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算人间知己,唯有吾与汝

 名天 2022-09-29 发表于江西

这是一封收信人直到去世都未读到的信,是一封在写完后60年才在故居墙缝中被意外发现的信,是一封妻子与丈夫在分开三年中的思念、绝望和希望交错的感人情书。


让我们来听听,韩雪深情朗读这封感动世人情书的信件“我要吻你一百遍”。

润之:


“几天睡不着觉,无论如何,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来信,天天等。眼泪……我不要这样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难过,母亲也跟着难过。简直太伤心了,太寂寞了,太难过了。我想逃避,但我有了几个孩子,怎能……五十天上午收到贵重的信。即使你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你的尸体。


你是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你的哟!不至于丢弃我吧?你不来信一定有你的道理。普通人也会有这种情感,父爱是一个谜,你难道不想你的孩子吗?是悲事,也是好事,因为我可以做一个独立的人了。


我要吻你一百遍,你的眼睛,你的嘴,你的脸颊,你的额,你的头,你是我的人,你是属于我的!


昨天我跟哥哥谈起你,显出很平常的样子,可是眼泪不知怎样就落下来了。我要能忘记你就好了,可是你的美丽的影子、你的美丽的影子,隐隐约约看见你站在那里,凄清地看着我。谁把我的信带给你,把你的信带给我,谁就是我的恩人。


天哪,我总不放心你!只要你好好地,属我不属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你罢。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格外不能忘记你。晚上睡在被子里,又伤感了一回。听说你病了,而且是积劳的缘故……没有我在旁边,你不会注意的,一定要累死才休!


你的身体实在不能做事,太肯操心。天保佑我罢,我要努一把力,只要每月能够赚到六十元,我就可以叫回你,我不要你做事了,那样随你的能力、你的聪明,或许还会给你一个不朽的成功呢!


又是一晚没有入睡。我不能忍了,我要跑到你那里去。小孩,可怜的小孩,又把我拖住。我的心挑了一个重担,一头是你,一头是小孩,谁都拿不开。我要哭了,我真的要哭了!我怎么都不能不爱你,我怎么都不能……


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我真爱你呀!天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云锦

1929年12月26日



........................................................................

有一种精神,

穿越时代的云烟,

日久弥新;

有一种怀念,

历经时代的风雨,

更臻醇厚。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不论到何时,毛泽东都没有忘记怀念杨开慧。


1957年,他在给故人柳直荀遗孀李淑一回信时,含泪写了这首《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能识我衷肠,能别我贤愚”,杨开慧之于毛泽东,不仅是热恋中的情人,也是生活中的伴侣,更是革命道路上肩并肩的战友。




大概是思念太深,1957年夏天,毛泽东在会见20年代家中女佣陈玉英时,脱口而出说:


“看见你就像又见到了开慧。”


说罢泪水流了下来。


“算人间知己,唯有吾与汝。”他们之间的感情,刻骨铭心、融于灵魂,超越了生命和时空......


时光如梭,韶华易逝。


爱我们的人终会老去,疼我们的人总会离开,无论伴侣,知己,亲人,我们终有会分离的一天。再好的关系,都有曲终人散的时候。请珍惜有人与你立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


在这样浪漫之日,这样春江水暖的季节:


愿我们能珍惜眼前人,

愿我们能在这个尘世获得幸福,

愿在茫茫人海中和我们的命中注定撞个满怀,

愿爱情之花欣欣然盛开,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