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底线》撕开人生真相,你的原生家庭,就是你的起点

 尘飞扬说经典 2022-09-30 发表于山东

叶芯和方远的名字,大有深意。

叶芯音似野心,方远音似方圆,名字暗示人物形象。

叶芯来到立案庭,是来接接地气,将来能在最高法乘风破浪。在立案庭工作,看似下放,其实也能看出她的野心。

方远在立案庭干了二十多年,终于熬成了副院长候选人。他能在立案庭站稳脚跟,离不开方圆之道。方是做人之本,圆是处世之道。方远能成为叶芯的老师,因为叶芯只有方的姿态,却没有圆的智慧。

叶芯在剧中有明显的成长线,她的成长过程也是对方远心悦诚服的过程。

叶芯以最高法的干部身份来立案庭,她有掩饰不住的傲慢。方远见到她毕恭毕敬,会叫她小叶老师。

后来,叶芯担任方远的法助,她终于明白方远的厉害,在第十集,她心悦诚服地拜方远为师。

叶芯成为方远法助,是《底线》中最耐人寻味的细节,它能让我们看清法二代享受的胎盘福利。

第四集,叶芯和父亲对话,我们得知她原本计划去知权庭,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去唐薇那里。

然而,最高法立案庭的副庭长于明诚让叶芯去立案庭,就是在培养叶芯。他给叶芯找了一位好领导方远。

这样说主要有两点原因,一则星城区立案庭苦活累活多,能弥补叶芯不通世故的短板,二则方远是位好师父。

先说第一点。

立案庭的工作强度特别高,方远曾说过“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如果说这是叶芯能想到的辛苦,但立案庭每年要处理2万件案件,这点确实超出叶芯的想象。

工作强度大,能力要求高。

叶芯听说自己调到立案庭,第一时间就明白去立案庭的意义,“打磨打磨我的心高气傲。”

叶芯被称为法条姐,理论功底能打,但是,她并没有将理论和现实结合起来的业务能力。

读书太多,办事太少,没有在基层工作的人,太容易眼高手低,也容易教条主义。

在方远当法助,就是个既需要理论技能,又要懂人情世故的岗位。叶芯来到立案庭,根本目的是让叶芯弥补不通人情世故的短板。

这里面还有个问题,为什么让她选方远?

毕竟当时的叶芯瞧不上方远,方远也不待见叶芯。

叶芯回京前的告别,方远的送别特别积极,弦外之音都是这位小祖宗终于走了。

话说回来,组织上让叶芯给方远当法助,这就涉及到第二点,方远是位好领导。

在第一集中,叶芯听到骆优优的直播案,自告奋勇参与进来。于明诚愿意给她学习的机会,叶芯确实做得不错。

骆优优的案件具有积极的法律意义,然而,于明诚明白,叶芯能办成这件事,离不开方远的帮助。

我不是在否认叶芯的功劳,如果没有叶芯的正义感和坚持,方远会按照以前的案例判案,是叶芯的理想主义照亮了现实。如果没有方远大胆革新的勇气,叶芯的理想主义再强,骆优优案大概率会和解。

方远和叶芯的联手,才让骆优优案成为推进司法进步的典型案件。

最高法的领导在骆优优的案件中看到了方远的闪光点。

这是一位经验丰富,又能大胆革新的基层干部。让他成为叶芯的新领导,是最好的安排。

此外,方远业务能力强,会悉心栽培年轻人,周亦安经过他的栽培,就能独当一面。

让叶芯和方远一起工作,才能让叶芯有更大的进步。

值得一提的是,方远是叶芯的领导,但论行政级别,叶芯是科级干部,方远是副科级干部。

两人级别有高下之分,倒让周亦安捏一把汗,师傅的副院长的位子不稳啊。

实事求是地说,叶芯比方远的行政级别高,属于正常操作。

叶芯本是最高法的研究室干部,后来下派到榕州市星城区挂职方远的法官助理。她是科级干部,符合《新录用公务员任职定级规定》。

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公务员入职后的行政级别是主任科员,相当于没有实职的正科级。

叶芯的学历能打,是国内政法大学博士,后来进入最高人民法院。

方远和叶芯不是同一代人,他的起点比叶芯要低,最高学历是大学本科毕业。

两个人的行政级别不一样,根源在于他们的起点不一样。叶芯毕业后就进入最高法,这是副国级级别的行政单位,而方远毕业进入的星城区人民法院,是副处级级别的行政单位。

此外,叶芯的起点秒杀方远,也说明原生家庭对人的深远影响。

叶芯和方远的出场方式,就在暗示这一点。

先说叶芯。

叶芯出场时,就在看雷星宇的审判案,一位知识分子气质的中年男人为她做饭。

此后,这个中年男人给叶芯看他的书,我们这才知道,叶芯的父亲叶存远是知名的法学教授。

叶芯能成为法学的高材生,原生家庭是他的助攻。

再说方远。

方远出场时,就有个和他有亲戚关系的女人向他行贿,方远费了很大劲,才将这笔钱还回去。这段戏证明方远不徇私情,也说明亲情给他带来的是考验。

稍有不慎,他就会有黑历史。

叶芯和方远的人生差距,与其说是个体差距,不如说是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

此外,我们还可以从叶芯和周亦安来对比两人不同的容错率。

周亦安的父母只是普通人,和法院最大的关系是母亲是法院后勤人员。他的起点比方远还要低。

第21集,叶芯在立案庭搞砸了案件,她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去知权庭继续乘风破浪。立案庭不过是积累工作经验的选择项。

以前的周亦安也和叶芯一样,搞砸过不少案件,然而,他的生活中并没有唐薇这样的贵人。

在立案庭工作,是周亦安积累工作经验的必选项。

只有当他有了更好的选择后,他会毫不犹豫地离开立案庭。

我很惊喜《底线》能有叶芯这种充满缺点也有干劲的角色。她的人生并没有掩饰原生家庭对生命个体的影响。

这是剧作的现实主义。

但我不喜欢叶芯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她总以为自己是对的,自以为拥有改天换地的业务能力,吐槽周亦安乱搞封建迷信,也会反驳方远的分析判断。

她似乎没想到,她相对顺遂的人生和她的家庭有很大关系。

叶芯的做派也让我想起初中时某位书香子弟,在校园举办的教师节征文大赛中,他的作文荣获一等奖。

那篇文章的题目我现在还记得,《我的校长父亲》。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