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蓝海经济观察-行业研究】从自习室看共享空间的发展

 蓝海思享汇 2022-09-29 发表于北京

作者:杨政 沈奇

1

自习室卷土重来

2019年,自习室的形式开始在各大城市迅速展开,随后2019年年末出现高潮,但新冠疫情到来使得自习室大量关闭。人们选择在线自习、自习直播等形式。但在新冠疫情放缓后,线下自习室卷土重来,而且这一次不仅在大城市,还深入小县城。据“云端自习室”不完全统计的数据,目前仅山东省自习室数量已经超过2307家。

2

青年失业与考公考研潮

在今年7月,中国16-24岁城镇青年人失业率达到了19.9%的高点。在新冠疫情与经济不景气的局面下,青年就业率较低是全球问题,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2021年全球青年失业率为15.6%,约有7500万名青年失业,而未就业、未接受教育、未接受培训的人群,“尼特族”是产生这一问题的重要原因。

虽然同样面临经济不景气,但与国际青年失业率较高的“尼特族”问题不同,我国青年的受教育程度在快速提高,高校毕业生人数在2022年突破了1000万人,然而,新冠疫情加重了青年长期在经济缺乏独立的环境中成长,与市场的联系变得更困难,扎堆考公考研,甚至连续多年脱产考公考研,成为我国的一种特殊现象,青年人到自习室来逃避就业压力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3

匮乏的专业公共空间

据文旅部数据,截止2021年末,全国公共图书馆实际使用房屋建筑面积1914.24万平方米;阅览室坐席数134.42万个;计算机224473台,其中供读者使用的电子阅览终端139417台。2021年末,全国平均每万人公共图书馆建筑面积135.51平方米。(平均每个人仅约0.014平方米)。而这仅有的学习公共空间,在疫情发生时会因闭馆而更加紧张。

随着城市化进程近几年的加快与互联网的渗透,人们的生活空间正在变得更加孤独,在经济不景气与失业的环境下,更需要在公共空间进行有语言甚至非语言的沟通与行动,而相应的公共空间供给短期难以跟上,这也为通过市场的方式提供共享空间创造了条件。

4

共享空间不仅是二房东

专业门槛低、轻资产、投资回收期短,加之需求旺盛,都使得自习室可以在短期内野蛮生长,但另一方面,也使得自习室缺乏对消费者需求进行差异化细分的能力,难以塑造真正的品牌标杆,如果简单的收租都可以维持运营,进一步对客户进行差异化与重新定位的动力显得不足。

而这种现象也不仅仅存在于自习室中。作为共享模式的民宿有时只是把单间变成集体宿舍,共享办公也仅仅把空间按更小的区隔分租出去,依靠更高客流量摊薄租金,对竞争对手的优势也仅仅是房租,变成了租赁行业,受到经济周期的强烈影响。

而作为共享民宿鼻祖的Airbnb,从一开始具备着满足消费者差异化需求的能力。在次贷困境中,Airbnb通过美国业主把自家的房间分享出来,并用租金支付贷款,为旅客提供了一种较经济的旅居选择,而后Airbnb发展到从经济型到豪华型民宿各个层次,而在新冠疫情期间,Airbnb又展开了长租业务,为长期旅居者与愈发增多的SOHO人群提供服务。这也使得在新冠疫情对旅游业沉重打击之时,Airbnb的营收与利润不仅未出现大幅滑落反而可以创造新高,可以说这是一家越是遇到危机越能成长的企业。

可见,如何对消费者进行差异化细分实现共享资源,对共享空间的长期经营来说更加必要,而不仅是圈地收租。

5、由于青年失业压力较大,人们选择用考公考研继续学习的方式避开市场风险,加之公共空间的不足,使得自习室有了坐收租金的机会。

但只做“二房东”,很难跨过一轮周期。只有最终投资于对消费群体的重新定位和细分,共享才具有意义。

(全文完)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