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父亲车祸去世,她却爱上“杀人凶手”,真相曝光震惊全网:她,错了吗?

 张德芬空间 2022-09-29 发表于北京

本期主播丨山茗

一个女人的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

因为她推开房门,看见自己的小姑子正在遭受“性侵”。

警察随后赶到,带走了那个“施暴”的男人,几乎没有审问,就定了他的罪。
2002年,李沧东导演的这部电影《绿洲》,讲述了两个弱势边缘人物的纯美爱情。
他们相遇、相知、相爱,在彼此沙漠般的心灵中种下了一片绿洲。
可是,谁会相信一个刚被释放的劳改犯,和一个重度脑瘫的女人之间,会是你情我愿?

没有回应的世界,如同死寂的沙漠
恭洙与忠都的相遇,缘起于一场交通事故。
那场意外,夺走了恭洙父亲的生命,也让忠都因此入狱。
出狱以后,忠都心怀愧疚,带着一篮水果,去看望受害者的家属。
第一次看见恭洙,拿着镜子跟光和影做游戏的天真模样,忠都就对她一见钟情了。

也正是因为与恭洙的相遇,才让忠都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活在令人绝望的黑暗之中。

精神分析有一句名言:无回应之地,即是绝境
是说人活在世上,如果缺乏情感回应,就如同身处荒漠一般的死亡之地。
他们两人便是如此。
入狱前,忠都就是一个小混混,家里人都很嫌弃他,出狱以后家里人对他更是避之不及。
寒冷的冬天里,他只穿着一件夏天入狱时穿的薄T恤。却用身上仅有的钱,给母亲买了一件外套。
母亲看着这份礼物,不自在地披在身上,没有一句感谢。
他的嫂子甚至非常直接地说:“我不喜欢你,没有你在,我们过得很好。”
面对亲人冰冷的面孔,忠都假装毫不在意,用嬉笑掩盖内心的失落。
虽然已经29岁,但是忠都的心智却像一个孩子,很难墨守成规。也因为这样,他弄丢了哥哥介绍的工作。
忠都无法适应社会,也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他就像一个异类,所有看似出格的行为、情绪、表达都像拳头打在了海绵上,得不到任何回应。

而恭洙,同样也是正常人眼里的“异类”。

她是一位重度脑瘫患者,生活基本无法自理。
父亲死后,恭洙只能由哥哥嫂嫂照顾,但他们对恭洙只是表面上的关心。
哥哥嫂嫂利用恭洙残疾人的身份,认领了一间漂亮的公寓,把恭洙一个人留在破旧的老房子里,请邻居帮忙照看。
邻居拿了钱,却很少履行照顾恭洙的义务。
有一次,邻居夫妇甚至跑到恭洙家里,毫不避讳地当着她的面发生了性关系。
因为在他们眼里,恭洙就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傻子。
但其实,恭洙的头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思考,只是因为身体的疾病,才在表达和行动上受限。
从来没有人在意过她想什么、要什么,也没有人在意她是开心还是难过。
在恭洙的房间里,有一幅画,画着一个印度女人,一个非洲男孩,一头大象,还有一片绿洲。

恭洙很喜欢这幅画,却害怕窗外的树枝在画上投下的黑影。

这是她内心深处恐惧的外化:没有人回应的世界,就如同黑暗
当我们置身这样的黑暗里,没有任何外在的人、事物与自己互动,内心的一切都找不到可以投射的对象,自我本身也会渐渐变得虚无,仿佛没有生命,怎能不叫人害怕?
也许,正是因为相同的处境,才令他们更容易理解彼此。
也正是因为这份理解,让他们为彼此内心的黑暗,带来了光明。
恭洙与忠都从不快的相遇,到最后惺惺相惜,冥冥之中成了必然。

关系里的回应,是心间的绿洲
自从初次见到恭洙,忠都就对她念念不忘。
这天,他带着鲜花又来探望,看见邻居把恭洙家的备用钥匙藏在门口的一盆花下面。
等邻居走后,忠都偷偷拿出钥匙,悄悄潜入了恭洙的房间。
他一见到恭洙就激动地表白,说:“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

忠都拿出一张名片,上面有他的电话号码,他告诉恭洙,如果想要见他,就给他打电话。

在他眼里,恭洙是那样的美好,那一刻,他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他跪在地上,亲吻恭洙的双脚,情到深处,突然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跟恭洙发生关系。
恭洙害怕地挣扎,混乱中晕了过去。
忠都吓得立刻站起来想要逃跑,但又担心恭洙真的出事。
他将恭洙拖到洗手间,用水泼醒,确认她没事之后才离开。
原本这样一场冲突,理应会让恭洙想要远离企图伤害她的人。
但是她无法拒绝忠都的表白,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夸她美丽,也没有人给她送过花。
思虑再三,她还是给忠都打了电话。
再一次见面,忠都跪在地上,拘谨地跟恭洙道歉,说自己太冲动了。
面对眼前这个男人诚挚的眼神,恭洙心软了,她甚至渴望着这份尊重和在意。
恭洙吐字不清,说话也很慢,但是忠都非常有耐心,会认真听她说,然后回应她说的每一句话。
他们聊了很久,也聊的很开心。也许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有过这样愉快的交谈。

那之后,忠都就经常来找她,带着她去天台看天空、出门散心。

他们像所有情侣一样约会、逛街、唱歌、乘坐地铁。恭洙想象着自己像正常女孩儿一样,陪着忠都嬉笑打闹。
忠都很幼稚,而恭洙却接受他的幼稚,他们一起在拥堵的高速公路上,跟着收音机的音乐翩翩起舞,欢笑撒野。
恭洙说她害怕墙上的黑影,忠都便嘴里念念有词,称自己可以用魔法将黑影变走。
黑影当然不会真的消失,但是忠都的回应,驱散了恭洙心里的恐惧。
遇见彼此,他们曾经无人回应的心灵沙漠被滋润了。
对于每个人而言,在关系中都需要回应。在回应中,自我才能展开,我们才能够认识并淬炼自己的心。
弗洛伊德在他的《性学三论》中讲过一个故事:
一个3岁的男孩在一间黑屋子里大叫:阿姨,和我说话!我害怕,这里太黑了。
阿姨回应说:那样做有什么用?你又看不到我。
男孩回答:没关系,有人说话就带来了光。
回应,就是光。
在忠都和恭洙的生命中,生平第一次,有人如此认真地回应了自己。
他们互相映照,成为彼此的光。
可世俗的阴影偏要将这光吞噬。

在关系中淬炼,拥抱完整自我
他们的爱情注定不会被旁人接受。
忠都带着心爱的姑娘,出席了母亲的生日宴。

所有人都因为这个面容扭曲、姿势怪异的女孩感到坐立难安。

当他们得知,恭洙就是交通事故中死者的女儿时,哥哥甚至认为,忠都带她过来就是想让自己难堪。
原来,当初的交通肇事者并不是忠都,而是他的哥哥。
但因为自己本就是个无业游民,哥哥还需要赚钱养家,忠都就主动替哥哥顶了罪。

没有人感谢他的付出,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忠都不在乎家人伤害自己,却无法容忍他们伤害恭洙。
拍全家福的时候,忠都本想让恭洙一起拍照,哥哥却厌恶地将恭洙推开。最终,忠都愤恨地带着恭洙走了。
送恭洙回到家,忠都本想离开,却被挽留。
恭洙说,她想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爱人,像所有相爱的情侣那样,自愿发生关系。
可就在他们浓情蜜意的时候,出现了开头那戏剧性的一幕。
他们的关系,被恭洙的兄嫂撞破了。
忠都被警察定了罪,唯一知道真相的恭洙,却因为情绪激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证词。
她那因为焦急而自残的表现,反而被人看作是受到伤害以后的精神刺激。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他们拥有的,只有彼此。
在被关进监狱之前,忠都突然跑出了警察局,因为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以后,我不在你身边,墙上的阴影,会吓到你的。”
他爬上恭洙窗前的树,在警察的围堵之下,砍断了那些令爱人害怕的树枝。

而无法说话的恭洙,奋力地爬到窗前,将收音机开到最大声,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忠都:我爱你,我会一直陪着你

也许,忠都和恭洙在这个冷酷的世界里,经历了太久的孤独。
但所幸的是,他们的自我在彼此的眼中被看见,已经得到完整。
曾经的他们是无助的,而如今的他们却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因为自我在关系中淬炼之后,会发展出一颗完整的、坚韧的心。
从此以后,他们能安住在黑暗里,与光作陪,与绿洲相伴。
忠都入狱以后,依然写信给恭洙,叫她公主,许诺她美好的未来。
而恭洙也努力地独自生活,勇敢地迎接每一天。

也许,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那些至暗的时刻。

但如果能够有那么一个人、一段美好的回忆、或是一个信念,照亮你的内心,那么请你一定要勇敢地抓住它。
去靠近光,然后成为光。
最后,想将鲁米的一句诗作为文章的结尾,分享给你:
“有一颗光的种子,种在你里面。你必须用自己去浇灌它,否则它就会死亡。”
愿我们都能在关系中找到最完整的自我。
策划 | 秋雨
编辑 | 六记
主播 | 山茗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