,韵度冲远,往往出寻常笔墨畦町之外(《柳待制文集》卷一八)。

所以,他在当世便有画名,吴师道《吴礼部诗话》、汤垕《说郛》、夏文彦《图绘宝鉴》诸书,都有评介。《图绘宝鉴》卷五称龚开:“作隶字,极古。画水川,师二米。画人马,师曹霸,描法甚粗。尤善作墨鬼钟馗等画,怪怪奇奇,自出一家。”

(2)《清凉居士图》。

俞德麟《佩韦斋集》卷八《清凉居士赞》序云:

故蕲王韩忠武,晚解将印,自号清凉居士,一驴二童,徜徉湖山空翠间,见者莫知其为王也。王世孙铸图其像,求当世之名文辞者识之。余不敏,因为之赞,以附其家乘云。

蕲王韩忠武,即韩世忠,南宋初于江淮地区数次击败金兵,论者以为中兴武功第一。因上疏弹劾秦桧误国,被解除兵权,罢为醴泉观使。此后,骑驴携酒,从一二奚童,纵游西湖自娱。死后追封为蕲王,谥忠武。吴莱《渊颖集》卷七《题韩蕲王湖上骑驴图》,即为咏叹韩世忠事,明画外之意,或是题在《清凉居士图》之画卷上。然而,俞德麟、吴莱均未说到此图的绘者为谁。《宋史翼》卷三五引卢熊《苏州府志》云:

(龚开)尝为韩蕲王孙亦颜作《清凉居士图》。清凉居士即王也,凉帽野服,控一长耳,二三童子相先后,邀游湖山间。且题曰:“王有补天浴日之功,而自逃于佛乘;有驱貔貅、洗河洛之志,而自晦于鞍之上。悲夫!”

文中道出了韩世忠裔孙之名,录出了龚开自作题词,当有所依据。此图当是宋亡后龚开寄寓杭州之日,韩世忠裔孙邀龚开作此图,除了要再现乃祖之风神,无疑也寄托了宋之王孙贵胄和遗民们痛惜宋亡之情。

山水有《山水卷》、《江村宿雨图》、《玉涧流泉图》等,一生作品极为丰富。

尤其是龚开马画,更是推崇有加。元末明初的著名画家、诗人倪瓒曾有赞诗题于《瘦马图》,诗曰:

“淮阴老人气忠义,短褐雪髯当宋季。

国亡身在忆南朝,画思诗情无不至。

宋江三十肖形模,钟山鬼队尤可吁。

高马小儿传意象,诗就还成瘦马图。

夕阳沙岸如山影,天闲健步何由骋?

后世徒知绘可珍,熟知义士愤欲瘿!”

3、老来贫困终老。

作为前宋遗民,年老的他生活极其艰窘困顿、穷困潦倒,但仍坚持不仕,洁身自好,寄迹于苏、杭一带,以卖画为生。有时虽至“立则沮洳,坐无几席”,作画之时,而不得不令其子“俯伏榻上,就其背按纸”(吴莱《桑海遗录序》),可见其作画的困境。尽管作画时连一张几桌都没有,只好把宣纸铺在儿子的脊背上,就其背作画,但他却把画画出了神。所以,他的画“一持出,人辄以数十金易之,藉是故不饥,然竟以无所求而死”。时人敬佩这样具有高超技艺的画家,更敬佩他“志节既峻”。

然而,就是这样高龄之人,却是体态健稳、鹤发童颜。这在方回于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所作的《送钱纯父西征集序》中有述,文末特别描述龚开的形态,序云:

“今圣予年六十八,独幸无恙,其诗老笔有骨,雪髯及腹,行步如飞,议论典型,想见二十年前洒酒酹江时,意气令人动魄。”

可见,老年的龚开依然“雪髯及腹,行步如飞”,倒有江湖超人之态,难怪以“龟城叟”自称。方回(1227~1305年),字万里,别号虚谷,徽州歙县(今属安徽歙县)人,宋末元初的著名诗人、诗论家。江西诗派殿军(《中国文学史》第三卷·第六编·“元代文学”)。宋景定间方回得中进士,授严州知州。元兵围城,方以城降元,仕元授建德路总管。后罢官,往来杭歙间,晚年以卖文为生,以至老死。其选辑唐宋近体诗加以评论成书,曰《瀛奎律髓》共49卷。

马臻有《哭岩翁龚处士二首》,歌哭情深,并透露了龚开生前身后的境况,诗云:

平生师友最相知,拄杖过眉白发垂。

老大玄英心尚隐,凄凉伯道更无儿。

骅骝绝笔堪成恨,翰墨堆床付与谁?

挂席归来还恸哭,可怜不得挽灵帷。

耆儒行辈尽凋零,每对先生忆古人。

亹亹笑谈惊席座,昂昂标格动星辰。

九原何憾遗编富,孤女无依旧业贫。

今日陇头谁志石,野花芳草一年春。

诗极平实,勾画出龚开晚年的仪容神态,善画,尤以画马称绝,也写出了老人身后“伯道无儿”、“孤女无依”的凄凉,传达出“平生师友最相知”者的哀痛(《霞外诗集》卷四,《四库全书》本)。马臻在给黄瀑翁和诗中云:

匡庐老仙得此画,迸泪激越成悲歌。

歌成惆怅翁仙云,价值千金那忍顾。

殷勤写挂坟树枝,不知冥漠能知不?

黄瀑翁名石翁,号松瀑,家居庐山,自幼为道士,学问渊洽,常寓杭州。黄石翁见到龚开为之所画马,便深会其意,大为动情,龚开死后临坟哭吊,将画挂于树枝上,说明二人友情之深(《霞外诗集》卷四,《四库全书》本)。

4、画马梵高“撞脸”。

“艺典拍卖”在新浪(www.sina.com.cn)收藏讯发了一条“幽默”的微博,《当“梵高”遇见“龚开”》,把不同国度、不同时代的两位画师“硬拉”到一块。微博中把南宋画家龚开的《骏骨图》和梵高的素描水彩画《老马》做了对比,结果令人惊诧不已,让人难以置信。与其说是“幽默”,到不如说是“震惊”。

龚开的《骏骨图》,长29.9cm,阔56.9cm,现藏于日大阪市立美术馆(大阪市立美术馆,《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纪要——龚开笔“骏骨图”》,1982年)。画中的马瘦骨嶙峋,鬃毛飘动,有秋风冷清、不胜酷寒之感。但马的眼神犀利,有一种虽老不屈的神态。整幅画面,用笔精到,风骨尽显,随风飘动的马鬃马尾的线条也把控的相当干练。

梵高的《老马》是学画早期的素描水彩作品,现藏于荷兰梵高博物馆。梵高在这幅画中,也尤其注重对线条的应用,用线条勾勒出了马的姿态,马身上的阴影也用交叉线条来表现,经由线条渲染了这匹马的感情。梵高成功地运用了前景与后景之间的互衬对比,使主题看起来相当活跃。

但是,梵高的《老马》作于1883年,是在龚开的《骏骨图》五六百年之后,从这两幅画中,我们看到了两匹相似度极高的马。如果将其中一匹“调头”,某些部分几乎近能“重合”。难道是梵高见过《骏骨图》并参考模仿?若没有,为何如此高度相似?排除这些,我们只能这样认为:尽管年代和地舆(国家)可以有差异,但艺术却没有界限。就像是东西方两个不同的时代、两位从未谋面的艺术家,通过时光隧道默契交流的产物。

图片

5、善弈着有《棋经》。

龚开多才多艺,也善弈棋,着有《古棋经》。著名学者吴莱(1297~1340年),在他的《渊颖集》卷三有一首诗,题作《观淮阴龚翠岩所修古棋经》,诗文如下:

淮阴老人古棋经,广陵大幕青油厅。

一江对垒静昼日,三楚结阵铿流星。

东南宾客少驰檄,白黑纹楸即强敌。

坐隐萦回建旌旆,手谈劈剥藏矛戟。

世间风雨长百变,身佩安危知几战?

昆河割破半藩篱,涨海扫空全局面。

乐矣军中有此娱,攻城掠野类兵书。

宫殿寝园终草莽,冕旒章服到鲛鱼。

君不见蜀山妇姑三十六,破屋数间昏不烛。

夜来教得王积薪,满眼长安胡马尘。

龚开在扬州幕府中嗜棋,棋艺亦高,以着《古棋经》。吴莱观其对弈,阅其《棋经》之道,故而吟诗以颂。此诗似谈棋局,却似喻以战局。棋局、战局、时局比,皆变化多端,神秘莫测,然而终有胜负。清人王邦采、王绳曾笺注此诗时即云:“二语言宋之南渡,航海,以迄于亡也。”诗写龚开在军中下棋,从随军抗元,一直到宋廷南逃,再到临安沦陷,南宋灭亡,可谓悲壮无奈。而诗的最后以翰林棋手王积薪事,隐喻淮阴龚翠岩,将一故国遗民的历史身影隐现于字里行间了。

图片

除此之外,龚开还工书法,“作隶字极古”,且有钟鼎文《蔡端明草书卷子跋》、八分书《中山出游图跋》、书论《题大令保母帖》;善评诗,有《方绍卿凤诗评》等。其签名独具特色,“共”隐于“龙”中,“开”隐于“门”里。

6、历代皆慕龚开。

龚开为人忠厚善良,据说,有一次他向一个和尚权道衡以十五缗买了一颗汉朝的印章。回家后女儿说这枚印章堪称珍品,何止十五缗之值,说他这是“夺人之好”。龚开猛然惊悟,于是拿着汉印去归还给和尚。和尚说:“先生喜爱而收藏,怎么又送还给我呢?”龚开说:“此物放在你那儿,好比在我这儿一样啊!”和尚坚决不肯收,两个人互相推让了很久,相持不下。最后,龚开把汉印丢到河里,这才告别(扬州名人围棋,《骏骨龚开》)。

元代山水画巨匠赵孟瞓对龚开的山水画推崇倍至,甚至自叹画技不及,一直到年老发白,还是输于龚开。他在《题龚高士山水》诗中云:

“当年我亦画云山,云白山青咫尺间。

今日看山还自笑,白头输与楚龚闲。”

清初文宗钱谦益有首七律,题曰《淮阴舟中忆龚圣予遗事,书赠张伯玉》,寥寥数语,评价了龚开的画马、吊诗、史传文、水浒人物赞,诗云:

幕府遗民尽古丘,长淮南北恨悠悠。

龙媒画得神应取,鱼腹诗成鬼亦愁。

青史高文留劫火,绿林激赏寄阳秋。

对君沧海翻余录,老泪平添楚水流。

在台湾,曾发行有龚开画作的《钟馗古画邮票》两枚,面值分别为5元、20元。而其小型张的版票边纸则以《钟进士移居图》为画。邮票画面以台北故宫博物院庋藏的钟馗像古画为主题,印制“钟馗古画邮票”一组。5元面值图案取“宋·龚开·钟进士移居图”中,钟馗役使众鬼为其服务的“鬼王”形象的精华部分;20元面值图案则为钟馗醉后手舞足蹈,身旁有一小鬼扛着大酒坛子的模样。画面生动,唯妙唯俏,动感十足。

图片

龚开面对国破家亡,仰陆秀夫、文天祥等爱国志士,誓不仕元,其气节堪当赞慕。虽贫困潦倒、家徒四壁,却凛然正气、绝不夺人所爱。就背铺纸,心意作画,以笔墨文字为刀枪,借古讽今、以画嘲世。师从前辈,艺承古法,却又大胆创新,开创写意水墨之先河。归隐龟山,笑看风云,虽长髯及腹、年逾古稀,却鹤发童颜、行步如飞,犹如世外高人。且善棋、善文、善诗、善书,可谓才高八斗、技及多门。家乡出此之人,怎不引以为豪呢?虽然画家离去已有710多年,然其亮节高风,仍熠熠生辉,光彩照世。借当代淮安诗人胡文俊所作《七律·赞淮上爱国画家龚开》赞之,以作文尾,诗云:

愁痛国孱愤虏婪,书文仰念死忠贤。

题诗寄望抒心志,画马怀情祭旧年。

瘦骨刚棱行故地,疾蹄健勇践敌关。

虽难圆了复辟梦,不仕元酋总可堪。

【参考资料】

1、袁世硕,[日]阿部晋一郎,《解识龚开》,《文学遗产》2003年第5期.

2、吕乃岩,《试说龚开的<宋江三十六赞>及其史传之作》,《文学遗产》1999年第4期.

3、余辉,《遗民意识与南宋遗民绘画》,《故宫博物院院刊》1994年04期.

4、余辉着,《画马两千年》,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

5、龚开和汤垕,《淮海晚报》2016年11月6日第3版“淮安风情”.

6、人民网,《穿越时空的默契:梵高<老马>与南宋画作相似》,2013年2月1日.

7、朱德慈,《画坛奇士龚开》,淮安政协·文史专辑·第十一辑,2008年1月29日.

8、余辉,《两宋:龚开》,转自“写幕人生的博客”,2012年7月28日.

9、朱禹惠,《开卷如闻嘶风声——宋代画家龚开初探》,《美术》,1992年第3期.

10、谭浩元,《翁也有笔同干将,貌取群怪驱不祥:读龚开<中山出游图>》,《月明十二楼:解读元画》,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

(2017年10月5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