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世界军事战争史-131》三十年战争(四)

 麟剑的人类史 2022-09-29 发表于上海

三十年战争(四)

8.吕岑会战

布莱坦平原会战后,古斯塔夫出于多方考虑,没有进攻维也纳,而迳直扑向神圣罗马帝国的都城,向莱茵河地区用兵。他先推进到法兰克福,又占领了美因兹。此后3个月时间里,古斯塔夫征服了整个莱茵地区。他在占领的地盘上,建立同盟,指派政府。他以武力和军事实力迫使莱茵地区所有天主教诸侯都保持中立,并且赶走了西班牙人。在这一段时间里,古斯塔夫没有遇到一个强硬的对手。

1633年,正当古斯塔夫渡过多瑙河,进入巴伐利亚地区时,提利和马克西米连重新组织了一支军队,洛林公爵也带1.2万人加到他们二人的队伍中,使提利的总兵力又达到了4万余人。415日,古斯塔夫的军队来到多瑙河支流利赫河畔,由炮兵掩护,在河上架起浮桥,立刻向提利发起进攻。

瑞典军队的火枪和火炮又一次显示了威力,提利的军队再次被打败,他本人也身负重伤,14天后死去。马克西米连带领残部逃走,火炮、补给、辎重等再次成为古斯塔夫的战利品。

提利战死,马克西米连战败逃走,斐迪南手下再也无强将可与瑞典军队抗争。此时,这位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又想到了那位被他剥夺兵权的瓦伦斯坦。尽管瓦伦斯坦及其军队名声不佳,但比瓦伦斯坦更合适的人选实在找不到。斐迪南只得屈尊求助于瓦伦斯坦。瓦伦斯坦提出苛刻条件:他本人对军队拥有绝对权力,不经他同意,斐迪南也不得对他的军队下命令;一切被占领,被征服的土地均由他控制,要尽快取消"归还敕令";斐迪南要赐给他一个选帝侯的头衔。斐迪南被迫全盘接受后,这位"蝗虫"大军的将领才以"波罗的海大将军"的头衔再度出山,并很快召集了一支军队。

16326月,瓦伦斯坦与马克西米连会合,全部人马增加到6万人。瓦伦斯坦带着这支大军向纽伦堡进发,716日到达福尔特,在这里构筑工事,同瑞典军队相对峙。双方迟迟不交战,整个德意志和欧洲都关注着对峙的结果。古斯塔夫不急于交战的主要原因在于瓦伦斯坦占据着有利的地形,他的营区内有一座陡峭的小山,名曰欧特高地。瓦伦斯坦采取了坚壁清野的战术,将营地周围几公里之内扫荡一空,给瑞典军队的粮食供给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在不利的情况下,古斯塔夫于91日向欧特高地发起攻击。古斯塔夫动用了手下最善于进攻战的部队。这支部队由瑞典人、苏格兰人和芬兰人组成。在10个小时内,这支部队冒着猛烈的炮火,反复冲击高地。其中有几次已冲上高地,运上了几门加农炮,但最后还是被瓦伦斯坦军队打退,高地上留下了数以千计的瑞军尸体。古斯塔夫不得不承认失败。两星期后,瑞军内疾病流行,数千人患病。古斯塔夫被迫放弃与瓦伦斯坦对峙,向维也纳进军,以吸引瓦伦斯坦尾随他离去。瓦伦斯坦也是一位著名将领,深谙战略战术,他看出了古斯塔夫的用心,不但未随他离开,反而直捣萨克森。战局朝着违反古斯塔夫的意愿方向发展。

瓦伦斯坦直逼萨克森,萨克森急忙向古斯塔夫求援。古斯塔夫只得掉过头来,重返纽伦堡。古斯塔夫求战心切,带领部队18天之内强行军数百里,赶到莱比锡南方的厄福特。古斯塔夫的行军速度令瓦伦斯坦感慨良多,称道:瑞典人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瓦伦斯坦比较谨慎,他判断古斯塔夫要在厄福特停下来,进行休整,等待援兵。于是,他便决定在吕岑周围宿营过冬。为了避免营地过于拥挤,他派巴本汉带一支以骑兵为主的8000人的部队前往莱比锡西北的哈勒进行抢劫,并占领哈勒。古斯塔夫获悉瓦伦斯坦兵力分散后,立刻带兵赶到吕岑。

得知古斯塔夫到达吕岑后,正患脚病的瓦伦斯坦不敢一丝怠慢,让人用轿子抬着他视察布防情况。同时,急令巴本汉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因为他知道,他的对手是整个欧洲最强的军队。

两军对峙的吕岑平原低而平,从西南向东北,中间有一条莱比锡大路横穿其中。大路高出平原,两边有水沟。瓦伦斯坦设想在这里打一场防御性会战。他将兵力在莱比锡大路北面一线排开。他的右翼依托在一个小高地上,左翼直达一条小河。他把大路两边的排水沟挖成战壕,布置了火枪兵。据估计,瓦伦斯坦的兵力为2.5万人(不包括巴本汉的8000人)。瓦伦斯坦仍依传统布阵方式,把军队的阵线分成中央、左翼、右翼三部分。中央由4个大的步兵方阵组成,由他亲自指挥,左右两翼交他人指挥。瓦伦斯坦的火炮约为60门,分成两个群,一个配置在左翼前方,一个配置在中央右翼前方,尔后严阵以待。

古斯塔夫指挥军队在拂晓时发起进攻,大约上午8点钟左右,突然下起了浓重的黑雾。吕岑会战中的大雾在历史上是极为著名的,能见度之低,严重影响了会战的结果恐怕也创下了历史记录。古斯塔夫的军队约为1.8万人,他把军队分成两条线,中央是约为4个半旋的步兵,两翼仍为骑兵,布阵方式与布莱坦会战时的阵形相同。中央的后方有一骑兵预备队,26门炮设置在步兵前面,40门团属炮分布在火枪兵前面。

浓雾刚刚散去,古斯塔夫的炮兵便开始射击。瓦伦斯坦的炮兵也不甘示弱,马上还以颜色。10点钟左右时,大雾又起,在整整一天的战斗中,双方在浓雾之中摸索作战。天空出现短暂的"光明"时,古斯塔夫带领右翼骑兵冲向敌人战壕。他的手臂被瓦伦斯坦的火枪兵打伤,坐骑的颈部也被射穿,他不但没有退出战场,反而跳过战壕,扑向敌军,带领军队击溃了瓦伦斯坦的火枪兵和一部分骑兵。这次袭击十分猛烈,瑞军把重炮推到距敌军很近的地方,持续轰击,瓦伦斯坦军队的战线发生了动摇。

在战斗中,古斯塔夫不幸中弹身亡。他的死不仅没有使瑞典军队退却,反而激起了强烈的复仇心,雾中会战变成了混战。瑞典军队不惜一切代价,拼命苦战,瓦伦斯坦的军队终于被击溃。那位奉命赶回的巴本汉将军也在混战中殒命。瓦伦斯坦带着残部,抛弃了给养、火炮,逃到哈勒,雾中会战到此结束。据估计,瑞典军队1500人被杀,瓦伦斯坦的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损失了3000多人。

吕岑战役在战术和军事艺术上并无太多创新之处,仍然是瑞典新战术与传统的西班牙战术的较量。所不同的是,这次较量是在雾中进行的,古斯塔夫殒命,使这次会战在人类军事史上别具一番特殊的意义。

9.诺林根战役——瑞军败北

古斯塔夫死后,瑞典首相奥森斯蒂纳伯爵继任瑞典军队指挥官。与此同时,那位以"以战养战"而闻名的瓦伦斯坦也遇刺身亡,神圣罗马帝国军队又失去了指挥官。这时,帝国皇帝任命其王子、匈牙利国王斐迪南为陆军总司令,而实际上战场的指挥官是加拉斯。斐迪南和加拉斯带兵向巴伐利亚公国的里根斯堡进军。16347月,瑞军将领伯纳德和古斯塔夫.霍恩率2万瑞军向巴伐利亚挺进,企图牵制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这时,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的弟弟"红衣主教王子"斐迪南带兵支援神圣罗马帝国,两军在纽纶堡西南的诺林根会合,总兵力达到3.5万人,而瑞典军队只有步兵1.6万人,骑兵9000人。

16349月,以瑞典为首的新教联军和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联军在诺林根展开会战。会战中,能征善战的瑞典军队冲入敌阵,夺取敌军火炮。不料敌军留下来的弹药突然发生爆炸,瑞典军队顿时乱作一团。"红衣主教王子"乘机指挥军队向瑞军发起进攻。他的西班牙士兵战斗经验丰富,巧妙地躲过了瑞典火枪兵的齐射。当瑞典火枪兵射击时,西班牙士兵一齐蹲下,子弹从头上飞过,而当瑞典步兵忙于装填弹药时,西班牙军队的士兵则站起身来向他们开枪射击,给瑞军造成很大伤亡。在这次战役中,瑞典军队遭到重创,差不多全军覆没,伤亡1.7万人,4000人被俘,那位霍恩将军也成了阶下囚,从而结束了瑞典军队在三十年战争中保持绝对优势的历史。

瑞典军队的失败标志着三十年战争中一个时期的终结,三十年战争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瑞典军队的失利并不意味着瑞典军队的彻底失败,瑞典军队仍是欧洲的强大之师,仍在三十年战争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瑞典军队机动性强,训练有素,多次在战争中向世人展示,因而也得到了欧洲各国的认可。一代名将古斯塔夫殁世,使瑞典军队再也难觅这样的军事统帅。

然而,古斯塔夫留下的军事文明的遗产是丰厚的,他的治军之道、战术原则、军事艺术等不止一次地在战争中得到实践,并且影响了欧洲几代军人。

在诺林根战役中,瑞典军队的失利也说明:瑞典军队是强大的,但不可能是常胜不衰的。从此以后,瑞典军队再也未展现出古斯塔夫时代的辉煌。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